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见道的前提(下)

第024集
由 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萤幕〔屏幕〕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各位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节目:《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

在上一集的节目最后,我们为各位引出了《瑜伽师地论》当中的一段经文,经文所说的是证入了须陀洹前,也就是在二乘初果见道之前,所应该完成的煖、顶、忍、世第一法,也就是四加行位的内容。弥勒菩萨在这边所开示的内容,分分寸寸讲的都是一样一样行者刻骨铭心现观成就之法,如果是自己走过的路,就一定不会错误;如果是自己家中的东西,就一定可以分明地讲说,而不是从字面上来解释这么简单。所以在禅净班的课程中,末学一定会为学员简单地说明,同时也会告诉同学,这里面每一样的东西都是现观成就的结果;也就是说,如果你认为自己已经证得了声闻初果,那么我们进小参室来谈一谈,你所经历的初果前的四加行位,用自己的经验来说说里面是怎么回事?如果是自己走过来完成的路,听到别人叙述同一条路的时候,就一定可以知道对方的真伪以及现在的落处。

成就了须陀洹之后,是否就可以进修菩萨的七住呢?这个问题在小参室中,我有时也会请那一些自认为开悟的同学依照自身的经验回答,也可以从中了解到学生现在的程度。这两者之间的距离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很不容易,对有些人而言,直如天地悬隔;就算是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也有可能因为灰心到极点,不能安忍而退转于大乘道,退回去修解脱道成阿罗汉就好啦!【舍利弗于六十劫中行菩萨道,欲渡布施河。时,有乞人来乞其眼,舍利弗言:“眼无所任,何以索之?若须我身及财物者,当以相与!”答言:“不须汝身及以财物,唯欲得眼。若汝实行檀者,以眼见与!”尔时,舍利弗出一眼与之。乞者得眼,于舍利弗前嗅之嫌臭,唾而弃地,又以脚蹋。舍利弗思惟言:“如此弊人等,难可度也!眼实无用而强索之,既得而弃,又以脚蹋,何弊之甚!如此人辈,不可度也。不如自调,早脱生死。”思惟是已,于菩萨道退,回向小乘,是名不到彼岸。】(《大智度论》卷12)

接下来,完成了菩萨六住,也就是二乘的须陀洹断除我见之后,有因缘、有福德,能进修七住位大乘的真见道:【现前立少物,谓是唯识性;以有所得故,非实住唯识。论曰:菩萨先于初无数劫,善备福德智慧资粮;顺解脱分既圆满已,为入见道住唯识性,复修加行伏除二取,谓煖、顶、忍、世第一法。此四总名顺决择分,顺趣真实决择分故。近见道故立加行名,非前资粮无加行义。煖等四法依四寻思四如实智初后位立,四寻思者寻思名、义、自性、差别假有实无,如实遍知此四离识及识非有,名如实智。名义相异,故别寻求;二二相同,故合思察。】(《成唯识论》卷9)

以上所说的是大乘真见道位前会经历的四加行位,如果自认为自己是大乘真见道菩萨,那么一定已经亲身经历了大乘见道位前的这四个加行位,则必定能以自身的经历体验,说出个中的道理。例如四加行、四寻思的修习当中,是怎么样完成了如实智的现观,它是有过程的,不是凭空就会出生的;这些现观的部分就要与亲教师小参,在小参室里面,我们才谈这些事。只知道有水龙头的琅群们,他并不了解水龙头的背后这些布管、接电的过程。导师常常会叮咛少数准备要进入增上班的弟子,要默默地学习,不要去和别人胡说乱现,否则人家一问你就倒啰!因为自己先天不足,后天要比别人更努力才行,导师的期待是日后补足了仍然是一把好手;虽然对琅群这些人的期待落空了,但增上班退失个百分之一或者更多,本来也就是在预料中的事情。也就是说,二乘见道位前的四加行与大乘真见道位前的四加行,是两个阶段。行者如果是大乘的真见道菩萨,这两者都是这一位行者亲身所走过的路,则必定能够互相印证无虞;一位大乘真见道的菩萨,不可能会弄不清楚两者有何相同?有何相异?就好像一个普通的人不可能会不认识从小带大自己的父亲与母亲是一样的。

在正觉讲堂中,这些都是见道前必须要完成的前提条件。所以各位可以看看琅文之中,这些人是否具备这些部分呢?不但是没有,而且对他们来说这些现观成就是闻所未闻的,所以否定这一切就是最快的方法,把这些统统推成是初地以后才能实证——说第七识是初地以后才能现观,第八识是初地以后才能现观,真如是初地以后才能实证;却忘记了大部分增上班的同修都正在享用着自家的自来水,而自己却说水龙头是流不出水的,何其怪哉啊!

我们再退一万步吧,来说说进正觉讲堂后的第一件功课,禅净班第一天,从开始就学习忆佛、拜佛、礼敬诸佛,于佛菩萨的一心虔恭之中,自然而然成就了忆佛的定力,乃至于成就了念佛三昧;在礼佛之中自然具足了未到地定的定力。那么这些人是否完成了呢?并没有!在这几位文章当中,显示不出任何未到地定的成就,也显示不出欲界定的成就,那些对一个真实证得的人,他必定是有一定的表征,他骗不了人的。而他们的家人也都一致地表示,这些人很少拜佛,没有拜佛的习惯,没有成就忆佛定,甚至连欲界定也无法完成,所以心多灼烧热恼;反而是看到家人在拜佛的时候,常常不以为然,对于家人有时于佛前掷杯请示的事情,更是轻蔑而斥之为迷信!这代表了他们不相信佛菩萨始终都在眼前,更不相信经中所说诸佛的心与一切法相应。

但这些都还是其次,重点是这些人于佛菩萨无有恭敬心,表面上认为自己是佛弟子,但他们的内心根本不相信现在有佛住世、不相信佛处处都在;所以作不到一心忆佛,也不认为住于一心忆佛是佛弟子亲近于佛是最快乐的事情。他们没有能力以现前的身心自知必定生西,念佛三昧当然不可能成就;然而,这些却是想要求大乘见道的菩萨们,所应该具备有的前提条件,其中念佛三昧的成就,更是眼见佛性的必要前提,离开此者则无眼见佛性的可能啊!他们不相信在佛菩提道上任何一丁点的成就,都是来自于 世尊的加持,却归于说都是自己的努力而成就的。

各位可以想一想,这一类人连自己的心都管不住,心乱到无法一心念佛的人,却来批评开悟又见性还过牢关的善知识,来批评禅宗三关的内容,阿谁能信呢?各位还记得普贤十大愿王的第一个愿吗?一者礼敬诸佛。如果一个自称佛弟子,却连静下心来忆念于佛菩萨都作不到,那代表在他的内心之中,意根的习气之中,并不觉得礼敬诸佛这件事很重要,所以把佛菩萨排在那些妄念之后了。当知这位菩萨连自心安住的能力都没有,普贤十大行的第一行已经无能为力了,其他的修行事目就可以不用再往下谈了;所以,善知识虽然尽力帮忙了,他的水龙头却依旧流不出半点水,这也就无足为奇啦!

综合以上所说,我们可以整理出来:琅群的人对于佛法修行之中,禅净班最初的一心念佛,以及结尾的二种见道前的四加行位都无法完成;见道的前提条件无论是由浅至深都作不到,所以干脆就毁谤念佛三昧、毁谤三乘见道,将本来极宽广的大乘见道位,把它说成只有在初地菩萨。那么,如果依照琅琊阁的邪见,则禅宗里面的祖师绝大部分都没有成就大乘真见道啰?因为绝大部分的禅门祖师都还没有入初地啊!连六祖慧能大师也不是大乘的见道者啰?也因为否定了禅宗的开悟就是大乘的真见道,所以连带地也毁谤了禅宗的眼见佛性。到这里,我们可以下一个关键的结论了,因为琅群们没有完成菩萨的六住乃至于初住所应完成的戒定慧三学,所以只能够去学习世间凡夫用意识心的推量计度,去推论出他们以为菩萨修证的位阶。因此琅群不得不越走越偏,把一切都推给说“那就是般若空,禅宗的人证的只是般若空观”。那就要请问啰:有哪一个人是一出生就有般若空观呢?如果是靠后天的学习才有的般若智,则有生法必有灭,那样的般若智在死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接下来,我们谈谈十住位的眼见佛性。很久以前还在中信局的时候,平实导师就说过:往生西方上品上生的条件必须是眼见佛性,若只有明心的人,那得看他的情况而定。许多年后自己能现前观见,明心只偏一边,必得待见性完成,大乘的真见道位才能双边具足;好像是一个人若只有一只眼睛也可以正常地活着,但总是不如两只眼睛具足,必须是具有两只眼睛的人,才能够知道一个眼睛的人他所欠缺的部分,才能够现前观见两眼并用的妙处。真实见性之后能够了知为什么说见性的前提条件是念佛三昧,或者说念佛三昧的具足就是眼见佛性,与十住见性的菩萨相较之下,七住位的明心菩萨有念佛无三昧;十住菩萨呢,有念佛有三昧。

明心开悟已经是一般人所难以理解无法想象的事情,眼见佛性更是超出思议,连明心的人也无法思议,但最好也不要去思议。自古以来能真实见性的佛弟子很少,真实眼见佛性的人在禅门里面少之又少,所以知音难觅。琅群完全无法思议,在经典中也几乎找不到依据,于是就毁谤:“哎呀!没有眼见佛性的事情啦!”或者把它说成:“那是十地菩萨的境界啦!”但许多的经典之中,可以说是大部分的大乘经典之中,像是《法华经》《楞严经》里面,都明白地叙述了明心与见性、见性者所见的世界,因为那是佛眼所如实观见者,见性之人以自己所见去印证 佛所说,一分不差。

今天时间的关系,就先说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点击数: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