譬喻品(五)

第113集
由 正圜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您收看正覺教團網路弘法節目,目前正在為您演述的是「三乘菩提之法華經講義」單元。

在上一集中,我們談到那些誹謗最勝妙、最了義、最究竟的如來藏法的人,捨壽之後就得下阿鼻地獄,而且要在阿鼻地獄裡面過完無數劫之後,終於可以離開地獄了,還得輾轉來到餓鬼道;等餓鬼道的業報受完了,才能輾轉來到畜生道中;來到畜生道以後,牠們會有什麼樣的境遇要領受呢?我們接著就為大家說明。這些從餓鬼道受報完畢的有情,即使轉生人間成為畜生,比起餓鬼道的境遇算是好太多了;可是如果受生為狗或狐狸時「其影枯瘦」,也就是牠的身影讓人看起來,就覺得牠是很乾枯、很瘦弱的,而且渾身暗無光彩,被人們所厭惡。有的狗雖然渾身是黑色的,可是牠被主人所疼愛,你會看到牠渾身的毛黑得發亮,牠的黑毛是很有光澤的。可是,同樣是黑毛狗,這些狗的毛卻一點光澤都沒有,枯瘦如柴。如果又加上疥癩而有皮膚病,毛也掉光了,當人們看見時都會覺得牠很噁心。所以不管是誰見了牠都會討厭,遠遠看見牠走來時就開始吆喝:「走開!走開!」真的是「人所觸嬈」,這種野狗其實還真不少呢!

說到狗,我們知道:狗有許多種不同的心性,有的很忠實,有的狗是很溫柔、很敦厚的,但有的狗則是窮凶極惡;有的狗很有福報,有的則是沒有福報。狗有很多種不同,你可以仔細去觀察;當你觀察清楚了,就會知道這條狗的來歷。你就可以判斷:這條狗今天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你可以推斷出來:牠前世造了什麼業,所以今天成為這一類的狗。接下來,我們回到經文,會成為「黧黮疥癩人所觸嬈」的狗,又身形枯瘦,當然有牠的原因,但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往昔誹謗大乘經典,牠們從各種不同層次的地獄中出來以後,流轉到餓鬼道中很長的時間,然後才輾轉來到人間的畜生道中受苦。

【又復為人之所惡賤,常困飢渴骨肉枯竭,生受楚毒死被瓦石。斷佛種故受斯罪報。】(《妙法蓮華經》卷2)這就是說,由於惡業感召的緣故,從餓鬼道來到人間就當了野狗一類的畜生,身形枯瘦無光,皮膚上也長滿了疥瘡等等,所以人們都生起輕賤、厭惡之心,大家都不喜歡看到這樣的惡眾生在身邊出現,見到了就想要把牠們給趕走,因此牠們難得有食物可以吃,總是「常困飢渴」,導致看起來總是「骨肉枯竭」的模樣。像這樣的狗,連孩子們見了都會欺負牠,所以「生受楚毒」,往往被調皮的孩子拿著棍子追打、拿石頭丟擲。當牠死了以後,骨骸往往就被人丟棄在瓦礫堆中,無法好好安葬。從下墮的那一世受地獄的長劫無間苦報開始,接著要在餓鬼道中領納種種的苦受,來到人間還要當福德很欠缺的狐狼、野狗一類的畜生,在三惡道中的時間長得令人難以想像,所受的痛苦當然更是難以思議的;推究其原因都是由於牠們往昔否定《法華經》、否定大乘經典,斷了別人佛種的緣故,所以今天才會領受這樣難以承受的果報。

各位菩薩!這最後一句「斷佛種故受斯罪報」,是我們都應該要特別注意的;從這一句聖教,大家都應該要生起憐憫心,憐憫那一些謗法的人。他們常常公開說:「大乘非佛說。」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大乘經典所講的,都是佛陀入滅後的佛弟子們,由於對佛陀的永恆懷念而創造出來的,才會把佛陀的證量高推勝過阿羅漢;所以事實上佛陀只講過二乘解脫道,沒有說過所謂的大乘佛菩提道。」當他們這樣講的時候,本來不信的人也被他們影響了,所以才會一天到晚在否定大乘經典。大乘經典講的末那識、阿賴耶識、如來藏、真如,他們都不信受。自己不信也就罷了,偏偏還要寫文章、寫書、說法、發表論文,想方設法要否定大乘經中的法義,所以他們常常提出的主張就是:「阿羅漢就是佛,佛就是阿羅漢。佛跟阿羅漢的差別就只有:阿羅漢一世入滅;而佛陀過去世成為阿羅漢以後,永不入滅一直度眾生,所以成佛。佛和阿羅漢所學的法義和所證的內涵是沒有差別的,證量相同。」這就是他們的說法。

然後他們又從另一方面來說:「第七識、第八識,是到部派佛教以後才興起了大乘佛教,是那個時候才創造出來的。」可是問題來了,二乘法中初果到四果的實證都不必親證第八識,而部派佛教的每一個派別,全部都是從聲聞上座部分裂出來的;那些不迴心的定性聲聞阿羅漢們,都沒有證得第八識,竟然能夠發展出第八識,「他們寫出來的那些大乘經也都證明他們有證第八識」,因為他們所謂的「部派佛教聲聞人」寫的大乘經中說得很清楚分明,沒有實證的人顯然是不可能寫得出來的。那麼「這樣看來,聲聞上座部分裂出來的聲聞人,那些部派佛教聲聞僧的智慧顯然是比釋迦牟尼佛更高的」,這就是他們暗地裡想要表達的意思。當他們這樣否定七、八二識,並且主張「大乘非佛說」、「佛就是阿羅漢、阿羅漢就是佛」;這就是斷人佛種啊!因為就算有人真的想要成佛,也變成不可能了,不免會跟他們一樣成為假阿羅漢而自稱是佛。

然後,大乘經典之所說,大家因此全都不信受,結果就是沒有人想要修學大乘法,佛種也就斷滅了。他們不曉得造了這些業,就是成就了「斷佛種」的大惡業。這種惡業是三界中最大的惡業,因為這樣謗佛同時也是謗法,並且也是誹謗所有的大乘勝義僧;他們的意思其實是說:「你們大乘佛教宣稱開悟了、證得第八識,其實都是假的啦!」這樣子,他們顯然不是只有誹謗三藏教的三寶,也不是只有誹謗通教的三寶,而且還誹謗了大乘別教、圓教的三寶,這是三界中最重之罪,不幸的是他們都不知道這罪業的重大,也不曾有人警覺到,真是很可憐啊!但是這些經典,他們都讀過,問題是讀不懂,所以無根誹謗正法,將來就是「斷佛種故受斯罪報」。所謂「斷佛種」究竟是什麼意思?他們無法理解,自以為用解脫道來取代佛菩提道,然後努力在弘揚他們所錯會的解脫道、羅漢道,認為這樣就是在續佛慧命。然而這個罪報的嚴重性,是否已經造作了最大的惡業,是他們所不知,也不曾有所理解的。

所以,《法華經》中的真正意旨,不是一般人所能瞭解,乃至證悟之後也不一定能瞭解;也就是說,如果你想要宣講《法華經》,就得先瞭解 佛陀那個年代弘法的事相是怎麼回事。如果你說:「我不瞭解佛陀那個年代的事情。」那麼講起《法華經》來終究只是隔靴搔癢,無法講出其中真正的道理來,因為這不是單單知道其中的法義就能如實宣講的。但是,諸位今天聽了這個真正的道理,是很重要的!譬如,大家可以看到臺灣四大山頭之一,他們網頁裡面還明著宣示:「並沒有如來藏這個心存在,如來藏心只是方便說。」所以這些人很可憐,而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可憐。當你說他們可憐的時候,他們反而說:「你不必來可憐我,我一點都不可憐。」這就是說,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可憐處,才是真正的可憐人啊!如果有人知道自己很可憐的時候,其實那不是最可憐的,只是有限度的可憐而已。

完全不知道自己可憐,那種人才是真可憐;所以我們應該作的就是想方設法讓他們瞭解六識論的過失,讓他們能夠回歸到八識論,讓他們實際瞭解:三乘菩提不論是哪一乘,全都是八識論的法義。讓他們瞭解這一點之後,他們才有可能懂得懺悔滅罪,將來也可以紹繼佛種,這是我們應該作的,不應該在心裡面詛咒說:「讓這些人死掉算了,怎麼可以這樣誹謗佛法。」我們不可以這樣作,因為我們是菩薩,不是聲聞,所以我們要怎樣把六識論和八識論的差別,以及六識論有什麼過失,很詳細為他們說明,讓他們去瞭解自己的過失;有朝一日如果想通了,願意好好懺悔滅罪、改往修來,這樣捨報後就不必下墮三塗,未來世一樣可以紹繼佛種。這才是我們應該要作的事啊!所以我們為正法、為眾生作事的時候,不必考慮能不能回收。

譬如過去我們在電視上作節目,電視台的人說我們很奇怪,人家在半個鐘頭或一個鐘頭的節目裡,一開始就先打出自己道場的劃撥帳號,結束前還要再打出一遍,讓人家匯款去護持。他們問說:「你們怎麼都沒有?你們好奇怪喔!」因為那一種劃撥,每一筆的金額雖然都很少,一百元、二百元的,但是數量很多,加起來也是蠻可觀的。我們說:「沒關係,這匯款就讓給宗教電視台去收。」所以我們打出的是電視台的劃撥帳號。為什麼呢?因為我們不是要藉那個節目去獲取資金,而是要藉這個節目來教育佛教界的廣大基層觀眾,使他們的佛法知見水平能夠快速提升;將來因緣成熟時,也能進入正法道場中來熏習修學。

所以,每次在錄製弘法節目之前,平實導師總是一再交代:「不要講得太深,要講淺白一點,否則人家會聽不懂。」結果那些平常自認為佛法都懂的人,竟然還是聽不懂,最後終於承認:「哎呀!原來我還是不懂佛法啊!」這樣我們的目的就達到了,至少把某些人的慢心給砍掉了。後來終於他越看越有興趣說:「唉呀!不懂還是得要多看啊!因為看久了,多少還是會聽懂一些。」這就表示他的佛法知見水平提升了。本來都聽不懂,現在終於懂一些了,這樣我們所作就有達到效果。我們的目的不是要藉那個節目來廣收錢財,而是要提升佛弟子們的知見水平,救護大眾遠離六識論的邪見,為今生乃至未來際生,建立起正確的佛法知見。

當我們這樣從基礎把大多數人的佛法知見提升起來,大眾的知見水平提升了,破壞正法的力量自然而然就會消減,世尊所破斥的相似像法的蔓延就會因此被抑制下來,這就是我們要作的事。而沽名釣譽、聚納錢財等,都不是我們所關心、我們所要作的事。因此,如何才能讓眾生不要跟著那些六識論者去誹謗大乘法、誹謗最勝妙的如來藏妙真如心,這才是最重要的。

假使有人發大心要去監獄度化那裡面的人,最多就是感化他們出來以後不再殺人放火、不再詐欺眾生而已。但是,如果不去救護那些誹謗大乘法、推廣六識論邪見斷壞眾生佛種的人,那可不是一、二大劫或幾百世就可以回來人間,那是無間地獄重罪啊!他們要回來人間可得要等很久很久了。等他們回來的時候,且不說賢劫千佛過去了,乃至再過很久以後的星宿劫也都過去了,他們可能都還無法回來人間。所以,我們怎樣去教導眾生不要跟著那一些六識論的邪見,一起誹謗最勝妙的大乘法,這才是最重要的。比起殺人放火而下墮三惡道幾百世或者幾千世,六識論者這種「斷佛種」的大惡業,那是幾千億倍的果報,可是有誰知道呢?他們並不知道。因此我們就有必要讓大家都瞭解,如果我們知道這種後果而故意不說,或者只是冷眼旁觀,默然而不加以導正,那就不是真正的菩薩,因為那是極重的惡業啊!

如果經過我們再三再四的說法辨正之後,他們認同了就不會再造作謗佛、謗法的惡業,這樣才能達到救護他們的目的。我們的目的是要救護他們,不是為了要出一口氣。所謂「菩薩從大悲中生」,如果不是從大悲中生,就不能叫作菩薩。所以菩薩不應該說「我要出一口氣」,或者是以幸災樂禍的心態來面對這些破法的眾生,而是要以悲憫的心情、用溫言軟語來拯救他們;如果他們聽不進去時,就改用金剛憤怒相、當頭棒喝。但是當頭棒喝只是在法上來作,不能夠見了面或說法時就破口大罵,這樣的棒喝反而會讓人產生反感,沒有辦法度化眾生;唯有獲得他們的認同,才能真的救得了他們。

各位菩薩!以上為您說明的是誹謗大乘法、誹謗如來藏妙心的嚴重果報,如果以後您再遇到六識論者繼續主張「大乘非佛說」時,您就把今天所聽到的道理,用善巧方便來告訴他們,讓他們可以遠離這樣的大惡業,未來世便得度了。如果他們因您的一席話而得救,他們未來世就會成為您的弟子,而您也就是在攝受眾生、攝受佛土,您的功德將是無量無邊的廣大啊!

因為時間的關係,就為您說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學法無礙、早證菩提!


點擊數: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