禅宗证悟标的就是第八识(下)

第124集
由 正雯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观众大家好: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上一集我们举出众多禅师语录,证明“禅宗证悟标的就是第八识”,第八识有不同的名称,又称为含藏识、阿赖耶识、如来藏等。并且禅宗祖师对于证悟标的第八识的开示向来是:第一,第八识是不生不灭、无始本然存在、本来解脱的心;第二,第八识心本体清净,但所含藏的七转识种子有染污熏习,使得第八识呈现集藏分段生死的阿赖耶性;第三,第八识心无见闻觉知,不分别色声香味触法六尘,但七转识有见闻觉知六尘的自性等等;显然禅宗祖师对于证悟标的第八识的开示,都与 平实导师所说一致。而诸经所说也证明禅宗祖师和 平实导师对第八识的开示完全无误,例如《楞伽经》开示:【显示阿赖耶,殊胜之藏识;离于能所取,我说为真如。】(《大乘入楞伽经》卷6)这么多的祖师语录与经典都是文献证据,证明张志成与琅琊阁等人说“几乎找不到文献佐证禅宗的明心是找到第八识”的说法并不如实,乃是胡乱指控、诬谤 平实导师的作法。

这一集我们继续来看张志成又是如何曲解、删除禅宗文献证据的事实。张志成又说:【我现在知道,大慧宗杲的说法来自黄檗希运:“世人不悟,祇认见闻觉知为心,为见闻觉知所覆,所以不覩精明本体……。然本心不属见闻觉知,亦不离见闻觉知,但莫于见闻觉知上起见解,亦莫于见闻觉知上动念,亦莫离见闻觉知觅心,亦莫舍见闻觉知取法;不即不离,不住不著,纵横自在,无非道场”。】(〈我的菩提路(五之二):张志成老师——从快速开悟到疑窦重重〉,琅琊阁。)张志成这里引用的《黄檗山断际禅师传心法要》是在断句取义。我们重新将全文完整列出如下:

黄檗希运禅师说:【此本源清净心,常自圆明遍照,世人不悟,秖认见闻觉知为心,为见闻觉知所覆,所以不覩精明本体。但直下无心,本体自现,如大日轮升于虚空,遍照十方更无障碍。故学道人唯认见闻觉知施为动作,空却见闻觉知,即心路绝,无入处。但于见闻觉知处认本心,然本心不属见闻觉知,亦不离见闻觉知,但莫于见闻觉知上起见解,亦莫于见闻觉知上动念,亦莫离见闻觉知觅心,亦莫舍见闻觉知取法,不即不离,不住不著,纵横自在,无非道场。】

这里张志成将《黄檗山断际禅师传心法要》最重要的前两句“此本源清净心,常自圆明遍照”截取删除,也就是将禅宗所证悟的心,是本来清净、常恒自在、且圆明遍照法界的第八识本体心(又名含藏识,又名如来藏) ,这个最重要的前提删除,却只在见闻觉知上打转,落入黄檗希运禅师所说:“世人不悟,只认见闻觉知为心,为见闻觉知所覆,所以不覩精明本体。”张志成不仅将“此本源清净心,常自圆明遍照”这两句前提删除;又自认为学术底子够、广读经论、通达法义,可以看出佛法赝品,而他竟然却又自称没有见道,这实在是严重的自我颠倒、自语相违!

张志成又说:【从唯识学的角度看,禅宗的“本心、真心”不是指“因地有漏的阿赖耶识”,而是指“无分别智”,也称为“般若智”。“无分别智”是第八识中无漏功能的显现,在禅宗里面,方便说为“真心、本心”。】(〈我的菩提路(五之二):张志成老师——从快速开悟到疑窦重重〉,琅琊阁。)这完全是张志成七颠八倒的说辞。禅宗的“本心、真心”就是第八识,又名含藏识,又名如来藏。例如 克勤圆悟禅师说:【从无始来亦未曾间断,清净无为妙圆真心,不为诸尘作对,不与万法为侣。】(《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14)大慧宗杲禅师说:【《楞严经》中所说山河大地皆是妙明真心中所现物。】(《大慧普觉禅师宗门武库》)永明延寿禅师说:【真心者:湛然寂照,非从境生,含虚任缘,未尝作意,明明不昧。】(《宗镜录》卷16)《人天眼目》卷5说:【宗镜云:……此阿赖耶者,即是真心。不守自性,随染净缘不合而合。能含藏一切真俗境界故,名含藏识。如明镜不与影象合,而含影象。亦名如来藏识。】从禅宗祖师语录都可以再再证明禅宗证悟的“本心、真心”就是指第八识阿赖耶识,又名含藏识,又名如来藏。

当证悟真心第八识阿赖耶识,意识现观阿赖耶识在万法运行中的真实而又如如的自性,一向无见闻觉知、离六尘分别如如不动,因此意识生起无分别智。禅宗说的是要证悟“真心、本心”,又名第八识阿赖耶识心体后,意识才能生起无分别智。如今张志成却认为意识不须证悟真心第八识阿赖耶识,因为他主张阿赖耶识是有漏的妄心,无分别智是第八识中“无漏功能的显现”,在禅宗里面方便说为“真心、本心”。那问题来了,张志成所说的无分别智,到底是第八识所有呢?还是意识所有呢?我们前面已经说明禅宗所证悟的真心乃“心性本无来去,亦无起灭。”(《宗镜录》卷49)五祖弘忍也说:“此真心者,自然而有不从外来,不属于修。”(《最上乘论》)如果张志成认为“无分别智”是第八识所有,而“无分别智”乃是经由修行之后,第八识才有无漏功能的显现,如此则变成禅宗所证的心性有来去生灭,可以从妄心变成真心,完全违背禅宗的主张。这样的“无分别智”怎么会是禅宗方便说的真心呢?这样的“无分别智”亦违反《般若经》中“无智亦无得”的道理,又怎么能说是“般若智”呢?另一方面,如果张志成认为“无分别智”是意识所有,则违反他自己所说“无分别智”是“第八识中无漏功能的显现”。从以上张志成自语相违的逻辑漏洞,即可显见张志成已经混淆了真心与意识,却仍然自以为是。

各位观众菩萨!您看到这里可能还不清楚张志成自以为是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在琅琊阁另一篇贴文〈第八识的不了别六尘是“无分别”?〉说:【如果以第八识的缘境体性是现量无分别(只有自性分别,而无随念分别与计度分别)的理由说第八识是“无分别心”,那么前五识、五俱意识、定中意识、离念灵知心皆可说为是“无分别心”。萧导师定义的“明心开悟”是找到第八识,现观它的无分别体性,然后“转依”它“无分别”的体性,因此得解脱受用。既然前五识、五俱意识、定中意识、离念灵知心都是“无分别心”,那么,其实不必那么辛苦,你只要当下“转依”前五识、五俱意识、定中意识、离念灵知心的“无分别”性,就可以获得明心的功德了。】(〈正觉法义辨正:第八识的不了别六尘是“无分别”?〉,琅琊阁。)各位观众菩萨!从这里您就可以清楚看出,张志成和琅琊阁等人根本就是真妄不分,完全分不清楚禅宗所证悟的第八识真心和六识见闻觉知妄心的差别,认为第八识和前五识、五俱意识、定中意识、离念灵知心缘境时都是现量无分别心。这个主张简直是太离谱了,真的是太荒谬了!将第八识的体性等同于前五识、五俱意识、定中意识的体性,这样不就是重回意识境界的老路,自堕于自性见外道而不自知了吗?

显然张志成和琅琊阁等人对于摩尼宝珠和玻璃珠完全分不清楚。第八识摩尼宝珠会变现六尘影像,但却从不分别六尘,因此称为无分别心;而前六识无论在自性现量分别或是之后的随念分别与计度分别,都还是在分别六尘,区别只在于前六识的自性分别无语言、文字、影像,而随念分别与计度分别已经起了语言、文字、影像,乃至进一步的思惟、分析、比较、执著的分别,但都仍是在六尘上起分别思虑。就譬如离念灵知心缘境时对于当下六尘境界,譬如青黄赤白、声音大小、气味香臭、食物咸淡或者是冷热痛痒等清楚分明,只是不起语言、文字、影像,乃至进一步的随念分别与计度分别罢了。

但第八识丝毫不入六尘,更无对于六尘的自性分别乃至随念与计度分别。第八识的自性分别,从来不在缘虑了别六尘境界,而是变现六尘境界,就像摩尼宝珠显现六尘影像,但却从不思虑分别六尘;而能思虑分别六尘万法的一向是六识心。换句话说,第八识的自性是无覆无记性,是恒而不审的,因此祂本身就是离见闻觉知,不分别审虑六尘境界,所以不知道六尘是什么,也不知道六尘的好坏,不会对六尘境界生起贪爱、瞋恨以及愚痴等烦恼,也因此祂常恒清净,没有染污。而前六识的自性分别,却一向是在分别六尘境界,从来无法离开六尘境界而单独存在。

张志成和琅琊阁等人将禅宗所破斥的家贼——见闻觉知妄心——统统列为无分别心,还反过来主张禅宗不是证悟第八识;甚至在其他贴文中说禅宗祖师“有内在逻辑矛盾理论架构和表述方式”,而这种暗中贬抑禅宗的说法,正说明张志成和琅琊阁等人对禅宗所证的内涵误会极大!自己真妄不分落入意识境界,却还一直自以为是,所以难怪张志成等人会断句取义。例如截取删除了前面我们所举出黄檗希运禅师整段话开示的前提:“此本源清净心,常自圆明遍照,世人不悟,只认见闻觉知为心,为见闻觉知所覆,所以不覩精明本体。”将黄檗希运禅师说有一万法本源,本来清净、常恒自在、且圆明遍照法界的精明本体心,也就是第八识真心(又名含藏识,又名如来藏)的重要关键文献证据删除掩盖,却只在六识见闻觉知妄心上打转。

张志成甚至接着说:【上面引文里面“心意识”、“见闻觉知”是指因地的有漏识(包括第八识),有漏识的本质与无漏智是相对的,但参禅见道又必须借由有漏识来断除第八识里面的“有漏烦恼种子”,所以大慧宗杲说开悟是“第八识既除”、促发无漏智(真心)的显现。禅宗祖师将无漏智的显现用“明其本心,见自本性”形容。正觉的开悟,其实是用意识找“有漏的阿赖耶识”,然后转依它,这种开悟根本无法断烦恼种子。】(〈我的菩提路(五之二):张志成老师——从快速开悟到疑窦重重〉,琅琊阁。)张志成竟然将第八识归类为因地的有漏妄心——正是黄檗希运禅师所说的“世人不悟,只认见闻觉知为心,为见闻觉知所覆,所以不覩精明本体”了。

张志成并且主张“要除掉第八识有漏妄心,才有无漏智(真心)的显现”,不承认第八识阿赖耶识心体本来清净、不生不灭。但真相却是:即使因地的第八识阿赖耶识在流注七识心有漏染污种子时,仍然时时刻刻有其无漏功能显现,并显露其本来清净的真如性,并不是如张志成所曲解的“大慧宗杲说开悟是‘第八识既除’,促发无漏智(真心)的显现”。况且 大慧宗杲禅师从不曾这样说,大慧宗杲禅师说“除第八识”,依 玄奘菩萨所说,可知是除去众生因地的阿赖耶性,乃至真见道与相见道圆满之见道,是“《楞严经》中所说山河大地皆是妙明真心中所现物”、“只此垢浊,即是清净解脱无作妙体,此体本来无染非使然也,分别不生虚明自照”。(《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23)当意识觉知心透过参禅证得第八识时,便可现观第八识于六尘万法运作中,其本无分别的真如法性时时显露,这时意识觉知心于是生起根本无分别智,又称为般若智慧。从唯识学角度看,唯识学不仅讲虚妄唯识,也讲真实唯识;虚妄唯识指的是染污有漏的七转识,而真实唯识讲的便是禅宗所证悟的第八识阿赖耶识如来藏,本来清净、本来真实存在,是万法的根本,就是“真心、本心”。

张志成主张第八识是有漏的妄心,但第八识心本身无见闻觉知,不入六尘,“本来而有,圆满清净”,怎么会是有漏的妄心呢?禅宗证悟的标的正是第八识,就是真心。大慧宗杲禅师说“灭第八识”,是除掉“第八识的阿赖耶性”,而不是连第八识心体也灭了;若是把第八识灭除了,如何证悟?《楞严经》卷4也说:“无生灭性为因地心,然后圆成果地修证。”因地心与果地觉必须是同一无生灭心。若是否定掉本无生灭的第八识,又如何成佛?禅宗祖师都说第八识真心无生无灭,而张志成却说第八识是有漏识,是刹那生灭妄心。那我们在此请问张先生:第八识何时出生?是哪一个法出生祂?是哪一个法一直在执持祂?是哪一个法含藏有第八识心的种子?既然一切种子识就是第八识阿赖耶识,您又将如何灭掉祂?是要先找到这个出生第八识的法,好来通知祂不要再出生第八识吗?然后呢?这一切法不都全灭了吗?因此还要这个法将第八识的一切法种子都搬移过来,然后再来流注出生一切法吗?如此一来,岂不是本来就信受这第八识阿赖耶识心体常恒不变就好呢?

因此正觉的开悟,正是用意识找到本来无漏的第八识,现观祂的本来清净无染的真实如如性,然后转依祂。由于禅宗亲证现观第八识如来藏的本来清净无染的真如性,是非常不容易的,特别在末法时期要安忍转依之,更是极为困难;因此禅宗所证第八识如来藏极易被扭曲否定,或被误认为是刹那生灭有漏的妄心,然而宇宙生命万法的真相,完全没有含糊其辞的余地,也不可能有被诬蔑的可能,即是第八识如来藏将永远如同 大慧宗杲禅师所开示:【如清净摩尼宝珠置泥潦之中,经百千岁亦不能染污,以本体自清净故。】(《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26)

今天就说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

敬祝福慧增长、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点击数: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