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癡眷屬親近智者,說寂滅法教詔眾生

第019集
由 正倖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三乘菩提之法華經講義」節目。今天我們要依聖 平實導師的《法華經講義》內容來說。

我們接續經文:【或有菩薩,說寂滅法,種種教詔,無數眾生。或見菩薩,觀諸法性,無有二相,猶如虛空。又見佛子,心無所著,以此妙慧,求無上道。文殊師利!又有菩薩,佛滅度後,供養舍利。又見佛子,造諸塔廟,無數恒沙,嚴飾國界,寶塔高妙,五千由旬,縱廣正等,二千由旬。一一塔廟,各千幢幡,珠交露幔,寶鈴和鳴。諸天龍神、人及非人,香華伎樂,常以供養。文殊師利!諸佛子等,為供舍利,嚴飾塔廟,國界自然,殊特妙好,如天樹王,其華開敷。佛放一光,我及眾會,見此國界,種種殊妙。諸佛神力、智慧希有,放一淨光,照無量國。我等見此,得未曾有。佛子文殊!願決眾疑。四眾欣仰,瞻仁及我:世尊何故,放斯光明?佛子時答,決疑令喜:何所饒益,演斯光明?佛坐道場,所得妙法,為欲說此?為當授記?示諸佛土,眾寶嚴淨,及見諸佛,此非小緣。文殊當知:四眾龍神,瞻察仁者,為說何等?】

【或者也有菩薩,在為大眾解說寂滅的涅槃法,並且以種種的教導和詔令,來度化無數無量的眾生。或者看見有菩薩,正在觀察種種諸法的體性,知道諸法都沒有任何相異的法相,全都是空性而且猶如虛空一般。又看見有的佛子,心中都沒有執著,以這樣的妙慧,來求證無上正等正覺的法門。

文殊師利!我也看見有的菩薩,在佛示現滅度以後,供養佛的碎身舍利。又看見有佛弟子,建造了寶塔和寺廟,如同無量無數的恆河沙數那樣多,並且莊嚴裝飾了諸佛所住持的國界;其中的寶塔既高又勝妙,高度達到五千由旬,而這一些寶塔的縱深與寬廣,同樣都是二千由旬。每一個塔廟,各用一千套幢幡來莊嚴,而且有一千套寶網繫滿寶珠,於塔廟外表懸掛起來,猶如用布幔莊嚴起來一般;又看見這一些塔廟都裝飾了寶鈴,微風吹動時就溫和地鳴響著。諸天龍神、人類以及非人,也都以香花和種種伎樂,常常來塔廟中廣作供養。

文殊師利!這一些佛子們,為了供養佛的舍利,而以各種事物來莊嚴塔廟。這時候的諸佛國界,自然而然變化成為殊特勝妙,以及具有種種的好相,猶如忉利天的樹王有著許多殊勝花朵綻開一樣地勝妙。世尊向東方放出一個光明,我彌勒和眾多參與法會的四眾弟子們,看見了東方一萬八千佛世界的國土,是這樣具足種種殊特的勝妙。而諸佛的廣大威神之力,以及難以了知的智慧真是世間稀有;這樣在釋迦佛所放出的清淨光明之中,照耀出無量的佛國。

我們大眾看見這一些景象,都是前所未曾得見的。佛子文殊啊!希望您能為大眾決斷我們的疑惑。法會中的四眾現在都很歡欣,瞻仰於文殊菩薩您以及我,想要知道世尊是為了什麼緣故,而放出這樣的光明?您是佛的真子,希望您能夠在這個最好的時節來為大眾解決疑惑,令大眾生起歡喜:究竟世尊是為了想要為大眾作出什麼樣的饒益,而演放出這樣的光明?佛陀坐於這個道場,所得到的妙法,是不是為了要解說這一些妙法,或者是為了要向大眾授記呢?世尊放光示現東方一萬八千世界佛土,顯示了種種的珍寶和莊嚴、清淨,以及讓大眾看見諸佛,這不是一個小因緣。文殊師利啊!您應當要知道:佛弟子等四眾以及天龍、天神,都在瞻仰觀察仁者,想知道仁者您究竟會怎麼樣來說明這件事情呢?】

【又見菩薩,離諸戲笑,及癡眷屬,親近智者;】(《妙法蓮華經》卷1)願意離開種種戲論笑談,而且是因為事先已經離開了愚癡的眷屬,所以才能來這裡親近智者。親近智者很不容易,但是卻很重要;不容易親近智者,是因為末法時代誹謗他的凡夫與外道很多,輕信而無力分辨時,就很容易相信那些誹謗者的錯誤說法,就遠離智者。有時認清誰才是真正的智者時,卻又因為愚癡的眷屬遮止而無法親近智者,錯失實證佛法的因緣,所以親近智者很重要。猶如《大寶積經》卷第7,佛告無邊莊嚴:【若有菩薩欲隨我學此陀羅尼法門者,當親近善友、遠離惡友;為遍擁護此諸法門,當捨身命受持陀羅尼清淨法印。】受持陀羅尼就是受持佛法的總持,佛法的總持就是第八識如來藏,以及祂所顯示的真如法性。

什麼叫作戲論?戲論有兩個解釋。第一種解釋是說:「學佛就是要求快樂,因為要離苦得樂。」末法時代的大法師總是說:「學佛就是要放下煩惱。學佛就是要求家庭和樂、事業順利啊!」他們這樣講,只跟人天善法有關係,所以這只能叫作人天乘的善法,不是真正的佛法。如果把人天善法依附於三乘菩提同時來修,作為實證三乘菩提的資糧,這樣的人天善法才能稱為佛法。如果把三乘菩提去掉,專講人天善法,只修人乘與天乘,那就不能叫作佛法。我們一樣要修集福德,也要照顧好家庭,但不能因為要布施,然後把家裡平常要用的錢都剋扣光了,讓家人們無法生活。這樣造成家庭不和樂,使他們對佛法的修學產生反感,壞了他們的法身慧命,這也不是佛法。但是在三乘菩提的前提下,來講家庭和樂,可就是佛法了。如果把三乘菩提轉變成意識境界,那就沒有佛法了,那叫作戲論;因為它是言不及義,所言從來不能及於第一義諦,就是戲論。

離諸「癡眷屬」,比如離念靈知具足五個別境心所法,因此離念靈知就是意識;只要晚上一睡著了,意識就斷滅了。信受意識境界的人,就是「癡眷屬」。佛說:「意識是意法因緣生。」又說:「諸所有意識,彼一切皆意、法因緣生故。」但那些「癡法師」與「癡眷屬」卻說離念靈知就是真如心,這就是愚癡人。

可是「離諸戲笑」,也遠離了「癡眷屬」以後,他就能斷三縛結、證初果嗎?就能夠開悟明心證真如嗎?也不行!還得要「親近智者」。以二乘菩提能教導人家現前觀察十八界的每一界的內容,也能現前教導十八界的每一界如何是有生有滅的,所以十八界自我之中沒有真實的我,這就是智者。這表示他是有現觀的,有智慧能幫您詳細解說而幫您斷除我見,但這個只是聲聞菩提中的智者。

緣覺菩提的智者要能夠教導你觀察因緣法,並且讓你對因緣法有具足的信心,決定不疑,讓你能夠確認滅除十八界入涅槃以後,絕對不是斷滅空;因為他提出十因緣法的聖教來告訴你:另有一個名色所緣的識,由這個識出生了名色;而名色是生滅法,再以十二因緣法來教導你,讓你可以實證因緣法而斷我見、斷我執。這就是緣覺法,他能夠教導你現觀而實證,這個人就是緣覺法中的智者。佛菩提中的智者,他會教你二乘菩提的實證,然後再教你如何去找到第八識如來藏,還教導你找到了以後如何現觀,又告訴你那些不同層面的現觀內涵,讓你一一現量觀察;然後你把所證的如來藏來比對,去觀察是不是如此?再比對經典,看有沒有契合經典的所說?他都能教導你,他就是大乘法中的智者。你若真的「親近智者」了,想要親證三乘菩提即非難事。有這三個法完成,就是「離諸戲笑,及癡眷屬,親近智者」的菩薩了。

菩薩一定要福慧雙修,所以《優婆塞戒經》卷第1說:【為菩薩時,於無量世親近智者,樂聞樂論,聞已樂修;樂治道路,除去棘刺,是故次得皮膚柔軟一一孔中一毛生相。得是相已,次第獲得身金色相。】所以智者不會只教你修慧而不修福,一定會教你同時修福與修慧,唯有福慧並修而且都已圓滿了,才能成佛,缺福或缺慧都不能成佛的。

親近修學以後,智者教導了許多法,依照智者的教導「一心除亂」,心不懷疑,堅定心志。因為心得決定,就捨棄了別的錯誤亂想,就能一心除亂。一心就是定,決定不疑,把種種錯誤的亂想捨棄了。這時候攝受了善知識所說的淨念,住於山林中不受打擾開始觀行,斷除了我見;也實證了因緣觀,然後把如來藏也加以親證,這樣具足三乘菩提,就是在「求佛道」。如果往世及此世所累積的福德足夠了,就不必再經歷「億千萬歲」,也許今生二年、三年,大不了五年、十年,也就親證佛道了。從此進入內門開始廣修菩薩行,這就是菩薩最快樂的事。

佛陀說祂無數劫前很多世都當轉輪聖王,廣有四大部洲、下至一大部洲,所修得的福德非常大,可是 佛陀從來不以為喜,因為沒辦法開悟,所以得不到諸佛的成佛授記。但轉輪聖王卻是 佛陀所棄捨的人間至高境界,佛棄捨了以後專求佛道;後來證悟般若時才得到一尊佛的授記,說祂未來會成就佛道,名為釋迦牟尼佛。如果因緣好,能夠「離諸戲論,及癡眷屬」,並且能「親近智者」,求證佛道並不難。

所以,如果有這三個條件,而且「億千萬歲,以求佛道」,表示他一定有某一些關卡正在突破,不一定還在三賢位之內,也有可能是地上菩薩。譬如到了三地心要修四禪八定、四無量心、五神通;要進入八地,必須證得念念入滅盡定,這都得要「攝念山林」不受干擾去修法,億千萬歲,方能成就佛道。

【或見菩薩,餚膳飲食、百種湯藥,施佛及僧;】(《妙法蓮華經》卷1)有時或者看見菩薩以菜餚與主食,以及各種不同的飲食,來供養佛及眾僧;或者以各種不同的湯藥,已經熬過的藥湯或是沒有熬煮過的藥材,用這些來供養諸佛及眾僧。

【名衣上服,價直千萬,或無價衣,施佛及僧;】有的菩薩則是用價值千萬的「名衣上服」來供佛;乃至無價寶衣都可以「施佛及僧」,未來世能得相好莊嚴。

【千萬億種,栴檀寶舍、眾妙臥具,施佛及僧;】還有菩薩以千萬億種栴檀寶木建造起來的精舍,用來供養諸佛和眾僧。房舍用珍貴的木材建造,那叫作「栴檀寶舍」。用這一些珍貴的房舍供佛及僧,裡面有很勝妙的坐臥用具,用來布施諸佛及僧眾。如此修得廣大福德,用以資助未來世的證悟般若。

【清淨園林,華果茂盛,流泉浴池,施佛及僧;】也有人用清淨的花園樹林,裡面種種鮮花以及水果都很茂盛,這些清淨的園林裡面還有流泉和浴池,用這些來布施給諸佛和眾僧,將來成佛時的佛國淨土清淨莊嚴。

【如是等施,種種微妙,歡喜無厭,求無上道。】以這麼多種的布施,很多種精微勝妙的布施,以求廣大福德,心中歡喜而無厭倦,藉此來累積自己的福德,用作資糧來求證無上佛道。

【或有菩薩,說寂滅法,種種教詔,無數眾生。】這一萬八千世界中,有的菩薩是正在為人解說聲聞菩提的寂滅法,說蘊處界一切諸法是會生滅的,出離三界生死是要滅除蘊處界的;所以不應該攀緣世間五塵六塵,證道和沒有證道的聲聞人,都應該住於寂滅的環境中不許喧鬧,求證滅諦所證的「不受後有」絕對寂靜的境界,這就是寂滅法。所以,假使僧眾來見 佛陀時,聲喧十里,佛陀一定不見。如果僧眾遠處來朝禮 佛陀,一一合轍、寂靜無響,佛陀一定樂於接見。因為於解脫道中,本來就應該是寂靜的,心是不向外攀緣。既然出家現聲聞相,目的就是求解脫道,那就不應該因為攀緣而產生喧囂。

真正的菩薩不但要住持大乘佛法,還要住持聲聞菩提,同時也要住持緣覺菩提,所以要為人說寂滅法。因為佛菩提一定函蓋二乘菩提,如果菩薩只會講明心見性,二乘菩提都不懂,那叫作假名菩薩;因為佛菩提一定函蓋二乘菩提,不可能實證佛菩提的人竟然不懂二乘菩提。所以菩薩能住持二乘菩提,二乘人反而不能住持二乘菩提,不管他是不是阿羅漢,都是如此;因為他們最多就是住在人間一世,捨報之後個個走了,二乘菩提後來就無以為繼。現在的二乘菩提早就失傳了,看看南傳佛法,一千五百年前覺音論師寫的《清淨道論》,說的都是表相上的聲聞菩提,只能在我所上面求斷,都沒有辦法教人家斷我見,更不可能教人家斷我執。

如今二乘菩提的弘傳還得要靠正覺 平實導師所寫的《阿含正義》,才能再把它弘傳起來。所以菩薩也能說寂滅法。可是只愛學寂滅法的人都是小根小器,那就要不斷地教導,而且還要告誡他們。告誡就是「詔」,詔令他們不許作這個、不許作那個,不許想這個、不許想那個,這就是「詔」。有的佛世界裡面顯然聲聞眾很多,所以才會說「種種教詔,無數眾生」,表示那些眾生之中,有那麼多的眾生都是聲聞種姓。所以《十住經》卷第3說:【佛是最寂滅,能令惡為善,一切諸世間,皆所共恭敬。雖出過世間,而示世間法;知身同實相,而示種種身;雖以諸言音,演說寂滅法,而知於語言,無有音聲相。能過百千土,上妙供諸佛,知身佛國土,捨相智自在。】這就是說,在教導大家實證大乘佛法般若之前,要教他們先證二乘菩提,要先斷我見以後再來修學大乘佛法。

由於時間的關係,這一集我們就談到這裡。

祝您色身康泰、道業增上!

阿彌陀佛!


點擊數: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