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中的增益执(上)

第119集
由 正子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我们接续上一集内容,说到 佛陀的无上智慧所铺设的三法印佛法架构——诸行无常、诸法无我与涅槃寂静的成立,必然互相密切关连、不可或缺。假使入胎识如来藏不是具有能生蕴处界及万法的体性,假使祂不是具有毫不简择善恶种子的无我性,就不可能有三界有情的存在,更不可能有因果律的确实执行,也不会有有情蕴处界万法的无常、无我性可以被检查;那也不需要诸法无我的法印存在了,不是吗?这也证明“诸法无我”印也是依如来藏而有。所以诸法无我印,不可能是佛法的核心教理,证明了退转者张志成所说“诸法无我印,才是佛法的核心教理”,是根本错解佛法,却又大胆地乱说相似像法。

而涅槃寂静,也是依入胎识如来藏而施设的。若是离了入胎识如来藏,就没有涅槃可说;因为有情灭尽蕴处界以后是空无,不可以说是涅槃,否则涅槃即是断灭空,与一般断见外道的见解相同。因为五蕴、十二处、十八界是 佛陀的施设安立,就是要让修行人以第八识的涅槃性来解释二乘的涅槃,以及第八识所生蕴处界的缘生性来解释万法缘起性空。有了对三法印的大略认知,确定佛法的核心教理是依于佛法宗旨——第八识如来藏——而有三法印,来印定一切佛法。不是退转者张志成所说,佛陀首先教导的“无我”,才是佛法的核心教理,指向去除我执、法执——证得“人无我”与“法无我”——之后显现的无漏状态。他这种说法,是意识虚妄想像的无漏状态,实际上是空无一法,属于断灭空。

退转者张志成的盲点,早已经被 弥勒菩萨所预说,《瑜伽师地论》指出,佛法一路向上的修学,得依照正法中真实善知识的教导,依正确内涵落实每个阶段佛法以及次法的修行项目,才堪称是修学佛法,才能获得三转法轮由浅入深广的实修次第。我们恭读《瑜伽师地论》弥勒菩萨教示:【云何名为闻思正法?谓正法者,若佛世尊、若佛弟子,正士正至正善丈夫,宣说开显分别照了。此复云何?所谓契经、应颂、记别广说如前,十二分教是名正法。】(《瑜伽师地论》卷25)这段根本论,弥勒菩萨强调了好几次的“正”字,代表不颠倒的真实佛法有多重要。如何才堪称为闻思正法呢?就是指说法者,是 佛世尊,或者佛弟子之中有正知见者,或者真正有实证能引人发起善功德的丈夫,来为大众宣扬阐说、展开显示,并且能分别差异、对照清楚地给予教导。这又是阐说什么内容呢?就是要符合契经、应颂、记别等等,之前所广为解释过的佛陀十二分教的教典内涵,才能被称作是正法。也就是说,这些十二分教的内容,得经由具备条件的真实善知识所传授的法要,才能被称作听闻“正法”;其中说法者的资格之一是“正至”——有正确抵达者,就是有实证者。

那么退转者张志成之前已经表明他没有实证、没有开悟,请问他还能再胡说什么东西呢?《瑜伽师地论》接着又点出“听闻正法”的微细差异处,也正是退转者的致命关键点,是听到文字表相,还是听得文字的道理?《瑜伽师地论》卷25:【此闻正法复有二种:一闻其文,二闻其义。】弥勒菩萨谆谆教导,继续说听闻正法之中还可分为两种人:一种是听到文字的表相名称,第二种是能听得文字所要指称的义理内涵。退转者就是个现成例子,他说正觉讲错了,实际上 平实导师开讲《瑜伽师地论》将近二十年,上课都是一字一句详细阐释,并且再三举例,深怕我们听错或者误解;然而退转者仍然是依着自己对文字的想像随意发挥、错解经论的文义。他一开始就否定有真实、恒存的第八识如来藏,主张《阿含经》完全没有谈“真我”,“真我”是被破斥的对象。因为本住法、入胎识、本际、第八识、如来藏这些文字,不是他所认识的“真我”这两个字。

退转者继续主张:【阿赖耶识其实不是“我”,因为阿赖耶识“刹那生灭”,不是恒常不变的“我”,也不具有主宰性,只是缘起链条的枢纽而已。】(〈《我的菩提路》(五之四):张志成——正觉的修行是“修断我见”还是“增加我见”?〉,琅琊阁。)退转者继续说:阿赖耶识“刹那生灭”,不是恒常不变的“我”;然而,下一句他接着说:阿赖耶识只是缘起链条的枢纽而已。既然前一句说阿赖耶识属于剎那生灭,不是恒常不变的“我”,下一句接着说“只是缘起链条的枢纽而已”,请问这是什么逻辑?自己的后一句否定前一句,讲话内容互相矛盾而竟然不自知。既然称为“缘起链条的枢纽”,枢纽就是重要的关键、核心,怎么可以说是生生灭灭的体性呢?那如何能有功用呢?譬如说,在医院或者救护车使用氧气瓶,如果需要急救了,医护人员能拿着氧气瓶,然后说这是氧气瓶,是一下提供有氧,而又一下没有氧的,这种东西能用来救命吗?

以这样的逻辑,退转者张志成接着说:【每个有情都有一个自己的因果相续的五蕴身系列,这个系列可以与别人的系列区隔开来,这个系列可以称之为“假名我”,在唯识里面就以这个能够持种的阿赖耶识为“假名我”的总代表,……。】(〈《我的菩提路》(五之四):张志成——正觉的修行是“修断我见”还是“增加我见”?〉,琅琊阁。)这段说法以及前后文,退转者没有交代,每个有情如何能够都有一个自己与别人的因果系列区隔开来的五蕴身系列,而这个系列,唯识里面称之为“假名我”。现在重点来了,退转者张志成说:这个能够持种的阿赖耶识为“假名我”的总代表。那前几句才说过“阿赖耶识刹那生灭,不是恒常不变的我”,现在如何又可以变成持种的阿赖耶识?请问这是佛法的顺口溜吗?

退转者又说:【只要没有证阿罗汉,死后仍会有一个因为业力所以相续不断变动的五蕴身继续延续下去。这里的重点是:没有“谁”在轮回,只有业力产生的现象继续不断,没有“谁”在受苦乐,只有苦乐生起消逝的现象。】请注意他想要表述的内涵,有更大的漏洞:“死后仍会有一个因为业力所以相续不断变动的五蕴身继续延续下去。”是说因为有业力相续,不断变动的五蕴身体继续延续下去,纯粹是基于业力自己相续、以及五蕴身体自己存在的。退转者张志成强调:是业力产生的“现象”继续不断、以及苦乐生起消逝的“现象”,都是依于“现象”而存在,没有一个真正背后的根本因作为能够“缘起”的所依,或者成为这些现象的依止。这里凸显退转者否定第八识如来藏为前提之后,佛法架构整个分崩离析,连世间法的逻辑也不联通,只能游离于佛法的文字游戏,全然用意识想像搭配佛法的名相,顺口胡扯却不自知。所以他总结:【阿赖耶识整体内容一直在变化,没有常、一、自在、主宰的性质,不是正觉所说的“不生不灭的真我”。】因为【能够持种的阿赖耶识为“假名我”的总代表,……。】(〈《我的菩提路》(五之四):张志成——正觉的修行是“修断我见”还是“增加我见”?〉,琅琊阁。)

退转者张志成的文字相似像法,绝不是正确佛法的内涵,第二转法轮《般若经》所说之第八识如来藏,要能现观祂的本来“无我”性才是佛法修行的入门。退转者已经否定本识的存在,凡有所说纯粹只是他在意识心中的一个想法、观念、现象,经由文字归纳便等同于另一个佛法的名相,说“修行人去除染污我执、法执,显现成为无漏状态”这种现象就是成佛。若称为“无漏状态”,这仍然属于五阴的作意而拥有的一个概念,这个无漏状态是基于否定根本识如来藏的存在,又要去除我执、法执来证得“人无我”与“法无我”,实际上变成断灭空无;那要请问退转者:形容佛地的永不改变、完全清净的圆满觉悟状态“常乐我净”,修行人是要依于什么基础而能够让佛地圆满的一切种智,显发出这个无漏状态的现象?既然他说过持种的阿赖耶识是“刹那生灭”,不是恒常不变的“我”,只是“假名我”的总代表,只是一个名称。还有佛地的功德,若只需去除我执、法执,证“人无我”与“法无我”,那么佛地的究竟功德、以及诸菩萨地地增上的道种智的修行种子,要依赖什么枢纽作链条,而又如何渐次圆满呢?

归结退转者张志成如此乱说佛法名相、意涵以及自性,演变成如此不符逻辑的荒谬说法,而浑然不自觉。最简单的说,就是他不信受真实善知识的指导,以研究学问的方式参考错误的相似像法书籍,自以为是地依表面文字理解,想像佛法而产生的有漏“现象”。由于不能信受有证量真实善知识指导名相的确切意涵,退转者张志成于是一路错下去,恶意贴网、擅自乱讲,让我们再看看他的误解闹剧。正觉在定义“我见”时,【从头到尾都没有“添加、增益”这个部分,只是错误的认定某一法、某一蕴是恒常的,没有强调是要在其上虚构、幻想一个“我”。】(〈《我的菩提路》(五之四):张志成——正觉的修行是“修断我见”还是“增加我见”?〉,琅琊阁。)退转者指出,正觉的我见内容缺少“添加、增益”这个概念。他的意思是,不能仅仅依着五蕴,认定其中任何一法执以为常;这不算是“我见”完整的定义,必得另外再幻想、虚构起一个“我”的作意,以这个“我是独立、我是自在、我是主宰”的念头,这样才算达到佛法名相“增益执”的标准意涵,否则不是我见完整的定义。

辨正如下: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中开示:佛法五蕴的安立施设,是为了让众生可以经由熏修佛法,观察五蕴确实是因缘所生法,借此缘生缘灭的五蕴身来显露出佛法的主轴——真实无我性、如来藏的义理。《瑜伽师地论》中开示:【复次,蕴义云何?为显何义建立诸蕴?谓所有色,若去来今乃至远近,如色乃至识亦尔;如是总略摄一切蕴。积聚义是蕴义,又由诸蕴唯有种种名性诸行,当知为显无我性义,建立诸蕴。】(《瑜伽师地论》卷53)根本论问说,“五蕴”的义理是什么呢?又建立这各种五蕴,是为了彰显什么道理呢?就是说“蕴”是积聚的意思,从过去、现在、未来,乃至久远以前到比较近期的种种色蕴的聚集,乃至受蕴、想蕴、行蕴、识蕴等,都是积聚而成;像这样大略总说一切的五蕴。同时,这种种不同名称的蕴,都是唯有名称,以及名称假说所代表的体性,乃至各种运行过程的特质。这个目的就是为了彰显其背后有个真实“无我性”的义理,才建立种种五蕴。

今天我们说明到此,下一集再继续和大家分享。

敬祝各位菩萨:身心康泰、福慧增长!

阿弥陀佛!


点击数: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