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证悟标的就是第八识(上)

第123集
由 正雯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观众大家好: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在琅琊阁部落格,张志成与琅琊阁主的对谈中说:【在文献和禅宗祖师语录中,几乎找不到文献佐证“禅宗的明心是找到第八识”、“证悟的标的是第八识”、“禅宗的明心就是证解阿赖耶识”、……。】(〈我的菩提路(五之二):张志成老师——从快速开悟到疑窦重重〉,琅琊阁。)然而真相真是如此吗?还是张志成和琅琊阁等人无明所障而曲解掩盖了文献证据呢?所以这一集我们和大家分享的议题是:“禅宗的开悟明心是不是找到第八识?”

就在五祖半夜为六祖解说《金刚经》,六祖于当下开悟时,就说了许多学佛人至今仍琅琅上口的经典名句:【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六祖又说:【自性能含万法,名含藏识。若起思量,即是转识。生六识,出六门,见六尘。】(《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各位观众菩萨!六祖这两段话正是禅门重要关键文献证据,因为显然六祖已经清楚明白地道出他开悟时所找到的自性,就叫作含藏识,所以禅宗开悟明心所证的心就是含藏识。虽然六祖并没有提到“第八识”三个字,但稍有佛学知识的人都知道第八识就是含藏识;而且六祖又说含藏识的自性就是含藏万法,与第八识含藏万法的自性,两者是一样的。所以第八识就是含藏识,含藏识就是第八识,这个文献证据,张志成和琅琊阁等人总不能否定吧!若是再不相信,圜悟克勤禅师也说:【到第八识,亦谓之阿赖耶识,亦谓之含藏识,含藏一切善恶种子。】(《佛果圜悟禅师碧岩录》卷8)这下总该不能否定了吧!

至于提到自性两个字,琅琊阁们应该会很有意见,并且六祖说“自性”两个字还不只说了一次。自性的意思是说自己特有的体性,八个识都有自己各别不同的体性,而六祖所说能生万法、能含藏万法的自性,并不是七识心刹那生灭虚妄分别的自性,而是和今日 平实导师所说的第八识的自性相同,都是本来清净无染、本来不生不灭、本来不入六尘、于六尘无动无摇,并且具有能生万法的自性;也就是所谓的自性见外道说的是七识心的刹那生灭自性,而不是第八识含藏识的不生不灭自性。因此,张志成和琅琊阁等人说禅宗祖师语录中并没有明心是找到第八识的文献证据,完全违背事实,并且是将 佛陀乃至禅宗一脉相传之法脉全盘否定的严重破法行为,同时也种下误导众生的大恶业。

张志成又说:【当时觉得很奇怪:如果禅宗的明心证悟真是“证解阿赖耶识”、参禅就是要“找到第八识之所在”,那么应该有许多已经“证解阿赖耶识”的禅师,开示时会明说这个参禅的大方向——譬如萧导师常说:“你们要悟,就是要去找到这第八识之所在”。】(〈我的菩提路(五之二):张志成老师——从快速开悟到疑窦重重〉,琅琊阁。)显然张志成完全不了解禅宗所证,却又大胆恣意否定毁谤之。许多著名的禅师语录中都提到禅宗证悟的标的就是第八识,又名含藏识,并且又称为如来藏。例如永明延寿禅师说:【心性本无来去,亦无起灭。所经行处及自家父母眷属等,今所见者,由昔时见故,皆是第八含藏识中,忆持在心,非今心去。亦名种子识,亦名含藏识。……若灭此心,名断佛种性。此心本是真如之体;甚深如来藏而与七识俱。】(《宗镜录》卷49)这里永明延寿禅师强调第八识本无来去、本无生灭,若说第八识是可灭的心,即断佛种,不可能成佛。而且第八识心本是真如之体,离第八识就无真如可言;此外,永明延寿禅师还特别引用《楞伽经》的开示:“甚深如来藏,而与七识俱。”(《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4)一般来说,每个人就是八个识,可见这个与七识同在的如来藏就是第八识。所以第八识,又名含藏识,并且又名如来藏。

圜悟克勤禅师说:【夫如是则生未尝生,灭未尝灭;去未尝去,来未尝来,都卢是个如来藏体真如正性。】(《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4)大慧宗杲禅师也说:【如来藏唯妙觉明圆照法界,如来藏即此心、此性也。】(《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24)永嘉玄觉禅师也说:【摩尼珠人不识,如来藏里亲收得。】(《永嘉证道歌》)宏智正觉禅师也说:【生灭去来,本如来藏,清净妙明,虚融通畅,六门我绝攀缘,三界渠无身相,无生路上底人。】(《宏智禅师广录》卷4)大珠慧海禅师也说:【万法归如,名如来藏。】(《正法眼藏》卷2)以上这些著名禅师都指向禅宗证悟的心,又称为如来藏;尤其 大慧宗杲禅师指出“如来藏即此心、此性也”,显然禅宗“明自本心、见自本性”的标的就是如来藏,又名含藏识、又名阿赖耶识。因此综合以上这么多禅师语录来看,显现文献证据充分,并非找不到文献佐证,并且证明禅宗证悟的标的正是第八识阿赖耶识,又名含藏识,并且又名如来藏;与 平实导师所说完全一致,也证明张志成所说并不如实。

张志成又说:【大慧宗杲禅师的语录中唯一可以将开悟与“第八识”勉强连接的,也只有下面这一段:师云:法不可见闻觉知,若行见闻觉知,是则见闻觉知,非求法也。既离见闻觉知外,却唤甚么作法?到这里,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除非亲证亲悟,方可见得。上面这一段其实不是证据,因为里面没有提第八识,只是勉强可以诠释正觉的明心,因为萧导师解读其中的“法”就是“离见闻觉知的真心、第八识如来藏”,而“离见闻觉知就等于第八识的不分别六尘”。】(〈我的菩提路(五之二):张志成老师——从快速开悟到疑窦重重〉,琅琊阁。)其实张志成这里所引用《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17中的:【既离见闻觉知外,却唤甚么作法?到这里,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除非亲证亲悟,方可见得。】这一段话却正好是证据。我们前面已经说明,《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24中指出“如来藏即此心、此性也”,显然 大慧宗杲禅师“明自本心、见自本性”的法,就是指第八识如来藏,而此法第八识如来藏离见闻觉知。卷26又说:【此心亦然,正迷时为尘劳所惑,而此心体本不曾惑,所谓如莲华不著水也。】说的也是第八识如来藏心体离开六尘烦恼,从不被六尘烦恼所迷惑,如莲花不被泥水所污染。卷9又说:“明眼衲僧盲聋瘖哑。”说的正是第八识如来藏如盲聋瘖哑般完全离见闻觉知。所以张志成引用 大慧宗杲禅师的语录,其实刚好证明 平实导师解读其中的“法”就是“离见闻觉知的真心——第八识如来藏”,是完全正确无误的。

但是在琅琊阁另一篇贴文〈第八识的不了别六尘是“无分别”?〉却说:【萧导师的“第八识不分别六尘”是错误的,违背《成唯识论》所说:因地第八识可缘虑了别五根与五尘的十有色处、法处所摄色中的定果色,亦即可了别色、声、香、味、触五尘。】(〈正觉法义辨正:第八识的不了别六尘是“无分别”?〉,琅琊阁。)但是,《成唯识论》真的这样说吗?琅琊阁真的懂唯识吗?我们这里将原文列举出来,《成唯识论》卷2开示:【略说此识所变境者,谓有漏种、十有色处,及堕法处所现实色。】这里所说的“此识所变境者”的“变”,是第八识变现有漏种子、五根与五尘的十有色处、法处所摄的定果色。但“变”是变生,是一切法唯识所变、唯识所生的意思,“变”绝对不是缘虑了别的意思。玄奘菩萨明明说的是第八识变现出生一切法,而琅琊阁居然可以把“变”硬拗成“变现而缘虑了别”的意思,乃至第八识可以了别色、声、香、味、触五尘,简直是太离谱,真的是太荒谬了。

如果第八识可以了别色、声、香、味、触五尘,那么第八识只要变生诸尘,就必须具有如同见闻觉知心的分别,那问题就来了。《佛地经论》卷6说:【如器世间随有情业增上力故,阿赖耶识共相种子,变生种种共相资具,为令有情广大受用。】宇宙器世间山河大地是有情众生第八识共业种子所共同变生,如果第八识可以了别色、声、香、味、触五尘乃至法尘,那今天大地被踩了一下,花儿凋谢了,河水枯竭了等等,本来只要六识去分别的状况,却要变成无论远近,应该每个有情众生的第八识都会像前七识般知道;或者是全世界哪个地方将刮起一场大台风,掀起一场大海啸等,也不用气象预报,也应该每个有情众生都会知道了。果真如此,那岂不是天下大乱了吗?每个有情众生随时随地都忙着了别宇宙器世间山河大地的任何变化就够了,甚至心惊胆跳地随时准备逃命就够了,根本无法安心工作,乃至生存在这个器世间了。

如果第八识可以了别五尘乃至法尘,那问题又来了。当病人开刀全身麻醉,这个时候前六识断灭,只剩下意根和第八识,当医生一步步靠近病人准备开刀时,如果第八识可以了别医生走路的声尘,病人应该马上吓得全身发抖拔腿就跑了,麻醉手术根本就无效了;或是当手术刀第一刀割下去时,如果第八识可以了别自己色身上的触尘,病人岂不是痛到哀嚎不已了,世间就没有麻醉这个法了;但是现见没有一个病人开刀全身麻醉后还会乱跑哀嚎,而是毫无知觉完全不了别六尘而处在熟睡无梦的状态中,医生才得以顺利完成开刀手术;由此可以证明第八识不分别六尘。如果第八识可以分别六尘,那真的是天下大乱了。

张志成又说:【但更令我觉得奇怪的是,大慧宗杲说“证悟要除第八识”:……第八识既除,则生死魔无处捿泊;生死魔无捿泊处,则思量分别底,浑是般若妙智,更无毫发许为我作障。大慧宗杲有关明心与第八识的开示,是除去第八识,所以无法作为论文的引证。】(〈我的菩提路(五之二):张志成老师——从快速开悟到疑窦重重〉,琅琊阁。)大慧宗杲禅师这里所说的第八识,是指具有“生死魔”栖泊之处;也就是说,第八识阿赖耶识具有集藏分段生死的体性,又称为阿赖耶性。所以大慧宗杲禅师的“第八识既除”,是指除去阿赖耶性,也就是除去阿赖耶识集藏分段生死的体性,以及舍去阿赖耶识的名称,并不是舍去第八识心体。就如同《成唯识论》卷3明白楷定:【然阿罗汉断此识中烦恼粗重究竟尽故,不复执藏阿赖耶识为自内我;由斯永失阿赖耶名,说之为舍,非舍一切第八识体;……。】

此外,《成唯识论》卷3引用契经已经说明第八识“是一切法等依”,如果舍了第八识,就再无一切法——也就是三界诸法也都舍了,应该就一切断灭了。而且依《楞伽经》开示:“藏识灭者,不异外道断见论议。”(《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1)因此,显然 大慧宗杲禅师说的是要断除第八识的阿赖耶性,而不是第八识心体。既然张志成信受《成唯识论》,知道 玄奘菩萨说唯有“舍阿赖耶名、失阿赖耶名”,只有名称改变,心体仍然存在,那又为何执意强取 大慧宗杲禅师的“除第八识”而照字面解释呢?是要灭第八识的话,已经是外道的断灭见论,如何可以成佛?并且 大慧宗杲禅师的老师 圜悟克勤禅师也说:【古人道:三界唯心,万法唯识。若证佛地,以八识转为四智,教家谓之改名不改体。】(《佛果圜悟禅师碧岩录》卷8)佛地的第八识改名为无垢识,只有改了名称,与因地称为阿赖耶识仍然是同一个心体;难道 大慧宗杲禅师会不懂这样的道理吗?

况且 大慧宗杲禅师除了说“第八识既除”,还说了前面我们所举示的“如来藏即此心、此性也”,又说“除非亲证亲悟,方可见得”,显示禅宗证悟的标的就是第八识如来藏。又说:【善哉奇特世希有,心源清净无忧喜,不作无喜无忧想,逢场作戏随世缘,而于世缘无所著。】(《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14)说的便是第八识如来藏自性清净,无忧无喜、无所著,都在说明第八识如来藏不分别六尘。

大慧宗杲禅师又说:【此是一味清净平等法门,若向这里明得,各人本地风光本来面目,方知一大藏教五千四十八卷句句不说别事。】(《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17)又说:【此事如青天白日,皎然清净,不变不动,无减无增,各各当人日用应缘处。】(《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21)又说:【只此垢浊,即是清净解脱无作妙体,此体本来无染非使然也,分别不生虚明自照。】(《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23)又说:【如清净摩尼宝珠置泥潦之中,经百千岁亦不能染污,以本体自清净故。此心亦然,正迷时为尘劳所惑,而此心体本不曾惑,所谓如莲华不著水也,忽若悟得此心本来成佛,究竟自在如实安乐,种种妙用亦不从外来,为本自具足故。】(《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26)

以上 大慧宗杲禅师说了这么多第八识如来藏本体清净解脱,就像清净摩尼宝珠放在泥水聚积的地方,即使经过再久的时间也无法染污,全部都在说明第八识如来藏不分别六尘。若悟得此心,又称为第八识如来藏,又称为本地风光、本来面目,就知此心本来是佛,就知此心本来具足种种妙用,此心究竟自在如实安乐。请问这不是文献证据,不然是什么呢?难道非得有第八识三个字才是文献证据吗?难道张先生您拘泥于文字考古训诂,只以第八识三个字来研究禅宗,叫作通达法义,叫作有学术底子吗?

因此,这一集我们举出众多禅师语录的目的,便是在证明禅宗证悟标的就是第八识如来藏,而张志成与琅琊阁等人所说:几乎找不到文献佐证“禅宗的明心是找到第八识”、“证悟的标的是第八识”、“禅宗的明心就是证解阿赖耶识”,其实是断句取义,曲解删除文献证据而抹灭真相,将 佛陀乃至历代禅宗祖师所传承彰显的第八识如来藏正法命脉,硬生生地抽离出来,企图松脱乃至瓦解正法,直到人们认不出真相。这应该是末法时期正法弘传的必经过程,但也因此让我们以及更多的菩萨们更加努力去发掘辨明真相,然后将正法广传,直到最后一刻。

今天就说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

敬祝福慧增长、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点击数: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