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為不淨——施論

第081集
由 正昌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的電視弘法節目,在此先問候大家:少病少惱否?色身康泰否?道業精進否?目前正在演述的單元是「三乘菩提之法與次法」。

接下來將為大家解說,佛法三乘菩提的實證都離不開次法功德的成就,若是沒有次法的功德,就算打聽到如來藏的密意,也不算是真正的開悟,因為轉依不可能會成功。知道密意卻轉依不成功,就不可能清淨自己的身口意行,因為連自己是否落在貪欲繫縛中都無法自知。所以探知密意而沒有實修六度功德的人,每每都被邪見、惡欲所繫縛,表現出不清淨的身口意行,卻還不自知已經是落入不清淨的貪欲中,還振振有詞地訶斥他人說:「你是誹謗賢聖。」卻不知道這樣想乃至這樣說時,就已經證明自己確實是落入了不清淨的欲貪纏縛之中。這種沒有自知之明的貪、瞋、癡心行,顯示出這個自稱證悟的人,其實連持戒的次法功德都還沒有圓滿啊!所以他才會習慣性地認定自己是清淨的、是離欲的、是不可能犯錯的,卻無法分清楚自己是否是真的清淨、離欲。而當他以證悟者自居,並且為人示現是證悟者的法相時,其實就是未證言證的大妄語惡業,未來的果報堪慮啊!

從上述未證言證的大妄語者例子,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如果不依著佛菩薩的教導,依著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而行於六度萬行,那麼對於自己所行是否清淨?是否能夠幫助自己獲得解脫?其實都會落入不自知的無明愚癡中,不斷地增長貪欲、瞋恚、慢等煩惱習氣,卻不自知自己是在增長煩惱;這樣完全沒有自知之明的人,又有什麼智慧解脫可以說呢?若是探究這類未證言證,乃至自稱成佛的大妄語者,為何不斷地被無明欲貪煩惱所籠罩,卻不自知自己是被欲貪煩惱所繫縛的原因,其實都是對於什麼是不清淨的欲貪有著無明與邪見的緣故。這樣的大妄語者,他們都沒有什麼是清淨的正知見,也不肯依著佛菩薩所教導的清淨六度的正知見,來觀察檢討自己的身口意行是否清淨;所以每當境界一來的時候,就會被無明、貪愛等煩惱來擾動其心,而無法自拔地隨著種種不清淨的欲貪而行。因此在佛菩提道上,如果是不肯實修六度的人,其實是沒有能力來清淨自己的,更不要說生起佛菩提道上的「明」以及涅槃解脫的功德。

所以,不肯實修六度而喜歡打探密意的人,都是離不開欲貪的凡夫異生,這類的凡夫異生也都是被財色名食睡等五欲貪愛煩惱纏繞其心的人啊!他們打探密意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實證三乘菩提的「明」而能夠讓自己獲得清淨的涅槃解脫;他們打探密意的目的,大多是想藉此獲得謀取名聞利養的身分象徵,所以往往藉此示現出證悟者相,以廣邀名聞利養恭敬。譬如某一位六識論的導師,一生都在否定第八識心如來藏,但卻在自己的傳記上,允許他人稱自己為佛陀而不加以否認,導致他的弟子有樣學樣地自稱為宇宙大覺者,但是師徒二人卻是連我見都沒有斷。從這個信受六識論的師徒二人,連二乘解脫道最基礎的果證——斷我見——這個初果人的功德都無法發起,可以知道:如果沒有解脫道上的次法修行過程,就不可能有解脫果的實證。

而解脫果的實證應該具備的次法,佛為我們開示如下:《長阿含經》卷20〈忉利天品 第8〉:【佛告比丘:「我時為彼地神次第說法,除其惡見,示教利喜: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為不淨,上漏為患,出要為上,敷演開示清淨梵行。我時知其心淨,柔軟歡喜,無有陰蓋,易可開化;如諸佛常法,說苦聖諦、苦集諦、苦滅諦、苦出要諦,演布開示。爾時,地神即於座上遠塵離垢,得法眼淨。……」】經中 佛開示說:二乘解脫道上的法眼淨,也就是斷我見證初果的修證過程,要從信受修習三論三法的次法開始,並且在這個次法的基礎上,進一步聽聞修學四聖諦後,才能夠真正的斷我見,而有解脫道上的法眼淨功德發起。

從 佛開示解脫道的斷我見修證過程中可以知道:一個真正想要求離開三界生死輪迴苦的人,當他修學解脫道時,一定是具備這三論三法的次法基礎,也就是經中所說的「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為不淨,上漏為患,出要為上」。這個時候,他的心就如 佛所說的是清淨的、柔軟的,對於解脫道的法是有歡喜心的,聽聞了解脫道的法義,才能生起了正確的理解並如實現觀,離開五陰的陰蓋,他的心是容易與解脫道相應的,所以 佛說這樣的人是易可開化。這樣一個具備三法三論次法基礎的學人,當他聽聞佛菩薩或善知識為他解說四聖諦的解脫道義理之後,他就能夠如實地觀行,而遠離了蘊處界我的塵垢,發起了解脫道法眼清淨的斷我見功德。

所以二乘解脫道的斷我見,並不是知道四聖諦就可以斷的,而是先要具備這三法三論的次法基礎,才能夠在聽聞四聖諦以後,如法修行而斷我見的。所以上述自稱成佛的六識論師徒二人,其中的六識論師父,據說是已經把《阿含經》的經典都翻到起毛邊的,如是一世不斷研究《阿含經》中的義理,卻是連我見都斷不了,這都是因為被六識論的邪見所繫縛的緣故,因此不肯信受《阿含經》中 佛所開示:修學解脫道前,應該具備三論三法的次法基礎,才能夠親證二乘菩提的聖教量。由此可知,凡是信受六識論邪見的人,都是不可能斷我見的。

接下來,我們就實證解脫道應先具備的三論三法:【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為不淨,上漏為患,出要為上。】(《涅槃》上冊,正智出版社,頁97。)略為大家作說明。先略說三論中的施論,平實導師在《涅槃》中為我們開示說:「三論中的首論即是布施之論——布施的因果正理,對於想要實證解脫果的人而言,是最基本的條件。」從 平實導師的開示中,我們可以知道要實證解脫果必須先相信施論,也就是相信布施一定有今世、後世的果報這個布施的因果正理。如果不信受布施有今世、後世果報的人,譬如那位六識論的導師,他就曾否定地獄的存在,認為那是聖人施設來教化眾生的方便,所以實際上並沒有地獄的存在。然而,有情之所以會下墮到地獄受苦,卻正是因為被這樣的邪見誤導所致,如同這位六識論導師的弟子,自稱是宇宙大覺者,還公開造像讓人來灌沐其「佛像」,完全不會恐懼自稱成佛的大妄語地獄惡果。雖然這位自稱是宇宙大覺者的六識論者,一生都努力地在布施行善,因而成就了世間的大名聲,但是因為信受了他的六識論導師所說的六識論邪見,所以這位自稱是宇宙大覺者的六識論者,就公開主張意識是常住的,公然違背 佛在《阿含經》中所開示的「意、法為緣生意識」。所以意識是緣起的無常生滅法,並不是常住法的解脫道正義。所以,這位自稱是宇宙大覺者的六識論者,其實是連二乘初果人所斷的我見都沒有斷,更何況是成佛呢?他自稱是宇宙大覺者的說法,其實都只是未證言證的大妄語,也沒有成佛的十力、四無所畏等佛地的功德可供一切人來檢驗。

因此,真正信受布施因果正理的施論正理而能夠實證解脫果的人,他所信受的施論正理,一定都是以八識正論為前提:相信有一個常住法第八識心如來藏,祂能夠集藏一切善惡業種,並且遇緣成熟而執行因果律,所以布施一定有今世、後世的果報。信受這個以八識正論為前提的施論正理,才能夠成為將來實證涅槃解脫的次法基礎,並不是如同自稱宇宙大覺者的六識論者,一世都在勸人布施行善,看來是似乎相信布施的因果,但卻因信受了六識論的邪見,堅持意識是常住法的緣故,導致他一生所行的廣大布施善業,就如同外道勸人為善一樣,只有未來世的福德,而沒有一絲一毫能夠成為他將來親證解脫果的次法功德存在;反而還要因為自稱成佛這個未證言證的大妄語惡業,先受廣大不可愛的地獄惡業果報。

接下來,關於實證涅槃解脫所應信受的施論正理,平實導師在《涅槃》一書中還為我們開示說:【如果心中不信布施以後必然會發生的此世後世因果,他心中只是慳貪於欲界法而成為世俗人,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為,或者雖然富有卻只願以微少及粗劣之物布施,這種人仍然是貪著於欲界法,一定不會有想要求出三界生死的堅強意願;因為他連最粗重的欲界法都不肯捨棄,都還落在我所的執著中,何況能夠捨棄較輕的色界法及最輕的無色界法?更何況要他捨棄五陰自己而證涅槃?即使他有跟著大眾在修學解脫之道,也只是附庸風雅而學,並非真的想要求出三界生死諸苦;這是因為他對欲界境界仍有極大的貪愛,怎麼可能願意實證放捨三界一切諸法及放捨自我的涅槃果?若是想要勉強幫他取證聲聞涅槃而為他解說四聖諦、八正道等法,他聽了以後都只成為知識,都不可能是真正的解脫道妙法,因為他都沒有如實履踐的能力。】(《涅槃》上冊,正智出版社,頁97-98。)

從上述 平實導師的開示中,我們可以瞭解到相信布施的因果正理,除了是以信受八識正論為前提外,還要對於解脫道的實證——是放捨對於三界一切法的貪愛才能夠解脫;這個涅槃解脫的正理能夠接受,布施才能夠成為實證解脫的次法基礎。所以,若是一個人聽聞了以八識正論為前提的布施因果正理,他心中還是不相信布施以後必然有今世、後世的布施果報,這樣的人是離不開對於欲界法的慳貪煩惱;所以富有卻只願以極少、極粗劣之物布施,乃至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為,這些都是被欲界法貪愛所繫縛的世俗人,都不是真正的想要求出離三界生死的輪迴苦。因此,當他們聽聞了四聖諦的道理以後,最多就只是一種知識,他們也沒有能力實證解脫果。

綜合以上所說,布施而能夠成為實證解脫的基礎,除了要信受八識論的正理之外,還要捨離六識論的邪見,還要相信布施的因果而願意行於布施,讓布施成為一種習慣,壓伏自己對於五欲的慳貪習性。這樣以信受八識論為前提,而能夠接受布施的果報不虛,進而願意不斷地經由布施,來改變自己對於五欲的慳貪習慣,這樣的布施才能夠幫助自己將來實證涅槃解脫。如果先信受了六識論的邪見而行於種種布施,這樣的布施是不可能實證涅槃解脫的;因為行於布施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求涅槃解脫,而是為了追求跟意識覺知心相應未來更好的五欲享受。所以為了追求未來更好的五欲享受所行的種種布施,其實就是不斷地在增長自己對於五欲的貪愛,又如何與捨離五欲貪愛的涅槃解脫相應呢?再者,信受六識論邪見者所行的布施,是為了追求未來更好的五欲享受,所以六識論者所行的布施,就如同世間的商業買賣,心中所想的是以現在一時的付出,可以換取未來更好的五欲享受,又怎麼可能捨離五欲的貪愛而得到涅槃解脫呢?

譬如,某位六識論導師的弟子,因為他看見其六識論的邪師,被凡夫高推為佛陀而默認之,於是他接受了其師如是貪求名聞的邪教導,就有樣學樣的以自己在世間所行的廣大布施,同樣默許凡夫尊稱自己為宇宙大覺者。完全不知道這是違背修證解脫道,應該以布施來捨離五欲貪愛的施論正理。所以接受六識論邪見的人,他們的所行布施是離不開對於五欲的貪愛,所以都只是只有福德,而無法實證涅槃解脫的世俗善法;就如外道所行的布施一樣,都只是世俗善法,也無法幫助自己將來實證涅槃解脫。

反觀信受八識正論的人,由於能夠接受有一個第八識心如來藏,祂是因果律的執行者,所以對於布施必定有未來果報的因果正理,心中就不會有所懷疑而願意行於布施。此外,信受八識正論的人,在善知識的教導下,觀察布施雖然必定有未來的可愛異熟果報,但應該對於未來更好的五欲果報的貪愛要能夠遠離,才能夠讓自己真正證得涅槃解脫,對於這個修證解脫道所應該知道並接受的布施正論,願意信受奉行。所以這個信受八識正論的人,就能夠觀察自己布施前、中、後,都不是為了追求更好的五欲享受而行於布施,反而是藉由布施來幫助自己壓伏對於五欲的貪愛,所以自知未來實證涅槃解脫所應該修行的布施次法,自己已經能夠如法修行;也知道自己雖然還沒有真正證得涅槃解脫,卻已經開始往實證涅槃解脫的路上邁進。不會如同上述信受六識論邪見者,而行於廣大世俗布施善法的宇宙大覺者一樣,將不離五欲貪愛的世俗布施善法,誤會成只要不斷布施就是解脫,只要行於廣大世俗布施善法就能成佛,完全不懂修證涅槃解脫是要離開對於五欲貪愛的布施正論,將同於外道的世俗布施善法認為就是佛法的修證。

由此可知,信受六識論邪見的人,他們的布施其實都只是世俗善法,都不可能幫助自己將來實證涅槃解脫,除非他們願意捨離六識論的邪見,改信受佛法八識論正理,並依著佛菩薩、善知識的教導,信受有一個執行因果律的第八識心如來藏真實常住——今世所行的布施,未來必定有其果報的因果正理——而願意在布施的前、中、後際,心中捨離對於未來可愛異熟果報的貪求,行於如是清淨的布施。同時,也知道這只是實證解脫道應該修習的次法,並不是已經實證涅槃解脫了,對於這個修證解脫道的布施正論,心中能夠信受奉行,如是改易其六識論邪見,信受奉行佛法八識正論,才能夠真正修行解脫道而得實證。

如若不然,就會如同上述信受六識論邪見的人,由於看到自己的六識論邪師默許自己被高推為「佛」,於是他有樣學樣的,當不懂佛法修證的凡夫,將他在世俗法上所行的廣大布施善法,誤以為他在佛法上有所實證,而高推其為宇宙大覺者時,他就隨著六識論邪師貪求名聞利養的邪教導,如是默認下來而受用「佛」名,令其隨學者誤會他真的是「佛」,但卻是個連解脫道修證應該遠離名聞利養等五欲的貪愛的布施正論,都誤會成是如同世俗布施善法就可以成就,而跟世間外道的布施是相同的見解,這樣不離外道知見的「佛」啊!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先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