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琅琊閣的建議

第104集
由 正明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系列視頻弘法節目。

平實導師以弘揚正法來復興佛教,這是今天大家都看得到的壯舉,但是現在卻遇到了阻礙,這個阻礙就是他的學生出來反對,說 導師把法講錯了。可是我們發現,不是 導師的法講錯,而是學生悟錯了;悟錯了就會誹謗正法而退轉,這是很嚴重的事,必須趕快救護。救護眾生是 導師的悲願,佛法就是要救護眾生,這個不必懷疑,叫我出來拉一把,我是樂意的,只是我的口氣比較直白,希望琅琊閣聽了不要生氣。醫生救人的時候,雖然眼看無望,也會給他一巴掌,看看能不能清醒而活過來;只要我們盡力了,他也會知道我們是要來救他的。琅琊閣這些反對正覺的人,怎麼會說 導師把法講錯了呢?於是想要把正覺推翻,師生一場怎麼變成了冤家?讓很多人看了都搖頭嘆息,都說這種人無救。但 導師不認為是這樣,如果是真正想學法的,把佛法研究清楚了,都會回歸正法,除非他是被外道吸收利用、專門要來破壞正法的,那就會不肯回頭。

正覺教團的工作就是在作救護眾生回歸佛教正法,而這種菩薩行常常是吃力不討好,琅琊閣認為正覺的管理是白色恐怖、是魔教,正覺學員都是被洗腦的呆瓜,不會像琅琊閣一樣跳出來反對正覺,實在有夠傻。但是真的是這樣嗎?琅琊閣用這種方法來對付他的親教師,這種行為是令當老師的心寒啊!如果真的是因為管理不好,那是人的事,跟佛法講錯了是兩回事,不能混為一談。管理不善如果是因為制度不合時宜、有不完善的地方,可以檢討改進;如果是人的因素,可以換人管理。佛法講錯了也可以改正,並非罪不可赦啊!為什麼一定要推翻正覺?這是我的疑問。

學佛的人都知道善知識很重要,而自己是不是一塊料也很重要,否則只會怪老師如何不行,卻忘了自己是一塊朽木。我學佛四十年才遇到真正善知識,因為我摸索了四十年,所以我知道什麼叫作善知識。從前我(幫別人)看病都是自費的,但是四十年來對出家人都是免費的,因此全國的高僧都有我的患者,包括印順法師、廣化法師、聖印法師等等都是。我的想法是想從這些高僧身上去找到真正的佛法,可惜都沒有找到,直到來正覺才發現真正的佛法。

有人說:「你在顯教找不到佛法啦!應該到密宗去找。」法賢上師屈映光是黨國元老,第一次來台中傳法,我就跟他學,他去世後,我跟他的弟子如證法師學;如證法師往生時,把諾那上師傳給法賢上師的一堆法寶都留給我——鈴、杵、法器啦,還有每頁都蓋個印章的珍貴密宗法寶。像這樣有沒有學到密法?我認為沒有,因為諾那上師說禪宗的「開悟明心之密」才是真正密法。於是我又跟華藏上師吳潤江學,他去世後又跟法稱上師韓同學;然而這些漢人的密法,西藏不承認,因此韓同去世後,我又找西藏上師,紅教的、白教的,四大派的都有,一個死了又去找另一個。直到有一天,有人跟我說:「你不要再去灌頂密法了,你簡直是上師的掃把星啊!你知道為你灌頂的上師死了多少人嗎?」掐指一算,天啊!怎麼這樣?死了八個。他們不是有彌陀長壽法嗎?怎麼就死了?後來看完《狂密與真密》後就不再去學密法了。真正的佛法在正覺,密宗是喇嘛教,跟佛教是不一樣的。

雖然我被誤導了四十年,可是遇到正法的時候,我就回歸正法了。那麼我會不會對誤導我的上師起瞋恨心?不會!為什麼不會?因為我知道他們對我都是善心的,他們不是要害我,而是要教我佛法,可是他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被誤導了。當我學到正法的時候,我每天都要迴向給我過去的師父,老實說我也為他們流淚,他們也辛苦一生,卻也被誤導一生,因此沒有學到真正的佛法。法學錯了可以修正,不必去怪師父;如果師父的法並沒有錯,而你卻說師父錯了,那是誹謗師父,誹謗佛法後果是很嚴重的。因為很嚴重,所以 平實導師說要救護。

琅琊閣這些反對正覺的人,如果有十足的把握能夠證明 平實導師的法說錯了,大可以公開挑戰,舉辦無遮大會;如果有神通也可以出來表演一下,一定有很多人愛看,但是我不會崇拜神通而跟他學佛,因為有神通不一定有佛法。有人說:「如果自己在無遮大會輸了,那不是很沒面子嗎?」我說:「不會啦!怎麼會沒面子?他們只要回歸正法,繼續跟導師學習就會很有面子了,怕什麼!」琅琊閣認為「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然而當他反對正覺的時候,是既不愛真理,又不愛吾師,問題不可謂不嚴重。為了反對 平實導師,就會擴大事相、扭曲真相,乃至無中生有去誹謗。

譬如他們說正覺的菩薩都不拜祖先、不敬神明;這是什麼話?又不是一神教,中國人拜祖先就拜祖先,有誰說不可以?神明也是佛教護法神,菩薩可以問訊,不要頂禮歸依,這是 佛有明訓。這麼簡單的事,他也可以寫一堆文字來誹謗正覺。琅琊閣對 平實導師這樣的指控,又是許多莫須有的栽贓之一!早在正覺同修會回覆會外人士的〈般若信箱〉中,已有說明學佛者對於祖先牌位的態度:【菩薩道的行者面對世間法應有正確的知見與觀念,若面對的世間習俗不是造作惡業違背正道的情形,通常應隨順眾生的習俗而行,勿使眾生因此而起誹謗三寶之緣。故祖先牌位的處理方式應以隨順風俗的角度去處理,只要家族和氣隨順即可,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規定。祭拜祖先的風俗,也只是各地眾同分有情一個形式上面的施設,而佛弟子對於這個部分應有正確的觀念與知見,除了隨順眾生之外,自己在修行的過程中,以自身修行之功德具體的迴向才是正途;然菩薩不壞世間法而證菩提,如法的迴向乃是利益自己與利益祖先的最佳作法,其他事相上的部分,只要把握住善性及利益祖先與眾生的原則即可,若符合了 普賢菩薩十大願王,就可以隨順眾生而行。】(《正覺電子報》第39期,台北市佛教正覺同修會,頁104。)

平實導師在公開講經說法中(如已出版的《優婆塞戒經講記》中),都常強調「孝養父母、禮敬師長」等世間倫常,這些人天善法是學佛的基礎;琅琊閣以不實的言論來攻擊自己的師長,不知有何想法?其實有能力的話,超度祖先投生善處比每天祭拜更重要。如果有人說:「我出家了,禮拜父母犯菩薩戒。」那我去懺悔就好。因為告別式上禮儀師叫你拜,你就要拜,不能說我出家當和尚了不可以禮拜父母;這種無禮,搞不好有人會踹你一腳,世俗的禮儀還是要尊重,這是做人的道理。所以琅琊閣誹謗正覺不拜祖先是不能成立的。

在正覺學法,比有沒有職位被重用更重要,沒有職位正好自己用功,沒有被重用就自己去努力,並不是說有職位就高高在上。有職位就會有權力,貪戀權力的話,被換掉了就會心生不滿,抱怨就會懷恨而誹謗;所以有權力好不好,還要看他的心態。我當親教師被停三年,就是被舉報有使機鋒洩露密意的嫌疑,於是就去公開懺悔;琅琊閣張志成也應該親逢其事,聽過我公開懺悔。若有過失犯戒,懺悔是唯一的路,所以 導師說懺悔是好事。諸位要知道,如果被舉報洩露密意,不管有沒有,就是趕快去懺悔,懺悔了就沒事,千萬不要心中不平,甚至口出怨言,說什麼白色恐怖,那不但事情沒有解決,對自己也沒有幫助,而且就離題千里了。

廣欽法師也是被冤枉偷樂捐箱的錢,他都如如不動,被冤枉就被冤枉,後來住持說出真相,這是故意要冤枉他的,看他能不能忍辱。菩薩來人間總要受點冤屈,順便考一考,五濁惡世本來如此。從明心者來看,就算你不吭一聲,早已經洩露密意了,冤枉什麼?去懺悔就沒事了。如果明心了沒有被重用,那也沒關係,表示人才濟濟,安住就好;不能安住就會心中有怨言,所以安住也是修行。修行路上法門可多了,修行到三果的人心地善良而能忍辱,他是不怕被打壓的。被輕賤也是消惡業,這也是好事啊!

我看這些退轉者都沒有好友,如果琅琊閣有好友的話,應該會勸說琅琊閣:如果有任何問題,就應當要直接找 導師小參,不要自己在那邊胡思亂想。譬如有人懷疑見道是不是就入初地?類似這樣的事,從前就發生過了,當時想要退轉的人後來也釐清楚了,就不再想要退出正覺了。剛明心就像考進大學,讀大學就是明心後相見道的修行,畢業了就是通達位才算入初地;不可以說我考上大學了,就是大學畢業,所以剛明心是七住位,不可以說剛明心就已經是通達位的初地,這部分沒有搞清楚,就會說 導師講錯了。至於舉出窺基大師說見道就是入初地的說法,真正通達的人就知道窺基講的是「見道的通達位」,是講大學畢業,意思就是說入初地是整個見道位的完成;而 導師講的「真見道」是考進大學,菩薩在第七住位時證悟明心,般若正觀現在前是見道位的開始。佛法在菩薩修行階位上是有前後差別的、是有次第性的。

琅琊閣到正法道場應該很歡喜才對,怎麼對 平實導師一肚子怨氣,更在網路上大力反對正覺、誹謗 平實導師,這是令人痛心的事。《梁皇寶懺》說:如華光比丘善說法要,有一弟子恆懷驕慢,和尚為他說法,他都不信受,誹謗和尚說:「大和尚空無智慧,願我後生,不復樂見。」於是這位驕慢弟子顛倒說法,把法說成非法,把非法說是法。雖然也有受持禁戒,但是以謬解法義的緣故,命終之後,像射箭一般墮入阿鼻地獄八十億劫,恆受大苦。所以,弟子怨恨老師不是好事,起一瞋心就會怨懟無量。因為對事相上心有不滿,轉而懷疑所學的法來,因此對師長的教誨都無信受、都無恭敬,惡罵醜言,不知忍辱是安樂行,對自己的師父起瞋恨心,怎麼能夠學到佛法?

琅琊閣也許會說:因為沒有得到佛法,所以對師父起瞋。但這種說法沒道理,因為學佛就是要解脫、斷煩惱,怎麼自己找理由來煩惱?更何況 平實導師教的是大乘法——「說法者無法可說,是名說法」。平實導師傳授的是「無所得法」,請問琅琊閣要得到什麼?【「如來於燃燈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佛於燃燈佛所,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金剛經》說得很清楚,對正法懷疑的人,我們不知道他要得到什麼?

有的人就是心性好、福德好,他於正法不懷疑,於他的師父也不懷疑,所以他得法非常快。六祖大師的開示,可以得法的條件是「遭難不退」,也就是說,想要證得這個法,必須要經過一再的刁難而不退失,這是第一個條件。第二、「遇苦能忍」,俗話說:「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古時禪師會故意給你磨練。第三、「福德深厚」,福德即心得決定,師長教誨都無信受,那就學不到佛法。如果心中懷恨,【以懷恨故,更相是非,於惡道中多有怨懟,……起一恨心怨懟無量,所以經言:「今世恨意微相憎嫉,後世轉劇至成大怨。」】(《慈悲道場懺法》卷5)對於諸師長起諸怨懟的話,這種怨懟是無有窮盡的,無形的怨懟無有年期、亦無劫數,當受苦時不可堪忍;所以菩薩要捨怨親心、離怨親想,以慈悲心平等攝受,這是非常重要的學佛態度。

琅琊閣這些人的退轉,讓我警覺到親教師的責任重大,如果禪淨班沒有從無相念佛到斷我見、斷三縛結、四加行、三三昧到證初果,就幫助他開悟的話,是很容易被邪見誤導而又退轉的;其中的關鍵就是沒有「無相念佛」的功夫,因此而心不得決定。會退轉的人,我們可以斷定他沒有無相念佛的功夫,這個功夫就是問他拜的是假佛還是真佛?無相念佛是從假佛拜到真佛的訓練跟體悟,木雕石刻明明是假佛,怎麼會是真佛?很多人學佛卻不知道真佛是什麼,這是信位不具足就會退轉。琅琊閣會反對正覺的教導,就是他找不到真佛,因此誹謗 導師,說 導師的法錯誤,其實是他自己走錯了路才沒有找到真佛。

真佛就是「真如佛性」,佛法所說的無上菩提就是佛子千辛萬苦所追求的真如佛性。琅琊閣來正覺,導師幫他開悟,可是他卻沒有找到,因此誹謗正法,說 導師教的找到如來藏不是開悟;他把整個佛法,從 佛陀到歷代祖師到 平實導師的正法全部推翻,原因就是他沒有找到真如佛性。可能怪 平實導師沒有給他一塊金牌或一根頭髮,說他找到了。古時候以衣缽傳法,而正覺沒有;沒有的原因,是真如佛性不是物質,佛菩提是無所得法。如果對於無所得不能安忍、不能接受,那他就是沒有找到真如佛性,這樣就會退轉。真如佛性即是涅槃如來藏,否認如來藏當然找不到真如。所謂真佛即是涅槃如來藏,這個道理如果不懂,則他都是拜假佛。琅琊閣等這些退轉的人能不能救回來,那就要看他們是不是真的想學佛,是不是真的要找真佛。如果是被外道利用,想滲透到正覺,以為爬到高層了就可以推翻正覺的法,那是妄想,這種人救不回來,因為他的本意不是真的想學佛。正法是無人可以推翻的,魔王波旬親自出馬也不可能推翻,這是可以確定的。

諸佛全都是因為「真如佛性」這個大事因緣而來人間演說正等正覺,可是等你成佛的時候,你會發覺無上正等正覺的境界中根本就沒有所得。學佛最重要的是要有善知識的教導;但是雖然有善知識,若是沒有好徒弟也是教不出來。自古以來到現在,很多人應該知道佛法是在講什麼,也應該知道自己要學什麼,如果不知道大乘菩提是唯一佛乘,就是要學真如佛性,則禪師無論再如何的老婆,對你入泥入水,你終究還是不知禪師的所云,絲毫無法契入。如果你是真的仙陀客,既不需要 文殊下一槌,無師自通自己就能悟了,可以當人天師;怎麼會說法主把法講錯了,怪罪法主說他不是善知識?法主「無法可說」,而聽法者「無一法可聞」,如此勝妙法會怎麼會去反對正覺?平實導師說:「如果我有一天老了,沒力氣說話,才剛上座就有人打雲板說:『蕭老師說法完畢。』」他就可以下座休息了。那到底說法了沒有?如果是上上根人,不等法主開口,早已經會了,怎麼會怪法主把法講錯了?說法者無法可說是真說法,今天全世界你要到哪裡去聽真佛說法?只有到正覺同修會去了。

阿彌陀佛!


點擊數: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