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對於現實人間的前途是悲觀的嗎?

第53集
由正益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今天要講的主題是:佛教對於現實人間的前途是悲觀的嗎?

這個問題它本身是沒有辦法解釋真正的法界的緣起。實際上法界它不是只有人,有無量無邊的眾生;而且佛教看得是更久遠的,所以沒有一個真正一個實在的。所謂的真心,祂能夠遍三際——過去、現在與未來。以及現在的法到底是什麼呢?現在的法,世間一切法念念不住,每個剎那之間並沒有辦法停下來,它一切都是在變異中,不斷的湧動,不斷的成就生住異滅,成就人所謂的生老病死。所以我們看待這一切諸法,所有的變異就是苦;所以應當了解有變異之法,我們應該要離苦。

然而我們可以隨順世間來說,人類的前途是什麼呢?人類的前途將來會有在這一個時節的因緣,讓眾生產生殺戮,人的壽命會更短;等到那個時節因緣,人就會開始因為殺戮,讓彼此受到巨大的傷害,許多人都死了;這樣剩下的人就會開始痛心自責,他們想要來悔改。悔改什麼呢?希望人能夠互相不要再傾軋,因此壽命可以漸漸的增長。

所以說,到底佛教的看法是悲觀還是樂觀的,都不是一個很適當的說法。只是說,佛陀已經很清楚說人類的未來是什麼,就是這樣;然後以後還會有許多尊佛來到世間,繼續的來教導大家這樣莊嚴而且深不可測的佛法,讓眾生都能夠以此受教而能夠受益,而不是只有停留在世間這種慈善之法、人天之法。

對於佛教來說,到底佛教將來會遇到什麼事呢?以佛陀來說,在末法時期就會有魔王的子孫,到佛教的寺院來出家,而且有的寺院它本身是不守戒律的;他們雖然身穿袈裟,可是佛陀說這樣的比丘都是不清淨的,不論出家的法是如何,他們並沒有真正的持守。佛在經典裡面用了「魔比丘」,就是魔王讓他們鬼迷心竅、魔迷心竅,而產生了種種不清淨想,認為他可以把這不清淨法也帶入到佛門來。然後這些人除了不守戒律以外,甚至很大膽的說哪些法就是佛所說的真正的永恆的法、真正的涅槃法,他們就透過這些假的法來傳法。

佛陀說,這些人會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拿男女上床行淫這些淫欲法,來公然在佛寺裡面,說這就是成就無上菩提之法。也就是說,這些人他們有了很強烈的惡見,他們也會因為這樣的業行而受苦。不過,我們是不用理會這些人他們將來是不是會如何,我們應該關心的是說:我們現在的社會裡面,現在的環境裡面,到底有沒有這種用淫欲法作為惡見,認為這樣就是解脫自在之法的人呢?實際上是有的。他們不論是在佛門之外或佛門之內,這都有。在佛法中說這些人就是異教徒,他們不是真正修學佛法的人。

因為佛陀當年,許多的外道他們並不是都沒有一點修行,他們也有修行;他們簡別一件事情,就是想用神通看自己有沒有修行的這種能力,他們以神通之法來辨識自己或是他人;所以,他們也用神通來比試,跟對方來比較,然後看看能不能贏過對方。這在佛陀當年也是如此啊,看到說許多人想要跟佛陀來比。那我們要說的一個重點是,神通之法呢,那時候的人都知道:如果你不是清淨梵行的話,你的神通就會被結束,你的神通不會現起。所謂的清淨梵行,就是沒有男女欲,沒有男女欲私情。也就是說,如果說我們換成今天,今天許多的外道,或是說魔王子孫,到了佛寺中來出家,他們對於這道理更加的不懂,也就是說 他們比佛世的外道還要愚癡;所以他們不知道說,淫欲行的話呢,你不可能現起世間的種種神通,你也不可能得到佛所說的三昧;淫欲行你能夠作的,就是繼續投靠鬼神。所以我們必須要對這樣的根本理,能夠加以信受。

所以,末法的世界它一切都在變化之中,將來到底會怎麼樣呢?會順著這樣的潮流以及惡知見,會產生許許多多的相似的佛法。所謂相似佛法就是「常見」跟「斷見」,他們會不斷的出籠。

所謂的常見就認為,我現在目前這個心,就是輪迴根本的心;那因此祂會變異、會虛妄,我只要把祂修正完了之後,就可以成就;成就什麼?祂就變成真心。也就說這種真心要修持的法,它根本就是違背了真如;真如是如如不動的,祂根本不讓你修啊!你要怎麼去修祂?要修祂之前,你要先找到祂。可是許多人根本不理會佛陀所說的意旨,他們所說的看起來也有真如;可是他們不去思惟真如是沒有辦法修持的,你能夠修的就是真如祂在阿賴耶性執取性這些種子,以及無始以來的這個所知障;可是對於這個妙理呢,因為接觸佛法不深,或接觸後也沒有信受,不相信如來一代時教所說的妙法,這樣就會變成常見裡面的人。

常見的人對於六識心是一直追逐的,他無論在自己所說的禪定,或是他所修行的境界裡面,都認為這樣的法是對的。他認為:「除了這個心識以外,你怎麼去修呢?妄心只要清淨,不就是變成真心嗎?」然而我們要說,妄心清淨的話,你還是被出生之法,你這個心呢,不是自己可以永恆常住的;你要有一個真的心,來出生你這個妄心,你這個妄心才能夠不斷的修、不斷的磨、不斷的變異、不斷的出生、不斷的死亡。然而這個心祂的生滅現象,我們不應該說是死亡;應該說色身會死亡,但這心就說生滅。祂晚上睡覺的時候,你如果沒有作夢,在睡得很熟的時候,意識心實際上就斷滅;因此,祂並不是一直存在的。從這點來看,即使這個心修成非常清淨,祂到了睡眠的時候,祂也是會消失;會消失的法,你怎麼可以說是真如心呢?你怎麼可以說祂就是如來藏呢?所以祂不是如實。

如果說將這個心繼續修練,修練成沒有對世界的分別,就說:「那我這樣的話,我就是末法中的大師啊,因為我找到這個真心,我對一切萬物都沒有分別。」然而這種說法也是錯的,因為真心祂沒有分別,是對這個五塵、六塵沒有分別的;可是祂對於心——眾生心,這些妄心的心的所有的行相、心所起念,祂是很清楚的。如果這樣一想,你就可以知道,將本來可以分別六塵的這種體性,刻意把它消除;那如果這樣的話,這個人應該變成是一位愚癡人;應該走路的時候,過斑馬線或是走紅綠燈,他都可能會發生車禍,給別人帶來危害等等,他如果開車的話呢,他就可能去撞到別人。為什麼?因為他不能再分別了別一切的諸法。所以這樣的說法也是錯誤的。

也就是說,末法這些人,非常多人,都是變成了化身為異教徒,雖然在佛門出家、在家,可是他們跟外道沒有兩樣;佛法說他們是佛法中之賊,就是盜賊。甚至有的人他還用各種的,甚至會去想是不是來作各種的算命,或是說替人家 作各種的消災等等。也就說,這些人對於佛法的正見是很難能夠維繫的。所以,末法中就會出現這樣常見的人。

那哪一種人是屬於斷見呢?他認為,佛法中沒有什麼真實法,真實法都是後人編的,佛法說一切法都是生滅的。這種就是龍樹菩薩所訶責的,也是佛陀所訶責的。已經跟你說這種空見空性——真正的真實空之理,可是你還從一切法中,只能夠看到什麼?只能夠在看到空,以為這些空無變異然後緣起就是在說這個空理,不肯相信這個真實法就是緣起法裡面不變的心識。哪一個心識不變呢?就是能夠在陪著你入胎、陪著你出胎、陪著你從小到大名色成長,然後出生名色,作為名色的過去生的習氣,轉到今生的種種,這些能夠記錄業行業果的心識。

也就是說,這樣的心識非常特殊,因此,阿難有一次說他對於十二因緣法——十二緣起法非常了解;佛陀就說叫他不要再說了,因為因緣法很難,就是因為有這個心識。這個心識能夠入胎出胎,能夠在中陰身還能夠現起,生老病死都是由祂來掌握一切名色的出生,以及變異,以及老死。那就要請問,這一個心識在哪裡?承認這個世界是緣起法,可是卻不承認緣起法這個心識的人,就已經違背了阿含聖教。其實阿含沒有更說這個緣起法出生一切諸法,但透過暗示其他的語意我們可以知道,名色既然是由這個心識作為出生根本;乃至於說在緣起法在逆觀行的時候,往回觀的時候,要把每一個三界法滅除的時候,佛陀遇到了這個心識卻無法滅除。那你如何說佛陀都不能滅的心識,你卻可以滅呢?

當然有的人會再說:「你即使這樣說,我還是不能同意,因為佛陀現在又不在這個世間了。」他所跟循阿含的教理,有說「識滅後,然後依次繼續滅」,十二緣起法是這樣說。然而,我們卻可以說,我們是在說阿羅漢他本身將二乘人所認為的,執取三界的阿賴耶性滅除了,所以因此而說識滅;然而,既然他在識滅這個過程中他證得阿羅漢,然而阿羅漢並沒有當下在證得的時候,他名色就消失;所以這個識並沒有滅,而且他名色也還在,所以他名色就跟這個識而在。

另外是阿羅漢他可以進入無餘涅槃,可是他卻沒有一個進入者;因為他已經滅掉一切所有認為是阿羅漢的法,所以已經沒有一個身心之法可以稱為阿羅漢,你如何說這個無餘涅槃不是佛施設的呢?而且在《阿含經》裡面也有提到了,提到就是有三乘法,提到如來說過去許多尊佛都是如此而成就,所以就是有菩薩法;如何說沒有菩薩法,這樣來否認大乘法有常住之理呢?

而且,如果說斷見能夠成立,斷滅見能夠成立,那世間的一切,到底是怎麼成就的?就應該有很多變異相。如果說一切的人DNA應當有23對;那請問:為什麼要23對,而不是22對?不是21對?甚至說,為什麼不會再多,變成24、25、26?為什麼一定要有23對呢?所以,你這樣法是講不通的。世間如果沒有一個常理,那應當每個人的DNA也不應該有固定數目,也應該有許許多多變異。如果說突變是一個法界的根本,請問能夠履行突變,執行突變,讓這個突變而產生了這樣的法,到底是怎樣而產生呢?

再來,對於因果也是一樣,你這個斷滅見的人,也是不能堪任。因為你不承認有個常住法,你認為佛法就是語言文字,透過這樣思惟,然後甚至說認為小乘法就究竟;可是小乘法從來沒有這樣說,他們認為,阿羅漢滅後以後還是有存在的有,焰摩迦比丘當初就被斥責過,不可以認為阿羅漢滅後以後是什麼都不存在。

那接下來,如果說你必須要有一個因,因一定要跟過去有所聯結,跟一切有情的心識以及所造的業行,有過聯結;而且這個聯結也必須要因和果是如實的,也就是說,遇到輪迴的任何境界它都不能變更。請問:這記錄因果的這個實體,祂在哪裡呢?如果你認為佛法不是在講這樣的因果業報,是否定因果業報,那你就錯了。

那是六識論者,他們曾經說,如果你在恆河這一岸不斷的殺人,殺的人非常非常多,然後另外一邊,它的對岸不斷的來作布施,來成就善的功德;可是實際上最後都沒有業報,兩邊作的都是平等,都沒有什麼特別可以差別。也就說,不管平等與不平等,反正他就認為沒有什麼善惡業果,你跟這些人就沒有什麼差異。所以你沒有辦法解釋。

然而,佛是一切智者,佛可以解釋,而且佛是因為證得這個識,不能夠跨越、不能夠滅除的心識,最後成就無上菩提。因為佛說:我在緣起法裡面,證得這真實的空,證得這個空。所以,緣起法的根本一定是包含所有的法界之妙理;不會說你所認為的斷滅見,就可以成就這個輪迴的這樣的繽紛的世界,成就三際這樣一切的流轉;這樣你想的都是沒有因沒有果,而且你這些都是戲論。因為佛陀是親證者,你卻認為佛陀祂可能只是提出一些宗教思想,卻不肯承認,所以不肯承認諸佛的妙理;所以你對於佛陀來說,你是一個外道見者。

所以我們在看到末法這個時間,未來會讓菩薩在這個世間,處境越來越艱難,為什麼呢?因為這樣真實法——如來藏法,確實是很難被眾生所信受。要信受這樣的法,必須要有無量的善根因緣,不是說一般的眾生願意;因為他不可能發起菩提心,他不肯救護眾生,因此他和佛道只有很輕淺的緣。所以,未來講法的人,講真實法的人,一定會受到排擠;甚至佛陀有說,在正法最後剩下80多年的時候,如果你還要弘揚如來藏法,你的處境會是什麼呢?你生死會受到威脅,而且你會受到許多有心的人他來攻訐,來辱罵;甚至,你要忍受來修學的人他們的境況都不是很好,甚至貧窮,甚至是可憐,甚至是殘障等等這樣的人;而且,一切所需望眼過去,全部居家沒有一個可樂的。在這種情況境地之下,菩薩還是願意來弘揚這個法,因此所積累的這種功德,就更加的難能可貴。因為諸佛因地,確實是不喜歡這樣的,在他能力還沒有成就之前,他就不會到這個世界來;而菩薩能夠繼續在這個賢劫來護持,那當然是很不得了的事情。

最後等到月光菩薩再來,佛說,月光菩薩會再顯示這佛法的威德;就像是一個燭火,它點燃了,等到燒到快要完的時候,它燭芯會出現了一個猛利的大火,它的光焰會特別的明亮;然後隨後佛法就滅亡了。這時候,菩薩們因為世間沒有可以度的因緣,就應該往生到兜率陀天,然後去覲見彌勒菩薩;因為彌勒菩薩將會很快的在五億七千六百萬年之後,到了人間來,來說法,來成就佛道。

所以,菩薩的一生,就是將這法界的一生,將這個如來的志業,當作自己生生世世的志業,如此才能夠不負自己所發的四宏誓願。所以末法的世界,人間有許多的人會認為未來會怎麼樣?我們是要清楚的告訴大家:彌勒佛出世的時候,許許多多在釋迦牟尼佛學法的遺法弟子,遺留下來法教的弟子,只要你沒有墮入斷、常二見,不是毀謗如來;只要你有四不壞信,對於證悟這個真實法,證悟這如來藏的賢聖僧,你不要去毀謗他;你不要因為他現出了是在家相,你就認為他所說的法大概是有問題的,或是錯誤的,甚至攻擊他;只要你對於賢聖僧的理解不要在表相中流連,這樣你就可以積累到見到彌勒佛的因緣了。

好,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1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