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鬘菩萨说“非坏法故名为苦灭”(一)

第025集
由 正钧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问候大家:身体健康、精神愉快。

“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二),今天要和大家谈谈,胜鬘菩萨说 “非坏法故,名为苦灭”。在《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法身章 第8〉之中,胜鬘菩萨向 世尊禀白说:

世尊!非坏法故名为苦灭,所言苦灭者名无始、无作、无起、无尽、离尽、常住、自性、清净,离一切烦恼藏。

平实导师在《胜鬘经讲记》第四辑之中,语译如下: “世尊!并不是毁坏蕴处界等等诸法的缘故而可以说是苦已经灭除了,我所说的苦的灭除,其实是说无始以来就已经存在,从来不曾有所造作,心一向如如而不起心动念,而且永远不堕于一切诸法中故不灭尽一切诸法,又能远离灭尽一切诸法的境界,并且是常住而不曾间断的无间等法,这样的法是有真实自性而不是性空唯名的,而祂是本来就已经清净,本来就远离一切烦恼藏的心。”

那么就依这个无始的心,约略地来说说 “非坏法故名为苦灭”的其中义理。首先说,为什么说并不是毁坏蕴处界等诸法的缘故而可以说是苦已经灭除了呢?要了解这个道理之前,先要明白毁坏蕴处界诸法与离苦互相间的关系。要毁坏蕴处界诸法之前,一定是有蕴处界诸法;有蕴处界诸法就是“有”,就是执取种种的“有”。对于一般人而言,打从被生下来以后,就显现出来有种种的执取,说的就是色、声、香、味、触;对这五个法的执取,那就从财、色、名、食、睡的贪著而表现出来,表现出来在哪里呢?就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饮食、衣着、车乘,种种身上的配戴穿着等等,包括珠宝、手饰、手表、皮带、鞋袜等,除此之外还要喷香水除臭,然后又在脸上涂涂抹抹的。唉!听到这里,有人心里面就犯嘀咕了: “化妆是一件多么庄严、高贵,有格调的事情,结果你说了就变成什么涂涂抹抹,好像是一件很没有趣的事。” 不会这样想吗?有的人一定会这样想,然而那真的是涂涂抹抹啊。你不但执取涂涂抹抹,你还会执取要美的、好的涂涂抹抹,这正是“有”上加“有”

只有这样的“有”吗?还有咧,在头发上或者衣着上,还要插花来庄严自己,然后又在鞋子上涂油来庄严鞋子,然后还要讲究出门要有一部象样的车——要马力强、内装舒适、外型抢眼;假如更有办法的话,最好还能买一栋别墅,然后还有花园、水池、假山,那就更好了,不是吗?那么有了这一些的“有”,就正好享受另一方面的“有”,那就是唱歌跳舞的“有”、游山玩水的“有”;当然在人世之间常常就免不了有追求男欢女爱的“有”了。有了这一些的“有”以后,就在这一些有的境界之中,尽情地受用其快乐的感觉,因为本来人的一生,就是应该享受种种的五欲的快乐嘛,要不然来人间一趟干什么呢?

也许长大的过程中,看到的事情也多了,逐渐更加懂事了,或者是更年长以后经历了一番的人生的经历,熏习了很多的世间的规则、道理之后,然后就想: “我们也许可以为人们施设种种的定理,让大家更了解人生是怎么回事啊。” 有人又想说: “我们应该为人们更好的未来,来建立种种的制度啊。” 另外一种人也想说: “我们应该要提升我们的身心灵。” 然后就有人把人与人互相之间界定了种种的规则,其中有应该遵循的、有不应该去做的,违反该做、不该做的就要受处罚。譬如说有种种的生活规约、交通规则、民法、刑法等等;有的人则是研究世间的种种事理,然后建立了定理、定律,这样子别人要成就其他的事业,就可以有所依循;因此接着就有人把如何造房屋、桥梁,如何为人治病等技术有系统地建立留传下来。另外一类人则是致力于如何教导人们在意识层面的提升、净化,一旦有所成就以后,就开始受用诸方的赞叹,“名的有”就如影随形了;又或者是因此而获得相对的报偿,那么“利的有”也就手到擒来了。而这一些的执取,就通称叫作有的执取。

这样的执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其实从我们被生下来,接触种种境界之时就已经开始了。这样的情况,则是因为过去世的熏习所导致,再加上成长的过程中,也从环境中的其他人、事,也得到了种种的教导,这样的情况就叫作随顺于彼彼的世间。由于这个缘故,往世此世、此世他世辗转不停地对“有”的执取,所以我们都一直认为那一些“有”都是真实有。那么既然是真实的有,为什么我们不好好受用呢?意思是说,受用这一些有或者是想要得到名、利等等,也就是希望从这一些“有”的境界中得到快乐;然而受用这一些的“有”,也希望从这一些“有”的境界之中得到快乐之时,却不知道说这一些的“有”是从哪里而来的,就认为是:这是天经地义的“有”啊。所以就有前面所说的地水火风、色声香味触、饮食资产、田园宅舍、男女歌舞等等的事,正因为被生下来之后就已经开始是“有”的。

然而,就算前面所说的这一切都是真实有,世间法不是也有一句谚语叫作 “创业维艰,守成不易” 吗?所以若是想要好好地过日子,就得要有相对的付出,这就包括说得要努力地赚钱等等了。当然这里面牵涉到过去世所积累的福业够不够,那就暂时先不说它,就以一般的状况来说明。譬如说计划了很久,想出国玩个十天、半个月的话,首先要具备什么?得要有旅费啊,有旅费的预算啊,那就是刚才所说的得要去赚钱啊。可是赚钱辛不辛苦?一般而言都不会太轻松的啦。又由于所需要的旅费那是额外的开销,所以除了要赚足了日常生活柴、米、油、盐之所需以外,还要赚更多的钱,那又要更辛苦一点了。再者,旅费已经有着落了,要不要把手边还在忙的工作或者是告一段落、或者是有别人可以分摊?总不会说你出去玩了就把工作辞了吧,回来再另谋高就;这未免太潇洒了吧,只恐怕没有几个人会这么做啊。那么这一个过程中有没有苦?当然也是会有相对的苦啊。等到出国的那一天即将到临,还要考虑说:要带哪一些东西出门、要带哪一些东西回来?到机场要怎么去、怎么回来?当然心中算是很高兴,但却也免不了会有一些愁苦。这过程中就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办理登机的手续、过海关、等飞机起飞,然后所坐的又是在有限空间的座位上,然后飞机停了以后,又要等着出关手续。这一连串的过程中,仍然是有快乐、也有一些痛苦。那旅游的过程中,第一天快乐多、痛苦少,因为也许行程中很新鲜,所以感官上的快乐是十足的;但又因为是得要贪黑起早赶行程,所以睡得不好,又或许不适应当地的温度、湿度等等,所以又有一些苦。第二、第三天过去以后,亦复如是,乃至是会越来越呈现出来的情况,那就是上车睡觉、下车尿尿,那么因此快乐就会越来越淡,痛苦就会相对更加明显了。终于拖了一大堆行李,疲惫的身躯回到家,这个时候到底是快乐、还是痛苦?那真的就叫作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

可是这个时候有一个景象,一定是大家共通的,那就是回到家里面又生出来一个念头说: “唉呀!明天又要上班了。” 请问这是不是苦?因此前面所说的就算是一切都是真实有的,而从其得到的过程中就已经不会全部都是快乐的,更何况前面所说的种种“有”,还不是真实有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一些的“有”其实一直都在生住异灭这个现象法界的大轮上,不停地运转着。 “生住异灭” ,有时候说是 “成住坏空” 。譬如说一天的从早到晚、一年的周而复始,一个人的一生从生至死,一个国家的成败兴衰,乃至是这个地球的从无到有、有而复灭;没有一件事情不在这个生住异灭之轮中不停地运转着。

那么生住异灭的过程之中的苦与乐又是如何呢?以一个人的一生来看,譬如说: “生了!生了!生了!” 有人激动着喊着,生了是什么意思?就是“有”啊,因为有了一个人嘛;那么这一件事是苦、还是乐呢?那当然是乐啊,怎么可以说是苦;那么哪来的什么弄璋之喜、弄瓦之喜。既然是有喜当然就是乐啊,所以大家才说“生日快乐”嘛。且不说生下来的小孩子是否健康、外表秀丽等等,一般世俗所不同的认知暂且就不谈了,单单就说生的过程,母亲怀孕的时候当然也有快乐啊,但是只恐怕苦的内涵是占着很大的比例。譬如说,害喜的时候恶心呕吐、行动变得比较不方便了,然后还怕会不会变丑啊,也担心说会不会有产后忧郁症等等;而正在即将要生产以及正在生产的那一段时间,是苦、还是乐?应该不会有人说是乐了吧。但是有可能会硬着头皮说:“哎呀!那是身体苦,但是心里面很乐啊。”是不是要安慰说:“哎呀!这真的是真会苦中作乐啊。”而这一些苦,还没有谈到说被生的这个人的本身,为什么被生下来的时候都是放声大哭?正因为痛苦啊!因为生下来的时候,头颅要被猛烈地压挤之后才能通过母亲的产道啊。更不要说是那一种胎儿的双脚先通过母亲产道的那一种难产了,而在母亲与胎儿身上都有剧烈的痛苦,这是第一种痛苦;胎儿在母亲的子宫内,那叫作24小时、三百天的恒温,可是一旦被生下来以后,突然离开母亲的肚子,本来是36.5度的环境立刻也许就变成是20度的环境,那么这一种大概16、7度的温差,而且是完全没有穿衣服的情况之下,是苦、还是乐?当然就一定是苦嘛,而这是第二种苦;胎儿被生下来同时,或者是以手承接、或者是以水净身,进一步以巾包裹,然而对初生的胎儿的身触,却是极为粗糙、极不适应的触觉,这又是另外一种的痛苦。因为有着种种的痛苦,所以一被生下来的同时就要大哭一场;不哭的话,医生还要拍他的屁股,还是要让他大哭一场啊,但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可是为什么明明生日早已经过了,大家每一年还是要过生日呢?然后还要欢唱生日快乐歌?因为唱完了以后,又有礼物、又有party,何乐而不为呢?但实际上真的是颠倒极了,然而这真正显示出人们追求有、追求乐的一个迷失心态。

生长的过程中,也可以说是“住”的过程,依然是苦乐参半。其中一个是“病”,在人间要找到一个从来不生病的人,其机率应该是零,换句话说,每一个人都会生病;有与生俱来的病、有出生之后因四大不调而生的病,有大病、有小病,有的病很快就痊愈了,有的病一生也治不好。有种种的病就伴随有种种的苦,更何况还有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而于其中交杂;那么“住”的过程或短或长,这当然是因人而异的。“住”的过程之后就是“老”的过程,也就是坏的过程,或者是发白齿落、皮肤皱暗、四肢僵硬、眼暗难视、诸根耄耋的缘故,所以就耳不聪、鼻不灵、舌不敏,乃至意不清等等,就需要有人来服侍了。坏的过程依然也是因人而异而或长或短,这也显示其中的苦是或长或短、或轻或重了,仍然是离不开种种的苦啊。当然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是不会死的,不管是少小死、病死、意外死、老死;死的苦对于一般人而言,那就更加明显了。然而因为有或多或少的“乐”可以被追求得到,所以对于世间的种种 “苦”,相对就愿意接受了。今天暂时说到这里。

祝愿大家:幸福健康、道业猛进!

阿弥陀佛!


点击数: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