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是不可推翻的

第106集
由 正明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系列视频弘法的节目。

琅琊阁说:【自诩大乘圣义僧团的正觉同修会,管理方式不但不符合六和敬的原则,而是公然反其道而行!】(〈琅琊随笔(34):正觉寺的黑箱作业!〉,琅琊阁。)琅琊阁这种说法,很多人不以为然,但在某种程度上,我倒是认同的。因为六和敬是:见和同解、戒和同修、身和同住、口和无诤、意和同悦、利和同均。但是正觉讲堂并没有把琅琊阁等这些反对正觉的人赶出去,因此一锅好粥加上几颗老鼠屎,变成琅琊阁说的不符合六和敬的现象。所以正觉的不符合六和敬是琅琊阁造成的,不能怪正觉。管理方式有中国式、美国式,各门各派的管理是可以比较改善的,但是碰到琅琊阁这种人就很不好管理,因为 平实导师的法并没有错,可是琅琊阁却一天到晚反对正觉的法。既然不认同,却又不愿离开,躲在正觉团体当中,不出示真实姓名身分,在网路〔网络〕上以不实的言论来攻击 平实导师以及正觉同修会,这种状况就是琅琊阁说的不符合六和敬的原则。要符合也很简单,该退出的就退出,自然能符合。

琅琊阁诽谤正觉的文章被反驳后,知道从法义上不可能推翻正觉,因为正觉是真修实证的道场,而且都是久学菩萨,无法推翻,于是转向对事相上去攻击,譬如从盖正觉寺的事去批判。要不要盖正觉寺是领导者从宏观面来考量,对未来有其需要就要盖,从前还没有需要所以不必盖。琅琊阁写了一大篇文章,目的就是要反对盖正觉寺。护持正法,有钱的人愿意做功德造福后人,没钱的就随喜赞叹,如此才是正常心态,哪像琅琊阁充满嫉妒排斥心,叫人家不要盖正觉寺,唯恐正觉发扬光大让他不舒服;另一方面却又怀疑兴建正觉寺的资金缺口庞大,忧虑正觉将来债务很重。若本身不是正觉的领导阶层,实在不明白为何琅琊阁要如此的杞人忧天?既然待在正觉当中让自己所见皆不顺眼,成天活受罪,为何不离开?面对这种低认知的人,你想和他解释清楚一件事,简直比登天还难!不解释就明白不了的东西,即使解释了,他也明白不了。所以不解释是最明智的做法,你无法让所有的人都理解,你也无法让所有的人都满意。

僧团中若有一个琅琊阁,则六和合不能成立,因为被他的邪见破坏了。琅琊阁的邪见是非常严重的,譬如他说:【佛法中的“般若中观”体系,从来不谈“如来藏”。所以在龙树菩萨的《中论》里面,也不会出现这个佛法名相。“如来藏空性”这个名词,纯属萧导师自创自编。既然“般若中观”体系不谈如来藏,《中论》和中观经论,对“空性”的界定当然与如来藏无关。“空性”不是指如来藏无形无相,不分别六尘的性质。(他说)“空性”一词,是般若智的对境。……“如来藏实有”……不是龙树菩萨的说法,恰恰是被龙树破斥的“自性见”。……我们感知到的现象,确实存在,但是现象里面,其实没有任何常住、不变异,可以独立存在的本质—中论中称为“自性”。】(〈正觉法义辨正:《真实如来藏》一书颠倒《中论》的“空性”正理〉,琅琊阁。)

琅琊阁的解读是说如来藏不是实有,没有任何常住、不变异,可以独立存在的如来藏。佛法被他解释成一无所有的断灭空,只是一个感知的印象,没有一个常住法;如此否认如来藏的真实,这是标准的外道邪见,如此还有佛法吗?佛法中的空性,这个“性”是讲本体,本体如虚空故称为空性。“自性”是指可以出生万法的自性,是唯一常住、不变异,可以独立存在的本体,所以称为“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经论的说明跟琅琊阁的解读完全相反,但琅琊阁却坚持说他自己讲的才对,批评 平实导师说错了,天下哪有这个道理?如果他所讲的否定真实法的说法才对,那佛教的正法就灭亡了!

琅琊阁说:【正觉根本不懂中观学说什么。正觉的如来藏法,其实就是龙树菩萨破斥的“自性见”,所以有人称我们为“阿赖耶自性见外道”。】(〈《琅琊随笔》(55):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台湾学员:萧导师要求开悟圣人“发誓立约”等於承认自己乱盖“冬瓜印”!〉,琅琊阁。)把如来藏当作阿赖耶自性见外道,这是琅琊阁无法开悟的主要原因。第八识不可以说是自性见外道,外道多数是六识论者,不相信有第八识。但外道所执著的自性是梵天、是上帝,可不是阿赖耶识,两者的体性天差地别。把 龙树抬出来当作自己断灭见的保护伞,琅琊阁又不是头一个,早在数百年前密宗应成派中观,延续到现代的释印顺,都是同一种路数,都妄说 龙树菩萨的《中论》内容只是在说一切法空,法界中只有六识,没有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来不去符合中道的第八识如来藏。别人无力破斥这种邪见,但他们的底早被 平实导师掀开。在琅琊阁进入正觉之前,佛教界普遍都知道正觉所弘扬的大乘正法八识论与六识论外道的差别;为何琅琊阁进入正觉数年后,才突然惊觉自己所信、所爱不是如来藏妙法,竟然是早被 平实导师所破斥的六识论外道?正觉所弘扬的法,就是 龙树菩萨所弘扬的如来藏妙法,这是可以确定的。不懂中观的人,是过去佛教界普遍被印顺六识论误导的人,如果他们真懂得中观,不但不会被 平实导师拈提,而且应当早就开悟了,正如今日的琅琊阁也是一样。如果反对正觉的管理方式,就要把如来藏否认掉,那是太没有智慧了。

《大般涅槃经》说,世尊曾经开示为了护持正法的缘故,乃至杀恶人亦无有罪:【护持正法者,不受五戒,不修威仪,应持刀剑、弓箭、鉾槊,守护持戒清净比丘。】(《大般涅槃经》卷3)当然 佛陀不是叫我们乱杀人,是说有恶人要来害说法比丘的时候,我们要为了护持正法、保护说法比丘而跟恶人对抗战斗,但不是主动去乱杀人。这个护持佛教正法与恶人战斗的佛典故事,到了琅琊阁手里变成学员可以不择手段护持正法,同时也曲解正觉所做的护持正法。法主并没有强迫任何人的自由意志,琅琊阁为了颠覆正觉,不惜造谣诽谤;正觉学员要投票给谁,自由自在,有谁管你?琅琊阁以某人没有当选来嘲笑 平实导师没有神通,这是一个笑话,台湾的选票很复杂,更何况 平实导师从来都说自己此世没有神通,而琅琊阁自己却如此看重神通!以有没有神通来判断佛法的证量,以世间发生的事用结果来论断成败,丝毫不见菩萨为弘扬正法的用心。

琅琊阁认为他们不实指控正觉犯法的行为统统是伟大的护法,但他们所说的是无根诽谤。他自己一方面都说:【我不认为正觉教团里面有人发心不良、为己谋私,……。】这样讲还算象话,但是却又诽谤说:【五大机构的钱权结构,给输送利益、逃税、侵占公家资源等“触法”行为创造了一个完美的环境。】(〈《琅琊随笔》(76): 在充满谎言的世界里,最危险的谎言就是我们对自己说的谎言〉,琅琊阁。)于是 平实导师就会贪污。成天妄想正觉的一切行为都是有问题,诽谤 平实导师有贪污;但证据在哪里啊?过去正觉法难的历史中,有人也是因为想要取得正觉的领导地位,没有办法赢得众人信服,因此在背地里也诽谤 平实导师贪污,想要借此摧毁 导师的人格,但像这种与事实相距太遥远的谣言,终究不能说服大多数的人。如果你真的认为正觉有许多触法行为,何以不去提告?躲在暗处,匿名散播不实指控,这种想法及作法不是学佛人;更何况学佛人应该相信证初禅的人不会贪名贪利。但一个贪名贪利的人,不相信世间有人不贪名贪利,对于没有证初禅,却说他自己已证初禅的人,我们才要去检视他的言行;但对于已经实证初禅、二禅的人,我们还在怀疑他贪财贪色,这是对佛法没有信心。不相信世间有真正能证初禅的三果、四果人,这是本身的信位还不具足。

琅琊阁又诽谤说:【对于国税局来说,正智在大陆获得的卖书盈利通过私人汇入或带入台湾境内,有没有逃税的嫌疑?】(〈《琅琊随笔》(76):在充满谎言的世界里,最危险的谎言就是我们对自己说的谎言〉,琅琊阁。)如果在大陆营利,扣税应该是大陆,怎么会是台湾的国税局?可见琅琊阁为了造谣正觉逃漏税,乱想乱讲,连国税局都摇头。在这个世间除了金钱之外,最迷人的是权力,而有权力的人,如果没有控制好,不知不觉地就会去打压别人,这是人类的劣根性。琅琊阁看来应该有被打压而不服气,于是起来抗议,最终变成反正觉的首领,表面上看来也是有勇气,但是最后却被正法踢出去了;倒不是正法拒绝他,而是他拒绝接受正法,学佛变成这样也是很悲哀。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有反对者的存在,对于正法道场来说,并非全然毫无好处;公司法也要有反对者来监事,避免行事错误。法若说错了,有人出来指正;行事若有偏差,有人纠正,未尝没有好处。反对者让我们可以把佛教的法义讲得更清楚,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佛教的真实法义,如此才可以把邪见赶出佛门。

正觉的戒律院被琅琊阁描述成黑社会,这是错误的。对一件事情不完全了解就去评论,常常是误会一场。戒律院是游宗明被举报有使机锋泄露密意的嫌疑而被停职教课后才设立的,这是为了补救像游宗明这样的事情,应该查清楚动机如何,而不是给外道按个赞,就是支持外道。所以戒律院是要帮助若有犯菩萨戒的人有一个查明的管道,也有能帮助忏悔清净的地方,这是好事,不是坏事。不过事在人为,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事,处理事情要看人怎么处理;每个人都不喜欢被冤枉,可是冤枉的事不会断绝,这就牵涉到被冤枉者的心态,如果是想要学正法,被冤枉就冤枉,忏悔就清净了;要找个不犯戒的菩萨还真难呢!

最怕的就是有人自尊心很强,外在的名誉或面子上受不得一点伤,自以为这是一种洁身自爱的表现,但实际上这只是世俗人的一种我执、我所执的显现。并且因为内心的烦恼不断,不能堪忍逆境,愤怒的结果就会退出正法,甚至诽谤正法在所不惜,那就被魔所系缚,吃亏大了!戒律院不是法院,所以不必怕戒律院,应该欢喜戒律院;戒律院不是法官判刑,而是帮助学员清净恶业,所以谁也没有权力去判人家当畜生或下地狱;没有这个认知,就不是学佛人。犯戒的人如果觉得有被冤屈,那就是找戒律院调查清楚,还他清白或是忏悔清净,这就是戒律院的功用,因此不可诽谤戒律院。如果执行戒律院的人,以为他是法官,口气不好、对人不客气,让学员心生恐惧,那他也要去忏悔,因为他没有爱语,让人心生恐惧必须忏悔。

佛陀制戒是为了保护学人自净其心,去除烦恼,趣向解脱。琅琊阁质疑:【正觉的“戒律”……,是为了保护自身利益,让学员受其摆布操控?……以“戒律”之名,限制言论自由和资讯〔信息〕自由。……用因果和戒律做为恐吓学员的武器……。其中,戒律会规(恐惧)与恩赐证量(渴求),是典型通过赏罚制度(胡萝卜加大棒子)控制行为思想的手段。……“邪教”……意涵并非专指教义的错谬,而是那些通过精神控制,导致成员进入一种狂热和非理性心智状态的组织和团体。】(〈琅琊随笔 (21):我们为什么离不开正觉?〉,琅琊阁。)把正觉称为邪教是琅琊阁的指控,但是这种造谣抹黑是无根诽谤。如果真有这种恶行,大可以向法院提出告诉,可是琅琊阁不敢,不敢的原因是他说的都是谎言,他的目的只是为了丑化正觉、推翻正觉,这种低劣的抹黑手段,台湾人政治斗争看太多了,根本不稀奇;有智慧的人,也不会被他的谣言所蒙骗。尽管台湾宗教骗徒很多,但正觉不是邪教,抹黑是没有用的,事实可以证明琅琊阁并没有被限制言论自由和资讯〔信息〕自由,才会有这么多诽谤正觉的文章出现。正觉是正法教团,学员都是自由自在;佛教以戒为师,菩萨当然遵守菩萨戒,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不可以说戒律是恐吓学员的武器,因为菩萨戒是保护修行人可以成佛的千佛大戒,不应该诽谤。

琅琊阁说:【正觉的做法与很多宗教团体的精神控制法相似度非常高。……最终都难免演变成一种高压集权的组织。】(〈琅琊随笔 (21):我们为什么离不开正觉?〉,琅琊阁。)这是琅琊阁没有学到真正佛法的胡思乱想,恶意指控的目的是想要用谎言推翻正觉。请问:他们真的有在正觉中修学过吗?怎么他们这种的指控听起来与事实感觉如此遥远?他们指控正觉是高压集权的组织、是邪教,请问他们在正觉损失了什么?被剥削了什么?被压迫了什么?又是被欺骗了什么?

正觉是学佛的正法道场,所谓正法道场就是修诸念住,从声闻地到佛菩提,于正法有正见,也有胜解,因念清净而有念住。对正法有念心所是因为有胜解,有胜解是因为有正见,所以正见是一切诸法的根本。平实导师的法教是正念住,也就是教导正确的佛法。《瑜伽师地论》说这个正念住修习的道理,非今世 世尊出现于世方始宣说;我们今天是初修习,然于过去无始以来,于诸念住修习流转,于未来世当知亦无穷尽,是过去、未来、现在世出世间无量善法生起的所依处。这样一个佛教的正法道场,怎么会是一个高压集权的恐怖组织?可见琅琊阁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而乱想乱讲,真正学佛的人是不会被他误导的。

阿弥陀佛!


点击数: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