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中的增益執(上)

第119集
由 正子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我們接續上一集內容,說到 佛陀的無上智慧所鋪設的三法印佛法架構——諸行無常、諸法無我與涅槃寂靜的成立,必然互相密切關連、不可或缺。假使入胎識如來藏不是具有能生蘊處界及萬法的體性,假使祂不是具有毫不簡擇善惡種子的無我性,就不可能有三界有情的存在,更不可能有因果律的確實執行,也不會有有情蘊處界萬法的無常、無我性可以被檢查;那也不需要諸法無我的法印存在了,不是嗎?這也證明「諸法無我」印也是依如來藏而有。所以諸法無我印,不可能是佛法的核心教理,證明了退轉者張志成所說「諸法無我印,才是佛法的核心教理」,是根本錯解佛法,卻又大膽地亂說相似像法。

而涅槃寂靜,也是依入胎識如來藏而施設的。若是離了入胎識如來藏,就沒有涅槃可說;因為有情滅盡蘊處界以後是空無,不可以說是涅槃,否則涅槃即是斷滅空,與一般斷見外道的見解相同。因為五蘊、十二處、十八界是 佛陀的施設安立,就是要讓修行人以第八識的涅槃性來解釋二乘的涅槃,以及第八識所生蘊處界的緣生性來解釋萬法緣起性空。有了對三法印的大略認知,確定佛法的核心教理是依於佛法宗旨——第八識如來藏——而有三法印,來印定一切佛法。不是退轉者張志成所說,佛陀首先教導的「無我」,才是佛法的核心教理,指向去除我執、法執——證得「人無我」與「法無我」——之後顯現的無漏狀態。他這種說法,是意識虛妄想像的無漏狀態,實際上是空無一法,屬於斷滅空。

退轉者張志成的盲點,早已經被 彌勒菩薩所預說,《瑜伽師地論》指出,佛法一路向上的修學,得依照正法中真實善知識的教導,依正確內涵落實每個階段佛法以及次法的修行項目,才堪稱是修學佛法,才能獲得三轉法輪由淺入深廣的實修次第。我們恭讀《瑜伽師地論》彌勒菩薩教示:【云何名為聞思正法?謂正法者,若佛世尊、若佛弟子,正士正至正善丈夫,宣說開顯分別照了。此復云何?所謂契經、應頌、記別廣說如前,十二分教是名正法。】(《瑜伽師地論》卷25)這段根本論,彌勒菩薩強調了好幾次的「正」字,代表不顛倒的真實佛法有多重要。如何才堪稱為聞思正法呢?就是指說法者,是 佛世尊,或者佛弟子之中有正知見者,或者真正有實證能引人發起善功德的丈夫,來為大眾宣揚闡說、展開顯示,並且能分別差異、對照清楚地給予教導。這又是闡說什麼內容呢?就是要符合契經、應頌、記別等等,之前所廣為解釋過的佛陀十二分教的教典內涵,才能被稱作是正法。也就是說,這些十二分教的內容,得經由具備條件的真實善知識所傳授的法要,才能被稱作聽聞「正法」;其中說法者的資格之一是「正至」——有正確抵達者,就是有實證者。

那麼退轉者張志成之前已經表明他沒有實證、沒有開悟,請問他還能再胡說什麼東西呢?《瑜伽師地論》接著又點出「聽聞正法」的微細差異處,也正是退轉者的致命關鍵點,是聽到文字表相,還是聽得文字的道理?《瑜伽師地論》卷25:【此聞正法復有二種:一聞其文,二聞其義。】彌勒菩薩諄諄教導,繼續說聽聞正法之中還可分為兩種人:一種是聽到文字的表相名稱,第二種是能聽得文字所要指稱的義理內涵。退轉者就是個現成例子,他說正覺講錯了,實際上 平實導師開講《瑜伽師地論》將近二十年,上課都是一字一句詳細闡釋,並且再三舉例,深怕我們聽錯或者誤解;然而退轉者仍然是依著自己對文字的想像隨意發揮、錯解經論的文義。他一開始就否定有真實、恆存的第八識如來藏,主張《阿含經》完全沒有談「真我」,「真我」是被破斥的對象。因為本住法、入胎識、本際、第八識、如來藏這些文字,不是他所認識的「真我」這兩個字。

退轉者繼續主張:【阿賴耶識其實不是「我」,因爲阿賴耶識「刹那生滅」,不是恆常不變的「我」,也不具有主宰性,只是緣起鏈條的樞紐而已。】(〈《我的菩提路》(五之四):張志成——正覺的修行是「修斷我見」還是「增加我見」?〉,琅琊閣。)退轉者繼續說:阿賴耶識「刹那生滅」,不是恆常不變的「我」;然而,下一句他接著說:阿賴耶識只是緣起鏈條的樞紐而已。既然前一句說阿賴耶識屬於剎那生滅,不是恆常不變的「我」,下一句接著說「只是緣起鏈條的樞紐而已」,請問這是什麼邏輯?自己的後一句否定前一句,講話內容互相矛盾而竟然不自知。既然稱為「緣起鏈條的樞紐」,樞紐就是重要的關鍵、核心,怎麼可以說是生生滅滅的體性呢?那如何能有功用呢?譬如說,在醫院或者救護車使用氧氣瓶,如果需要急救了,醫護人員能拿著氧氣瓶,然後說這是氧氣瓶,是一下提供有氧,而又一下沒有氧的,這種東西能用來救命嗎?

以這樣的邏輯,退轉者張志成接著說:【每個有情都有一個自己的因果相續的五蘊身系列,這個系列可以與別人的系列區隔開來,這個系列可以稱之為「假名我」,在唯識裏面就以這個能夠持種的阿賴耶識為「假名我」的總代表,……。】(〈《我的菩提路》(五之四):張志成——正覺的修行是「修斷我見」還是「增加我見」?〉,琅琊閣。)這段說法以及前後文,退轉者沒有交代,每個有情如何能夠都有一個自己與別人的因果系列區隔開來的五蘊身系列,而這個系列,唯識裡面稱之為「假名我」。現在重點來了,退轉者張志成說:這個能夠持種的阿賴耶識為「假名我」的總代表。那前幾句才說過「阿賴耶識刹那生滅,不是恆常不變的我」,現在如何又可以變成持種的阿賴耶識?請問這是佛法的順口溜嗎?

退轉者又說:【只要沒有證阿羅漢,死後仍會有一個因為業力所以相續不斷變動的五蘊身繼續延續下去。這裏的重點是:沒有「誰」在輪迴,只有業力產生的現象繼續不斷,沒有「誰」在受苦樂,只有苦樂生起消逝的現象。】請注意他想要表述的內涵,有更大的漏洞:「死後仍會有一個因為業力所以相續不斷變動的五蘊身繼續延續下去。」是說因為有業力相續,不斷變動的五蘊身體繼續延續下去,純粹是基於業力自己相續、以及五蘊身體自己存在的。退轉者張志成強調:是業力產生的「現象」繼續不斷、以及苦樂生起消逝的「現象」,都是依於「現象」而存在,沒有一個真正背後的根本因作為能夠「緣起」的所依,或者成為這些現象的依止。這裡凸顯退轉者否定第八識如來藏為前提之後,佛法架構整個分崩離析,連世間法的邏輯也不聯通,只能游離於佛法的文字遊戲,全然用意識想像搭配佛法的名相,順口胡扯卻不自知。所以他總結:【阿賴耶識整體內容一直在變化,沒有常、一、自在、主宰的性質,不是正覺所說的「不生不滅的真我」。】因為【能夠持種的阿賴耶識為「假名我」的總代表,……。】(〈《我的菩提路》(五之四):張志成——正覺的修行是「修斷我見」還是「增加我見」?〉,琅琊閣。)

退轉者張志成的文字相似像法,絕不是正確佛法的內涵,第二轉法輪《般若經》所說之第八識如來藏,要能現觀祂的本來「無我」性才是佛法修行的入門。退轉者已經否定本識的存在,凡有所說純粹只是他在意識心中的一個想法、觀念、現象,經由文字歸納便等同於另一個佛法的名相,說「修行人去除染汙我執、法執,顯現成為無漏狀態」這種現象就是成佛。若稱為「無漏狀態」,這仍然屬於五陰的作意而擁有的一個概念,這個無漏狀態是基於否定根本識如來藏的存在,又要去除我執、法執來證得「人無我」與「法無我」,實際上變成斷滅空無;那要請問退轉者:形容佛地的永不改變、完全清淨的圓滿覺悟狀態「常樂我淨」,修行人是要依於什麼基礎而能夠讓佛地圓滿的一切種智,顯發出這個無漏狀態的現象?既然他說過持種的阿賴耶識是「刹那生滅」,不是恆常不變的「我」,只是「假名我」的總代表,只是一個名稱。還有佛地的功德,若只需去除我執、法執,證「人無我」與「法無我」,那麼佛地的究竟功德、以及諸菩薩地地增上的道種智的修行種子,要依賴什麼樞紐作鏈條,而又如何漸次圓滿呢?

歸結退轉者張志成如此亂說佛法名相、意涵以及自性,演變成如此不符邏輯的荒謬說法,而渾然不自覺。最簡單的說,就是他不信受真實善知識的指導,以研究學問的方式參考錯誤的相似像法書籍,自以為是地依表面文字理解,想像佛法而產生的有漏「現象」。由於不能信受有證量真實善知識指導名相的確切意涵,退轉者張志成於是一路錯下去,惡意貼網、擅自亂講,讓我們再看看他的誤解鬧劇。正覺在定義「我見」時,【從頭到尾都沒有「添加、增益」這個部分,只是錯誤的認定某一法、某一蘊是恆常的,沒有强調是要在其上虛構、幻想一個「我」。】(〈《我的菩提路》(五之四):張志成——正覺的修行是「修斷我見」還是「增加我見」?〉,琅琊閣。)退轉者指出,正覺的我見內容缺少「添加、增益」這個概念。他的意思是,不能僅僅依著五蘊,認定其中任何一法執以為常;這不算是「我見」完整的定義,必得另外再幻想、虛構起一個「我」的作意,以這個「我是獨立、我是自在、我是主宰」的念頭,這樣才算達到佛法名相「增益執」的標準意涵,否則不是我見完整的定義。

辨正如下:彌勒菩薩在《瑜伽師地論》中開示:佛法五蘊的安立施設,是為了讓眾生可以經由熏修佛法,觀察五蘊確實是因緣所生法,藉此緣生緣滅的五蘊身來顯露出佛法的主軸——真實無我性、如來藏的義理。《瑜伽師地論》中開示:【復次,蘊義云何?為顯何義建立諸蘊?謂所有色,若去來今乃至遠近,如色乃至識亦爾;如是總略攝一切蘊。積聚義是蘊義,又由諸蘊唯有種種名性諸行,當知為顯無我性義,建立諸蘊。】(《瑜伽師地論》卷53)根本論問說,「五蘊」的義理是什麼呢?又建立這各種五蘊,是為了彰顯什麼道理呢?就是說「蘊」是積聚的意思,從過去、現在、未來,乃至久遠以前到比較近期的種種色蘊的聚集,乃至受蘊、想蘊、行蘊、識蘊等,都是積聚而成;像這樣大略總說一切的五蘊。同時,這種種不同名稱的蘊,都是唯有名稱,以及名稱假說所代表的體性,乃至各種運行過程的特質。這個目的就是為了彰顯其背後有個真實「無我性」的義理,才建立種種五蘊。

今天我們說明到此,下一集再繼續和大家分享。

敬祝各位菩薩:身心康泰、福慧增長!

阿彌陀佛!


點擊數: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