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为不净——施论

第081集
由 正昌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在此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道业精进否?目前正在演述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法与次法”。

接下来将为大家解说,佛法三乘菩提的实证都离不开次法功德的成就,若是没有次法的功德,就算打听到如来藏的密意,也不算是真正的开悟,因为转依不可能会成功。知道密意却转依不成功,就不可能清净自己的身口意行,因为连自己是否落在贪欲系缚中都无法自知。所以探知密意而没有实修六度功德的人,每每都被邪见、恶欲所系缚,表现出不清净的身口意行,却还不自知已经是落入不清净的贪欲中,还振振有词地诃斥他人说:“你是诽谤贤圣。”却不知道这样想乃至这样说时,就已经证明自己确实是落入了不清净的欲贪缠缚之中。这种没有自知之明的贪、瞋、痴心行,显示出这个自称证悟的人,其实连持戒的次法功德都还没有圆满啊!所以他才会习惯性地认定自己是清净的、是离欲的、是不可能犯错的,却无法分清楚自己是否是真的清净、离欲。而当他以证悟者自居,并且为人示现是证悟者的法相时,其实就是未证言证的大妄语恶业,未来的果报堪虑啊!

从上述未证言证的大妄语者例子,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如果不依着佛菩萨的教导,依着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而行于六度万行,那么对于自己所行是否清净?是否能够帮助自己获得解脱?其实都会落入不自知的无明愚痴中,不断地增长贪欲、瞋恚、慢等烦恼习气,却不自知自己是在增长烦恼;这样完全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又有什么智慧解脱可以说呢?若是探究这类未证言证,乃至自称成佛的大妄语者,为何不断地被无明欲贪烦恼所笼罩,却不自知自己是被欲贪烦恼所系缚的原因,其实都是对于什么是不清净的欲贪有着无明与邪见的缘故。这样的大妄语者,他们都没有什么是清净的正知见,也不肯依着佛菩萨所教导的清净六度的正知见,来观察检讨自己的身口意行是否清净;所以每当境界一来的时候,就会被无明、贪爱等烦恼来扰动其心,而无法自拔地随着种种不清净的欲贪而行。因此在佛菩提道上,如果是不肯实修六度的人,其实是没有能力来清净自己的,更不要说生起佛菩提道上的“明”以及涅槃解脱的功德。

所以,不肯实修六度而喜欢打探密意的人,都是离不开欲贪的凡夫异生,这类的凡夫异生也都是被财色名食睡等五欲贪爱烦恼缠绕其心的人啊!他们打探密意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实证三乘菩提的“明”而能够让自己获得清净的涅槃解脱;他们打探密意的目的,大多是想借此获得谋取名闻利养的身分象征,所以往往借此示现出证悟者相,以广邀名闻利养恭敬。譬如某一位六识论的导师,一生都在否定第八识心如来藏,但却在自己的传记上,允许他人称自己为佛陀而不加以否认,导致他的弟子有样学样地自称为宇宙大觉者,但是师徒二人却是连我见都没有断。从这个信受六识论的师徒二人,连二乘解脱道最基础的果证——断我见——这个初果人的功德都无法发起,可以知道:如果没有解脱道上的次法修行过程,就不可能有解脱果的实证。

而解脱果的实证应该具备的次法,佛为我们开示如下:《长阿含经》卷20〈忉利天品 第8〉:【佛告比丘:“我时为彼地神次第说法,除其恶见,示教利喜:施论、戒论、生天之论,欲为不净,上漏为患,出要为上,敷演开示清净梵行。我时知其心净,柔软欢喜,无有阴盖,易可开化;如诸佛常法,说苦圣谛、苦集谛、苦灭谛、苦出要谛,演布开示。尔时,地神即于座上远尘离垢,得法眼净。……”】经中 佛开示说:二乘解脱道上的法眼净,也就是断我见证初果的修证过程,要从信受修习三论三法的次法开始,并且在这个次法的基础上,进一步听闻修学四圣谛后,才能够真正的断我见,而有解脱道上的法眼净功德发起。

佛开示解脱道的断我见修证过程中可以知道:一个真正想要求离开三界生死轮回苦的人,当他修学解脱道时,一定是具备这三论三法的次法基础,也就是经中所说的“施论、戒论、生天之论,欲为不净,上漏为患,出要为上”。这个时候,他的心就如 佛所说的是清净的、柔软的,对于解脱道的法是有欢喜心的,听闻了解脱道的法义,才能生起了正确的理解并如实现观,离开五阴的阴盖,他的心是容易与解脱道相应的,所以 佛说这样的人是易可开化。这样一个具备三法三论次法基础的学人,当他听闻佛菩萨或善知识为他解说四圣谛的解脱道义理之后,他就能够如实地观行,而远离了蕴处界我的尘垢,发起了解脱道法眼清净的断我见功德。

所以二乘解脱道的断我见,并不是知道四圣谛就可以断的,而是先要具备这三法三论的次法基础,才能够在听闻四圣谛以后,如法修行而断我见的。所以上述自称成佛的六识论师徒二人,其中的六识论师父,据说是已经把《阿含经》的经典都翻到起毛边的,如是一世不断研究《阿含经》中的义理,却是连我见都断不了,这都是因为被六识论的邪见所系缚的缘故,因此不肯信受《阿含经》中 佛所开示:修学解脱道前,应该具备三论三法的次法基础,才能够亲证二乘菩提的圣教量。由此可知,凡是信受六识论邪见的人,都是不可能断我见的。

接下来,我们就实证解脱道应先具备的三论三法:“施论、戒论、生天之论,欲为不净,上漏为患,出要为上。”略为大家作说明。先略说三论中的施论,平实导师在《涅槃》中为我们开示说:【三论中的首论即是布施之论——布施的因果正理,对于想要实证解脱果的人而言,是最基本的条件。】(《涅槃》上册,正智出版社,页97。)从 平实导师的开示中,我们可以知道要实证解脱果必须先相信施论,也就是相信布施一定有今世、后世的果报这个布施的因果正理。如果不信受布施有今世、后世果报的人,譬如那位六识论的导师,他就曾否定地狱的存在,认为那是圣人施设来教化众生的方便,所以实际上并没有地狱的存在。然而,有情之所以会下堕到地狱受苦,却正是因为被这样的邪见误导所致,如同这位六识论导师的弟子,自称是宇宙大觉者,还公开造像让人来灌沐其“佛像”,完全不会恐惧自称成佛的大妄语地狱恶果。虽然这位自称是宇宙大觉者的六识论者,一生都努力地在布施行善,因而成就了世间的大名声,但是因为信受了他的六识论导师所说的六识论邪见,所以这位自称是宇宙大觉者的六识论者,就公开主张意识是常住的,公然违背 佛在《阿含经》中所开示的“意、法为缘生意识”。所以意识是缘起的无常生灭法,并不是常住法的解脱道正义。所以,这位自称是宇宙大觉者的六识论者,其实是连二乘初果人所断的我见都没有断,更何况是成佛呢?他自称是宇宙大觉者的说法,其实都只是未证言证的大妄语,也没有成佛的十力、四无所畏等佛地的功德可供一切人来检验。

因此,真正信受布施因果正理的施论正理而能够实证解脱果的人,他所信受的施论正理,一定都是以八识正论为前提:相信有一个常住法第八识心如来藏,祂能够集藏一切善恶业种,并且遇缘成熟而执行因果律,所以布施一定有今世、后世的果报。信受这个以八识正论为前提的施论正理,才能够成为将来实证涅槃解脱的次法基础,并不是如同自称宇宙大觉者的六识论者,一世都在劝人布施行善,看来是似乎相信布施的因果,但却因信受了六识论的邪见,坚持意识是常住法的缘故,导致他一生所行的广大布施善业,就如同外道劝人为善一样,只有未来世的福德,而没有一丝一毫能够成为他将来亲证解脱果的次法功德存在;反而还要因为自称成佛这个未证言证的大妄语恶业,先受广大不可爱的地狱恶业果报。

接下来,关于实证涅槃解脱所应信受的施论正理,平实导师在《涅槃》一书中还为我们开示说:【如果心中不信布施以后必然会发生的此世后世因果,他心中只是悭贪于欲界法而成为世俗人,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为,或者虽然富有却只愿以微少及粗劣之物布施,这种人仍然是贪著于欲界法,一定不会有想要求出三界生死的坚强意愿;因为他连最粗重的欲界法都不肯舍弃,都还落在我所的执著中,何况能够舍弃较轻的色界法及最轻的无色界法?更何况要他舍弃五阴自己而证涅槃?即使他有跟着大众在修学解脱之道,也只是附庸风雅而学,并非真的想要求出三界生死诸苦;这是因为他对欲界境界仍有极大的贪爱,怎么可能愿意实证放舍三界一切诸法及放舍自我的涅槃果?若是想要勉强帮他取证声闻涅槃而为他解说四圣谛、八正道等法,他听了以后都只成为知识,都不可能是真正的解脱道妙法,因为他都没有如实履践的能力。】(《涅槃》上册,正智出版社,页97-98。)

从上述 平实导师的开示中,我们可以了解到相信布施的因果正理,除了是以信受八识正论为前提外,还要对于解脱道的实证——是放舍对于三界一切法的贪爱才能够解脱;这个涅槃解脱的正理能够接受,布施才能够成为实证解脱的次法基础。所以,若是一个人听闻了以八识正论为前提的布施因果正理,他心中还是不相信布施以后必然有今世、后世的布施果报,这样的人是离不开对于欲界法的悭贪烦恼;所以富有却只愿以极少、极粗劣之物布施,乃至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为,这些都是被欲界法贪爱所系缚的世俗人,都不是真正的想要求出离三界生死的轮回苦。因此,当他们听闻了四圣谛的道理以后,最多就只是一种知识,他们也没有能力实证解脱果。

综合以上所说,布施而能够成为实证解脱的基础,除了要信受八识论的正理之外,还要舍离六识论的邪见,还要相信布施的因果而愿意行于布施,让布施成为一种习惯,压伏自己对于五欲的悭贪习性。这样以信受八识论为前提,而能够接受布施的果报不虚,进而愿意不断地经由布施,来改变自己对于五欲的悭贪习惯,这样的布施才能够帮助自己将来实证涅槃解脱。如果先信受了六识论的邪见而行于种种布施,这样的布施是不可能实证涅槃解脱的;因为行于布施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求涅槃解脱,而是为了追求跟意识觉知心相应未来更好的五欲享受。所以为了追求未来更好的五欲享受所行的种种布施,其实就是不断地在增长自己对于五欲的贪爱,又如何与舍离五欲贪爱的涅槃解脱相应呢?再者,信受六识论邪见者所行的布施,是为了追求未来更好的五欲享受,所以六识论者所行的布施,就如同世间的商业买卖,心中所想的是以现在一时的付出,可以换取未来更好的五欲享受,又怎么可能舍离五欲的贪爱而得到涅槃解脱呢?

譬如,某位六识论导师的弟子,因为他看见其六识论的邪师,被凡夫高推为佛陀而默认之,于是他接受了其师如是贪求名闻的邪教导,就有样学样的以自己在世间所行的广大布施,同样默许凡夫尊称自己为宇宙大觉者。完全不知道这是违背修证解脱道,应该以布施来舍离五欲贪爱的施论正理。所以接受六识论邪见的人,他们的所行布施是离不开对于五欲的贪爱,所以都只是只有福德,而无法实证涅槃解脱的世俗善法;就如外道所行的布施一样,都只是世俗善法,也无法帮助自己将来实证涅槃解脱。

反观信受八识正论的人,由于能够接受有一个第八识心如来藏,祂是因果律的执行者,所以对于布施必定有未来果报的因果正理,心中就不会有所怀疑而愿意行于布施。此外,信受八识正论的人,在善知识的教导下,观察布施虽然必定有未来的可爱异熟果报,但应该对于未来更好的五欲果报的贪爱要能够远离,才能够让自己真正证得涅槃解脱,对于这个修证解脱道所应该知道并接受的布施正论,愿意信受奉行。所以这个信受八识正论的人,就能够观察自己布施前、中、后,都不是为了追求更好的五欲享受而行于布施,反而是借由布施来帮助自己压伏对于五欲的贪爱,所以自知未来实证涅槃解脱所应该修行的布施次法,自己已经能够如法修行;也知道自己虽然还没有真正证得涅槃解脱,却已经开始往实证涅槃解脱的路上迈进。不会如同上述信受六识论邪见者,而行于广大世俗布施善法的宇宙大觉者一样,将不离五欲贪爱的世俗布施善法,误会成只要不断布施就是解脱,只要行于广大世俗布施善法就能成佛,完全不懂修证涅槃解脱是要离开对于五欲贪爱的布施正论,将同于外道的世俗布施善法认为就是佛法的修证。

由此可知,信受六识论邪见的人,他们的布施其实都只是世俗善法,都不可能帮助自己将来实证涅槃解脱,除非他们愿意舍离六识论的邪见,改信受佛法八识论正理,并依着佛菩萨、善知识的教导,信受有一个执行因果律的第八识心如来藏真实常住——今世所行的布施,未来必定有其果报的因果正理——而愿意在布施的前、中、后际,心中舍离对于未来可爱异熟果报的贪求,行于如是清净的布施。同时,也知道这只是实证解脱道应该修习的次法,并不是已经实证涅槃解脱了,对于这个修证解脱道的布施正论,心中能够信受奉行,如是改易其六识论邪见,信受奉行佛法八识正论,才能够真正修行解脱道而得实证。

如若不然,就会如同上述信受六识论邪见的人,由于看到自己的六识论邪师默许自己被高推为“佛”,于是他有样学样的,当不懂佛法修证的凡夫,将他在世俗法上所行的广大布施善法,误以为他在佛法上有所实证,而高推其为宇宙大觉者时,他就随着六识论邪师贪求名闻利养的邪教导,如是默认下来而受用“佛”名,令其随学者误会他真的是“佛”,但却是个连解脱道修证应该远离名闻利养等五欲的贪爱的布施正论,都误会成是如同世俗布施善法就可以成就,而跟世间外道的布施是相同的见解,这样不离外道知见的“佛”啊!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