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离无明与恶见

第114集
由 正国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节目。今天我们要跟诸位菩萨一起来探讨有关“应离无明与恶见”的相关法义,这里“无明”与“恶见”是两个根本烦恼心所法,对佛法修学的影响很大;因此,如果我们能够加以正确地了解,相信对于未来之修学,一定有很大的帮助。

有时候我们看到一些修学者,虽然已经学佛多年,但是在知见上面仍然是有许多问题,乃至其立论也常违背世间逻辑,因此造成修行一直无法成就,乃至进而影响许多众生,这真的是很可惜的事情。譬如在《胜鬘经讲记》第六辑中,平实导师开示:【譬如 世亲菩萨写的《摄大乘论释》,里面列举了七、八个理由作证明,然后作出结论:所以证明有阿赖耶识。……论中明说有阿赖耶识,又举了很多理由证明实有,所以结论说有阿赖耶识。(《胜鬘经讲记》第六辑,正智出版社,页201-202。)也就是在《摄大乘论释》里面,已经多方面证明有阿赖耶识,但是有作者在写文章时,却认为 世亲菩萨在论中的结论是没有阿赖耶识,这真的令我们难以理解,为何这一位作者会对《摄大乘论释》作出这样的曲解与推论?譬如在《摄大乘论本》卷1就很清楚地开示:【此中最初且说所知依,即阿赖耶识。世尊何处说阿赖耶识名阿赖耶识?谓薄伽梵于阿毘达磨大乘经伽他中说:“无始时来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诸趣,及涅槃证得。”即于此中复说颂曰:“由摄藏诸法,一切种子识,故名阿赖耶,胜者我开示。”】也就是众生都有第八阿赖耶识,祂能摄藏众生的诸法种子,能够出生种种法,因此又称为种子识。因为阿赖耶识的关系,众生无始来就有种种界性,并且流转于诸趣之中;而将来要证得的涅槃,也是要以这个第八识作为根本,因此说“由此有诸趣,及涅槃证得”。这里面也显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法义,也就是涅槃的证得,是要以第八识当成根本,如果否定了第八识,那是无法成就三乘菩提之中的任何一种见道了。而且这里所开示的“一切法等依”,讲的正是阿赖耶识是能出生万法的根源。

因此,如果否定了第八识,等于是否定了万法的根本因,那会造成无法成就因缘法的修学及现观,那这就非常可惜了。譬如在《瑜伽师地论》卷9中开示:【于因无知云何?谓起不如理分别,或计无因,或计自在、世性、士夫、中间等不平等因,所有无知。】这里开示对于有情五阴世间、器世间等生起之因,因为不如理分别,也就是在思惟的过程中参杂了邪见或作错误的推论等,而违背正法正理,导致错误的结论,包括误计诸法是无因而生、自然而有,或者认为有情是由自在天、冥谛世性、神我、大梵天王等所出生,这些都是错误的计执,不晓得有情都是由自己的根本因如来藏所出生,因此说这类都是属于“于因无知”。如果“于因无知”,那在佛法修学上就会产生种种的问题,尤其如果是否定第八识根本因,那不只是“于因无知”,而且更落入断灭见之中,问题可就很大了。而上述所述 世亲菩萨的论中,也开示“此中最初且说所知依,即阿赖耶识”,也就是阿赖耶识是我们所知诸法的根本所依,或者依止,因为祂是有情生命的根源,所以称为“所知依”;那如果否定了这个“所知依”,就无法正确了解诸法而落入邪见之中,这是必然的结果。

事实上,一般错说法义者,我们相信有许多人应该是不知道自己有错,所以就继续在宣扬错误的知见,可是应该也有少数是因为自己的利益考量而坚执邪见。譬如在《瑜伽师地论》卷89中的开示:【由贪利养及以恭敬增上力故,或为诘责他所立论,或为免脱他所征难,起第二取。】此处所开示之“第二取”,指的就是四取中的“见取”,就是执取自己错误的见解是最殊胜的,而积极地想要说服别人接受,乃至与人发生诤论,因此说“或为诘责他所立论”。“见取”本身是与染慧相应的,而且其背后的原因,可能是为了“贪利养及以恭敬”,或者“免脱他所征难”;也就是说,有些人的“见取”是因为贪爱名闻利养的关系,或者怕因为更正错误的知见等,而被别人质疑其法义前后不一致,因此继续坚执自己错误的见解,不愿意去好好再作思惟整理;也有一些可能是以对自己有利的角度,来曲解经论或断章取义等等。如果是这样的原因,那心态上就不是很正确,也会伤害众生的法身慧命,同时也违背自己当初学佛的初心。修学者理当以修学正法令智慧增上而自利利他为目标,其他的如贪利养及以恭敬等,就不应当列入考量了,这样才不会违背初衷。上述的几种原因都可能造成见取的结果,而见取是“取支”四取之一,这也验证了“爱支”能引生含摄见取的取支的道理,相信有智慧的修学者应当能够快速远离见取的。

另外也有一种很特别的现象,譬如在《瑜伽师地论》卷60中的开示:【若作是心:有施、有受,乃至广说,如是见者,违害于我,我今不应与怨同见;彼由憎恚,起如是见:无施、无受,乃至广说,名瞋所生邪见业道。】也就是譬如某甲是宣扬正法者,他是在开演正确的布施因果知见,而某甲因故对某乙造成了一些伤害,某乙便因此而生起了瞋恚心,因为这样的缘故,想要反对、报复或不利于某甲;而某乙就因此而故意接受或主张种种与某甲不一样的邪见,这种情形真的是很特别,也令人很惊讶,竟然因为瞋恚心而失去理智去接受错误的知见,这实在不是学佛者该有的行为。所以从上面所引几处圣 弥勒菩萨的开示,我们就知道有各种见取或者邪见出生的因缘,因此在末法时期,修学者还得真的要小心善护自己的法身慧命,不可以单纯认为别人跟自己的想法或行为是一样的,因为众生有无量无边的差别。上述所说,主要是因为背后个人的考量而引生的见取或者邪见,照理说真正的学佛者,应当不会有这样的问题,即使不小心犯了,经由别人的提醒,应当也要很快地修正。

另外我们再来看,演说错误法义者比较有可能的原因。在百法明门中,有几个心所法与引生错误的知见比较有密切的关系,主要包括无明、恶见、不正知等,虽然他背后不一定有什么个人考量,但是这些心所法势力如果很强盛,将会造成修学者极大的问题,因此是大家所务必要留意的。上述所列之“不正知”心所法,本质上同时具有“无明”与“烦恼相应慧”的成分,因此我们就主要说明无明与恶见即可。

首先,我们来看无明心所法,在《分别缘起初胜法门经》卷2中开示:【故非明无说名无明,而别有一心所有法,不知真实说名无明。……是故应知,非唯明无说名无明,是名无明障碍殊胜。】也就是说,从一个角度来说,“无明”就是不知道某些法义、道理,譬如对于前际无知、后际无知等,也就是对于过去无知、对于未来无知等等;而上述圣教中开示“无明”也有心所法的部分,所以说“非唯明无说名无明”,因此在百法中就纳入了这个重要的“无明心所法”。而大家都知道心所法与心相应,会影响心王,令心王在想要了知真实、觉悟诸法上面产生障碍,所以说造成“无明障碍殊胜”。在同一部经也开示:【复言:“世尊!如何无明障碍广法?”世尊告曰:“言广法者,闻所成智、思所成智、修所成智,障碍此者即是无明,是故说名障碍广法。”(《分别缘起初胜法门经》卷2)也就是“无明”有“无明心所法”的部分,因此无明的障碍性是很广泛的,包含了整个闻、思、修三慧的成就,从闻法开始,包括思惟与修行,也就是整个修学的过程都可能被无明所遮障,所以说无明能够“障碍广法”。而因为“无明心所法”在我们的修学中与意识心皆能相应,同时它又称为痴心所法,也就是会让众生在修学佛法的时候产生迷闇、障碍而难与佛法正理相应。

接下来,我们就来看恶见心所法。恶见的主要内涵就是五利使,而恶见心所实质上是染污的慧心所,也就是五别境的慧心所被染污了;而能够染污慧心所的恶见,以五利使作为主要代表,所以就另外依据染污慧心所来施设建立恶见心所法,实质上恶见心所法就是慧心所的一分,属于染慧。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知道:如果没有断除五利使(也就是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与戒禁取见这五种的严重恶见),那他的慧心所就会被五利使严重地染污,而引生种种错误的不如理思惟,进而产生种种错误的知见及推论,所以恶见确实是相当可怕的。譬如在《法华经讲义》二十一辑中,平实导师的开示:【因此必须探究他们为何听不懂?原因就是他们先入为主的邪见一直存在着;依他们被假名大师教导而存在着的原有的邪知邪见,想要听懂法螺的意涵,可就很困难了,……。(《法华经讲义》第二十一辑,正智出版社,页328)也就是因为受到邪教导的关系,而接受了五利使的多分或少分,这就会影响他后续的修学,而使得在理解或思惟法义上面产生了错误或偏斜,所以无论在解脱道或佛菩提道来说,要先断除五利使才能有见道的条件,就是这个原因。因此无论是多分或少分的恶见都应该尽速断除,不能与之共存,这样才能够让自己的慧心所得到基本的清净,因此往后在作法义思惟的时候,就能够逐渐地如理思惟而令智慧光明逐渐显现。

接下来,我们可以从这两个心所法,也就是无明心所法与恶见心所法合在一起来看:一个是具有覆蔽了知真实道理、令心迷闇的功能,一个是有让我们产生不如理思惟、颠倒推度而与恶见、邪见相应的功能。而这两个都是心所法,都与意识心相应,所以无论是哪一个,问题都是很大的,何况如果两个都具足。也就是一方面要了解正确法义时,会因为无明心所法现行而有障碍,很难正确理解与领受法义,一方面自己去作法义思惟时,往往会因为恶见心所法而落入不如理地思惟而得到错误的结论,因此要跳脱这两种束缚真的是很不容易。所以有时候会用“无明翳障”与“恶见稠林”来形容,也就是说,在有许多树木的森林中,眼睛又看不清楚,那要能够顺利地走出来,绝对是非常困难的,一定是跌跌撞撞、遍体鳞伤。因为无明有障碍正确了解正法的作用,而恶见就像在心中种进去了很多的错误法义,使其在作法义思惟时会产生偏差。因此由上述的探讨,我们就可以知道:有些人在接触及修学错误的法义之后,要让他离开转而修学正法,或者是让他停止传播错误的法义,都是相当困难的事情。因此,菩萨在接引众生时,也只能量力而为,碰到有些时候无法接引成功,也是无可奈何之事;相对的,在修学错误的法义后,能够转而修学正法,那就非常不简单而值得赞叹了。

事实上,修学正法难以成就,有些可能是因为先世业力造成的原因,譬如在《分别善恶报应经》卷1中的开示:【复云何业获报愚钝?有十种业。云何十业?一,谓此补特伽罗不信沙门亦不亲近;二,不信婆罗门;三,不信师法亦非亲近;四,隐法不传;五,伺师法短;六,远离正法;七,断灭善法;八,谤毁贤智;九,习学非法;十,毁谤正见称扬邪见。】也就是说,先世造业的关系,有一股力量而使得此世对于正法的修学方面是愚钝的,所以对于修学正法有障碍,不能信受与相应,包括前面我们所探讨的各种状况,确实有许多原因。上述所引圣教中的十种业,由经文字面上的意思,大家应当可以大致了解,而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如果是否定根本因如来藏者,他基本上就会直接违犯后面的五种恶业,包括“远离正法、断灭善法、谤毁贤智、习学非法、毁谤正见称扬邪见”等。所以,由圣教开示引生愚钝报的因果来看,也可以让我们知道学佛也是要非常谨慎的。

因此,在知见及修学上要能转邪为正、克服障碍,真的是很不容易,必须要下定决心,殷重忏悔、补偿所犯过失,并且努力寻求善知识来修学正法,放下原有的虚妄名声、面子等,并祈求三宝护佑摄受;同时也要努力修除性障烦恼、护持正法,这样才能在三乘菩提方面有见道的机会。而相对的,我们也要知道有人会传播错误的知见或邪见,包括像似正法等,他可能是有各种不同的原因,因此我们在接触种种法义时,就不要忘了作法义简择。

另外,我们再引一段在《大般涅槃经》卷12中的开示:【何等名为放逸死?若有诽谤大乘方等般若波罗蜜,是名放逸死。】也就是如果诽谤大乘法,那他等于就是断了法身慧命,因此用“”来形容。那这主要是他在正法上面退堕、不恭敬、不依教奉行与按次第修学,反而依据邪见而诽谤正法,包括有人告诉他有关他的落处、错误之处,以及什么才是正确的知见,或者拿善知识的著作给他看,而他都不愿意阅读或再作法义上的简择确认,因此就丧失了远离邪见修学正法的机会,因此称为“放逸”。这也是提醒大家:如果发现自己的法义有可能有任何问题的时候,都要尽快及慎重仔细地再去检验,这样才能善护自己的法身慧命。

我们再来看一下,今日所谈的无明与恶见,其中恶见五利使是属于见道所断,而无明或痴是属于修道所断,因此断除恶见五利使是属于取证三乘菩提一个非常重要的关卡,也就是断除我见的这个意思;而断我见实际上就是对于自我有正确的认知,知道五阴不是真实我,因为既然是刹那生灭变异的,那五阴中当然没有一个实体性的我可说。而这背后当然还是要依于八识论的正知见,才有可能在深心中接受不生灭的如来藏是真实我,而五阴是假我。我见断除后,就能够经由修行而慢慢断除修所断之无明或痴,当无明或痴的势力渐渐衰减之后,“无痴”这个善心所法的力量,就会逐渐显现并增强。所以在佛道修学中,正向的闻思修是非常重要,而相对的去除错误的知见及积极修除心性上的障碍也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我们需要两边都同时照顾才可以。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来作几个简单的结论:

第一点,对于有情之生命根源这个根本因第八识如来藏心的无知,会造成佛法修学上很大的障碍。

第二点,对于任何的“见取”都应当要留意而加以去除,因为学佛的目的并不是要诤胜,同时也可以避免在法义上有问题而影响自己及他人。

第三点,“无明”与“恶见”这两个与意识心相应的心所法,会严重遮障及影响正确的佛法修学,因此应当加以慎重的对治,尤其两者都存在的时候,问题更严重。

第四点,佛子应该要远离恶法而护持正法,未来世就可以有与“有智慧或具正智”相应的果报而远离愚钝或邪智的果报。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一集就谈到这里。

祝您身体健康、道业增上!

阿弥陀佛!


点击数: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