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集
由 正村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佛教正覺同修會所為您製作的三乘菩提系列弘法節目,這個單元是探討「三乘菩提之法華經講義」,這篇文章的主題是「諸佛都是以佛菩提道度化眾生」,總共五集的節目,這是最後一集,也就是第五集的節目。那今天節目設定一個子題是:「『唯一佛乘』與『大乘非佛說?』」

在上一集節目中,我們談到印順的「六識論」思想,已經誤導了佛教界幾十年;在他書中公開倡導「大乘非佛說」。在他的《印度之佛教》這一本書當中,印順就說:【平心論之,以大乘經為金口親說,非吾人所敢言,然其思想之確而當理,則無可疑者。夫釋尊修菩薩道而成佛,乃以直趨解脫教人,不令成佛!】(《印度之佛教》,正聞出版社,1988年10月三版,頁179。)印順這一段文明白在告訴信眾,大乘經典平心而論,我印順是不敢說:大乘經典是 釋迦如來當年所金口親說;也就是印順是認同「大乘非佛說」。可是他後面又為大乘法緩頰說,他說:大乘不是佛說,但大乘這種思想又是正確而如理的。因為印順是不承認、更沒有實證大乘所說的這「法界實相理——第八識如來藏心」;既然印順是不承認有第八識實相心的存在這樣的大乘法理,可是又說這個心如來藏的大乘法這樣的法理是正確而且也是如理的;難怪有智慧的人閱讀這幾句文句,實在都不能瞭解印順這當中的這些胡言胡語。

因為短短幾句話前後文都是自相矛盾,因為他下面這一句,印順又回來否定大乘法所說的成佛之道。他說 釋迦世尊是經由修菩薩道而成佛,可是 世尊是直接教導大家趣向修解脫道要證阿羅漢果,但是最後一句說「不令成佛」。意思在說:世尊自己是修菩薩道最後成佛了,但 如來不教導大家修菩薩道,不教導大家要如何修學最後可以成佛之道;也就是 世尊只教導大家修自求解脫生死、只求自了的二乘小法解脫道。這樣的說法,當然是在嚴重誹謗諸如來,誹謗所有諸佛世尊度眾的大悲心;因為這一段文在說明當年只有 釋迦如來自己修菩薩道後可以成佛,所以也只教導大眾證解脫道成阿羅漢道就可以,不教導大家真正的成佛之道——「不令成佛」。

當然,我們還是要回頭問問印順,或者是問問信受印順思想的這些六識論者:到底有情眾生有沒有真如佛性?有情眾生盡未來際有沒有因緣可以成佛?如果回答:「有情眾生沒有真如佛性!」那有情眾生彼此之間就是不平等的,變成佛永遠是佛,而修道的凡夫沒有辦法透過修道成佛。那麼佛教就會好像其他一神教這些其他宗教一樣,根本也沒有什麼殊勝之處,因為就會像一神教所說,上帝永遠就是上帝,信仰上帝的人不論他怎麼樣精進修道,永遠都只會是上帝的子民。如果他又回答說:「是有真如佛性!有情具真如佛性。」既然都本具真如佛性,盡未來際經過修學菩薩道,最後是可以成佛的;為什麼印順你在這一段文當中,卻最後說 釋迦如來只教導大家趣向修解脫道,最後「不令成佛」?

印順這個文中前後處處矛盾顛倒,語意反覆不清,其實是心中於法界真實理不得決定性,他真正的本意就是要否定「大乘成佛之道」。印順這個文中認為只有 世尊可以成佛;這樣的說法,也間接誹謗說 世尊是有私心的、是吝法的,只把解脫道小法教給大眾,不傳授修菩薩道的最後可以成佛的大乘成佛之道。印順才會在他的書中說:所謂的大乘佛菩提成佛之道,是由後人所演化漸漸發展出來,其實是後來所創造的一種思想,並不是釋迦如來當年所親說。但在上面這一段文中,印順又肯定說這樣的法理是正確的,所以這一段文才會說:「然其思想之確而當理,則無可疑者。」所以這個文字前後義理是不相連貫的、是前後互相矛盾的,這也顯示出印順自身於法是心不得決定性啊!

如果印順「大乘非佛說」的說法是正確的,這當然是在誹謗諸佛如來乃至 釋迦世尊,都不堪受諸佛的十號,就不能堪受稱為人天至尊(世尊),是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也就是諸佛如來都不具足有這十號功德的。那麼要問問印順:諸佛如來以及 釋迦如來因此都到現在還沒有成佛嗎?或者是說兩千五百年前,在 釋迦佛入滅之後,有後代的人或是所謂的後代弟子們集體寫下了這二轉法輪般若系的大部頭的經論,更進而寫下在三轉法輪宣講的最勝妙的經典:教導大眾怎麼樣修學諸地上菩薩階位的證境,乃至最後要怎麼樣修學到佛地證境的這一些唯識方廣經典。這些後代佛法修學者,他們當年真正集體宣講了更勝妙於諸佛如來所演說的法理,那麼說這些人的位階與所證是真正遠勝於諸佛如來了嗎?這一些邏輯上的矛盾跟印順文中前後自語相違的地方,我們可以清楚判別:印順這樣的思想是不契合於法界真實理,並不是佛——尤其是釋迦佛——當年所說的法教;只能說成是印順自己所創造的思想。印順思想當然不是佛說的法,只能說為是相似佛法;這都是印順或者是信受印順的這些六識論隨學者,乃至有退失於佛正法而退回到信受這些六識論的人,所需要自己慎重省思的部分。

印順「大乘非佛說」的主張,在其他他的書中也是很容易可以查詢到。我們再舉印順在《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這本書中就有下面這一段說法,他說:【「大乘非佛說」的論諍,主要為大乘經典的從何而來。如大乘經的來歷不明,不能證明為是佛所說,那就要被看作非佛法了。】(《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正聞出版社,1989年10月六版,頁3。)另外,印順在他的書中,如《印度佛教思想史》、《以佛法研究佛法》等等書中,印順都大力在倡導「大乘非佛說」這樣的邪見,這個地方我們沒有時間再為大家一一舉證,菩薩眾們、修學者可以自行去查證。

緣於印順當年他只信受眼前他所能看見、所能聽見、覺知的這人間世界,所以印順因此對看不見的部分,他只相信用科學考據、用研究世間學問的方式,要來求證 佛當年所說的這些大乘「出世間法」所說的這些人事時地物,到底是不是曾經存在於人世間;用這樣的方式,要來證明 釋迦如來當年所說的這些大乘法是否真實存在。如果考據不到,也不是印順親眼所能見、科學也沒辦法幫他證明,他就直接否定說:大乘所說的這些勝妙境,尤其所說的這些十方諸佛如來淨土及有他方世界,這樣的說法其實都是不存在的。

如果印順只信受眼前他肉眼所見的人道眾生的世界,並不承認在人間肉眼以外不可見的眾生及他方世界。那麼上一集節目中,我們曾經舉示印順自己是崇尚所謂的原始佛法,那麼在原始佛法《長阿含經》的卷20當中,世尊曾開示眾生要次第修學:「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於這一段經文,不知道印順您信受是 佛當年親說的嗎?如果您的回答說:「是!」那麼我們就要問印順等等這些六識論者:釋迦如來當年教導眾生要修「生天之論」,這個意思在說明,如果想要離開人間的欲界,要進修慈心不殺等等十善業,捨報之後依這善業的因緣,可以受生「欲界天」;如果在世的時候進修四禪八定就有能力出離欲界六道,可上生到清淨的梵天,也就是依各自深淺不同的禪定證境,捨報可以受生「色界天」乃至「無色界天」。所以,印順信受了這些「原始佛法」,是 釋迦世尊所金口親說,世尊許多的阿含經文,也有宣講這樣的「天界眾生」的法理;這些當然都是印順肉眼不能見,目前科學也還沒有辦法有證據查證到有天界眾生;那天界眾生到底是有還是沒有呢?世尊在大乘經典中也說過:過十萬億佛土有西方極樂世界的 阿彌陀佛淨土。這樣的淨土,當然也是印順肉眼所不能見,目前科學也沒有辦法考證或是知道,這個所謂的十方諸佛淨土乃至他方世界到底存不存在?他們還找不到證據!那麼是否 釋迦如來在當年這些阿含經典所說的「生天之論」,說有天界的人事物等,那麼這是在說明 釋迦如來當年所說都也是不如實語嗎?或者印順又要把這些阿含經典,印順所謂的「原始佛法」,也要說成都不是 釋迦如來當年所親說,又屬於後代的人所編造的神話故事、所創造的經典呢?

由於諸佛如來都是具足五眼,所謂的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而印順當年在世的時候已經被尊為是印順佛,有一本書名叫作《看見佛陀在人間》,這是為印順導師寫的傳記;但是印順雖然是說被稱為印順佛,印順當年卻只有肉眼,印順當年也沒有實證四禪八定、五神通,不具有天眼,當然更說不到諸佛如來所具有的其他三眼,所以印順是無法以「天眼」見到天界眾生。但印順因此就可以說法界只有此界人間,沒有其他肉眼不可見的三界六道眾生;乃至進一步說,我也看不見這諸佛淨土,沒有這些諸佛淨土、他方世界的存在嗎?印順更不可以依所知仍極為有限的屬於「世間法」的科學考據方式,要來證明這勝妙的「出世間法」,也就是大乘法所宣講的種種殊勝證境,說它們都不存在、都不是 佛當年所金口宣講,這些都屬於後代人逐漸發展演變,自己再創造的經論。在印順的許多書中,他信受這些佛學研究者的所說,最後大膽的立下結論說:「大乘非佛說。」這樣的惡邪見誤導了廣大的學法信眾。這是造下何等毀佛、滅法的大惡業,因為這樣的說法已經深深改變末法信眾對 釋迦如來以及對整個佛法的信心,這個讓末法時代的佛教已經進入滅亡危機的時刻。

平實菩薩摩訶薩當年之所以出世弘法,就是見到佛教過去幾十年來已經被印順六識論的邪見所錯誤教導,已經開始讓佛教瀕於滅亡;所以,在 平實菩薩摩訶薩1995年就已經出版的《念佛三昧修學次第》這本書中,已經開始破斥印順所倡導的「大乘非佛說」的錯誤邪見。平實導師這本書中有下面這一段開示說:【近代有人說:「大乘非佛說,應把大乘經典全部推翻掉。」我們則不以為然。禪宗說的是親證真如佛性,真如佛性只有在大乘佛教才有,如果大乘非佛說,那麼禪宗也應丟入茅廁了;……所以大家要小心求證,莫人云亦云,造下誹謗大乘佛法,斷佛種性的極深極重罪業,捨報入於地獄,求出無期。】平實導師又說:【念佛法門是簡單易入的法門,尤其是求生極樂世界,萬修萬人去;若不相信大乘經典,就不會相信念佛法門。】(《念佛三昧修學次第》,佛教正覺同修會,頁49。)

平實導師在初期出版的書中一開始其實並沒有指名道姓,說印順是「大乘非佛說」的主要倡導者;平實導師是在後來的幾本論著中,在幾年之後才開始直說印順,乃至在書中一一論辯印順對佛法、尤其對大乘法的諸多錯謬處;而這些書籍在印順當年還在世的時候,都有寄給印順本人。過去二十多年以來,正覺同修會上至 平實導師,乃至諸親教師菩薩摩訶薩們的種種論著當中,對於印順這樣的六識錯誤邪見,已經出版了上百本以上的論著,一一加以論辯印順這些書中所有的法義上的錯謬處。由於過去二十多年來,已經有大量的「八識論」正見的書籍出版,也因此教育了廣大的佛教界學人,佛教界對於六識論法理的錯誤,已經開始都有比較正確的認識。

過去幾年以來,也有南傳的小乘地區佛法的法師來到臺灣弘法,可是卻在宣揚印順的「大乘非佛說」思想。近幾年已經有許多知名的大乘法師們,不忍中國傳統佛教被這些小乘法師所嚴重誤會,因此也開始在破斥「大乘非佛說」,開始在弘法視頻上論辯這些南傳法師所說「大乘非佛說」的錯謬之處。平實導師多年前其實已經預見這樣的佛教危機,這樣的佛教危機確實漸漸地逐漸成就當中,我們中土法師們這個時候更應當一起力挽狂瀾,破斥這樣的邪見,以免 釋迦如來法運提早入滅。

印順的「大乘非佛說」六識邪見,主要是來自印順當年主動繼承了密宗喇嘛教所謂「應成派中觀」的假名中觀論點。假藏傳佛教,也就是密宗喇嘛教,主要就是以六識論這樣錯誤的法理,多世以來已經誤導了這一界無數的眾生。這當中被誤導嚴重的就是印順,因為印順在被誤導後開始建立邪見,甚至著書立說大力倡導「大乘非佛說」這樣錯誤的六識法理邪見。而密宗喇嘛教在近代更已經李代桃僵,逐漸取代了全球的傳統佛教。密宗喇嘛教他們弘揚實修男女邪淫雙身法,更已經嚴重毀壞世間倫理,嚴重破壞 佛陀的正法。這是全球佛教界有識之士都應當共同正視的佛教危機,應當共同來護持 世尊正法教,救護末法眾生免受邪見汙染,甚至進而造下惡業墮於惡道啊!

本文最後為大家整理作下面幾點結論:第一,《法華經》、《心經》、《金剛經》、《阿彌陀經》、《華嚴經》、《楞嚴經》、《楞伽經》等等這些大量的大乘經典,確實是兩千五百年前 釋迦如來在二轉、三轉法輪的大乘法教時期所「金口宣講」的經典。第二個結論,釋迦如來入滅之後,緣自十八聲聞部派,這些聲聞凡夫之間相互諍論各自所錯解的大乘法,這些確實不是 佛在當年所宣講的大乘法。第三個結論,印順主動繼承自密宗喇嘛教「六識論」邪見,這確實不是諸佛如來所說的「八識正教」。第四個結論,密宗喇嘛教所倡導的實修男女邪淫雙身法,說透過這樣可以「即身成佛」,這都屬於外道法教說,並不是 佛當年所宣講的「大乘成佛法道」,是屬於附佛外道法。

「三乘菩提之法華經講義——『唯一佛乘』與『大乘非佛說?』」下集這個題目,到此為大家宣講圓滿。謝謝大家的收看!

阿彌陀佛!


點擊數: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