篤補巴的《山法了義海論》與「時輪金剛」雙修法(下)

第118集
由 正子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本單元弘說內容,接續上一集琅寫手以紅標凸顯的方式貼文,企圖誣衊《山法》書中推廣時輪金剛雙修法。

接下來的貼文也是故技重施,刻意選擇字眼以紅標凸顯如下:【466頁:……無自性之法,乃謂十力、四無畏等八萬四千法蘊。彼等現起之處,即是法源、佛土。彼為諸佛菩薩之住處—樂住處與生住處。血、糞及精液所現起之處非法源。於此輪迴者之貪與無貪之土乃如來。是故,法源具法界自性—時輪(kālachakra)薄伽梵所擁抱之一切母(vishvamātā),永離諸障。】(〈《琅琊隨筆》(67):蕭平實爲什麼要翻譯《山法了義海論》,推廣「時輪金剛」的雙身法?〉,琅琊閣。)本段貼文在《山法》書中正確頁碼應該為440頁,不是琅寫手貼文錯誤標示的466頁。這一段是說:所謂沒有自性之法,就是世俗所謂的十力、四無所畏等等八萬四千法的聚集。祂們這些萬法現起之處,就是法源、就是佛土。祂是諸佛菩薩所安住之處所——所樂住的處所與所出生的處所。而血、糞及精液所產生之處不是法源。在此輪迴的有貪、無貪的有情所住之土就是如來。是這樣的緣故,法源本具法界諸法的自性——時輪(kālachakra)薄伽梵擁有出生一切法之母,永離諸障。

《山法》書中所說能讓萬法現起之處,就是萬法的本源、就是佛土,又名般若波羅蜜多母、諸佛本母;而這不是指血、糞及精液所產生的器官處所,這不是法源,特殊名詞又被紅標凸顯。《山法》共計813頁,不包含備註及參考書目,這本書的內涵從各種層面旁徵博引大量的契經、密續以及印度論著,並於其中穿插問難與解答,舉證譬喻、反覆解說,所表之義都是指向空性基——萬法的基本因——空性如來藏的體性,只是依循於當時的環境,通行的名相而說。其實《山法》的字裡行間,讓閱讀者得以嗅聞到冰凍了七百年,翻山越嶺在眼前緩緩開敷的般若之香,與今時 蕭平實導師宣演空性如來藏的微妙意旨,重複述說、再三舉例的方式,何其相似啊!

琅寫手指控《山法》書中時輪金剛雙修法的證據,這三篇引文,都是保留他們所精選出來的原始貼文內容,與大眾共同逐句賞閱。琅寫手還貼文詢問:【所有閱讀《山法》的讀者,學到的是「時輪金剛」的雙修內容,還是蕭平實的「如來藏法」?出版這本書是復興蕭平實的「如來藏法」,還是復興時輪金剛雙修大法?】(〈《琅琊隨筆》(67):蕭平實爲什麼要翻譯《山法了義海論》,推廣「時輪金剛」的雙身法?〉,琅琊閣。)我們比照他們精選的貼文之後,耐下心整段的閱讀,前後連貫,我們也請問:有哪一位觀眾或者讀者閱讀《山法》之後,學到了時輪金剛的雙修大法?再請問貼文的寫手:如此的作略,具足違犯菩薩戒「根本、方便、成已」,來誣衊這本《山法》學術著作以及侮辱 蕭平實導師;如今被公眾舉發列出證據,若是還有人格者,是否會有絲毫的羞慚之心呢?

再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有誰能夠比《山法》原文第一手翻譯者,更瞭解本書中的文字意思呢?《山法》的英譯者傑弗里•霍普金斯在這本書導言中寫著:【此書遵循源於印度、教理與經文並呈的形式——書中經文引證多到此書亦可被視為具啟發性的選集、名副其實的如來藏文獻寶庫。】(《山法》,正智出版社,頁7。)又說:【篤補巴之演述絕非從各處擷取一些題材而忽略其餘內容的拼湊,而是他在審慎分析之後的全方位觀點,如同當代其餘偉大的綜論者一般。】(《山法》,正智出版社,頁9。)以上的文字是英譯者於完成《山法》翻譯之後的心得,也可說是對《山法》整本書所下的註腳。在此之前,若有人不經意而落入琅寫手貼文的標題或者紅標凸顯的圈套,是否得再沉思檢視自己的判斷力了?

眾所周知,蕭平實導師於2002年出版《狂密與真密》四大鉅冊,以揭示假藏傳佛教、真喇嘛教的男女雙修法非佛教,警示全球大眾,頗具成效。如今 蕭平實導師怎麼可能會替雙修法做宣傳呢?請想想看,當初我們選擇進入正覺的初衷心願是什麼?不是要探究生命的實相,增長智慧嗎?我們所有這些道友同修們每週、每週持續上課,隨學本來就是家長的 平實導師,充實法乳正知見,消除性障等次法,依著菩薩道節奏繼續高速邁向增長般若智慧的目標;這原本都是大家的共同心願,修行菩薩道得以廣泛利益有情,不是嗎?

想想啊!若自己寧願不上課、停滯在家裡,這種心中的貧窮,損失可是太大了。可別忘了,您所相應的琅寫手貼文內容,就是那些蓄意凸顯紅標,用來誣衊當初指導(他們)佛法的 蕭導師啊!他們所犯過失:從最開始設計莫須有的標題、惡意紅標凸顯名相來誤導讀者;再貼上網廣為傳閱,希望讓正覺學子們糊里糊塗相應而退轉。若是糊塗退轉了,就是協助成就琅寫手們,具足有犯菩薩戒中所再三提醒的根本、方便、成已重罪。他們各自的如來寶藏識,於未來因緣成熟時自然會執行果報,縱使否認第八識的存在,也絲毫沒有逃避的機會,都已經是喪失人格的眾生了。然而,若有人還會與如此的惡業相應,那是表示自己的內心種子有染汙,嚴格來說,與琅寫手的貼文內容無關,也不能全然怪罪於他們啊,不是嗎?

再回來說,退轉者張志成以及琅寫手們最根本的錯亂,否定佛法根本核心——第八識如來藏;退轉者張志成認為「無我」才是佛法的核心教理,並且以三法印之一就是「諸法無我」作為證據。然而整個佛法的內容是這樣的嗎?辨正如下:平實導師的《阿含正義》共七輯,特意只有引用《阿含經》的內容來證實法要,阿含時期是顯說無我,然而處處隱說真我。我們先選一段《雜阿含經》,大家耳熟能詳一段須深的故事:【佛告須深:「是名先知法住,後知涅槃。」】(《雜阿含經》卷14)經文是說,外道須深被推派來盜法,入住僧團之後,他很疑惑地去請示世尊:「那些比丘們沒有獲得禪定的正受,竟然都公開記說『自己確實已經知道不再領受後有,而且說是已經親身作證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佛陀告訴須深:「他們是先知道有正法而安住下來,然後才知道涅槃。」

世尊為須深解說十二因緣法以後引導須深,問說:「像這樣子觀察十二因緣法的時候,沒有無明的緣故,就沒有身口意三行的造作。你假使這樣了知,這樣看見因緣法的話,就能夠遠離欲界愛、遠離種種惡不善法,繼續向上進修,最後親身作證而具足於解脫境界中安住;也就是證得涅槃、解脫於三界生死嗎?」須深就向 佛陀稟白說:「不是這樣的,世尊!」這表示須深此時已經知道有個常住法恆存。要在這個大前提下觀行十二因緣法時才能成就,否則不免生疑而會產生恐懼:不受後有以後,會不會成為斷滅空啊?所以單修十二因緣法而不修十因緣法時,就不知道或不能確認有個本住法常住——不知法住,就不可能接受十二因緣法所說應該滅盡五蘊自我成為無餘涅槃的道理,修習因緣觀所應滅除的無明就不可能滅除。於是 佛陀告訴須深說:「這就是我說的先知法住,後知涅槃的道理啊!」

是因為先知道有一個法是常住不變的,然後才會知道滅盡五蘊的無餘涅槃是不生不滅的,所以捨棄此世五蘊「不受後有」以後並不是斷滅空,這個「本住法」就是第八識如來藏,就是 佛陀所教示的「真實我」。此外,《阿含經》裡面還另有名相,使用「本際、入胎識、如」等的名稱,用來代表恆住之法——第八識如來藏。所以退轉者張志成說「佛陀在《阿含經》完全沒有主張有真我」,他這種說法是錯誤的,不解經典。如果「無我」真是佛法的核心教理,那佛教只需一法印「諸法無我」就足夠了,佛陀不需要教導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既然 佛陀施設三法印,就是在為我們建立一個修學佛法的標準,作為佛法實證的檢驗準繩;就是說,如果有人在談論佛法的時候,不能通過三法印的驗證,基本上他所說的內容就是錯誤的假名佛法。佛陀的無上智慧所鋪設的佛法架構——三法印必然密切關聯、缺一不可。

諸行無常、諸法無我與涅槃寂靜的成立,是總說蘊處界中的一切法,不論多微細、粗糙都是無常變異,沒有常住不壞的真實自性;都是緣生性、壞滅性、變化性,才能有三界世間持續生住異滅的現象,否則將會是一幅靜止的圖片。於此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流轉變異的同時,藉此彰顯涅槃寂靜的存在,以印定整體佛法的樣貌。這是依於 佛的智慧,巧妙設定的架構,讓我們認識在法界裡面存在有兩類法:一類稱作生滅法,另一類叫作不生不滅法。以此印定我們有情的生命屬於一個圓滿的法印,包含設定有生滅的五陰身,還有不生滅的部分——屬於第八識如來藏,共同成就一個有情生命。

在初轉法輪中稱作入胎識、本識,是最初始的教導,從最熟識的五陰身心開始觀行。若沒有入胎識心體,就不會有蘊處界的存在;若沒有有情界,也就不需要三法印的施設;所以有情能夠生生不息,能有諸行無常的法印,是依止入胎識如來藏而有的。而退轉者張志成所說:佛法的三法印之一就是「諸法無我」,「無我」才是佛法的核心教理;這是嚴重錯知錯解佛法的證明。

今天我們說明到此,下一集再繼續和大家分享。

敬祝各位菩薩:身心康泰、福慧增長!

阿彌陀佛!


點擊數: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