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思惟力

第053集
由 正國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節目。今天我們要跟諸位菩薩一起來探討有關「正思惟力」的相關法義,「正思惟」在八正道中是屬於第二個,位於「正見」之後,也就是要依據正確的知見作為思惟的基礎;而正確的法義思惟,在聞思修三慧中,也是居於承先啟後的功能,所以它的角色可以說是非常重要的。

本節目的因緣,是因為在琅琊閣網站上,轉載了一篇《琅琊快報》名為〈我為什麼要死心塌地跟隨他?〉之文章,這篇文章羅列了十二項理由來批判 平實導師及正覺同修會,我們今天就針對其中一些內容,來論述琅琊閣網站這篇文章的許多問題。

我們先來看有關「正思惟」的意思,在《大智度論》卷22中聖 龍樹菩薩開示︰【知見是事,心力未大,未能發行;思惟籌量,發動正見令得力,是名正思惟。】也就是如果只有正見的話,還無法發揮力量,必須再透過「正思惟」的功夫好好地整理法義、思惟籌量觀察,應當如何遠離染汙法而趣向善淨法;也要配合深入觀察思惟諸法之功德、過失等,這樣就能逐漸產生一種往正確方向前進的力量,所以「正思惟」有時候也可以稱為正志。在《瑜伽師地論》卷29中聖 彌勒菩薩開示︰【由此正見增上力故,所起出離、無恚、無害分別思惟名正思惟。】也就是「正思惟」需要根基於「正見」,這是先決條件,需要由「正見」來引發。而真正的修行人,他有了「正見」之後,就會思惟如何遠離染汙法、如何對治自己的瞋恚心,並且不去傷害眾生等等。

大致說明了「正思惟」及其重要性之後,我們接著來看「不正思惟」的問題。在《雜阿含經》卷28中,大慈大悲的 世尊開示︰【於內法中,我不見一法能令未生惡不善法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廣,如說不正思惟者。諸比丘!不正思惟者,未起邪見令起,已起重生令增廣。】也就是說,各種惡不善法多是由「不正思惟」所引生的,而「不正思惟」也能生起種種邪見,同時這些邪見又再引發種種「不正思惟」。所以在八正道之中,「正思惟」是屬於戒定慧中的「慧」所含攝,這與「簡擇為性」的慧心所是有關聯。因此「不正思惟」所引發的過失是非常嚴重的,所以行者一定要熏聞正知見,並依此作「正思惟」,才能朝著正確的修行之路前進。

另外,在《瑜伽師地論》卷98中聖 彌勒菩薩開示︰【若內若外一切力中,為欲生起八支聖道,有二種力,於所餘力最為殊勝。云何為二?一者、於外力中,善知識力最為殊勝;二者、於內力中,正思惟力最為殊勝。】這個法義極為重要,也就是說,要出生聖道有兩種力量是最殊勝的:第一種力量是「善知識力」,這是大家都瞭解的道理,因為有善知識作為依靠及指導,修學才能快速成就,同時也可以免於走入邪道;所以善知識在修學聖道時,當然是非常重要的。另一種屬於自己內身的「正思惟力」,也就是一開始我們所討論的內容,而這也印證了「正思惟力」的重要性。如同前面所述,「正思惟」的引發需要依靠「正見」,而正見主要來自「善知識」;相對的,「正思惟」也有助於我們找到真正的「善知識」,所以這兩種力量是有密切關聯的。

接下來,我們來看琅琊閣網站這篇《琅琊快報》裡面說:【多少次細細回想這過去的數年、十年、二十年的點點滴滴,才忽然明白︰原來,我們跟正覺同修會的關係,從來都不是理性客觀的學法修行思辨,……。】(〈《琅琊快報》2021-08-02:我為什麼要死心塌地跟隨他?〉,琅琊閣。)這也顯示了這篇《琅琊快報》作者多年來在正覺的修學,「從來都不是理性客觀的學法修行思辨」,也就是他的修學不是與「正思惟」相應,因此落入「不正思惟」中;所以他寫了這篇批判 平實導師及正覺同修會的《琅琊快報》,也就不會令人覺得奇怪了。因為如前所引聖教中開示的「不正思惟」能引發不善法及邪見,而且是經過「數年、十年、二十年」長久的時間;試想一個人如果多年的「學法修行思辨」,從來「都不是理性客觀」,而自己卻沒有去注意與反觀檢討,真的是虛度光陰,值得令人憐愍。然而這種事情,自己卻得要負最大的責任,因為學佛是學智慧,自己不去好好理性客觀的抉擇法義,如何怪罪別人?

因此多年來的「非理性客觀」之修學,當然不會有解脫及智慧出生之受用,所以自己沒有反省的能力,反而在《琅琊快報》中抱怨善知識說:【如果蕭平實無法令我們斷我見得解脫,我為何要跟隨他?】自己無法斷我見得解脫,反而怪罪真正的善知識;試想:哪一位善知識大德可以保證自己座下全部的弟子都斷我見或開悟?因此,他把自己的問題推給真善知識,這實在是完全沒有道理。我們可以比對前面所引《瑜伽師地論》中的開示,要生起八支聖道,需要「善知識力」與「正思惟力」,如果對真善知識不能信受,便無法依善知識的教導引生「正見」乃至「正思惟」,他就缺乏「善知識力」與「正思惟力」,那如何能生起聖道呢?

我們再引用《雜阿含經》卷14的一段有關斷我見的開示,來提醒《琅琊快報》作者,希望能對他想要斷我見有所幫助︰【復三法斷故,堪能離身見、戒取、疑。云何為三?謂不正思惟、習近邪道、起懈怠心,此三法斷故,堪能離身見、戒取、疑。】也就是初果所斷的三縛結——身見、戒取、疑,這三結如果想要斷除的話,必須要遠離「不正思惟」,也要遠離惡知識,避免「習近邪道」,並且要破除「懈怠心」;能做到這三樣,才能改變以往多年來陷入情執之「非理性客觀的學法修行思辨」的方式,而能夠正確精進修學努力的聞思修,這樣才堪能離「身見、戒取、疑」。所以這一段經教的開示,對於想要斷我見的《琅琊快報》作者來說,是極為重要的。

同樣的,在此《琅琊快報》中,作者說:【蕭平實所說的法義裡面,遠不止一百零八個錯誤,而是海量低級錯誤和涉及佛法核心教理的謬論,我為何要繼續跟隨一個錯說佛法、顛倒佛法的人?】可是如果真的是有「海量」又是「低級」的錯誤,那此文作者數十年來並未發現而卻繼續在正覺同修會修學,這簡直是匪夷所思,令人真的無法理解此《琅琊快報》作者到底是怎麼學佛?「正見、正思惟」何在?由此可見得其寫作這篇《琅琊快報》之可信度如何了。

這位作者的《琅琊快報》裡面也提到:【蕭老師連佛教與佛法的基礎常識都不具備,……不懂唯識的「三種能變識」……】既然他說「蕭老師連佛教與佛法的基礎常識都不具備」,而這位《琅琊快報》的作者卻跟隨修學二十年之久,真是令人奇怪這位作者到底在做什麼?而難道 蕭導師座下數千人都跟這位作者一樣,多年來無法發現「蕭老師連佛教與佛法的基礎常識都不具備」?當然諸位觀眾不用想就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此「蕭老師連佛教與佛法的基礎常識都不具備」顯然是不如實語,而是對於真善知識的誹謗。

而這位《琅琊快報》作者說 蕭老師不懂唯識的「三種能變識」,相對的,我們來看看琅琊閣寫手是否真懂得唯識的「三種能變識」?琅琊閣寫手主張「圓成實性是指真如無為法」,同時他也否定圓成實性是第八識「能圓滿地成就諸法」的體性,如此的主張則明顯違背聖教所開示之「初阿賴耶識,異熟一切種」的第一能變識第八識。而第八識能夠成就一切異熟果報,因此是能夠跨越三世的真實心而能「遍任持世出世間諸種子」,能出生一切法,故也稱為種子識。因此琅琊閣寫手如何可以否定其具有「能圓滿地成就諸法」的體性?在不同譯本的《楞伽經》中,稱第八識如來藏為「圓成自性如來藏心」、「成自性如來藏心」與「第一義諦相諸佛如來藏心」;很明顯的,圓成實性講的就是第八識如來藏心的體性,而非琅琊閣寫手所說的「圓成實性是指真如無為法」。

同時,琅琊閣寫手誤認真正作主的是第六識而非第七識,因此琅琊閣寫手在其文章中主張:第七識也無法作主,因為它是「無記性」,不會造業,也不與「我瞋」相應,所以不可能是作主的識。這也是明顯違背聖教所開示的「思量為性相」之第二能變識第七識。第七識「恆、審、思量」,是不曾中斷的心;而「思量」就是決斷、作主,因此第七識的體性與在五無心位會中斷的意識完全不同;如果執著意識可以真正作主,則是明顯違背聖教與大家可以實際驗證的現量。因此,如同上述所引,琅琊閣寫手這樣錯誤的主張如何可以成立「三種能變識」?那不就成為混淆三種能變識了嗎?因為就是「三種能變識」的體相性用有明顯的差異,才會建立「三種能變識」來說明其差別,令修學者可以容易分辨及觀行而能出生相應的智慧。但琅琊閣寫手卻誤會第七識與第八識的體性,完全違背「三種能變識」的法義。而這篇《琅琊快報》作者因信受琅琊閣寫手的邪見,自己沒有「正思惟」簡擇的能力,便在其文章中說 蕭老師不懂唯識的「三種能變識」,墮入誹謗善知識而不自知,真的是非常可惜。

這篇《琅琊快報》作者也誣指 平實導師發明「真妄二心並存運作論」,這顯示他不相信八個心可以區分為真心與妄心,而可以並存運作。然而,在《楞嚴經》卷1中 佛世尊卻明白開示︰【汝等當知: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生死相續,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淨明體,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輪轉。】也就是眾生自己都有一個不生不滅的常住真心,祂具有本來清淨的體性,而且此清淨的心體本自存在,所以稱為「明體」;而眾生因為不曉得這個道理,攀緣執著有為生滅諸法而向外追求造作諸業,所以造成「無始來生死相續」,就像《琅琊快報》作者否定「真妄二心並存運作」之邪見與妄想。所以,雖然八個識都是心,但是為了使佛子容易修學與觀行,將八個心分為真、妄兩類,或者分為不生滅心與生滅心,或者區分為「三種能變識」等等,皆是佛菩薩接引眾生的方便善巧,絕非 平實導師與眾不同的發明。

《琅琊快報》作者會產生這樣的質疑,主要是他不相信第八識心體是不生不滅的。在《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1中也開示:【藏識海常住,境界風所動,種種諸識浪,騰躍而轉生;】也就是在開示說:七轉識浪是由常住的第八識藏識海,因為境界風諸緣而出生;同時因為第八識能依諸緣而出生諸法的緣故,所以第八識也稱為「種子識」;而能令第八識顯現諸法的是第七識意根「現識」,所以斷除意根之執著性,便可滅除七識浪;然而二乘滅盡一切生滅有為法之後,一定還有不生滅的第八識心體常住,否則即成斷滅。所以在《實相經宗通》第七輯中,平實導師也開示:【由於河空的緣故說為空,不是無河;而是河中無水,施設為空,河還是在的。】(《實相經宗通》第七輯,正智出版社,頁118。)也就是無餘涅槃非是斷滅,尚有「河」第八識心體常住真心自住,因此「河空」只是滅「河水」而已,「河」還在。所以這篇《琅琊快報》作者真的是【令諸世間非法謂法、法謂非法,非義謂義、義謂非義,自損損他,深可悲愍】(《大乘廣百論釋》卷10),也就是把錯誤的法義或道理當成是正確的,而把正確的法或道理當成是錯誤的,這不正是《琅琊快報》作者的真實寫照嗎?而這樣的行為,實質上也是「自損損他,深可悲愍」。

而《琅琊快報》作者在這段文字中,也誣指 平實導師「違背大慧宗杲祖師」,然而 大慧宗杲祖師卻也是教人要證悟真心如來藏,一樣也是依八識和合運作的正理教導學人,怎麼可以說 平實導師「違背大慧宗杲祖師」呢?有關這部分,諸位觀眾可以參考 平實導師在《鈍鳥與靈龜》一書中的詳細解說。同樣的,六祖大師也說:【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六祖大師法寶壇經》)也就是他所證悟的這個本心,自性本不生滅,具有不曾動搖的真如法性,而且是眾生生命的根源,所以說「能生萬法」。因此禪宗祖師所證皆是自性清淨的第八識,故能親自驗證有情皆是八識心王真妄和合運作。我們還是要奉勸《琅琊快報》作者好好靜下心來,思惟比對祖師的開示,避免人云亦云,隨著他人的邪見而寫作這些自損損他的文章。

《琅琊快報》作者在其文章中,洋洋灑灑列舉十二項理由來誣指 平實導師及正覺同修會;既然他認為 平實導師及正覺同修會有這麼多的問題,可是他卻說:【我們不是草率地就決定退出正覺同修會,我們也曾經反復斟酌思量,輾轉反側、盡夜難眠!】(〈《琅琊快報》2021-08-02:我為什麼要死心塌地跟隨他?〉,琅琊閣。)既然認為問題這麼多,各種層面都有,而且有「海量低級錯誤」及「連佛教與佛法的基礎常識都不具備」,理當不值得留戀,應當毅然決然退出正覺同修會,然而他卻「反復斟酌思量,輾轉反側、盡夜難眠」,這樣的狀況顯然也不合邏輯,顯然他對自己錯誤的說法是有猶豫的。所以讀他這篇《琅琊快報》真的也是很辛苦。然而,他的「反復斟酌思量」也非全然不好,因為對自己的錯誤見解有疑惑猶豫,便有捨邪歸正的機會。

另外有一點需要提醒的是,《琅琊快報》作者說:【為何不老實念佛,求生淨土,在阿彌陀佛座下學法修行?】(〈《琅琊快報》2021-08-02:我為什麼要死心塌地跟隨他?〉,琅琊閣。)當然「求生淨土」,在「阿彌陀佛座下學法修行」絕對是很好的事情,然而他並沒有「老實念佛」,反而依不如理作意及錯誤的知見,行文列舉了十二項理由來批判 平實導師及正覺同修會;其中多為誣謗或者道聽塗說渲染者,那他真的就要留意是否有誹謗三寶的疑慮,而反而可能因為這樣把自己求生淨土的機會抹除掉了。因為誹謗正法是無法被攝受往生極樂淨土的,除非能夠殷重懺悔滅罪才有可能會有機會。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來作幾個簡單的結論︰第一點,正思惟對於學佛者來說非常重要,有「正思惟力」才能夠避免被籠罩,而正思惟需要以正見作為基礎。第二點,第八識心具有真如體性,是證悟的標的,如果不相信有不生滅的本住法,是沒有證悟的機會。第三點,第八識阿賴耶識能跨越三世而異熟一切種,祂是具有圓成實性的第一能變識。第四點,寫作有關法義的文章,需要特別留意謹慎,尤其像這篇《琅琊快報》之全面批判的寫作方式,是有極大誹謗三寶的風險,奉勸有智慧的修學者千萬不要效仿。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這一集就談到這裡。

祝您身體健康、道業增上!

阿彌陀佛!


點擊數: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