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是一切法空吗?

第125集
由 正雯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观众大家好: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议题是:“佛法是一切法空吗?”

在琅琊阁部落格中张志成说:【当时萧导师正在出版《阿含正义》,其中引用龙树菩萨《回诤论》中的偈颂来证明“一切法空”是不了义的。萧导师认为要有“不空第八识”的“八识论”才是中观正义。但是偈颂的意思,其实是要证明“一切法空”是了义的,因为龙树中观的本义本来就是“一切法空”。】(〈我的菩提路(五之二):张志成老师——从快速开悟到疑窦重重〉,琅琊阁)针对这段话,首先我们要说明的是:龙树中观的一切法空是了义的,但张志成所误会后的 龙树中观的一切法空却是不了义的。因为 龙树菩萨和 平实导师都是依万法根源第八识如来藏的“八识论”来说中观正义;所以 龙树菩萨和 平实导师所说的“一切法空”才是了义的中观正义。

第八识可说为“空”或“不空”,“空如来藏”或“不空如来藏”都是了义的,因为承认有不生不灭第八识的存在而完全符合法界实相的道理。张志成否定第八识为佛法根本,并以第八识为刹那生灭心来说一切法空,则他所说的一切法空其实是一切法空无的断灭空。那么这样马上要面临的问题就是:如果第八识是刹那生灭心,而不是 平实导师所说的真实如如、恒常不坏的心,那第八识一旦出生了又灭了,灭了就无,无就是没有了;没有的法要如何再出生呢?如果第八识都没有了,那要如何执持种子不坏失?如何成就异熟果报?人死了不就断灭了吗?三世因果、生死轮回也不成立,一切的修行都化为乌有,没有任何意义啦!

琅琊阁、张志成等人认为他们懂《成唯识论》以及 龙树的中观,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看 玄奘菩萨的《成唯识论》以及 龙树菩萨的《中论》怎么说。首先我们略举《成唯识论》卷3的开示,并分两个重点来说明。第一个重点,《成唯识论》卷3开示:【又契经说:有异熟心、善恶业感。若无此识,彼异熟心不应有故。谓眼等识有间断故,非一切时是业果故,如电光等非异熟心。异熟不应断已更续,彼命根等无斯事故。】这里《成唯识论》指出,在契经上说:有第八识异熟心,依过去的善恶业因,感得今世的异熟总报果。假使没有这第八识,那异熟心也不应当有。所以《成唯识论》特别说明,只有第八识才是异熟心,其余的法都没有作异熟报果的条件。因为眼等六识是有时间断的心,并非一切时都是业果的缘故,就好像闪烁不定的电光一样,所以眼等六识不是会感善恶业果的异熟心。会成就异熟果报的心不应当是断了又相续的心,正因为第八识异熟心不应当是断了又相续的心,才能让有情异熟果报每一世无有任何缺失的环节。另,如命根乃是依于一期生死的寿、暖、识而有,没有断了还可以再相续这件事,所以命根也没有可以感异熟果报这件事可说。所以只有第八识异熟心是常恒不间断的心。

各位观众菩萨!请注意《成唯识论》这里开示“异熟不应断已更续”,第八识异熟心不应当是断灭了又相续的心,因为断了就是断灭了,断灭了就是没有了,就是空无了;绝对没有断了、没有了而又可以相续的事。但是琅琊阁部落格另一篇贴文〈凡夫的生死轮回和阿罗汉的还灭涅槃〉中却说:【异熟果分两种:一、(真)异熟:一期分段生死结束时,前世的第八异熟识,死时灭已,后念的下一世第八异熟识(称为异熟或真异熟)因引业而生起,作为前世善恶业成熟的总报体。二、异熟生:新的一世出生后,由此世的异熟识中因满业而生起前六识的苦、乐果报。】

这里琅琊阁等人竟说前世的第八识异熟识死时灭已,后念的下一世第八异熟识可以因引业而再生起;这样的主张简直是太离谱了,真的是太荒谬了!因为明明《成唯识论》说得很清楚,“异熟不应断已更续”,所以第八识真异熟心是恒常存在之心;因为断灭了就没有了,没有所谓断灭了又可以相续的异熟心。更何况前世的第八异熟识,死时如果断灭没有了,第八异熟识所执持无量世的善恶业等种子,不就跟着漏失散坏了;那么引业和满业又如何出现?又如何有异熟总报果以及异熟生的出生呢?可见琅琊阁、张志成等人否定第八识心体恒常不灭而说一切法空,完全违背《成唯识论》的说法;而 平实导师说要有“第八识”的“八识论”才是中观正义,和《成唯识论》所说一致。

《成唯识论》接着说:【眼等六识业所感者,犹如声等,非恒续故。是异熟生,非真异熟。定应许有真异熟心,酬牵引业,遍而无断,变为身器作有情依;身器离心,理非有故;不相应法,无实体故;诸转识等,非恒有故。若无此心,谁变身器?复依何法,恒立有情?】这里的大意是说,前六识是业所感生的别报异熟果,就像风声一样断断续续,而不是恒常相续,所以是异熟生,不是第八识真异熟心。因此一定有一个第八识真异熟心,能够酬牵业因引生报果,普遍在三界六道不间断地变生根身器界,作为有情的依止;这根身器界假使离开了第八识异熟心,按果不离因的道理来看就应当没有了。不相应行法没有实体,六转识又非恒有,所以生灭的六转识是不可能作为有情三世因果、业力轮回的依凭。各位观众菩萨!请注意《成唯识论》这里开示“诸转识等非恒有故”,已经指出前七识是刹那念念生灭心,这里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表示:只有第八识异熟心“恒有”。因为如果没有这第八识异熟心常恒不灭,谁来变生根身器界?又凭什么恒立三界有情众生而不断灭呢?

第二个重点,《成唯识论》卷3又开示:【有执“大乘遣相空理为究竟”者,依似比量,拨无此识及一切法。彼特违害前所引经,智、断、证、修、染净、因果,皆执非实,成大邪见。外道“毁谤、染净、因果”,亦不谓全无,但执非实故。若一切法皆非实有,菩萨不应为舍生死,精勤修集菩提资粮;谁有智者为除幻敌,求石女儿用为军旅?故应信有能持种心,依之建立染净因果,彼心即是此第八识。】琅琊阁、张志成等人,正是《成唯识论》这里所破斥主张一切法空者之一。他们错误偏执大乘除遣三界法生灭空相的道理为最究竟,以偏执的一切法空来否定大乘法核心第八识不生不灭心体及一切法,全都否定,认为全都空无了才是究竟;那么世出世间的一切染净因果就不存在,也违背诸经所说的有一真实心第八识的道理,成就了最大邪见,就如《楞伽经》开示:【藏识灭者,不异外道断见论议。】(《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1)藏识就是阿赖耶识,《楞伽经》明白指出:如果说阿赖耶识会断灭,就是断见外道。

因此,若只是意识觉知心照着一切法无常生灭空的道理来修行,最后舍报了,色身、意识都断灭没有了;一切都空无了,无中不能生有,又如何再出生?修行又如何再延续?这不就是断灭论吗?假使照他们所说的一切法空,每个修菩萨行的人,还有什么佛法好修的呢?不都唐捐其功了吗?每个修菩萨行的人,就不应起大悲舍生死,精勤修集菩提资粮了。因为既然一切法非实有,还有哪一位有智慧的人,肯为除灭虚幻之敌而征用石女的儿子?所谓石女指的是不会生儿女的女人叫石女,就等于说去征用一个不存在的石女之子去破幻想中的敌人一样,一切完全落空了。所以应当相信有一个能够执持种子不坏失的恒有实体心,依此心建立染净因果,这个心就是阿赖耶识。

总结来说,《成唯识论》卷3以五教十理来论说证成有第八识,并且这第八识是常恒存在的真实心,不是刹那生灭、念念生灭心。扩而大之,整部《成唯识论》十卷都在证成三界万法唯第八识所成的道理,第八识是一切有情生命的实相、万法的根源。

接下来,我们看 龙树《中论》怎么说。《中论》卷1〈观因缘品〉一开始就说:【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出。】正符合第八识心体的中道性。第八识心体无始就在,没有一法可以出生祂;既然第八识心体从来不生,所以无灭。第八识心体恒常不灭,所以说不断;而第八识心体所含藏的种子有受熏变异,所以说不常。第八识心体恒常,而世间五阴十八界等诸法生灭变异,所以说非一;但世间五阴十八界等诸法,也是第八识所含藏的种子功德所生,所以说非异。世间为第八识所出生,所以第八识非不来世间;二乘圣者身坏命终说灭尽世间,然涅槃依第八识所显,所以第八识亦无入涅槃界,亦无出三界,以一切世间与涅槃都是祂所生所显,所以何有出入、来去可说呢?

因此,如果以第八识来说中观,则对于 龙树中观空义的理解皆对;反之,若如琅琊阁等人说第八识为刹那生灭心,或是以六识论来理解中观,则不仅三世因果无法成立,且三界诸法皆将落于“无因生、或自生、或他生、或共生”,如此则违背 龙树论义,乃 龙树所破斥之邪说,也因此中道义皆无能成就,必将落于断常两边。这样错解 龙树菩萨中论的空义,就如同 龙树菩萨在〈观四谛品〉所开示:【若人钝根不善解空法,于空有失而生邪见。如为利捉毒蛇,不能善捉反为所害。又如咒术,欲有所作不能善成则还自害。钝根观空法亦如是。】像这样的钝根者,是很难了解空的真正义理,因为一切法空的背后正是有甚深微妙的第八识难以信入证知,就如 龙树菩萨在《中论》所示:【世尊知是法,甚深微妙相,非钝根所及,是故不欲说。】假如 龙树菩萨主张一切法空无所有,为何又说是法“甚深微妙相”?若按照琅琊阁等人在文字考究的逻辑,那 龙树自己提出“有相”,是否违背自己一切法空的论义?显然琅琊阁等人非利根者,反而著于文字表相而自以为是。

接着我们来探究 龙树菩萨在《回诤论》中关于一切法空真正的意涵,而这也是琅琊阁等人所错解。龙树菩萨在《回诤论》说:【我依于世谛,故作如是说。若不依世谛,不得证真谛,若不证真谛,不得涅槃证。若我宗有者,我则是有过;我宗无物故,如是不得过。】从这里可以得知,龙树菩萨所说的一切法空其实有两种层次:第一种层次的一切法空,是 龙树菩萨以三界诸法皆因缘假合而暂有,所以说这一切三界诸法都是空相,而且是先依于世俗可见可闻的蕴处界诸法来说空,以便断除众生对“三界有”的执著;第二种层次的一切法空,是依于这样的世俗谛再进而证得真谛,即是第八识如来藏本自空寂无有一法而能证得大乘涅槃。

当我们了解 龙树菩萨以“无物”为宗旨时,我们就当了解这个无物就是指三界诸法众缘具足和合而生,故无自性而说其为空,而不是在否定第八识;因为第八识非物,亦非三界诸法,本来真实寂静、不生不灭,即为涅槃。故第八识正是 龙树菩萨论述一切法空背后的究竟道理。然而 龙树菩萨在破除众生对三界有的执著时,如果明说第八识恒常实有,则又将让众生徒生迷惑。但从明眼人来看,无论 龙树菩萨用什么方便善巧的语句来论述,其背后就是佛法究竟真实第八识的道理,端看用什么方式对谁而说,而使说法有所差异。

因此,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第七辑开示:【佛门名言云:“邪人说正法,正法亦成邪;正人说邪法,邪法即成正。”此如《回诤论》中敌方所说之质疑偈,若以八识论为宗旨而说者,即成正说之偈,无人能破之,乃至龙树再来亦将如是;若以六识论为宗旨而说者,即使是龙树菩萨的答偈正理,也将成为邪说,大多数真正证悟之三贤位菩萨皆能破之;是故龙树以八识论为基准,破坏敌方六识论之质疑偈;破已随即以敌方论偈,依八识论而作另一正确之解释,使敌论之偈成为正法,成为“正人说邪法,邪法即成正”的事例,《回诤论释》初分第三的辨正即是具体事例。】(《阿含正义》第七辑,正智出版社,页2460-2461。)平实导师所说举示出“依义不依语”的道理,这也是学佛者所应注意,避免拘泥执著于文字考究而于佛法正义有所偏邪错谬,乃至如琅琊阁等人造成破法之大恶业。

最后我们再举 龙树《中论》〈观六种品〉,证明佛法所说一切法空的究竟本义即是第八识如来藏实相心,即是灭谛,即是安隐法:【“浅智见诸法,若有若无相,是则不能见,灭见安隐法。”若人未得道,不见诸法实相,爱见因缘故种种戏论。见法生时谓之为有,取相言有;见法灭时谓之为断,取相言无。智者见诸法生即灭无见,见诸法灭即灭有见,是故于一切法虽有所见,皆如幻如梦,乃至无漏道见尚灭,何况余见。是故若不见灭、见安隐法者,则见有见无。】(《中论》卷1)显然 龙树菩萨在这里说明了浅智凡夫落于戏论,在一切法有无上面执取;而见道的智者,因为见到了诸法实相,也见到了灭谛与真正的安隐法。

那么各位有智慧的观众菩萨!我们所讲的第八识真实如来藏的佛法妙义,不就是诸法实相吗?我们讲第八识所出生的蕴处界诸法终归灭尽故一切法空,而第八识心体寂灭无有一法可说,这不也就是一切法空吗?涅槃境界即是蕴处界灭尽以及第八识独住的寂灭境界,这不就是“一切法空”的“灭”谛吗?我们讲第八识真异熟心常恒不断,性如金刚无一法可坏,这不就是让众生可以依凭直至成佛入大涅槃的安隐法吗?

综合以上的经论教义,无论是 龙树菩萨、玄奘菩萨以及 平实导师所开示的佛法,其究竟正理都不离佛法的根本——第八识如来藏,依第八识如来藏来谈一切法空,才是了义的中观正义。佛法本义绝非琅琊阁等人以偏概全,将佛法根本浅化乃至误解否定之后所说的一切法空。

今天就说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

敬祝福慧增长、学法无碍!

阿弥陀佛!


点击数: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