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夫的恐惧

第025集
由 正益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这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

那这个单元我们要讲的是“凡夫的恐惧”,这是根据琅琊阁的一篇文章,他讲〈佛系问答〉,他对于佛法的如来藏、阿赖耶识、真如是质疑的,所以他是打问号,然后诬谤师父 平实导师说错佛法。那我们今天就来解释一下“到底何谓是真正的佛法”?

这个凡夫他有许多种的恐惧,其中一种就是他听到有说第一因的时候,他就想到这是外道的说法。那为什么呢?因为外道有说:世间上有能作主的,能判定一切因果的,它是能造世间一切诸法,称为第一因。那所以他遇到了大乘佛法的时候,就心里面非常彷徨不安;然后等到有人说出他们的忧虑、忧患的时候,甚至来指责大乘佛法的时候,他们就会心里非常地高兴,然后赶快也说他们也是这样想。今天欧美许多的学术研究论者,以及日本一些的研究论者,他们是支持“大乘非佛说”的,他们就是落在这种恐惧之中;然后释印顺也是秉持着这种“大乘非佛说”的观念来看待佛法,琅琊阁也继承释印顺的脚步;所以,他们都是对于大乘佛法是不相信的。

对他们来说,如来藏实际上就是外道所主张的第一因,然后是外道中所说的“我”。对于佛法来说,所说的这些真实义,他们没有办法接受,无论你跟他们说:佛法有说叫“无我如来藏、空性如来藏、真实如来藏”,那他们会反咬你说:“反正你只要主张有真实永恒的法,那就不是佛法。”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到底什么是如来藏呢?如来藏不是外道所说的第一因,为什么?因为外道第一因是属于六识论,六识论它不是八识,所以它没有第七﹝识﹞和第八﹝识﹞的观念。虽然古印度的时候,那时候已经有意根,可是到了声闻部派遗绪的时候呢,整个发展下来,对于这个第七﹝识﹞和第八﹝识﹞没有非常清楚,尤其对于第八识是质疑的。

那如来藏祂本身是无作性的,那无作性又为什么能出生诸法?所以说佛法是甚深微妙,不是一般人所能够理解的。他会想说:“不管怎么样,你能够出生诸法就是有为有作。”可是如来藏真的是无作性的,因为如来藏离于能取和所取,不是世间上的有取的法、不是世界上能取的法,所以不落在能取和所取之中,所以这就叫“真如”。在《楞伽经》里面说得很清楚:“离于能所取,我说为真如。”(《大乘入楞伽经》卷6)这意思是什么呢?是说如来我判定:离于能取和所取的这个心、这个阿赖耶识、这个藏识、这个如来藏,就是真实、如如两种体性具备。所以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有说,真如是怎么样来得到这个称呼的呢?就是祂体性是真实的,然后祂性不变易;所以,性是真实,远离颠倒,性不变易,所以称作“真如”。

那琅琊阁甚至来质疑佛法的名相,他说:梵文里面怎么说,都没有你说的那个真实如如。可是 如来已经很清楚地说,这样真实、性不变易就是“真如”真正的意思。有时在佛法中又称为如、如如、真如。那因此在这个佛法的范畴里面,不是外道的第一因,但祂确实是法界的根本因,因为如来藏虽然无为无作,但祂可以随缘任运;也就是说,祂有圆成实性——圆满成就一切诸法的体性。这体性从古到今,从过去、现在、一直到未来永远不会变易,这圆成实性是一直存在的,不论众生要不要学佛、众生要不要解脱、众生要不要成佛,这圆成实性从来无法消失,因为它本来就是真如的体性。乃至于众生说:你只成就我的清净法吗?那我的污染法——我要贪瞋痴、我乐爱这个世间的五欲——你就不帮我成就吗?如来藏一样没有问题,如来藏一样支持所有的众生的遍计执性。

你认为世间是怎么样假有都没有关系,然后依世间的缘起——依他起性——来出生种种的诸法;这个出生诸法,就是靠这个圆成实性来满足一切众生之所需。所以不论生死怎么流转,如来藏依旧无怨无悔,甚至离开一切的怨悔伴随着众生,从来不会有一念说:“要如何、要如何、要如何,我要抛弃这一位一直生死流转、作不清净行的某某。”也没有!因为如来藏永远跟七识心是相俱的。那这对凡夫是完全受不了的事情,因为他没有办法忍受有一个心体他一直找不到;所以会有种种的变异,第一种变异就是说:“好!我承认你说的是有这个真如,但我不承认真如是个心啊!为什么?因为真如本来就不是心。”然后他去找《成唯识论》来说:“你看,真如是识之实性。”可是这样的人,这样的琅琊阁,他实际上对《成唯识论》是毫无兴趣的,一点想要探索里面的真实义都没有。如果今天真如只是一个法性而已,那为什么要说“真如亦是识之实性”?那为什么要说“真如无为”?完全纯然无为——就是琅琊阁主张完全不能有什么任何功德作用的真如法,这样的话,只是所显示法,所显示法代表它是有一个实体才能够显示它的;而且它既然是识之实性,是属于识的“真实性”,那代表说它是从属于识而有,不是可以独立出来,就是代表一件事情:真如法性从来不是独立于心体之外。如果抛弃了心体而往外去追寻,这样的法就变成了心外求法,那这样的人就称为外道。

当然,我们从这样来判定就可以知道:那琅琊阁当然是不折不扣的外道,而且他有凡夫无法避免的恐惧。因为他于第八识是不相信的,当初他亲证师父 平实导师告诉他密意以后,他凭借着他的聪明才智知道了一些事情,就把它强记下来;可是实际上,八个识他不是每一个识都能够现观的,不能现观的话,这样的证悟呢,如果对善知识在以前就有一些想法,或是在佛法中还没有办法坚定自己的信心,却要去找很多学术研究论者的论、文章,然后这样来批判,最后反而会自己一样走入外道见里面。这个归结来说,就是自己实际上对如来的功德是不信受的,也就是说对如来藏的功德,他是不相信的:“如来藏有这么惊人的功德吗?如来藏不就是梵我、不就是外道神我?”

所以,这样的人一听到永恒、听到真实,就觉得恐惧。因为他们踏入佛法以后发现,好像说“常”就会变成常见,所以他们就要赶快抛弃所有的永恒的想法;所以对于他们来说,如来到底是不是永恒,他们是怀疑的。如来成佛以后会一直是如来吗?他们还是怀疑的。所以在经典里面有十四无记,就是说 如来不要为这些事情来作说明,就说是无记。为什么?因为这样的人信根非常薄弱,实际上他没有办法满足十信位的,他连初果向都可能有问题,所以不论大乘、二乘法,他都处于茫然,因此凡夫的恐惧是会一直、一直地存在,这种就是很难消除。一般来说,最好的方式是他愿意相信有 阿弥陀佛摄受,可以往生极乐世界;这样他好好待在莲苞里面,不断地熏闻三乘菩提的正法,然后慢慢熏闻的时候,他的一些见解变得非常地坚定牢固,然后不再退却;然后生起了决定信的时候,他就可以离开莲苞;然后离开莲苞,他又没有恶缘,没有恶缘底下,他就可以很自在地逍遥,不管今日是何日、今夕是何夕,何况在极乐世界没有这个日月可说,所以他在那个时间里面非常地逍遥自在,可以快速地成就佛道——只要往生极乐世界必定可以成佛。

然而这对于凡夫来说又很困难,就是说这么好的法门给他们,他们要说:“是吗?有这么好的事情吗?我又没有好好修行,你们还说我谤法,那我可以往生吗?”是的!众生只要十念,都可以往生 阿弥陀佛极乐净土。再深的法义,在那边都可以得到解决;包括下品上生的人,他作恶多端,然后无有惭愧的人,不过他不会诽谤三宝,这样的人出莲苞以后,就会由 观世音菩萨、还有 大势至菩萨为他说法。你想,可以得到两位大士来为他说法,而且说法完以后,他就发起真正的菩提心——想要成佛,这样不过十小劫的时间,他就可以成就圣位的功德,这就是属于净土法门的殊胜。

可是极乐世界没有办法收诽谤三宝的人,那因此凡夫应当来思惟,从中国有佛法以来,古代的先贤先圣们,古圣先贤们都是相信有大乘法。那今天不相信的人,只是以为什么?他们相信是外面的一些考古的资料;可是那些资料,只知道一件事情——只知道大乘法在 佛示现灭度后没有广泛流行。可是这是当然的啊!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佛法之所以没有广泛流行,是因为那时候不断有二乘声闻、缘觉根性的人可以证果,因为他们可以透过二乘法,然后得到解脱。因此,大乘法非常难以了解,在那时候对他们来说,他们不会特别去弘扬。虽然阿罗汉知道有大乘法,可是他们没有办法亲证这个真如,所以他没办法解说里面所有的梗概以及原理到底是什么;因为他没有办法来完全理解四圣谛的灭谛,因为真正的灭谛不是他们所能懂的。

所以从佛法来说,凡夫会不断地有这些恐惧,是因为对历史的源流不知。因此,佛法实际上是到了 佛示现灭度五百年左右,大乘佛法才必须要不断地弘扬,不断地在这世间摄受众生。为什么?因为大部分声闻、缘觉这种根性的人,比较差的人就是初果了,初果了就离开这个世界了,他们不会在人间,他们就到天上去了,那修行很好的人就直接变成四果了。那就算是初果、二果,这还有来往,可是他在天上岁月,即使是天界的第一天四天王天,也等于人间九百万年啊!他的寿命就是这么长,那九百万年,释迦如来的正法期早就过去了。所以我们从这点来看,这不是 如来特别要摄受的大乘佛子。因此,慢慢地这些声闻种性的人离开以后,最后就会进入到像法时期;在濒临像法时期的时候,就无以为继,因为能够证果的人,他们陆陆续续地离开了。然后对于世间人,你必须要用智慧来跟他们讲的时候,他们又不接受,所以只能用神通来降伏他们;可是神通降伏他们的时候,俱解脱的阿罗汉也都随着他那一世的身坏命终,他就舍报了,就不会再来了,除非他愿意回小向大,所以佛法的凋零是可以预见的。所以才会说有正法、像法,然后这时候外道就会趁虚而入,他们会来攻击佛教,说你们佛法是怎样、怎样、怎样……。

那因此,声闻到底是依什么而住的?声闻是依如来而住的,即是依大乘法来能够有二乘法,所以这时候大乘菩萨就要广为弘扬。那这时候国外的这些学术者,他们第一个,不清楚为什么比较早的时候没有特别弘扬;第二个,他们又开始乱猜,要猜什么?大乘佛法到底是从北边还是南边才兴起的?那他们去找什么资料?没有特别找什么资料,他们就从开始的般若这个经典里面的文字去猜想。也就是说,他认为大乘法一定是后人编的,所以他想这些写出来像故事一样的种种、或是像一个哲学的理论,这种东西一定不是什么样、怎样怎样。所以,他们直接的假设,就是大乘佛法不是佛说的;然后会有这些法,就是这个人根据他的生活经验,在他所居住的地方去编纂出这样的思想体系出来,所以一直演变下去就会变成说,他们认为佛法真的有好多思想体系;所以凡夫的恐惧就在这里。因此,本来如来就是常住不灭的,对他们来说也是恐惧,因为他们一直抱持着外道见,又不肯承认自己是外道见,人家一批评他们是外道见,他们就心颤胆寒,就赶快说:你们才是外道见种种……。

那因此要离开凡夫的这个恐惧,必须要亲求善知识来闻法,要将善知识的教导记录在心里面,不应当随意以自己的所知所见来否定善知识的教导。而且自己的所闻所见实在是太微薄了,不论圣地菩萨所得证的所有的意生身是难可思议,即使是明心开悟这见道,真正要满足的真见道与相见道都是非常地困难。所以我们在这地方,要奉劝一切跟随着琅琊阁的人:你们应该好好想一想,这个不相信如来藏的人,诽谤如来藏的人,他的舌头就会像一个很大很大的表面积一样,你可以假想一下,就像是地球的表面积的五分之一那么大,那要不断地受耕犁之苦;这样何苦来哉呢?所以从佛法来说,最可怕的是将来要受到这种果报,然后又不愿意在这一生来作应当弥补的事情。要知道一般人他怨天尤人,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发生什么;这是痛苦的煎熬,会让他失去完全的理智,乃至一分的理智都没有,他那时候就会造作更愚痴的事情。

所以,跟随琅琊阁的人应当这一生好好忏悔,莫说是临终的时候再来忏悔,临终你若是意外,那时候你要忏悔也来不及了!要知道那时候果报一现起,你一失去性命的时候就直接下堕了,你没有任何的机会,绝对不可能有任何的机会,即使亲友好心来替你办理弥陀法会,那也是利益其他幽冥众生,还有您相对的眷属、亲属。所以应当想,你今天即使不愿意承认正法是对的,但你自己至少要在自己的佛像前、或是在佛前自己说,你不愿意公开承认那就算了,但是你要自己能够不断地忏悔,这样的业不容易忏清净,可至少可以保住不下堕地狱;若见好相,你的畜生报或是其他的恶趣才会完全的忏除。那么要不断地忏,然后为了避免任何的不可爱的果报发生,所以在临终的时候要求愿 阿弥陀佛接引,所以你平常的时候呢,也应当来念阿弥陀佛的圣号;那不断地忏悔,这样庶几可以避免将来下堕的可能。

好,阿弥陀佛!


点击数: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