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是實證的科學,不是想像的玄學(上)

第097集
由 正昌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的弘法節目,在此先問候大家:少病少惱否?色身康泰否?道業精進否?目前我們正在演述的單元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

接下來,我們就跟大家來說一說,關於琅琊閣辨正佛法義理的文章。其中常常會看到一個大過失,就是他們所不認同的法義,不論這個法義是否可以實證,琅琊閣就先以自己的見解來加以否定;而否定的論證過程中,對於所取材的經論文字,就會如同釋印順等六識論者一樣,往往都以斷章取義的偏邪說法,以偏蓋全地來證明自己的所說。這顯示出琅琊閣背後所信受依止的六識論邪見的蹤影,譬如在〈蕭平實偽造佛法系列-1:臆想偽造所謂谷響現觀〉一文中,琅琊閣主張說:【【谷響喻】以此「谷響」之事,來比喻依他起之法輾轉相生而無實義、而無實體的法義。】這將經論中所說的九種現觀之一的「谷響觀」,定位成是一種譬喻的說法,而不接受經論中所說,「谷響觀」是實證並轉依於第八識真心以後,次第進修才能成就的九種現觀之一。這顯現示出琅琊閣對於經論中說「有九種現觀是可以實證的」,他們心中其實是懷疑不信的;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琅琊閣中人,心中始終不斷地懷疑正覺所證的第八識真心,到底是不是佛法裡所說的第八識真心呢?

由於不斷地懷疑、不信的緣故,最後只好墮回六識論的常見外道見中,以六識論的邪見,來觀察思惟推論經論中依於八識正論所說的谷響現觀,這個結果自然就會得出上述的錯誤結論。如同琅琊閣自己所說:沒有「谷響現觀」可以實證,只有「谷響譬喻」,用來比喻依他起之法輾轉相生而無實義、而無實體的(這樣邪謬的)法義。但問題是琅琊閣依六識論邪見所說,只有谷響的「譬喻」,沒有谷響「現觀」可證,是以六識論的邪見作為前提,所思惟推論出來得出如是的這樣的一個「谷響譬喻」的說法,硬是把它栽贓到八識正論中所說「有一個可以實證的谷響現觀」頭上;這就好像把張三的帽子硬是戴到李四的頭上,說這個就是李四的帽子一樣。

這類張冠李戴的偏邪說法,但凡有一點世間智慧的人都能夠判斷出來,經論中依於八識正論說有「谷響現觀」可以實證,並不是琅琊閣依於六識論邪見,思惟推論所得出只有「谷響譬喻」所能夠否定的。因為八識正論本來就是六識論邪見的照妖鏡,所以凡是信受八識正論的人,就能夠輕易地判斷出琅琊閣上述的說法,是違背經論中八識論的真正義理。因此依著「依義不依語」的四依道理,自然就不會信受琅琊閣上述的邪見,而將經論中所說可以實證的「谷響現觀」,輕易否定說成是思惟所得的「谷響譬喻」這樣的邪見。

同時,這也證明了琅琊閣中人,他們心中並沒有真正接受佛法的八識正論,對於實證轉依第八識真心以後,才能夠次第生起的九種現觀與實證,琅琊閣才會不斷地以斷章取義的方式截取經論中的文字,以自己思惟推論的想像結果來解釋經論中文字的義理。這就如同釋印順等六識論邪見者的作法一樣,凡是經論中文字的表面意思,跟我想法不同的部分一概不予理會,乃至加以曲解否定;卻不肯先檢查自己的思惟所得這樣的結論,是否符合八識正論的義趣。這樣自以為是的結果,就會生起了「見取見」而以鬥諍為業,所以就會勇敢地來否定真善知識所說可以實證的佛法現觀。因此我們可以說,琅琊閣所說的佛法義理,就如同外道們看待佛法一樣,都不會先檢查自己思惟的結論,是否符合佛法中所說的八識論正理;同樣也都只會依著六識論邪見,來將經論中的文字斷章取義,用來證明自己思惟想像中的佛法才是真的佛法。其實本質上都是以六識論邪見的外道「張冠」,硬是栽贓到八識正論的佛法「李四」頭上,張冠李戴的結果,就會曲解佛法經論中的八識正論,乃至來否定經論中依於八識正理所說的,可以實證的「佛法現觀」。

接下來,我們為大家略說琅琊閣以六識論邪見思惟所得的「谷響譬喻」,用來曲解否定八識正論中所說可以實證的「谷響現觀」。從他們所舉出的佛法經論文字中,用來證明自己的谷響譬喻的說法,其實是曲解了經論中的八識正論義理以後,才會生起這種沒有谷響現觀可以實證,只有谷響譬喻的比喻——這個沒有「谷響觀」,只有谷響譬喻的妄想——其中的錯繆之處;同時,也可以顯示出佛法其實是實證的科學,並不是以自己的思惟想像來理解卻無法實證的玄學。就如同琅琊閣等持六識論邪見的人,以自己思惟想像理解所得的「相似佛法」,曲解了經論中以八識正論所說的「實證佛法」,導致本來可以讓人實證的佛法,就變成了只是思惟想像而無法實證的玄學。

那麼我們接下來,就看看琅琊閣以六識邪論的玄想所發表的相似佛法。在〈蕭平實偽造佛法系列-1:臆想偽造所謂谷響現觀〉一文中,琅琊閣開頭說道:【谷響喻】以此「谷響」之事,來比喻依他起之法輾轉相生而無實義、而無實體的法義。文中琅琊閣將佛法的九種現觀之一,也就是三地滿心菩薩才能實證的「谷響觀」定位成譬喻,並舉出《瑜伽師地論》中的論文文字以為佐證。文中舉出的《瑜伽師地論》卷74的論文如下:【問:依他起自性當雲何知?答:當正了知一切所詮有為事攝。……又當了知同於幻夢、光影、谷響、水月、影像及變化等。猶如聚沫,猶如水泡,猶如陽焰,猶如芭蕉;如狂如醉,如害如怨,如飲尿友喻,如假子喻毒蛇篋。是空、無願,遠離無取虛偽不堅,如是等類,差別無量。】

我們先以八識正論來說明這段論文中所說的谷響義趣。在《瑜伽師地論》的這段論文中,聖 彌勒菩薩的意思是說:幻夢、光影、谷響、水月、影像及變化等,這些都是轉依於第八識真心所生起的現觀。所以在《瑜伽師地論》的這段論文中,聖 彌勒菩薩說:一切有為事,同於幻夢、光影、谷響、水月、影像及變化等。其中一切有為事同於谷響等的意思正是說,如果你是真正實修實證佛法的人,就是把佛法當成科學實際上來去修學的人,當他親證第八識真心以後,轉依於第八識真如心來看待一切有為事的時候,他現前的所見隨著次第修證的不同,所見的現前有為事就相同於幻夢、光影、谷響、水月、影像及變化等現觀;這就是實證並轉依於第八識真如心的菩薩,次第修學以後所生起的現觀。因此聖 彌勒菩薩才會開示說「一切有為事,同於幻夢、谷響」等,而不是說「一切有為事,猶如幻夢、谷響」等。

由此可知,如幻夢、谷響等現觀生起的前提是什麼?就是轉依於實證的第八識真如心。所以,如果是實證了九種次第現觀的菩薩,他就不會誤會聖 彌勒菩薩所開示的「同於幻夢、谷響」等現觀的義理,反而隨著次第現觀的實證,就能夠像 平實導師一樣為他人說明谷響觀的內涵。如同琅琊閣在本文中所引用 平實導師書中的開示如下:

【猶如谷響者,亦非修行之法,而是三地滿心者之現觀境界(此依猶如鏡像及猶如光影之現觀而作此判定,非是余之證量,然應無誤)。此一現觀境界,要依華嚴經十地品所說(此是別教直往菩薩之行門,亦名戒慧直往菩薩,非是二乘俱脫聖者回心,亦非通教三明六通菩薩轉入別教者;彼等皆有可能提前證此現觀故,別教直往菩薩要待三地滿心位方能得此現觀故),別教直往菩薩,由三地心時進修三地所應修證的之無生法忍;主要以無生法忍之忍度而修,兼及其餘五度行門。其中斷愚證智內容,詳見成論所說,此勿贅述。然而三地心中除無生法忍以外,亦須加修世間法之四禪八定、四無量心、五神通等法。于具足修證此等法時,便得初發三昧樂意生身,由意生身發起之故而自然現有輪寶。從此便得自行前往諸佛世界禮拜供養諸佛,亦得自行往至諸方世界而度眾生。

然于他方世界說法利樂有情時,意根意識在此娑婆世界色身中,同時緣于他方世界之意生身所說佛法及諸眾生。緣熟之時,忽然返觀自己色身及意根意識緣于他方世界之自己所現意生身所說諸法,猶如山谷迴響,而卻能被自己在此世界色身中之意根與意識所緣,便得完成此一現觀。此一現觀之詳細內涵,以及究須多久時間方能完成,或者少時便可完成,以及其中所得功德等,皆是我所不知者,不便強言。此即是三地滿心菩薩之猶如谷響現觀也!此與三地心之進修四禪八定、四無量心、五神通有關,故說此一猶如谷響之現觀境界,乃是三地滿心菩薩所現觀之境界相。

若非三地滿心位,不具足四禪八定、四無量心、五神通等行門之證量者,即使具有三地滿心位之道種智,仍不可能完成此一現觀,則不能成滿三地心。是故余說猶如谷響現觀,是三地滿心菩薩之現觀境界,而不是三地入地心以後所應進修之行門;行門乃是三地無生法忍及四禪八定…等法,非是猶如谷響之觀行也,此觀行只是短時間(應係數天或數月中即可成就)之證境爾。】(〈蕭平實偽造佛法系列-1:臆想偽造所謂谷響現觀〉,琅琊閣)

在上述 導師的書中有談到三地菩薩證得「谷響觀」的過程,就是當他有意生身之後去到他方世界說法,然後正當他在他方世界說法之時,坐在這個娑婆世界的這個五蘊身,他可以聽見化現到他方世界的化身說法;若是這個時候緣熟了,這位三地菩薩就會返觀:我現在正在聽自己所化現出去的化身,在他方世界說法,我聽到的這些說法的內容就好像山谷的迴響。所以對於實證「谷響觀」的菩薩來說,他現前觀待自己的化身在說法的時候,無論化現出去的化身有多少,或者是化身所說的法有多少的差異,都是同於山谷迴響。能這樣為他人描述谷響觀應如何實證,以及實證過程應該修學的行門方法等意涵的聖位菩薩,卻被琅琊閣中人詆毀說:【蕭平實居士真可謂是腦洞大開,居然能夠編造出所謂三地菩薩用意生身于他方世界說法,然後什麼返觀自己色身意根意識緣于他方意生身說法,猶如山谷迴響,云云,真的是不知所謂、不知所云。】(〈轉載文章:蕭平實偽造佛法系列-1:臆想偽造所謂谷響現觀〉,琅琊閣)綜觀琅琊閣同樣的文章中,上述毀謗 平實導師的依據,只是基於對於意生身的片面思惟想像所得的錯誤理解而來,並不是他們真的有能力證實 平實導師上述的說法是錯誤的。至於琅琊閣文中對於意生身的錯繆之事,若有因緣再來說明。

我們現在繼續說明,不論是聖 彌勒菩薩還是 平實導師,都說有「谷響觀」可以實證;那究竟依什麼才能實證谷響觀呢?琅琊閣在同文裡所舉出的《成唯識論》就可以為我們解答。《成唯識論》卷8:【無分別智證真如已,後得智中方能了達依他起性如幻事等。雖無始來心、心所法已能緣自相見分等,而我法執恒俱行故,不如實知眾緣所引自心、心所虛妄變現,猶如幻事、陽焰、夢境、鏡像、光影、谷響、水月、變化所成、非有似有。依如是義,故有頌言:「非不見真如,而能了諸行,皆如幻事等,雖有而非真。」此中意說三種自性,皆不遠離心、心所法,謂心、心所及所變現眾緣生故,如幻事等,非有似有誑惑愚夫,一切皆名依他起性。愚夫於此橫執我法有無、一異、俱不俱等,如空花等性相都無,一切皆名遍計所執。】

玄奘菩薩在《成唯識論》中,開宗明義就說到「無分別智證真如已,後得智中方能了達依他起性如幻事等」,所以「谷響觀」的實證,要依菩薩實證轉依於第八識真如以後生起了根本無分別智,以這個根本無分別智進修後得無分別智,才能生起「猶如幻事、陽焰、夢境、鏡像、光影、谷響、水月、變化所成、非有似有」這九種現觀。所以「谷響觀」的實證前提,聖 玄奘菩薩為我們清楚的定義說:「非不見真如,而能了諸行,皆如幻事等,雖有而非真。」也就是說,若是沒有親證轉依於第八識真如,這樣的凡夫異生之人,他們是不可能生起谷響觀等九種現觀的任何一種,反而會如同愚夫一樣,「橫執」沒有「谷響觀」可以實證,只有「谷響譬喻」來比喻一切法都如空花般不實;這類人其實正是落入遍計所執的愚夫之輩人。上述琅琊閣文章中的所說,不正好顯現出聖玄奘菩薩所說的愚夫之相嗎?說到這裡為止,琅琊閣自己已經舉出了聖 彌勒菩薩、聖玄奘菩薩、平實導師等三位大菩薩,同樣說有「谷響觀」可以實證的證據。

那剩下的部分,下一集我們再繼續為大家說明。今天時間的關係,就先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