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是不可推翻的

第106集
由 正明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系列視頻弘法的節目。

琅琊閣說:【自詡大乘聖義僧團的正覺同修會,管理方式不但不符合六和敬的原則,而是公然反其道而行!】(〈琅琊隨筆(34):正覺寺的黑箱作業!〉,琅琊閣。)琅琊閣這種說法,很多人不以為然,但在某種程度上,我倒是認同的。因為六和敬是:見和同解、戒和同修、身和同住、口和無諍、意和同悅、利和同均。但是正覺講堂並沒有把琅琊閣等這些反對正覺的人趕出去,因此一鍋好粥加上幾顆老鼠屎,變成琅琊閣說的不符合六和敬的現象。所以正覺的不符合六和敬是琅琊閣造成的,不能怪正覺。管理方式有中國式、美國式,各門各派的管理是可以比較改善的,但是碰到琅琊閣這種人就很不好管理,因為 平實導師的法並沒有錯,可是琅琊閣卻一天到晚反對正覺的法。既然不認同,卻又不願離開,躲在正覺團體當中,不出示真實姓名身分,在網路上以不實的言論來攻擊 平實導師以及正覺同修會,這種狀況就是琅琊閣說的不符合六和敬的原則。要符合也很簡單,該退出的就退出,自然能符合。

琅琊閣誹謗正覺的文章被反駁後,知道從法義上不可能推翻正覺,因為正覺是真修實證的道場,而且都是久學菩薩,無法推翻,於是轉向對事相上去攻擊,譬如從蓋正覺寺的事去批判。要不要蓋正覺寺是領導者從宏觀面來考量,對未來有其需要就要蓋,從前還沒有需要所以不必蓋。琅琊閣寫了一大篇文章,目的就是要反對蓋正覺寺。護持正法,有錢的人願意做功德造福後人,沒錢的就隨喜讚歎,如此才是正常心態,哪像琅琊閣充滿嫉妒排斥心,叫人家不要蓋正覺寺,唯恐正覺發揚光大讓他不舒服;另一方面卻又懷疑興建正覺寺的資金缺口龐大,憂慮正覺將來債務很重。若本身不是正覺的領導階層,實在不明白為何琅琊閣要如此的杞人憂天?既然待在正覺當中讓自己所見皆不順眼,成天活受罪,為何不離開?面對這種低認知的人,你想和他解釋清楚一件事,簡直比登天還難!不解釋就明白不了的東西,即使解釋了,他也明白不了。所以不解釋是最明智的做法,你無法讓所有的人都理解,你也無法讓所有的人都滿意。

僧團中若有一個琅琊閣,則六和合不能成立,因為被他的邪見破壞了。琅琊閣的邪見是非常嚴重的,譬如他說:【佛法中的「般若中觀」體系,從來不談「如來藏」。所以在龍樹菩薩的《中論》裡面,也不會出現這個佛法名相。「如來藏空性」這個名詞,純屬蕭導師自創自編。既然「般若中觀」體系不談如來藏,《中論》和中觀經論,對「空性」的界定當然與如來藏無關。「空性」不是指如來藏無形無相,不分別六塵的性質。(他說)「空性」一詞,是般若智的對境。……“如來藏實有”……不是龍樹菩薩的說法,恰恰是被龍樹破斥的「自性見」。……我們感知到的現象,確實存在,但是現象裡面,其實沒有任何常住、不變異,可以獨立存在的本質—中論中稱為「自性」。】(〈正覺法義辨正:《真實如來藏》一書顛倒《中論》的「空性」正理〉,琅琊閣。)

琅琊閣的解讀是說如來藏不是實有,沒有任何常住、不變異,可以獨立存在的如來藏。佛法被他解釋成一無所有的斷滅空,只是一個感知的印象,沒有一個常住法;如此否認如來藏的真實,這是標準的外道邪見,如此還有佛法嗎?佛法中的空性,這個「性」是講本體,本體如虛空故稱為空性。「自性」是指可以出生萬法的自性,是唯一常住、不變異,可以獨立存在的本體,所以稱為「本來自性清淨涅槃」。經論的說明跟琅琊閣的解讀完全相反,但琅琊閣卻堅持說他自己講的才對,批評 平實導師說錯了,天下哪有這個道理?如果他所講的否定真實法的說法才對,那佛教的正法就滅亡了!

琅琊閣說:【正覺根本不懂中觀學說什麼。正覺的如來藏法,其實就是龍樹菩薩破斥的“自性見”,所以有人稱我們為“阿賴耶自性見外道”。】(〈《琅琊隨筆》(55):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台灣學員:蕭導師要求開悟聖人「發誓立約」等於承認自己亂蓋「冬瓜印」!〉,琅琊閣。)把如來藏當作阿賴耶自性見外道,這是琅琊閣無法開悟的主要原因。第八識不可以說是自性見外道,外道多數是六識論者,不相信有第八識。但外道所執著的自性是梵天、是上帝,可不是阿賴耶識,兩者的體性天差地別。把 龍樹擡出來當作自己斷滅見的保護傘,琅琊閣又不是頭一個,早在數百年前密宗應成派中觀,延續到現代的釋印順,都是同一種路數,都妄說 龍樹菩薩的《中論》內容只是在說一切法空,法界中只有六識,沒有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來不去符合中道的第八識如來藏。別人無力破斥這種邪見,但他們的底早被 平實導師掀開。在琅琊閣進入正覺之前,佛教界普遍都知道正覺所弘揚的大乘正法八識論與六識論外道的差別;為何琅琊閣進入正覺數年後,才突然驚覺自己所信、所愛不是如來藏妙法,竟然是早被 平實導師所破斥的六識論外道?正覺所弘揚的法,就是 龍樹菩薩所弘揚的如來藏妙法,這是可以確定的。不懂中觀的人,是過去佛教界普遍被印順六識論誤導的人,如果他們真懂得中觀,不但不會被 平實導師拈提,而且應當早就開悟了,正如今日的琅琊閣也是一樣。如果反對正覺的管理方式,就要把如來藏否認掉,那是太沒有智慧了。

《大般涅槃經》說,世尊曾經開示為了護持正法的緣故,乃至殺惡人亦無有罪:【護持正法者,不受五戒,不修威儀,應持刀劍、弓箭、鉾槊,守護持戒清淨比丘。】(《大般涅槃經》卷3)當然 佛陀不是叫我們亂殺人,是說有惡人要來害說法比丘的時候,我們要為了護持正法、保護說法比丘而跟惡人對抗戰鬥,但不是主動去亂殺人。這個護持佛教正法與惡人戰鬥的佛典故事,到了琅琊閣手裡變成學員可以不擇手段護持正法,同時也曲解正覺所做的護持正法。法主並沒有強迫任何人的自由意志,琅琊閣為了顛覆正覺,不惜造謠誹謗;正覺學員要投票給誰,自由自在,有誰管你?琅琊閣以某人沒有當選來嘲笑 平實導師沒有神通,這是一個笑話,台灣的選票很複雜,更何況 平實導師從來都說自己此世沒有神通,而琅琊閣自己卻如此看重神通!以有沒有神通來判斷佛法的證量,以世間發生的事用結果來論斷成敗,絲毫不見菩薩為弘揚正法的用心。

琅琊閣認為他們不實指控正覺犯法的行為統統是偉大的護法,但他們所說的是無根誹謗。他自己一方面都說:【我不認爲正覺教團裏面有人發心不良、爲己謀私,……。】這樣講還算像話,但是卻又誹謗說:【五大機構的錢權結構,給輸送利益、逃稅、侵占公家資源等「觸法」行爲創造了一個完美的環境。】(〈《琅琊隨筆》(76): 在充滿謊言的世界裏,最危險的謊言就是我們對自己說的謊言〉,琅琊閣。)於是 平實導師就會貪汙。成天妄想正覺的一切行為都是有問題,誹謗 平實導師有貪汙;但證據在哪裡啊?過去正覺法難的歷史中,有人也是因為想要取得正覺的領導地位,沒有辦法贏得眾人信服,因此在背地裡也誹謗 平實導師貪汙,想要藉此摧毀 導師的人格,但像這種與事實相距太遙遠的謠言,終究不能說服大多數的人。如果你真的認為正覺有許多觸法行為,何以不去提告?躲在暗處,匿名散播不實指控,這種想法及作法不是學佛人;更何況學佛人應該相信證初禪的人不會貪名貪利。但一個貪名貪利的人,不相信世間有人不貪名貪利,對於沒有證初禪,卻說他自己已證初禪的人,我們才要去檢視他的言行;但對於已經實證初禪、二禪的人,我們還在懷疑他貪財貪色,這是對佛法沒有信心。不相信世間有真正能證初禪的三果、四果人,這是本身的信位還不具足。

琅琊閣又誹謗說:【對於國稅局來說,正智在大陸獲得的賣書盈利通過私人匯入或帶入台灣境内,有沒有逃稅的嫌疑?】(〈《琅琊隨筆》(76):在充滿謊言的世界裏,最危險的謊言就是我們對自己說的謊言〉,琅琊閣。)如果在大陸營利,扣稅應該是大陸,怎麼會是台灣的國稅局?可見琅琊閣為了造謠正覺逃漏稅,亂想亂講,連國稅局都搖頭。在這個世間除了金錢之外,最迷人的是權力,而有權力的人,如果沒有控制好,不知不覺地就會去打壓別人,這是人類的劣根性。琅琊閣看來應該有被打壓而不服氣,於是起來抗議,最終變成反正覺的首領,表面上看來也是有勇氣,但是最後卻被正法踢出去了;倒不是正法拒絕他,而是他拒絕接受正法,學佛變成這樣也是很悲哀。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有反對者的存在,對於正法道場來說,並非全然毫無好處;公司法也要有反對者來監事,避免行事錯誤。法若說錯了,有人出來指正;行事若有偏差,有人糾正,未嘗沒有好處。反對者讓我們可以把佛教的法義講得更清楚,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佛教的真實法義,如此才可以把邪見趕出佛門。

正覺的戒律院被琅琊閣描述成黑社會,這是錯誤的。對一件事情不完全瞭解就去評論,常常是誤會一場。戒律院是游宗明被舉報有使機鋒洩露密意的嫌疑而被停職教課後才設立的,這是為了補救像游宗明這樣的事情,應該查清楚動機如何,而不是給外道按個讚,就是支持外道。所以戒律院是要幫助若有犯菩薩戒的人有一個查明的管道,也有能幫助懺悔清淨的地方,這是好事,不是壞事。不過事在人為,有人的地方就會有事,處理事情要看人怎麼處理;每個人都不喜歡被冤枉,可是冤枉的事不會斷絕,這就牽涉到被冤枉者的心態,如果是想要學正法,被冤枉就冤枉,懺悔就清淨了;要找個不犯戒的菩薩還真難呢!

最怕的就是有人自尊心很強,外在的名譽或面子上受不得一點傷,自以為這是一種潔身自愛的表現,但實際上這只是世俗人的一種我執、我所執的顯現。並且因為內心的煩惱不斷,不能堪忍逆境,憤怒的結果就會退出正法,甚至誹謗正法在所不惜,那就被魔所繫縛,吃虧大了!戒律院不是法院,所以不必怕戒律院,應該歡喜戒律院;戒律院不是法官判刑,而是幫助學員清淨惡業,所以誰也沒有權力去判人家當畜生或下地獄;沒有這個認知,就不是學佛人。犯戒的人如果覺得有被冤屈,那就是找戒律院調查清楚,還他清白或是懺悔清淨,這就是戒律院的功用,因此不可誹謗戒律院。如果執行戒律院的人,以為他是法官,口氣不好、對人不客氣,讓學員心生恐懼,那他也要去懺悔,因為他沒有愛語,讓人心生恐懼必須懺悔。

佛陀制戒是為了保護學人自淨其心,去除煩惱,趣向解脫。琅琊閣質疑:【正覺的「戒律」……,是為了保護自身利益,讓學員受其擺佈操控?……以「戒律」之名,限制言論自由和資訊自由。……用因果和戒律做為恐嚇學員的武器……。其中,戒律會規(恐懼)與恩賜證量(渴求),是典型通過賞罰制度(胡蘿蔔加大棒子)控制行為思想的手段。……「邪教」……意涵並非專指教義的錯謬,而是那些通過精神控制,導致成員進入一種狂熱和非理性心智狀態的組織和團體。】(〈琅琊隨筆 (21):我們為什麼離不開正覺?〉,琅琊閣。)把正覺稱為邪教是琅琊閣的指控,但是這種造謠抹黑是無根誹謗。如果真有這種惡行,大可以向法院提出告訴,可是琅琊閣不敢,不敢的原因是他說的都是謊言,他的目的只是為了醜化正覺、推翻正覺,這種低劣的抹黑手段,台灣人政治鬥爭看太多了,根本不稀奇;有智慧的人,也不會被他的謠言所矇騙。儘管台灣宗教騙徒很多,但正覺不是邪教,抹黑是沒有用的,事實可以證明琅琊閣並沒有被限制言論自由和資訊自由,才會有這麼多誹謗正覺的文章出現。正覺是正法教團,學員都是自由自在;佛教以戒為師,菩薩當然遵守菩薩戒,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不可以說戒律是恐嚇學員的武器,因為菩薩戒是保護修行人可以成佛的千佛大戒,不應該誹謗。

琅琊閣說:【正覺的做法與很多宗教團體的精神控制法相似度非常高。……最終都難免演變成一種高壓集權的組織。】(〈琅琊隨筆 (21):我們為什麼離不開正覺?〉,琅琊閣。)這是琅琊閣沒有學到真正佛法的胡思亂想,惡意指控的目的是想要用謊言推翻正覺。請問:他們真的有在正覺中修學過嗎?怎麼他們這種的指控聽起來與事實感覺如此遙遠?他們指控正覺是高壓集權的組織、是邪教,請問他們在正覺損失了什麼?被剝削了什麼?被壓迫了什麼?又是被欺騙了什麼?

正覺是學佛的正法道場,所謂正法道場就是修諸念住,從聲聞地到佛菩提,於正法有正見,也有勝解,因念清淨而有念住。對正法有念心所是因為有勝解,有勝解是因為有正見,所以正見是一切諸法的根本。平實導師的法教是正念住,也就是教導正確的佛法。《瑜伽師地論》說這個正念住修習的道理,非今世 世尊出現於世方始宣說;我們今天是初修習,然於過去無始以來,於諸念住修習流轉,於未來世當知亦無窮盡,是過去、未來、現在世出世間無量善法生起的所依處。這樣一個佛教的正法道場,怎麼會是一個高壓集權的恐怖組織?可見琅琊閣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亂而亂想亂講,真正學佛的人是不會被他誤導的。

阿彌陀佛!


點擊數: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