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中的增益执 (下)

第120集
由 正子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目前讲述的单元,辨正琅写手颠倒是非的贴文,让大众可以检视、自己判断,以免被误导。

我们接续上一集说到 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开示:佛法中建立五蕴,就是要借有形色的五蕴身心,来观察另一同时存在无相的、无五蕴我特质的真实心——第八识如来藏心。接着我们解释什么是佛法中的“增益”,简略说就是执取无常的这些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法,生起妄想,增益为真实且认为是永恒之法,就称为“增益执”。

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中,将能出生蕴处界万法、真实存在的第八识如来藏,对比而说那些被出生的蕴处界等法无常,所以称作是无所有的假法。让我们恭读《瑜伽师地论》中对“真实有、假有、增益执、损减执”的开示:【于此一切色等想事,何者为余?谓即色等假说所依,如是二种皆如实知;谓于此中实有唯事,于唯事中亦有唯假,不于实无起增益执,不于实有起损减执。】(《瑜伽师地论》卷36)平实导师解释 弥勒菩萨的开示内容为:对于蕴处界,也就是所说的色受想行识等五阴,其实只是世间假有,假说它们为有体性的法,实际上是无常生灭,都没有常住不灭的本质;除了此五阴等,妄想为实有的事相以外,还有什么是未说的其余事相呢?这是说针对色阴等五阴之法而假名说如来藏为所依,像这样子说色身五蕴等是能依,对于这能依和所依的如来藏两种法都已经如实的证知了。也就是说,在这个如来藏心体上确实有唯是事相上的法,而于唯是事相上的色、受、想、行、识等五阴,也只是唯有假的法;像这样,不于这些五阴假法、没有真实法上生起增益执,认为是真实恒存的法;同样的,也不于实有的如来藏法上加以否定而起损减执。能如此真实的理解,才能真正懂得《般若经》中所说的真实有、假有的道理内涵。

这一段的内容,是在指涉如来藏的真实法性是五阴的所依,而五阴都是唯有假的法。真实法性与唯假之法同时存在,所以执取没有真实法的五阴而误认五阴恒存,就是生起“增益执”;另外,于真实有的如来藏法,加以否定祂的真实性就是起“损减执”。

各位菩萨!像前面这一段举例的论典内容,如此甚深佛典的文字以及字义所要表彰的真实内涵,如果 平实导师没有以他深妙的般若智慧与证量,详细地阐释解说给我们,我们如何能够会通经论的真实意旨呢?从以上根本论的内容得知五蕴的安立,五蕴本身就是要让众生经由这些事相上的假法,来彰显真实如来藏的存在以及亲证。学子们得先明了五阴的详实内容,就不会错认色阴、识阴等等五阴的任何内容为真实不灭、恒存的真我,也就不会执取五阴,对五阴的任何一法生起增益执。所以第一转法轮主说声闻解脱道,强调五阴假有,是因缘生灭法,缘散必坏灭;然而阿含经典中,也隐说“根本因、本际、入胎识、如”是这些假法所依止。

有了这一层认知,再回头看看退转者张志成质疑,他认为正觉教导的“我见”定义,没有“增益”这个概念:【正觉的定义里面从头到尾都没有“添加、增益”这个部分,只是错误的认定某一法、某一蕴是恒常的,没有强调是要在其上虚构、幻想一个“我”。】(〈《我的菩提路》(五之四):张志成——正觉的修行是“修断我见”还是“增加我见”?〉,琅琊阁。)请问:依据所引用《瑜伽师地论》的内容,直接因为执取五蕴而定义为“我见”的时候,还需要另外再虚构、幻想一个“我”,以符合“增益”这个名相的概念吗?佛法“五蕴”的安立是 佛陀针对三界众生量身订制的,最真实有效的解脱入手药方;一切有情之所以轮转生死,领受无量生死苦,都是因为有三界的五阴身,经由六入、十二处、十八界领纳万法作为真实自我。有情众生不能理解蕴、处、界、入都是生灭有为之法,都被五蕴所遮障而产生无明,所以五蕴在凡夫位就称为五阴,无明遮盖解脱的意思。

让我们再引用一段《阿毘达磨法蕴足论》中的记载。曾有一位梵志请益于 佛陀,他问:何谓一切法?【世尊告曰:“一切法者,谓十二处。何等十二?谓眼处、色处、耳处、声处、鼻处、香处、舌处、味处、身处、触处、意处、法处,是谓十二。”】(《阿毘达磨法蕴足论》卷10)世尊开示说:所谓一切法指的就是十二处,是哪十二处呢?十二处的内涵,就是六根:眼、耳、鼻、舌、身、意,以及六尘:色、声、香、味、触、法;也就是说,一般众生所能了知的法皆由十二处而来。佛陀为什么要教导十二处呢?就是源于这根、尘相触产生识,就会产生眼等六识,成为众生所执著的十八界我;因此十二处就是人类生活在人间,所能借以感知一切的十二个法。基于五阴、十八界的和合运作,于是众生觉知有自我的存在,于是在六入中执著自我,而扩展到执著与自我有关的各种我所,包含外我所与内我所,这些就是人类生活在人间所执著的全部;这就是“我见”,因于五阴身而得,也因此而名为“身见”。依据以上论典的教导,一切法包含器世间山河大地,都是要经由十二处、十八界来领纳。

那我们看看退转者张志成质问正觉:【如果将色蕴局限于色身而不包括身外的世界,那么一开始的观行就是身体内的“我”看到“我”身体外面的“美女”,“我、我所见”还是当下具足了,如何能断我见呢?】退转者以他错误的“我见”,强调要“添加、增益”,先虚构、幻想一个“我”。所以他会说,身体内的“我”看到“我”身体外面的“美女”——我、我所见——全都要先幻想增加一个“我”,以符合他自认为的“添加、增益”执。退转者真是被自己研发的妄想、葛藤佛法缠缚住了。这绝不是佛法的内容,真是自误、还要误人!

以他的错解,再大胆地继续妄说相似像法:【到了大乘法,进一步现观五蕴唯识所摄(唯识相),都是识所显现,没有真实的色法和外境界,然后观察一切识相的真实性(唯识性)都是真如,称为见道证真如。】(〈《我的菩提路》(五之四):张志成——正觉的修行是“修断我见”还是“增加我见”?〉,琅琊阁。)退转者说,大乘法是现观五蕴唯识所摄的唯识相都是识所显现,然后观察一切识相的真实性都是真如,称为见道证真如。他这是在意识自己乱想、颠倒乱说。辨正如下:经论上的正确教导是:大乘法所说的“唯识”,是要先获得开悟“真见道”的功德,证得唯识性;明心以后才能具有慧眼,才能是“相见道”,才能够现观唯识相与实证唯识相。

退转者张志成以否定第八识如来藏为前提,强调佛法修行,都是要在可见闻觉知的五蕴上作观行,不是去找一个想像的第八识如来藏。我们依据 玄奘菩萨《成唯识论》的教导内容:【前真见道,证唯识性;后相见道,证唯识相。】(《成唯识论》卷9)论中清楚说明,先要有前面真见道,是要证得唯识所依之体性,就是“开悟明心”,具备慧眼之后,才能够现观与证得唯识的种种法相。所以当然是先有“真见道”生起无分别智的般若智慧,然后才能在“相见道”位中继续的现观与证得“唯识相”。所以当然不是像退转者张志成顺口溜似的说:“现观五蕴唯识所摄(唯识相),都是识所显现……”请问:没有生起般若无分别智,没有慧眼,依凭什么而能现观?

然后退转者又说:“然后观察一切识相的真实性(唯识性)都是真如,称为见道证真如。”这也是错误的乱说啊!因为“前真见道,证唯识性;后相见道,证唯识相”。所以依于“前真见道,证唯识性”,就已经真见道证得第八识真如了,后面接着才能是“相见道,证唯识相”。所以根本不是依着退转者张志成,随便排列组合名相而说的:“然后观察一切识相的真实性(唯识性)都是真如,称为见道证真如。”退转者所说完全错乱,因为与大乘唯识所开示的真实内容颠倒。玄奘菩萨《成唯识论》清楚写明先后证得的次第,是要亲自经历的修学次第,不是依着想像顺口兜上名相而成为虚拟的意识虚妄法。

最后琅写手贴文分享他们的见道境界体验,以电影《骇客任务》作最贴切的比喻。琅写手说,只要像男主角一般,坚定地相信眼前的世界是一个虚拟世界,就见道成功了:【只要他坚定不疑地相信眼前的世界是一个虚拟世界,一切都是虚幻不实的,……。】(〈《我的菩提路》(五之四):张志成——正觉的修行是“修断我见”还是“增加我见”?〉,琅琊阁。)然后男主角就发现,他可以打破“模拟真实世界”的一切物理规则,成功了。这就是琅写手所分享他们的见道体验。然而,依据佛法的基本知见,这纯粹是世间的虚妄想啊!根本是意识境界,哪有任何佛法的般若以及解脱智慧的功德可说呢?如同这部电影的制片人,他根本不须要修学佛法,就能编剧、制作这部片子,而琅写手还用来作为见道经验分享。同时请问各位菩萨,还记得本单元于最开始举出琅写手贴文的申明吗?他们贴文说“写文章不是要提供正确答案”,如今他们也确实做到了。

我们眼见琅写手们造作破法的极恶业,他们还有补救的未来吗?当然有!在佛法中永远都有补救办法,缘于有情具备的恒、实如来藏;只要造业者对所造作的恶业能从内心真诚生起殷重忏悔之心,随时都有可能可以转变,都有希望可以改变恶果报的命运;各自的未来无量世,得由当事者自己决定!而我们也可借此因缘警惕自身:生生世世,从此际到成就佛道,切莫重蹈他们的覆辙。我们说明到此。

敬祝各位菩萨:身心康泰、福慧增长!

阿弥陀佛!


点击数: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