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是“干屎橛”

第099集
由 正旭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弘法节目,今天所要讲的主题是:“如何是干屎橛?”

会讲这个主题的原因,是因为琅琊阁的作者们其中有一位他自称“平凡世界”,在知乎平台上对 平实导师在书上所写的某些内容加以批评。他文章的标题是:〈萧平实及郭正益(大风无言)师徒望文生义糗事一桩,谬说“干屎橛”是“干掉的大便”!〉他的文章里面大概是说:萧平实在解释公案的时候,将有些公案中原文的用词“干屎橛”解释为“干掉了的大便”;但是他经过一番考证,认为禅宗公案里面的“干屎橛”指的是“清除粪便的木片”。然后他就依他的考证对 平实导师的智慧提出了质疑以外,并对于同修会的亲教师及学员作了一番批评。譬如他说:【萧平实的那些徒弟,对师父所说的一切都言听计从、全盘接收吗?没有一点点独立的思考、鉴别和反思吗?】还有他说:【再者,萧平实居士将“干屎橛”理解为“干掉的大便”,这可是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这么多年了,居然没有一个人看到萧平实的这个望文生义的错谬?或者说,居然没有一个人想起来要去查证一下这个解释到底对不对?】这就是他大概的对 萧平实导师的批评,所以今天这一集我们就来谈一谈他的批评到底有没有道理。

首先,我们来看禅宗的开悟明心到底是悟个什么?到底是明哪个心?在这里我们就先采用琅琊阁的作者“平凡世界”所引用的公案来说明。《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上堂云:“赤肉团上有一无位真人,常从汝等诸人面门出入,未证据者看看。”时有僧出,问:“如何是无位真人?”师下禅床把住,云:“道!道!”其僧拟议,师托开,云:“无位真人是什么干屎橛?”便归方丈。】这个公案白话大概是说:临济慧照禅师有一天上堂,说:“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一尊无位真人,一直在大家的面前进进出出,还没有开悟的何妨来找找看。”这时候有一位僧人就走出来,问:“什么是无位真人?”慧照禅师就走下禅床,一把抓住这一位僧人,逼问他:“说说看!说说看!”这位僧人正准备开口说话,慧照禅师却把他推开,说:“无位真人是什么干屎橛?”最后这一句,我认为也可以改一下标点符号,变成:“无位真人是什么?干屎橛!”也就是答覆了这一位僧人的所问:“无位真人就是干屎橛!”

从这个公案当中我们可以知道,无位真人是禅门开悟的标的;而无位真人,事实上指的是每个人身上的自性佛,又名阿赖耶识、如来藏、真如、法性、空性、圆成实性等等。禅宗祖师所说“夜夜抱佛眠,朝朝还共起”,所抱的这一尊佛就是无位真人。把无位真人说成“干屎橛”,并非只有慧照禅师。我们来看另一则公案,《云门匡真禅师广录》卷1:【问:“如何是释迦身?”师云:“干屎橛。”】这里问的释迦身,指的就是每个人身上的无位真人。为什么禅师会把无位真人说成“干屎橛”?如果你去想为什么,你的方向就已经走偏了,开悟的机缘已过。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因为无位真人是现前观察(现观)而证得,不是经由意识去思惟、去想像而得,因此不能思惟“干屎橛”的内涵。

那要如何现观无位真人?这位真人并不是三界中的法,但却是三界万法出生的根源;三界中的法有生有灭,但这一位无位真人无有生、无有灭,非空无、真实存在,无形无相、如同虚空,但又有作用,所以又名空性。既然三界万法都依于祂而出生,那想要找到祂,当然要在三界万法当中来观察寻找,真正看到祂的时候就是现观,也就是直接看到祂,不是透过意识思惟想像而证得,这就是不能去思惟“干屎橛”内涵的原因。而开悟者在完成现观的时候,一定可以确定祂完全不同于五阴十八界的法,一定可以现前观察你的五阴的确是依于这一位无位真人借缘而出生的,也一定可以确认没有办法灭掉祂;即使你自杀了,祂也丝毫无损。既然找到祂,当然也可以现前观察祂清净的体性啊!就如同六祖慧能禅师开悟的时候,不自禁地向五祖弘忍说:“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六祖大师最后一句“何期自性能生万法”,表示开悟者一定能现观三界当中的一切法,包括自己的五阴,都是依于他所证的无位真人而出生。

那么六祖这样的现观,是不是符合 世尊所说的法?他的所证呢,是不是五阴乃至万法出生的根源?我们接下来就来探讨这个问题。在《杂阿含经》中 佛开示:【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忆宿命未成正觉时,独一静处,专精禅思,作是念:‘何法有故老死有?何法缘故老死有?’即正思惟,生如实无间等,生有故老死有,生缘故老死有。如是,有、取、爱、受、触、六入处、名色;……。”】(《杂阿含经》卷12)这一段经文,世尊开示说:众生为什么会有老死呢?而往前开始推求,中间经过生、有、取、爱、受、触、六入处而推求到名色,也就是说,因为名色出生于三界,导致最后有老死。

但是名色为什么会不断地在三界当中生了又死、死了又生?因此 世尊继续往前推求:【“何法有故名色有?何法缘故名色有?”即正思惟,如实无间等生,识有故名色有,识缘故有名色有。我作是思惟时,齐识而还,不能过彼。】这一段经文,世尊开示说:名色在三界之中出生是因为有“识”的缘故,以“识”为缘而有名色。也就是推求到最后,而得到名色出生的根源是“识”,而这个识是在凡夫位称为阿赖耶识,又名如来藏;这个“识”也就是《阿含经》中所说的识入母胎的“识”,也就是我们有这个色身,是因为每个人所依的阿赖耶识入于母胎,而能增长、出生、长大。佛陀说推求到这里,无法再往前推求,因此开示说:“我作是思惟时,齐识而还,不能过彼。”也就是说,阿赖耶识是出生名色的根源,依于名色的增长圆满而辗转出生万法。所以说,佛陀在《阿含经》中已经开示万法的根源就是阿赖耶识,而禅宗祖师明心开悟的所证呢,也是出生万法的根源阿赖耶识,当然完全符合 世尊的开示。如果有人说“真如才是出生阿赖耶识的根源,阿赖耶识不是万法的根源”,那就是邪见,因为违背 世尊“齐识而还,不能过彼”的开示。从以上所说的,我们可以知道禅宗祖师的所证也是“生命的实相”,是永远不会坏灭的“真人”,不同于五众和合,有生有灭,假名为人。

那么,以上讲完禅宗祖师的所证是一真法界,是万法的根源,又名阿赖耶识、如来藏、真如、涅槃等等,接下我们来探讨:知不知道干屎橛是什么东西,到底会不会影响开悟明心?好,首先来说“干屎橛”的名,它是假立之法。世间一切法的“名”其实都是假立的法,名的功能之一,是让众生能够依于名而起想。然而众生依于名所起的想,实际上是众生自己想阴所安立的自境,而想阴是识阴的心所有法,依于识阴才能现行;而识阴虚妄,因此想阴依于名所安立的自境,当然是虚妄之法。既然依于名所安立的自境是识阴自己所变现,自然与地水火风四大和合所产生的法不同。譬如有人没有吃过芒果,不论你怎么跟他讲解芒果是什么样的滋味,他所想像的滋味一定不会跟真正芒果的滋味相同;即使吃过芒果的人,当您跟他说芒果的时候,他心里所想像的滋味也不会与他吃芒果的时候相同。也就是说,芒果的滋味是离语言文字的法。因此“名”只是假立,而依于名所得的法都是纯属想像的法。

从这样的道理,我们可以知道禅宗祖师的开悟明心,绝对不是透过意识思惟而证得,而是亲证离语言文字的真实法界,因为透过思惟道理而得的法是属于想阴自己想像所安立,纯属虚妄的法。意思是说,即使你看过无量的正法经论,如果没有亲证离语言文字的真实法界,仍然是虚妄想像的法。即使是阿罗汉,虽然没有亲证真实法界,但他的出世间智所行境界也是离语言文字。或许大家都听过“言语道断,心行处灭”这八个字,言语是假立之法,心行处是觉知心所想像、所行之法,都是虚妄法;因此亲证真实的法,必然是“言语道断,心行处灭”。

既然禅宗祖师的所证是“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的真实法,那么看禅宗的公案,到底能不能跟禅宗的祖师一样开悟明心?答案是“可以的”!我们来说说这其中的道理。世尊为了让有缘众生能跟祂一样成就正等正觉,因此将祂的所证,用语言文字讲述出来,而这些语言文字以及它所显示的道理,都不等于 世尊的所证,但却不能离开 世尊的所证而有这些语言文字;譬如“水中月”,不是真正的月,但却不能离开真正的月而存在。因此,如果您只是像琅琊阁这些文字研究者一样,在 世尊所开示的语言文字上研究其中所显示的道理,都无法成就正等正觉,因为“水中月”永远捞不着,这也是目前许多佛学研究者的悲哀。那既然经典中的所述,是 世尊为了让众生能够依此而成就正等正觉,同样的禅门的公案,也是祖师大德们为了让后世的学佛人能够经由这些公案而开悟明心,但有一个前提——必须方向正确。就如同这一位平凡居士,花了很多时间去研究“干屎橛”是不是“干掉的大便”,这样子将永远不会开悟,这个道理就如同我前面所说的那样,一直在意识思惟上面用心的缘故。

接下来,我们再举禅门祖师有关不能落入语言文字的开示来说明。这一段开示有一点长,我把它分成两段来解释:《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卷18:【这一叚(段)事,人人本有,各各天真,只为无始时来无明业识所覆,所以不能现前,却去外头,别觅家舍。】这一段开示是说:每个人都本有一尊佛,也就是真实心,而且各各天真,天真就是本来就这样子——真实而毫无隐藏;既然毫无隐藏,为什么不能现前看到祂?因为无始以来会造业的觉知心被无明所覆盖的缘故,因此就往外寻求,另外找一个家舍。这里别觅的家舍,指的就是五阴,只能使用一辈子,不是真正的家舍;真正的家舍是真心,永不坏灭,五阴住于其中,从来不离真心,因此禅宗的祖师说“一向家里坐”。

接下来,【寻常室中问兄弟:“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是甚么?”未问时,幸自在家里坐,纔问他是甚么,便离却本位,走出门前。……若要真实理会,此事决定不在言语上。】这一段的开示是说:平常在家里问兄弟:“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是什么?”这一问是问真实心是什么?也是问真实心在哪里?然而还没问的时候,心里还庆幸这位兄弟应该知道自己的五阴是在真心里面坐着,但才问他“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是什么”的时候,他却去思惟所问的这一句话,偏离了方向。想要真实体会真心这件事情,一定不可以在言语上面用心。

禅门的祖师既然开示不可在言语上面用心才能体会到真心,那么花时间去考证“干屎橛”到底是“干掉的大便”还是“清除粪便的木片”,岂不是如禅门祖师所说偏离了方向,这样子就无法体会真心了。讲到这里,如果他们还是要问我:“干屎橛到底是干掉的大便还是清除粪便的木片?”我也只能说:“干屎橛就是干掉的大便。”如果他们听了不满意,我就给他们另一个答案:“干屎橛就是你每天吃的饭。”他若是会了,也就悟了。

今天这个主题就讲到这里。谢谢各位的收看!


点击数: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