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是实证的科学,不是想像的玄学(上)

第097集
由 正昌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的弘法节目,在此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道业精进否?目前我们正在演述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

接下来,我们就跟大家来说一说,关于琅琊阁辨正佛法义理的文章。其中常常会看到一个大过失,就是他们所不认同的法义,不论这个法义是否可以实证,琅琊阁就先以自己的见解来加以否定;而否定的论证过程中,对于所取材的经论文字,就会如同释印顺等六识论者一样,往往都以断章取义的偏邪说法,以偏盖全地来证明自己的所说。这显示出琅琊阁背后所信受依止的六识论邪见的踪影,譬如在〈萧平实伪造佛法系列-1:臆想伪造所谓谷响现观〉一文中,琅琊阁主张说:【【谷响喻】以此“谷响”之事,来比喻依他起之法辗转相生而无实义、而无实体的法义。】这将经论中所说的九种现观之一的“谷响观”,定位成是一种譬喻的说法,而不接受经论中所说,“谷响观”是实证并转依于第八识真心以后,次第进修才能成就的九种现观之一。这显现示出琅琊阁对于经论中说“有九种现观是可以实证的”,他们心中其实是怀疑不信的;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琅琊阁中人,心中始终不断地怀疑正觉所证的第八识真心,到底是不是佛法里所说的第八识真心呢?

由于不断地怀疑、不信的缘故,最后只好堕回六识论的常见外道见中,以六识论的邪见,来观察思惟推论经论中依于八识正论所说的谷响现观,这个结果自然就会得出上述的错误结论。如同琅琊阁自己所说:没有“谷响现观”可以实证,只有“谷响譬喻”,用来比喻依他起之法辗转相生而无实义、而无实体的(这样邪谬的)法义。但问题是琅琊阁依六识论邪见所说,只有谷响的“譬喻”,没有谷响“现观”可证,是以六识论的邪见作为前提,所思惟推论出来得出如是的这样的一个“谷响譬喻”的说法,硬是把它栽赃到八识正论中所说“有一个可以实证的谷响现观”头上;这就好像把张三的帽子硬是戴到李四的头上,说这个就是李四的帽子一样。

这类张冠李戴的偏邪说法,但凡有一点世间智慧的人都能够判断出来,经论中依于八识正论说有“谷响现观”可以实证,并不是琅琊阁依于六识论邪见,思惟推论所得出只有“谷响譬喻”所能够否定的。因为八识正论本来就是六识论邪见的照妖镜,所以凡是信受八识正论的人,就能够轻易地判断出琅琊阁上述的说法,是违背经论中八识论的真正义理。因此依着“依义不依语”的四依道理,自然就不会信受琅琊阁上述的邪见,而将经论中所说可以实证的“谷响现观”,轻易否定说成是思惟所得的“谷响譬喻”这样的邪见。

同时,这也证明了琅琊阁中人,他们心中并没有真正接受佛法的八识正论,对于实证转依第八识真心以后,才能够次第生起的九种现观与实证,琅琊阁才会不断地以断章取义的方式截取经论中的文字,以自己思惟推论的想像结果来解释经论中文字的义理。这就如同释印顺等六识论邪见者的作法一样,凡是经论中文字的表面意思,跟我想法不同的部分一概不予理会,乃至加以曲解否定;却不肯先检查自己的思惟所得这样的结论,是否符合八识正论的义趣。这样自以为是的结果,就会生起了“见取见”而以斗诤为业,所以就会勇敢地来否定真善知识所说可以实证的佛法现观。因此我们可以说,琅琊阁所说的佛法义理,就如同外道们看待佛法一样,都不会先检查自己思惟的结论,是否符合佛法中所说的八识论正理;同样也都只会依着六识论邪见,来将经论中的文字断章取义,用来证明自己思惟想像中的佛法才是真的佛法。其实本质上都是以六识论邪见的外道“张冠”,硬是栽赃到八识正论的佛法“李四”头上,张冠李戴的结果,就会曲解佛法经论中的八识正论,乃至来否定经论中依于八识正理所说的,可以实证的“佛法现观”。

接下来,我们为大家略说琅琊阁以六识论邪见思惟所得的“谷响譬喻”,用来曲解否定八识正论中所说可以实证的“谷响现观”。从他们所举出的佛法经论文字中,用来证明自己的谷响譬喻的说法,其实是曲解了经论中的八识正论义理以后,才会生起这种没有谷响现观可以实证,只有谷响譬喻的比喻——这个没有“谷响观”,只有谷响譬喻的妄想——其中的错缪之处;同时,也可以显示出佛法其实是实证的科学,并不是以自己的思惟想像来理解却无法实证的玄学。就如同琅琊阁等持六识论邪见的人,以自己思惟想像理解所得的“相似佛法”,曲解了经论中以八识正论所说的“实证佛法”,导致本来可以让人实证的佛法,就变成了只是思惟想像而无法实证的玄学。

那么我们接下来,就看看琅琊阁以六识邪论的玄想所发表的相似佛法。在〈萧平实伪造佛法系列-1:臆想伪造所谓谷响现观〉一文中,琅琊阁开头说道:【谷响喻】以此“谷响”之事,来比喻依他起之法辗转相生而无实义、而无实体的法义。文中琅琊阁将佛法的九种现观之一,也就是三地满心菩萨才能实证的“谷响观”定位成譬喻,并举出《瑜伽师地论》中的论文文字以为佐证。文中举出的《瑜伽师地论》卷74的论文如下:【问:依他起自性当云何知?答:当正了知一切所诠有为事摄。……又当了知同于幻梦、光影、谷响、水月、影像及变化等。犹如聚沫,犹如水泡,犹如阳焰,犹如芭蕉;如狂如醉,如害如怨,如饮尿友喻,如假子喻毒蛇箧。是空、无愿,远离无取虚伪不坚,如是等类,差别无量。】

我们先以八识正论来说明这段论文中所说的谷响义趣。在《瑜伽师地论》的这段论文中,圣 弥勒菩萨的意思是说:幻梦、光影、谷响、水月、影像及变化等,这些都是转依于第八识真心所生起的现观。所以在《瑜伽师地论》的这段论文中,圣 弥勒菩萨说:一切有为事,同于幻梦、光影、谷响、水月、影像及变化等。其中一切有为事同于谷响等的意思正是说,如果你是真正实修实证佛法的人,就是把佛法当成科学实际上来去修学的人,当他亲证第八识真心以后,转依于第八识真如心来看待一切有为事的时候,他现前的所见随着次第修证的不同,所见的现前有为事就相同于幻梦、光影、谷响、水月、影像及变化等现观;这就是实证并转依于第八识真如心的菩萨,次第修学以后所生起的现观。因此圣 弥勒菩萨才会开示说“一切有为事,同于幻梦、谷响”等,而不是说“一切有为事,犹如幻梦、谷响”等。

由此可知,如幻梦、谷响等现观生起的前提是什么?就是转依于实证的第八识真如心。所以,如果是实证了九种次第现观的菩萨,他就不会误会圣 弥勒菩萨所开示的“同于幻梦、谷响”等现观的义理,反而随着次第现观的实证,就能够像 平实导师一样为他人说明谷响观的内涵。如同琅琊阁在本文中所引用 平实导师书中的开示如下:

【犹如谷响者,亦非修行之法,而是三地满心者之现观境界(此依犹如镜像及犹如光影之现观而作此判定,非是余之证量,然应无误)。此一现观境界,要依华严经十地品所说(此是别教直往菩萨之行门,亦名戒慧直往菩萨,非是二乘俱脱圣者回心,亦非通教三明六通菩萨转入别教者;彼等皆有可能提前证此现观故,别教直往菩萨要待三地满心位方能得此现观故),别教直往菩萨,由三地心时进修三地所应修证的之无生法忍;主要以无生法忍之忍度而修,兼及其余五度行门。其中断愚证智内容,详见成论所说,此勿赘述。然而三地心中除无生法忍以外,亦须加修世间法之四禅八定、四无量心、五神通等法。于具足修证此等法时,便得初发三昧乐意生身,由意生身发起之故而自然现有轮宝。从此便得自行前往诸佛世界礼拜供养诸佛,亦得自行往至诸方世界而度众生。

然于他方世界说法利乐有情时,意根意识在此娑婆世界色身中,同时缘于他方世界之意生身所说佛法及诸众生。缘熟之时,忽然返观自己色身及意根意识缘于他方世界之自己所现意生身所说诸法,犹如山谷回响,而却能被自己在此世界色身中之意根与意识所缘,便得完成此一现观。此一现观之详细内涵,以及究须多久时间方能完成,或者少时便可完成,以及其中所得功德等,皆是我所不知者,不便强言。此即是三地满心菩萨之犹如谷响现观也!此与三地心之进修四禅八定、四无量心、五神通有关,故说此一犹如谷响之现观境界,乃是三地满心菩萨所现观之境界相。

若非三地满心位,不具足四禅八定、四无量心、五神通等行门之证量者,即使具有三地满心位之道种智,仍不可能完成此一现观,则不能成满三地心。是故余说犹如谷响现观,是三地满心菩萨之现观境界,而不是三地入地心以后所应进修之行门;行门乃是三地无生法忍及四禅八定…等法,非是犹如谷响之观行也,此观行只是短时间(应系数天或数月中即可成就)之证境尔。】(〈萧平实伪造佛法系列-1:臆想伪造所谓谷响现观〉,琅琊阁)

在上述 导师的书中有谈到三地菩萨证得“谷响观”的过程,就是当他有意生身之后去到他方世界说法,然后正当他在他方世界说法之时,坐在这个娑婆世界的这个五蕴身,他可以听见化现到他方世界的化身说法;若是这个时候缘熟了,这位三地菩萨就会返观:我现在正在听自己所化现出去的化身,在他方世界说法,我听到的这些说法的内容就好像山谷的回响。所以对于实证“谷响观”的菩萨来说,他现前观待自己的化身在说法的时候,无论化现出去的化身有多少,或者是化身所说的法有多少的差异,都是同于山谷回响。能这样为他人描述谷响观应如何实证,以及实证过程应该修学的行门方法等意涵的圣位菩萨,却被琅琊阁中人诋毁说:【萧平实居士真可谓是脑洞大开,居然能够编造出所谓三地菩萨用意生身于他方世界说法,然后什么返观自己色身意根意识缘于他方意生身说法,犹如山谷回响,云云,真的是不知所谓、不知所云。】(〈转载文章:萧平实伪造佛法系列-1:臆想伪造所谓谷响现观〉,琅琊阁)综观琅琊阁同样的文章中,上述毁谤 平实导师的依据,只是基于对于意生身的片面思惟想像所得的错误理解而来,并不是他们真的有能力证实 平实导师上述的说法是错误的。至于琅琊阁文中对于意生身的错缪之事,若有因缘再来说明。

我们现在继续说明,不论是圣 弥勒菩萨还是 平实导师,都说有“谷响观”可以实证;那究竟依什么才能实证谷响观呢?琅琊阁在同文里所举出的《成唯识论》就可以为我们解答。《成唯识论》卷8:【无分别智证真如已,后得智中方能了达依他起性如幻事等。虽无始来心、心所法已能缘自相见分等,而我法执恒俱行故,不如实知众缘所引自心、心所虚妄变现,犹如幻事、阳焰、梦境、镜像、光影、谷响、水月、变化所成、非有似有。依如是义,故有颂言:“非不见真如,而能了诸行,皆如幻事等,虽有而非真。”此中意说三种自性,皆不远离心、心所法,谓心、心所及所变现众缘生故,如幻事等,非有似有诳惑愚夫,一切皆名依他起性。愚夫于此横执我法有无、一异、俱不俱等,如空花等性相都无,一切皆名遍计所执。】

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中,开宗明义就说到“无分别智证真如已,后得智中方能了达依他起性如幻事等”,所以“谷响观”的实证,要依菩萨实证转依于第八识真如以后生起了根本无分别智,以这个根本无分别智进修后得无分别智,才能生起“犹如幻事、阳焰、梦境、镜像、光影、谷响、水月、变化所成、非有似有”这九种现观。所以“谷响观”的实证前提,圣 玄奘菩萨为我们清楚的定义说:“非不见真如,而能了诸行,皆如幻事等,虽有而非真。”也就是说,若是没有亲证转依于第八识真如,这样的凡夫异生之人,他们是不可能生起谷响观等九种现观的任何一种,反而会如同愚夫一样,“横执”没有“谷响观”可以实证,只有“谷响譬喻”来比喻一切法都如空花般不实;这类人其实正是落入遍计所执的愚夫之辈人。上述琅琊阁文章中的所说,不正好显现出圣 玄奘菩萨所说的愚夫之相吗?说到这里为止,琅琊阁自己已经举出了圣 弥勒菩萨、圣玄奘菩萨、平实导师等三位大菩萨,同样说有“谷响观”可以实证的证据。

那剩下的部分,下一集我们再继续为大家说明。今天时间的关系,就先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