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道在七住位

第026集
由 正益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今天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

我们还是围绕着这琅琊阁来说佛法真实义,这个单元是“见道在七住位”,牵涉到琅琊阁他对于佛法的一个整体质疑,他不认为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不认为阿赖耶识就是真如,所以他打一个问号,强烈抨击师父 平实导师说的不是佛法。这是他在〈佛系问答〉一篇文章中所显示的质疑,可以算是一个整体的质疑。

所以我们必须要在这个地方继续来说“大乘见道就是在七住位”。为什么呢?《菩萨璎珞本业经》已经说了般若波罗蜜正观现在前的时候,这个正观到底是什么正观?这个正观般若波罗蜜在说的是真如,真如就是实相,所以涅槃和世间都是在说这个实相。所以有涅槃和世间,在《中论》说这是没有差别的;世间与涅槃也是没有差别的,为什么?因为世间的实相、涅槃的实相都是如来藏,如来藏就是真如。如果不愿意接受这个法的人,就证明说他还没有大乘的信受,他没有办法信受大乘法,实际上他十信位是无法满足的,更别说可以出生五力,不可能!因为他在前面的五根——信、进、念、定、慧——他的信就不具足,所以他没有办法精进,因为他会觉得你们讲的都是在乱讲。这样的人也会排斥八识论,因为他不知道从《阿含经》一开始就已经说了与名色七识俱的“识”——有一个识——这个识就是法界根本因。

所以从阿含部开始就说有八识,只是说那时候没有使用八识这个名相而已。有六识,然后六识还有一个意根,所以就“七”啦!既然和这个名色在一起的还有个识,那就是八个啦!所以本来就是八识。佛法中说一切有情最多只有八识,所以《成唯识论》也是说八识。因此,我们来看待《菩萨璎珞本业经》说的这个“般若波罗蜜正观现在前”,当然就是亲证真如;如果不是亲证真如,那到底是亲证般若里面的什么?难道是般若的虚相吗?然后世间人很喜欢讲那些无自性,可是如果是无自性,《般若经》是怎么说?《大般若经》说“自性真实”,所以不是没有一个自性,是有很清楚的自性。“圆成实性”这样真实的这种自性,也不是要到后来的经论才会说明的。所以,既然有真实的这个自性,如何说真如没有真实的自性?如何说他所亲证的般若是无自性?所以这样的人是不解佛法的。

你要先找到这个真如,然后知道这真如本身不执取祂的自性。为什么?因为真如祂不会去特别再反观祂自己的自性如何、如何、如何,因为祂一样是无作法,祂一样是无为法,可是祂无为法却能够将祂所含藏的种子来一一生灭流注出来——就是流注生灭;有流注生、流注灭,所以世间就会看到这些流注所出来、所成就的一切法的法相。所以事情不会很困难啊!但是在凡夫的恐惧当中,就会觉得这很恐怖啊!会出生诸法的一定是有问题,因为出生诸法一定就是第一因。可是从阿含部的时候,就已经说明了诸法实际上从十二缘起支来说,都是不自作、不他作、不自他作(不自他作就是不共作);不自作这意思就是说不会由这样来出生;就是说每一个法祂不会自生、不会他生、不会自他和合而生,也就是说,和合的缘起是没有办法来出生任何一个法。

所以 龙树菩萨在《中论》的时候也说出来,就是无论你用比较广的方式来说因缘法,或是比较少的(就是略)来说这因缘法,那里面没有一个果法啊!因为每一支、每一支到底谁生了下一支?没有啊!不论你要用多少支,因为因缘法可以说到很多很多,不只有十二支,可是就不是;因为诸法不是可以出生其他诸法的“因”,而只能作缘。所以阿含部说,识不能够离开自他而作,也就是说,要有自他之法为缘——这就是“依他起”,众生在这个世间就是不断的有“遍计执性”,这样的两个自性,还是不能够出生诸法,所以要有如来藏的“圆成实性”——这就是“真如”——离于能取、所取。所以 如来说:“我说为真如。”阿赖耶识就是真如,不管这些人怎么去诽谤,还是真如。

那我们要说的是,《菩萨璎珞本业经》是如何被诽谤的。因为释印顺当初他不喜欢大乘佛法可以到了厌恶痛绝的一个地步,所以他就说大乘的菩萨阶位他是怀疑的。可是他又这样写的话(直接这样写)就太露骨了,所以他就用了一个方式,他就去找几部经来说;其中一个,他就选择了其中一部经,他选择了《菩萨璎珞本业经》。可是他批评的方式是分开来的,因为其他的经典有可能那时候一些时代的缘故,然后变成疑伪类,因为疑伪就是怀疑是后人伪造的。实际上这些都不是,完全是当初因为中国南北分裂,然后所造成的一些关于经典的名称有所差异种种;那重要的是《菩萨璎珞本业经》这部经是缺少译者,也就是说只有经文还有经题,但是到底是谁翻译的?欸!没有出来,那所以叫缺译,应该就叫失译。好,那这个失译跟疑伪是不一样的,疑伪是怀疑这个是有伪造的可能。好,结果这位琅琊阁先生,他看的时候也看不清楚,就直接把这个失去译者(因为找不到译者,遗失译者)然后把它变成是疑伪类,这一来一去就相差很多了。

那历史的真相是什么?隋朝统一天下以后呢,有释法经等人,他们就找出这翻译者是谁,他们就把这个补上去,所以现在《大藏经》都很清楚知道《菩萨璎珞本业经》翻译者是谁。那这事情本来就已经结案了,可是释印顺他心思不好,他就在这里刻意来找文章。末学想他应该是以为一般人,从来不是很认真在作这种考证的工作,所以他就直接来指责。可是一般人即使再不聪明,你去看目前《大藏经》也知道译者是谁啊!难道释印顺真的以为他说了算吗?好,那不能分别释印顺所说的琅琊阁他怎么想也就算了,竟然还会抄错,把遗失译者变成疑伪类,那只能说他实在是大乱特乱,他因此还直接怀疑这是伪造的。实际上我们已经知道不是伪造,它确实是从西方印度所传过来的,至少是西域里面所传过来的大乘法;西域又经过印度所传过来的,这不是中国人自己可以编造;中国人谁编造过大乘经典、谁编造过大乘经论?所以,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指控。

然而他就根据了他这样浅学的考证能力,然后说了一句话,他说什么?他说:“所以为什么印度没有这部的经典。”他的理由是什么?“如果印度有这部经典,那真见道这么重要,以前的论师应该会说明。”可是他实在是完全不知道历史的人,真见道的名相是 玄奘菩萨所安立的,因为要让弟子们以及后代学人能够顺利的入地,所以要把见道中间这分出来。因为从《瑜伽师地论》就有人提出了这个问:“到底是属于顿还是渐?”或应该是说:“是一次就完成呢,还是要慢慢才完成?”弥勒菩萨就已经有解释。所以,在佛法中真见道和相见道,确实是到中国以后由 玄奘大师依圣位菩萨的证量来把这个说清楚,这也是符合了次第的现观。怎么说呢?因为在次第现观中有现观智谛现观,还有现观边智谛现观。实际上现观边智谛现观是不能够逾越在现观智谛现观之前,因为它有个次第,这次第是不同的、是有先后的;证悟只是得到现观智谛现观,而不是就可以满足现观智谛现观,更别说如何满足现观边智谛现观。这个在《瑜伽师地论》还有《成唯识论》都已经说得很清楚,所以真见道是没办法一次满足相见道的。

可是我们再说回来《菩萨璎珞本业经》这里,因此这个道理就很明显了,再怎么说,以前的论师他们还没有接触到“真见道”、“相见道”的名相,如何来主张真见道是如何、如何?所以这完全没有道理,这样的指控只能显现他对于佛法整个了解意愿是不高的。而且所谓的“正观现在前”这句话特别的涵义是要摄受他们这些人,“现在前”当然叫“现观”啊!正观现在前不是现观,难道是非现观吗?就是我是用想的。可是像琅琊阁这样的人,可以直接说正观现在前不是现观——就是你眼前看到的不是现观,那请问到底是什么?你眼前看到的不是现观,难道是他观、是别人在观?你那时候眼睛是怎样?所以只能说佛法不是十信位没有满足的人可以随意来评论的。

所谓中道的这个观行——真正的中道第一义观,它是要满足两种真如的亲证,这个对于真见道来说确实是没有,本来就没有。因为真见道还要经过相见道的修学满足才能够入地,入地才能够满足法空真如的亲证。生空真如的亲证,虽然在真见道的时候可以触证,可是法空真如毕竟没有。所以才会说有二无我,二无我的亲证就是人无我跟法无我,你得到无生忍并不代表说你可以就直接取证无生法忍啊!这是不一样,除非您是圣位菩萨再来。那在佛经里面有时候在说,确实是会有用无生忍来取代无生法忍,这个是说有时候翻译上或是经论解说的时候有一些不同,但是次第上这是无可质疑的。所以《菩萨璎珞本业经》本来就没有问题,刻意要说它有问题,就是希望大家不要去读这部经,他用意在哪里呢?

应当知道说,在地前不论是哪一个位次,经过了实证以后,从七住位、八住位一直到第十回向位都还是相似啊!就在第一义谛的现观里面确实只能说相似,因为没有办法现观一切诸法都是自己如来藏所生、所现,这样就是还没有证入到法无我,只有对于自身蕴处界这个法可以亲证人无我。当然相见道位的时候有非安立谛、还有安立谛的时候不断地来修学,尤其非安立谛的三品心更不是这个琅琊阁所说的没有什么功能,因为他认为相见道只是语言文字上来学习模仿真见道,因此他永远只有一种现观,他的一种现观底下就造成他错误,所以他没有办法符合 弥勒菩萨所说的、所回答的。对于相见道所应当完成的非安立谛三品心,实际上是要从七真如,《解深密经》里面不断地将这七真如所函盖的一切真如的行相、别相种种的来作了解,乃至于最后还有安立谛十六心的修学;安立谛十六心的修学,就是要从当初七真如所证的四圣谛的这个真如所得的智慧来作观行、来得到这个法住智——就是诸法为什么是安立,为什么是这样啊!来得证阿罗汉果。所以佛法真的是甚深极甚深,所以应当相信《菩萨璎珞本业经》所说“这个佛法的真见道就在七住位”。

那为什么要去怀疑《菩萨璎珞本业经》,然后诽谤这部经典?只因为自己不柔顺,没有办法于佛法里面生柔顺忍。可是要知道这诽谤的业是多重吗?是不断地会在十方世界的苦痛地狱里面流转,这样何苦来哉?为了挺一位十信不满足的凡夫,替他强出头,散播他的邪见,让自己得到不可爱果,这样值得吗?

好,我们今天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