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是实证的科学,不是想像的玄学(下)

第098集
由 正昌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的弘法节目,在此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道业精进否?目前我们正在演述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

上一集为大家略说到琅琊阁在〈萧平实伪造佛法系列-1:臆想伪造所谓谷响现观〉一文中,所举出圣 弥勒菩萨、圣玄奘菩萨、平实导师等三位大菩萨,都同样说有“谷响观”可以实证的论文证据。只是琅琊阁在文中一直坚持自己只有“谷响譬喻”的邪见,这样的以先射飞镖再画靶的先入为主想法,来看待自己所举出的相关论文文字,对于所举出的论文背后真实义理,自然是不可能真的深入探讨研究。譬如琅琊阁自己所举出的《成唯识论》中,圣 玄奘菩萨白纸黑字的开示:【非不见真如,而能了诸行,皆如幻事等,虽有而非真。】论中已经清楚明白地说,实证“谷响观”的前提就是先要实证转依于第八识真如。这论文中的八识正论义趣,若不是琅琊阁以先入为主的邪见,主张没有“谷响观”,只有“谷响譬喻”,就不会刻意曲解《成唯识论》中这段论文义理而妄说:【因为凡夫众生不知道这些依他起之法是因为众缘和合而引发自心、心所的虚妄分别而变现出来的,看起来好像有这些法,但实质上却如同“幻事阳焰梦境镜像光影【谷响】……”等等,是“虽然看去来有,但其实是幻有,并非是真实有”的。……这一切都是依他起性,愚痴凡夫被这些虚妄现象所诳惑,误以为真实,由此执取有我、执取有法,但实际上这些都是犹如空花等法,并无本性,也无其相(因为是虚妄分别相,非真实相,故说性相都无)。】(〈萧平实伪造佛法系列-1:臆想伪造所谓谷响现观〉,琅琊阁。)

琅琊阁上述文中说,因为凡夫众生不知道众缘和合的依他起法都是犹如幻事、谷响等,所以愚痴凡夫就被这些虚妄现象所诳惑,误以为是真实,由此执取有我、有法而生起了遍计所执;但实际上这些都是虚妄分别相,不是真实相,并无本性,也无其相,是犹如空花等性相都无的虚妄法。这样的说法,乍听之下言之有理,实际上却是六识论邪见中的戏论说法。因为《成论》中说众生无法断除遍计执性,原因是“横执”依他起性之法,不是“不知道”依他起之法;论中更指出众生所“横执”的依他起性之法分成两个部分,其中一个就是执无我的五阴为自己——横执五阴有我存在的一念无明;以及相应于无始无明所生起的一切依他起法“是有、是无,是一、是异,是俱、不俱”等种种妄想;由于“横执”一念无明及无始无明,所以对于依他起之法生起了遍计执性。

因此想要断除遍计执性,就要从断除一念无明及无始无明下手;而断除这两种无明的过程,就是先要信受及亲证转依第八识真如,次第进修生起九种现观,才能真正断除对于犹如空花般的依他起性的一切法上所生起的遍计执性。所以不是如同琅琊阁一般,以六识论邪见所生的戏论妄想所以为的:众生的意识觉知心只要能够“认知”众缘和合所生的依他起性的一切法都无本性、也无其相,都是犹如空花等性相都无的虚妄法,就可以断除遍计执性。

琅琊阁等六识论者所生起的戏论想,早就被圣 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中,以【非不见真如,而能了诸行,皆如幻事等,虽有而非真】这首依八识正论而写下的偈颂所预先破斥。只是琅琊阁等六识论者还是有眼无珠,将这首破斥他们戏论妄想的论文引来作为证明,反而让对于信受佛法八识正论的人来说,可以用来证明琅琊阁所说“只有幻事、谷响等譬喻,没有谷响等九种现观可以实证”,只是堕入了《成论》中所预破的戏论邪见中却自己不自知罢了!

复次,谷响等九种现观实证断惑的内容,同文里琅琊阁所举出的《成唯识论述记》窥基菩萨开示如下:【论:犹如幻事至非有似有。述曰:此显依他非真实有举喻以成,如大般若广说其相。《摄大乘》说:云何无义而成所行境界?为除此疑说幻事喻。云何无义心、心所转?为此说阳炎。云何无义有爱、非爱受用差别?为此说梦境。云何无义净、不净业,爱、非爱果差别而生?为此说镜像,彼言影像。云何无义种种识转?为此说光影。云何无义种种言说戏论相转?为此说谷响。云何无义而有实取诸三摩地所行境转?为此说水月。云何无义有诸菩萨无颠倒心?为辨有情诸利乐事故思受生,为此说变化。彼世亲、无性第五皆广解,不能烦引。《中边论》中亦有八喻喻计所执,如彼抄会。显依他性喻如此八,体非实有、是虚妄有、似彼真有,故说依他,非有似有。】(〈萧平实伪造佛法系列-1:臆想伪造所谓谷响现观〉,琅琊阁。)琅琊阁显然不懂又误会了上述论中,窥基菩萨开头所说“此显依他非真实有举喻以成,如大般若广说其相”这论文中所说的真正义趣,所以才会把窥基菩萨的文字表面意思,用来当成支持自己“只有谷响譬喻,没有谷响观”这样的邪见戏论依据。

首先,我们以八识论来说明窥基菩萨所说:“此显依他非真实有举喻以成,如大般若广说其相。”论中窥基菩萨意思其实是说,为了让凡夫众生能够了解依八识正论来修学佛法,就会有九种现观的次第成就;只是这九种现观,对于连第八识真心都还没有实证的凡夫众生来说,就要以类比说明的“比喻”来让众生了解,使得众生可以在修学佛法的过程中次第实证,所以窥基菩萨才说“此显依他非真实有举喻以成”。因此不是琅琊阁自己不懂而误解所说:【这里的意思是说,为了显示依他起性之法非真实有,就举各种比喻来证成这个含义。】(〈转载文章:萧平实伪造佛法系列-1:臆想伪造所谓谷响现观〉,琅琊阁)将窥基菩萨所说佛法中“实证”谷响等“九种现观”,扭曲说成只是为了让众生“知道”依他起性之法是不真实的“譬喻”。

若是依据琅琊阁的上述戏论说法,就好像说有一个人明明现前有看到花,却回答别人说这个花是假的;因为花是因缘和合的依他起之法,所以花是假的,因此他没有看见花。当这个见花人这样回答时,请问会不会被别人当成神经病或是傻瓜呢?只有愚痴的人才会认为这个见花的人很有智慧啊!这个意思就是说,不能单凭自己对于佛法文字表面意思的思惟、理解以及想像,就说自己已经懂得佛法中的义理,而是要知道佛法文字背后的道理,都是依于第八识真如而说的;实证转依于第八识真如而说、而观依他起性等一切法的虚妄性时,才会有犹如谷响等九种现观次第生起,而不是说你直接去认定这些法就是虚妄的,这样就能够成就佛法的实证。

所以不能把九种现观当成是比喻,因为什么?因为九种现观是可以实证的。而这九种现观的成就,首先就是要实证转依于第八识真如,然后跟随真善知识修学大般若中所广说的种种法相,才能够对依他起性的诸法次第生起“同于”谷响等九种现观,并能为众生以譬喻来说明。因此窥基菩萨说:“此显依他非真实有举喻以成。”所以并不是琅琊阁自己所戏论妄想而说的“就像是大般若经所阐明的多种依他起之法非真实有的各种相状”(〈萧平实伪造佛法系列-1:臆想伪造所谓谷响现观〉,琅琊阁。),以为只要“知道”大般若经中说依他起之法非真实有,就是“懂”大般若经,却不知道这样只是自己的戏论妄想罢了!真正要能够成就依他起性之法都是虚妄不真实的现观,生起“同于”谷响等九种现观,这就要探讨如何亲证转依于“第八识真如”——自己离开一切法却能出生一切法的“无义”。因此窥基菩萨说:【摄大乘说:云何无义而成所行境界?为除此疑说幻事喻。云何无义心、心所转?为此说阳炎。……中边论中亦有八喻喻计所执,如彼抄会。显依他性喻如此八,体非实有、是虚妄有、似彼真有,故说依他,非有似有。】(《成唯识论述记》卷9)

这一段《唯识述记》所说的内容就是在讲说,当菩萨证得第八识真如以后,生起了根本无分别智;菩萨依着所证的根本无分别智,接着进修后得无分别智、道种智的过程,菩萨就好像在清除摩尼宝珠上的尘垢一样,这个摩尼宝珠本来是清净无染垢的,可是却从无始劫来沾染了很多很多的尘垢,所以要把这个摩尼宝珠自身的光明显现出来,就要将附著于摩尼宝珠上的尘垢擦掉;随着清除的尘垢越多,摩尼宝珠就会显示出越多的本来清净光明,《述记》里面这一段论文的意思,就是在告诉我们这个道理啊!这就是说,当你实证了第八识真如以后,你会发现第八识真如对于一切法本来就是无贪厌、取舍的清净自性。但是不论是修学八识正论的清净菩萨,还是信受六识论邪见的染污外道凡夫,都是从各自独有的第八识真如中出生;因此,不论是菩萨,还是外道凡夫,各自的第八识真如都是恒守本来清净的真如自性而永无变异。所以说第八识真如,祂是无一切法却能不断出生一切法的“无义”。

当菩萨亲证并转依于这个“无义”的第八识真如理体以后,并不是就可以停下来了,反而要如同《述记》里面窥基菩萨所说的悟后起修的道理一样,还要继续起心探究,这个无义的理体——第八识真如心,祂与一切有情的善恶、染净等种种诸行的关系;探究圆满的结果,就是会生起世界身心如幻的“如幻现观”;接着还要继续探求第八识真如心,祂与有情各种心、心所法之间的关系;探究圆满的结果,就会生起五蕴身心犹如阳焰的阳焰现观;这样的不断地依所证的第八识真如心探究的结果,才能次第生起九种现观。所以窥基菩萨在《述记》中说:【摄大乘说:云何无义而成所行境界?为除此疑说幻事喻。云何无义心、心所转?为此说阳炎。……云何无义有诸菩萨无颠倒心?为辨有情诸利乐事故思受生,为此说变化。】(《成唯识论述记》卷9)

复次,这九种现观所现观的对象都是依他起性的一切法,并不是第八识真如心自己本身;也是对于依他起性的一切法断除了遍计执性后,才能现观依他起性的诸法“体非实有、是虚妄有、似彼真有,故说依他,非有似有”。这时菩萨也因为九种现观的次第成就,才能看见现前所见的一切法都无本性,也无其相,都是犹如空花等性相都无的虚妄法;而不会如同琅琊阁等六识论者一样,以六识论邪见所生的戏论妄想,错误地认为只要意识觉知心能够“认知”,众缘和合所生的依他起性的一切法都无本性,也无其相,都是犹如空花等性相都无的虚妄法,就可以断除遍计执性。所以说,琅琊阁等六识论者,其实都是堕入遍计执性的妄想中而不自知的人啊!

复次,从窥基菩萨在《述记》当中所说的九种现观生起的次第过程内容,我们就可以了解:当菩萨亲证并转依于第八识真如,生起了根本无分别智,还要依着根本无分别智,不断地去进修后得无分别智、道种智、一切种智;随着所去除的无明烦恼越多,才会逐渐次第生起应有的九种现观。这也是因为第八识真如被无明垢所缠,所以每当菩萨去除了一分无明垢,第八识真如就会显现出一分祂本来的光明相!这第一个光明相,就是菩萨明心以后要去除的第一个污垢,就是成就犹如幻事的“如幻观”;这个如幻观的成就,就是现观一切有情——包括自己及器世间的山河大地——都犹如幻化。而“如幻观”的成就,是因为实证第八识真如后转依于第八识真如,然后继续跟着真善知识修学,才能逐渐断除第八识真如中的无明烦恼,最后才能从第八识真如显现出来第一分光明相。所以“如幻观”的成就,是因为断除了一部分“横执”的遍计所执无明烦恼所得的结果,不是如同琅琊阁等六识论的戏论妄想所说的比喻。

菩萨随着如幻观的成就,接下来再继续跟着善知识修学,才能进一步断除更多“横执”的深细无明烦恼,也才能次第成就阳焰观、如梦观,乃至于三地满心成就的谷响观。所以谷响观的成就,实际上是要断尽种种的言说戏论相上的无明烦恼!“横执”种种的言说戏论相而心运转个不停,这类无明烦恼中最粗重的部分,就是如同琅琊阁这类持六识论者,总是心中常常想起种种佛法上的戏论妄想,却不知道所思、所想都是言不及第一义谛的戏论,都是落在无法实证的妄想中,都是堕入与第一义谛不相应的言说戏论相中;觉知心始终在言说戏论相上辗转相生绵延不绝地生起种种妄想,却自以为得到佛法上的真正义趣,但却不自知自己已经堕入种种的言说戏论相转的无明烦恼中。

如同琅琊阁所写的〈萧平实伪造佛法系列-1:臆想伪造所谓谷响现观〉文中,举出经论来否定没有“谷响观”可以实证,只有琅琊阁自己所主张的“谷响譬喻”存在,结果所举出的经论背后真实的义理,却正好证明琅琊阁所否定的“谷响现观”是可以实证的。这不仅证明了佛法是可以实证的科学,而不是如同琅琊阁等六识论者所认为的,佛法是可以各说各话,却无法实证的玄学;更证明了三地满心菩萨才能断尽的言说戏论相,若是没有实证转依于第八识真如而次第进修,是不可能断尽种种言说戏论相的无明烦恼,反而会如同琅琊阁这类六识论者,被言说戏论相的无明烦恼所系缚,心中始终在言说戏论相的烦恼中运转不停却不自知啊!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