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種子依」義理略說如何改變丟黃金取黃銅的習性

第096集
由 正昌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的弘法節目,在此先問候大家:少病少惱否?色身康泰否?道業精進否?我們正在演述的單元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

在上集我們為大家說到,琅琊閣主張:【所有的八識心、心所法皆是由它們各自的名言種子作為四緣中的「因緣」轉變而生成的「果」。比如意識,在因變的過程中,阿賴耶識裏面的意識的「名言種子」轉變出意識的「自體」。】(〈《我的菩提路》(五之十二):張志成——《成唯識論》的「三能變識」VS 蕭平實的「一能變識」〉,琅琊閣。)並引述《成唯識論述記》卷2,窺基菩薩所說的兩段論文文字:「等流因是因緣種,其所生果即通八識。」、「所生通諸有漏三性之法,各自種子所引八識各各自果,名言種子是也。」其實是因為不懂窺基菩薩論中的義趣,在斷章取義又依文解義的情況下,所生起的自意想像的虛妄說法。又為大家說明了,提出堅持這樣的妄想邪見,並用來否定真正的八識論義理,這類人就是因為不信真善知識的開示,以及不正知經論義理卻又自以為是,所以墮入了第七末那相應的大隨煩惱等流習氣勢力中而不自知,並不是真正懂唯識的人,只不過隨著無明煩惱的等流習氣而行的凡夫異生之輩。如上述信受妄想邪見的琅琊閣中人,不能棄捨如是妄想邪說,不僅今世會成就惡見異熟習氣,未來世還會因為這個惡見數數現行的緣故,使得破法、謗三寶等惡行的等流習氣成就,所以有智之人應當深思之!上述《成唯識論述記》卷2的兩段論文義趣,已在上集為大家略說,此處不再重述。

接下來,我們繼續為大家說明,張先生以《成唯識論述記》卷2的這兩段論文文字作為佐證,提出主張說:【第八識也是前一剎那第八識裏面的「第八識名言種子」所轉變而生成。……同樣是「依他緣而出生」的,所以第八識不是圓成實性,與七轉識一樣,是依他起性、生滅的有為法。】(〈《我的菩提路》(五之十二):張志成——《成唯識論》的「三能變識」VS 蕭平實的「一能變識」〉,琅琊閣。)他這樣的說法與經論中所說互相違背,經論中都說第八識是具有圓成實性的常住法。張先生所提出的:第八識是前一剎那第八識裏面的「第八識名言種子」所轉變而生成。所以第八識是「依他緣而出生」的依他起性,不具備圓成實性。這類的妄想邪說,其實是承接印順等人的邪見,同樣都是誤會經論中「種子依」的義趣,才會妄說第八識是由種子集合或轉變出生的。

至於「種子依」的真實義理,聖 玄奘菩薩為我們開示如下,《成唯識論》卷3:【云何應知此第八識,離眼等識有別自體?聖教、正理為定量故。謂有大乘阿毘達磨契經中說:無始時來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諸趣,及涅槃證得。此第八識自性微細,故以作用而顯示之。頌中初半,顯第八識為因緣用,後半顯與流轉還滅作依持用。界是因義,即種子識;無始時來,展轉相續親生諸法,故名為因。依是緣義,即執持識;無始時來與一切法等為依止,故名為緣。謂能執持諸種子故,與現行法為所依故,即變為彼,及為彼依。變為彼者,謂變為器及有根身;為彼依者,謂與轉識作所依止。以能執受五色根故,眼等五識依之而轉。又與末那為依止故,第六意識依之而轉。末那、意識,轉識攝故,如眼等識依俱有根;第八理應是識性故,亦以第七為俱有依,是謂此識為因緣用。】

為了讓大家更清楚論中的義理,語譯如下:如何正確了知,第八識是離開並有別於緣起生滅的眼等七轉識的識性,以及第八識是具有識性的常住真實體性?依聖教量中的正理開示,第八識心為法界定量的緣故。如大乘阿毘達磨契經中所說:「無始時來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諸趣,及涅槃證得。」由於這個第八識心的自性很微細,因此以作用來顯示,而可以令人信受並實證祂。上半頌「無始時來界,一切法等依」,顯示第八識心是一切法的因緣用義理;下半頌「由此有諸趣,及涅槃證得」,顯示三界六道等諸趣流轉,以及流轉還滅而證得涅槃,都是依第八識心的依持用,才能有諸趣的流轉及涅槃的證得。上半頌「無始時來界」,其中的「界」是因義,即是第八種子識,因為第八識心是無始時來的本住法,而由祂心中不斷流注出來的無量功能差別,才會有諸法展轉相續不斷地出生,所以一切法都是第八種子識所生,故說第八種子識名為諸法出生的「因」。「一切法等依」其中「依」是緣義,第八種子識即是執持識,因為緣起生滅的一切法,都要緣於第八種子識所執持的種子作為依止,才能夠不斷地出生運作顯示,故第八種子識名為一切法的「緣」。

這就是說,第八種子識能執持諸法種子的緣故,成為一切法現行所依止的緣故,所以第八種子識能變生諸法,以及成為諸法現行運作的所依。其中第八種子識能變生諸法,這是說第八種子識能變生出器世間以及有情的有根身;第八種子識作為所依者,這是說祂是七轉識所依止的真實心。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第八種子識是五色根的俱有依緣故,眼等五識才能依於五色根的存在,而從第八種子識中流注出生運作;又第八種子識能與末那作為依止的緣故,第六意識才能依於第七末那,而從第八種子識中出生運作。第七識末那與第六意識都是緣起生滅的轉識所含攝的緣故,其中的道理,就如同依無常的五色根作為俱有依,才有眼等五識從第八種子識中出生運作。第八種子識既然是一切法出生運作的因與緣,從這個道理就應該知道,第八種子識是具有識性的常住真實心;這個真實常住的第八種子識心,也是以祂所出生的第七末那識作為俱有依,才會在三界中現行運作,顯現出諸法都是以第八種子識作為因緣,才能有三界一切法不斷地出生運作,這個就是第八種子識的因緣用義理。

玄奘菩薩舉出大乘阿毘達磨契經中所說「無始時來界,一切法等依」,為我們說明第八識的因緣用義理,證明了第八識是具有識性的常住真實心,於是我們就可以正確地了知,經中所說的「無始時來界」,就是指有一個無始以來,不依他法而本來自己就在的真實常住心體,祂含藏著一切法的功能差別,也就是一切法的種子,或說為一切法的「界」;這個「無始時來界」就是第八種子識。如何證明這個第八種子識是真實存在?而不是如同哲學一樣,雖然知道「假必依實」的道理,卻始終找不到一個現前一切法背後的實相存在。聖 玄奘菩薩在論中為大家證明,雖然這個第八識心的自性很微細,但是從經中所說的「無始時來界,一切法等依」所顯示出來的第八種子識的因緣用義理,就可以證明:第八種子識是一切法出生運作背後所依止的常住心,祂是真實存在而可被現前體驗的真心。

同時,從第八識是含藏一切法種子的真實常住心,而一切法的出生運作,也都是以祂作為因緣才能圓滿成就,就可以證明:第八種子識是具有圓成實性的實相心,也是諸法得以出生運作的「種子依」。因此從第八種子識的因緣用義理,就可以來證明:第八種子識能夠圓滿成就諸法的出生運作,所以祂是具備圓成實性的常住真心,也是一切法出生運作的「種子依」。因此,張先生等人妄說:第八識是前一剎那第八識裏面的「第八識名言種子」所轉變而生成,所以第八識是「依他緣而出生」的依他起性,不具備圓成實性。這類妄想邪說,只是承接了印順等人的邪見,同樣都是誤會了經論中「種子依」的義理,所以才以自意想像,妄說第八識是由種子集合或轉變出生的,把第八種子識說成是緣起生滅的無常妄心啊!

復次,依上述「種子轉變出生第八識」的妄說邏輯,就好像有人提出主張說:鏡子顯現影像的功能可以轉變出生鏡子,所以鏡子是由顯影功能所轉變出生的。這樣的說法如果能夠成立,世間的清水也具有顯影的功能,同樣也應該說清水是清水的顯影功能所出生的。問題是同樣的顯影功能,為何卻出生了清水與鏡子兩種完全不同的東西?所以,但凡有一點世間智慧的人,都不可能認同這樣的妄想。然而琅琊閣中人,卻能夠接受「種子轉變出生第八識」的妄想,所以他們都同樣是不懂《成唯識論》中所說,依第八識真心而說「種子依」義理的人啊!

復次,從經中 佛說第八種子識是真識的義理,也可以證明《成論》中所說的「種子依」道理,其實是繼承 佛說的正理。如《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1:【大慧!略說有三種識,廣說有八相。何等為三?謂真識、現識及分別事識。大慧!譬如明鏡持諸色像,現識處現,亦復如是。】上述《楞伽經》中 佛開示說:八識略說可分為三大類,廣說則有八種識相。真識也就是第八識,祂就譬如是鏡子一樣,能夠顯現執持種種影像;第七識可以使得鏡中的影像顯現出來,所以名為現識;前六識就是能夠分別鏡中六塵的分別事識。第七現識雖然使得一切法可以顯現出來,但祂本身還是要依第八真識才能夠出生運作。

佛譬喻第八真識如同明鏡持諸色像,並特別指出第七現識,也是依第八真識才能出生運作,我們就可以知道,第八真識是常住的真實心,祂的心體中含藏著一切法的種子,一切法依止於祂才能夠圓滿成就。其中的道理,就如同明鏡持像一樣,先要有鏡體的存在,並且鏡子具備顯現種種影像的功能,才會有漢來漢現、胡來胡現的明鏡持像作用。第八真識就像是這樣,祂是真實的常住法,祂的心中又含藏著一切法的種子,所以祂又可名為第八種子識;依於這個第八種子識所生的第七現識,使得第八種子識中的諸法種子能夠流注出來,於是一切法就可以圓滿地出生顯現出來。因此,依上述《楞伽經》中 佛所開示,第八真識如鏡持像的義趣,其實與《成唯識論》中所說的,從第八種子識的因緣用道理,證成祂是諸法出生運作「種子依」的道理,兩者的義趣其實是相同而無所改異的。同時,這也證明琅琊閣諸人,他們所接受的「種子轉變出生第八識」的妄想,其實是把生滅不斷的鏡子顯像功能,打妄想說這就是能夠轉變出生鏡子,本質上都只是一種虛妄想像而已!因為生滅變化的鏡子顯像功能,始終都還是要依鏡子存在才能夠運作,鏡子顯像的功能,也永遠無法轉變出生鏡子。所以 佛所開示的如鏡持像義趣,已經指出諸法出生顯現的背後一定要有所依,這個一切法背後所依就是第八種子識,所以祂是一切法出生顯現的「種子依」。這個第八種子識就譬如像是鏡子,祂含藏著一切法的功能差別,一切法的出生顯現,也都是以這個第八種子識作為因緣;因此「無始時來界,一切法等依」的義理,就是在說這個第八種子識,祂是無始以來本來就在的真實心,同時也是一切法背後出生運作的種子依,所以一切法都是以這個第八種子識作為因緣,才有一切法能夠出生顯現。

因此《成唯識論》中,聖 玄奘菩薩開示說這兩句經文的義理,就是在顯示第八種子識的因緣用;這就譬如鏡子能夠顯現影像的功能,還是要緣於鏡子的存在,才能夠出生運作一樣。一切法都含藏在第八識的心田裡,祂所含藏的一切法的功能差別,也就是一切法的種子,當遇緣流注出來時,若沒有第八種子識作為一切法的因緣,那一切法就不可能出生顯現出來;就如同沒有鏡子的存在,就不可能會有鏡子顯現及執持影像的功能出現。所以大乘阿毘達磨契經中說「無始時來界,一切法等依」,以及《楞伽經》中說「譬如明鏡,持諸色像」,這些經文的義理,都在顯示《成唯識論》中所說,一切法都是以第八識作為因緣,才會有一切法出生顯現的因緣用道理。

從上述經論中的義理可知,第八識不僅是常住的真實心,一切法也都是依祂作為因緣,才能圓滿地出生顯現出來。這個第八識真心所顯現出來的圓成實性,是可以讓實證轉依祂的菩薩來現觀體驗的,但是卻要藉由經論中佛菩薩所開示的聖教量,以及信受真正的善知識教導,才能成就第八識心圓成實性的現觀體驗。若是如同琅琊閣中諸人,對於幫助他們實證的真善知識所說,心中始終懷疑不信,反而去相信一些沒有實證第八識真心的人,依六識論而說、而作的種種佛學學術研究等邪見,結果就是忘了自己所悟而墮入了意識思惟想像的妄想境界中,卻自以為增上。這就好像一個沒有智慧的小孩,雖然親人給了他真正的黃金,小孩子卻因為沒有智慧判斷,加上自我意識高漲而慢心成障的緣故,就相信別人所說的,不僅把手中的黃金丟掉,還去撿取了大量的黃銅,卻自以為得到了更多的黃金啊!有智之人應當引以為鑑。

今天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先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