笃补巴的《山法了义海论》与“时轮金刚”双修法(下)

第118集
由 正子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正觉教团“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本单元弘说内容,接续上一集琅写手以红标凸显的方式贴文,企图诬蔑《山法》书中推广时轮金刚双修法。

接下来的贴文也是故技重施,刻意选择字眼以红标凸显如下:【466页:……无自性之法,乃谓十力、四无畏等八万四千法蕴。彼等现起之处,即是法源、佛土。彼为诸佛菩萨之住处—乐住处与生住处。血、粪及精液所现起之处非法源。于此轮回者之贪与无贪之土乃如来。是故,法源具法界自性—时轮(kālachakra)薄伽梵所拥抱之一切母(vishvamātā),永离诸障。】(〈《琅琊随笔》(67):萧平实为什么要翻译《山法了义海论》,推广“时轮金刚”的双身法?〉,琅琊阁。)本段贴文在《山法》书中正确页码应该为440页,不是琅写手贴文错误标示的466页。这一段是说:所谓没有自性之法,就是世俗所谓的十力、四无所畏等等八万四千法的聚集。祂们这些万法现起之处,就是法源、就是佛土。祂是诸佛菩萨所安住之处所——所乐住的处所与所出生的处所。而血、粪及精液所产生之处不是法源。在此轮回的有贪、无贪的有情所住之土就是如来。是这样的缘故,法源本具法界诸法的自性——时轮(kālachakra)薄伽梵拥有出生一切法之母,永离诸障。

《山法》书中所说能让万法现起之处,就是万法的本源、就是佛土,又名般若波罗蜜多母、诸佛本母;而这不是指血、粪及精液所产生的器官处所,这不是法源,特殊名词又被红标凸显。《山法》共计813页,不包含备注及参考书目,这本书的内涵从各种层面旁征博引大量的契经、密续以及印度论著,并于其中穿插问难与解答,举证譬喻、反复解说,所表之义都是指向空性基——万法的基本因——空性如来藏的体性,只是依循于当时的环境,通行的名相而说。其实《山法》的字里行间,让阅读者得以嗅闻到冰冻了七百年,翻山越岭在眼前缓缓开敷的般若之香,与今时 萧平实导师宣演空性如来藏的微妙意旨,重复述说、再三举例的方式,何其相似啊!

琅写手指控《山法》书中时轮金刚双修法的证据,这三篇引文,都是保留他们所精选出来的原始贴文内容,与大众共同逐句赏阅。琅写手还贴文询问:【所有阅读《山法》的读者,学到的是“时轮金刚”的双修内容,还是萧平实的“如来藏法”?出版这本书是复兴萧平实的“如来藏法”,还是复兴时轮金刚双修大法?】(〈《琅琊随笔》(67):萧平实为什么要翻译《山法了义海论》,推广“时轮金刚”的双身法?〉,琅琊阁。)我们比照他们精选的贴文之后,耐下心整段的阅读,前后连贯,我们也请问:有哪一位观众或者读者阅读《山法》之后,学到了时轮金刚的双修大法?再请问贴文的写手:如此的作略,具足违犯菩萨戒“根本、方便、成已”,来诬蔑这本《山法》学术著作以及侮辱 萧平实导师;如今被公众举发列出证据,若是还有人格者,是否会有丝毫的羞惭之心呢?

再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有谁能够比《山法》原文第一手翻译者,更了解本书中的文字意思呢?《山法》的英译者杰弗里•霍普金斯在这本书导言中写着:【此书遵循源于印度、教理与经文并呈的形式——书中经文引证多到此书亦可被视为具启发性的选集、名副其实的如来藏文献宝库。】(《山法》,正智出版社,页7。)又说:【笃补巴之演述绝非从各处撷取一些题材而忽略其余内容的拼凑,而是他在审慎分析之后的全方位观点,如同当代其余伟大的综论者一般。】(《山法》,正智出版社,页9。)以上的文字是英译者于完成《山法》翻译之后的心得,也可说是对《山法》整本书所下的注脚。在此之前,若有人不经意而落入琅写手贴文的标题或者红标凸显的圈套,是否得再沉思检视自己的判断力了?

众所周知,萧平实导师于2002年出版《狂密与真密》四大巨册,以揭示假藏传佛教、真喇嘛教的男女双修法非佛教,警示全球大众,颇具成效。如今 萧平实导师怎么可能会替双修法做宣传呢?请想想看,当初我们选择进入正觉的初衷心愿是什么?不是要探究生命的实相,增长智慧吗?我们所有这些道友同修们每周、每周持续上课,随学本来就是家长的 平实导师,充实法乳正知见,消除性障等次法,依着菩萨道节奏继续高速迈向增长般若智慧的目标;这原本都是大家的共同心愿,修行菩萨道得以广泛利益有情,不是吗?

想想啊!若自己宁愿不上课、停滞在家里,这种心中的贫穷,损失可是太大了。可别忘了,您所相应的琅写手贴文内容,就是那些蓄意凸显红标,用来诬蔑当初指导(他们)佛法的 萧导师啊!他们所犯过失:从最开始设计莫须有的标题、恶意红标凸显名相来误导读者;再贴上网广为传阅,希望让正觉学子们糊里糊涂相应而退转。若是糊涂退转了,就是协助成就琅写手们,具足有犯菩萨戒中所再三提醒的根本、方便、成已重罪。他们各自的如来宝藏识,于未来因缘成熟时自然会执行果报,纵使否认第八识的存在,也丝毫没有逃避的机会,都已经是丧失人格的众生了。然而,若有人还会与如此的恶业相应,那是表示自己的内心种子有染污,严格来说,与琅写手的贴文内容无关,也不能全然怪罪于他们啊,不是吗?

再回来说,退转者张志成以及琅写手们最根本的错乱,否定佛法根本核心——第八识如来藏;退转者张志成认为“无我”才是佛法的核心教理,并且以三法印之一就是“诸法无我”作为证据。然而整个佛法的内容是这样的吗?辨正如下:平实导师的《阿含正义》共七辑,特意只有引用《阿含经》的内容来证实法要,阿含时期是显说无我,然而处处隐说真我。我们先选一段《杂阿含经》,大家耳熟能详一段须深的故事:【佛告须深:“是名先知法住,后知涅槃。”】(《杂阿含经》卷14)经文是说,外道须深被推派来盗法,入住僧团之后,他很疑惑地去请示世尊:“那些比丘们没有获得禅定的正受,竟然都公开记说‘自己确实已经知道不再领受后有,而且说是已经亲身作证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佛陀告诉须深:“他们是先知道有正法而安住下来,然后才知道涅槃。”

世尊为须深解说十二因缘法以后引导须深,问说:“像这样子观察十二因缘法的时候,没有无明的缘故,就没有身口意三行的造作。你假使这样了知,这样看见因缘法的话,就能够远离欲界爱、远离种种恶不善法,继续向上进修,最后亲身作证而具足于解脱境界中安住;也就是证得涅槃、解脱于三界生死吗?”须深就向 佛陀禀白说:“不是这样的,世尊!”这表示须深此时已经知道有个常住法恒存。要在这个大前提下观行十二因缘法时才能成就,否则不免生疑而会产生恐惧:不受后有以后,会不会成为断灭空啊?所以单修十二因缘法而不修十因缘法时,就不知道或不能确认有个本住法常住——不知法住,就不可能接受十二因缘法所说应该灭尽五蕴自我成为无余涅槃的道理,修习因缘观所应灭除的无明就不可能灭除。于是 佛陀告诉须深说:“这就是我说的先知法住,后知涅槃的道理啊!”

是因为先知道有一个法是常住不变的,然后才会知道灭尽五蕴的无余涅槃是不生不灭的,所以舍弃此世五蕴“不受后有”以后并不是断灭空,这个“本住法”就是第八识如来藏,就是 佛陀所教示的“真实我”。此外,《阿含经》里面还另有名相,使用“本际、入胎识、如”等的名称,用来代表恒住之法——第八识如来藏。所以退转者张志成说“佛陀在《阿含经》完全没有主张有真我”,他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不解经典。如果“无我”真是佛法的核心教理,那佛教只需一法印“诸法无我”就足够了,佛陀不需要教导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既然 佛陀施设三法印,就是在为我们建立一个修学佛法的标准,作为佛法实证的检验准绳;就是说,如果有人在谈论佛法的时候,不能通过三法印的验证,基本上他所说的内容就是错误的假名佛法。佛陀的无上智慧所铺设的佛法架构——三法印必然密切关联、缺一不可。

诸行无常、诸法无我与涅槃寂静的成立,是总说蕴处界中的一切法,不论多微细、粗糙都是无常变异,没有常住不坏的真实自性;都是缘生性、坏灭性、变化性,才能有三界世间持续生住异灭的现象,否则将会是一幅静止的图片。于此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流转变异的同时,借此彰显涅槃寂静的存在,以印定整体佛法的样貌。这是依于 佛的智慧,巧妙设定的架构,让我们认识在法界里面存在有两类法:一类称作生灭法,另一类叫作不生不灭法。以此印定我们有情的生命属于一个圆满的法印,包含设定有生灭的五阴身,还有不生灭的部分——属于第八识如来藏,共同成就一个有情生命。

在初转法轮中称作入胎识、本识,是最初始的教导,从最熟识的五阴身心开始观行。若没有入胎识心体,就不会有蕴处界的存在;若没有有情界,也就不需要三法印的施设;所以有情能够生生不息,能有诸行无常的法印,是依止入胎识如来藏而有的。而退转者张志成所说:佛法的三法印之一就是“诸法无我”,“无我”才是佛法的核心教理;这是严重错知错解佛法的证明。

今天我们说明到此,下一集再继续和大家分享。

敬祝各位菩萨:身心康泰、福慧增长!

阿弥陀佛!


点击数: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