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是實證的科學,不是想像的玄學(下)

第098集
由 正昌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正覺教團的弘法節目,在此先問候大家:少病少惱否?色身康泰否?道業精進否?目前我們正在演述的單元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

上一集為大家略說到琅琊閣在〈蕭平實偽造佛法系列-1:臆想偽造所謂谷響現觀〉一文中,所舉出聖 彌勒菩薩、聖玄奘菩薩、平實導師等三位大菩薩,都同樣說有「谷響觀」可以實證的論文證據。只是琅琊閣在文中一直堅持自己只有「谷響譬喻」的邪見,這樣的以先射飛鏢再畫靶的先入為主想法,來看待自己所舉出的相關論文文字,對於所舉出的論文背後真實義理,自然是不可能真的深入探討研究。譬如琅琊閣自己所舉出的《成唯識論》中,聖 玄奘菩薩白紙黑字的開示:【非不見真如,而能了諸行,皆如幻事等,雖有而非真。】論中已經清楚明白地說,實證「谷響觀」的前提就是先要實證轉依於第八識真如。這論文中的八識正論義趣,若不是琅琊閣以先入為主的邪見,主張沒有「谷響觀」,只有「谷響譬喻」,就不會刻意曲解《成唯識論》中這段論文義理而妄說:【因為凡夫眾生不知道這些依他起之法是因為眾緣和合而引發自心、心所的虛妄分別而變現出來的,看起來好像有這些法,但實質上卻如同「幻事陽焰夢境鏡像光影【谷響】……」等等,是「雖然看去來有,但其實是幻有,並非是真實有」的。……這一切都是依他起性,愚癡凡夫被這些虛妄現象所誑惑,誤以為真實,由此執取有我、執取有法,但實際上這些都是猶如空花等法,並無本性,也無其相(因為是虛妄分別相,非真實相,故說性相都無)。】(〈蕭平實偽造佛法系列-1:臆想偽造所謂谷響現觀〉,琅琊閣。)

琅琊閣上述文中說,因為凡夫眾生不知道眾緣和合的依他起法都是猶如幻事、谷響等,所以愚癡凡夫就被這些虛妄現象所誑惑,誤以為是真實,由此執取有我、有法而生起了遍計所執;但實際上這些都是虛妄分別相,不是真實相,並無本性,也無其相,是猶如空花等性相都無的虛妄法。這樣的說法,乍聽之下言之有理,實際上卻是六識論邪見中的戲論說法。因為《成論》中說眾生無法斷除遍計執性,原因是「橫執」依他起性之法,不是「不知道」依他起之法;論中更指出眾生所「橫執」的依他起性之法分成兩個部分,其中一個就是執無我的五陰為自己——橫執五陰有我存在的一念無明;以及相應於無始無明所生起的一切依他起法「是有、是無,是一、是異,是俱、不俱」等種種妄想;由於「橫執」一念無明及無始無明,所以對於依他起之法生起了遍計執性。

因此想要斷除遍計執性,就要從斷除一念無明及無始無明下手;而斷除這兩種無明的過程,就是先要信受及親證轉依第八識真如,次第進修生起九種現觀,才能真正斷除對於猶如空花般的依他起性的一切法上所生起的遍計執性。所以不是如同琅琊閣一般,以六識論邪見所生的戲論妄想所以為的:眾生的意識覺知心只要能夠「認知」眾緣和合所生的依他起性的一切法都無本性、也無其相,都是猶如空花等性相都無的虛妄法,就可以斷除遍計執性。

琅琊閣等六識論者所生起的戲論想,早就被聖 玄奘菩薩在《成唯識論》中,以【非不見真如,而能了諸行,皆如幻事等,雖有而非真】這首依八識正論而寫下的偈頌所預先破斥。只是琅琊閣等六識論者還是有眼無珠,將這首破斥他們戲論妄想的論文引來作為證明,反而讓對於信受佛法八識正論的人來說,可以用來證明琅琊閣所說「只有幻事、谷響等譬喻,沒有谷響等九種現觀可以實證」,只是墮入了《成論》中所預破的戲論邪見中卻自己不自知罷了!

復次,谷響等九種現觀實證斷惑的內容,同文裡琅琊閣所舉出的《成唯識論述記》窺基菩薩開示如下:【論:猶如幻事至非有似有。述曰:此顯依他非真實有舉喻以成,如大般若廣說其相。《攝大乘》說:云何無義而成所行境界?為除此疑說幻事喻。云何無義心、心所轉?為此說陽炎。云何無義有愛、非愛受用差別?為此說夢境。云何無義淨、不淨業,愛、非愛果差別而生?為此說鏡像,彼言影像。云何無義種種識轉?為此說光影。云何無義種種言說戲論相轉?為此說谷響。云何無義而有實取諸三摩地所行境轉?為此說水月。云何無義有諸菩薩無顛倒心?為辨有情諸利樂事故思受生,為此說變化。彼世親、無性第五皆廣解,不能煩引。《中邊論》中亦有八喻喻計所執,如彼抄會。顯依他性喻如此八,體非實有、是虛妄有、似彼真有,故說依他,非有似有。】(〈蕭平實偽造佛法系列-1:臆想偽造所謂谷響現觀〉,琅琊閣。)琅琊閣顯然不懂又誤會了上述論中,窺基菩薩開頭所說「此顯依他非真實有舉喻以成,如大般若廣說其相」這論文中所說的真正義趣,所以才會把窺基菩薩的文字表面意思,用來當成支持自己「只有谷響譬喻,沒有谷響觀」這樣的邪見戲論依據。

首先,我們以八識論來說明窺基菩薩所說:「此顯依他非真實有舉喻以成,如大般若廣說其相。」論中窺基菩薩意思其實是說,為了讓凡夫眾生能夠瞭解依八識正論來修學佛法,就會有九種現觀的次第成就;只是這九種現觀,對於連第八識真心都還沒有實證的凡夫眾生來說,就要以類比說明的「比喻」來讓眾生瞭解,使得眾生可以在修學佛法的過程中次第實證,所以窺基菩薩才說「此顯依他非真實有舉喻以成」。因此不是琅琊閣自己不懂而誤解所說:【這裡的意思是說,為了顯示依他起性之法非真實有,就舉各種比喻來證成這個含義。】(〈轉載文章:蕭平實偽造佛法系列-1:臆想偽造所謂谷響現觀〉,琅琊閣)將窺基菩薩所說佛法中「實證」谷響等「九種現觀」,扭曲說成只是為了讓眾生「知道」依他起性之法是不真實的「譬喻」。

若是依據琅琊閣的上述戲論說法,就好像說有一個人明明現前有看到花,卻回答別人說這個花是假的;因為花是因緣和合的依他起之法,所以花是假的,因此他沒有看見花。當這個見花人這樣回答時,請問會不會被別人當成神經病或是傻瓜呢?只有愚癡的人才會認為這個見花的人很有智慧啊!這個意思就是說,不能單憑自己對於佛法文字表面意思的思惟、理解以及想像,就說自己已經懂得佛法中的義理,而是要知道佛法文字背後的道理,都是依於第八識真如而說的;實證轉依於第八識真如而說、而觀依他起性等一切法的虛妄性時,才會有猶如谷響等九種現觀次第生起,而不是說你直接去認定這些法就是虛妄的,這樣就能夠成就佛法的實證。

所以不能把九種現觀當成是比喻,因為什麼?因為九種現觀是可以實證的。而這九種現觀的成就,首先就是要實證轉依於第八識真如,然後跟隨真善知識修學大般若中所廣說的種種法相,才能夠對依他起性的諸法次第生起「同於」谷響等九種現觀,並能為眾生以譬喻來說明。因此窺基菩薩說:「此顯依他非真實有舉喻以成。」所以並不是琅琊閣自己所戲論妄想而說的「就像是大般若經所闡明的多種依他起之法非真實有的各種相狀」(〈蕭平實偽造佛法系列-1:臆想偽造所謂谷響現觀〉,琅琊閣。),以為只要「知道」大般若經中說依他起之法非真實有,就是「懂」大般若經,卻不知道這樣只是自己的戲論妄想罷了!真正要能夠成就依他起性之法都是虛妄不真實的現觀,生起「同於」谷響等九種現觀,這就要探討如何親證轉依於「第八識真如」——自己離開一切法卻能出生一切法的「無義」。因此窺基菩薩說:【攝大乘說:云何無義而成所行境界?為除此疑說幻事喻。云何無義心、心所轉?為此說陽炎。……中邊論中亦有八喻喻計所執,如彼抄會。顯依他性喻如此八,體非實有、是虛妄有、似彼真有,故說依他,非有似有。】(《成唯識論述記》卷9)

這一段《唯識述記》所說的內容就是在講說,當菩薩證得第八識真如以後,生起了根本無分別智;菩薩依著所證的根本無分別智,接著進修後得無分別智、道種智的過程,菩薩就好像在清除摩尼寶珠上的塵垢一樣,這個摩尼寶珠本來是清淨無染垢的,可是卻從無始劫來沾染了很多很多的塵垢,所以要把這個摩尼寶珠自身的光明顯現出來,就要將附著於摩尼寶珠上的塵垢擦掉;隨著清除的塵垢越多,摩尼寶珠就會顯示出越多的本來清淨光明,《述記》裡面這一段論文的意思,就是在告訴我們這個道理啊!這就是說,當你實證了第八識真如以後,你會發現第八識真如對於一切法本來就是無貪厭、取捨的清淨自性。但是不論是修學八識正論的清淨菩薩,還是信受六識論邪見的染汙外道凡夫,都是從各自獨有的第八識真如中出生;因此,不論是菩薩,還是外道凡夫,各自的第八識真如都是恆守本來清淨的真如自性而永無變異。所以說第八識真如,祂是無一切法卻能不斷出生一切法的「無義」。

當菩薩親證並轉依於這個「無義」的第八識真如理體以後,並不是就可以停下來了,反而要如同《述記》裡面窺基菩薩所說的悟後起修的道理一樣,還要繼續起心探究,這個無義的理體——第八識真如心,祂與一切有情的善惡、染淨等種種諸行的關係;探究圓滿的結果,就是會生起世界身心如幻的「如幻現觀」;接著還要繼續探求第八識真如心,祂與有情各種心、心所法之間的關係;探究圓滿的結果,就會生起五蘊身心猶如陽焰的陽焰現觀;這樣的不斷地依所證的第八識真如心探究的結果,才能次第生起九種現觀。所以窺基菩薩在《述記》中說:【攝大乘說:云何無義而成所行境界?為除此疑說幻事喻。云何無義心、心所轉?為此說陽炎。……云何無義有諸菩薩無顛倒心?為辨有情諸利樂事故思受生,為此說變化。】(《成唯識論述記》卷9)

復次,這九種現觀所現觀的對象都是依他起性的一切法,並不是第八識真如心自己本身;也是對於依他起性的一切法斷除了遍計執性後,才能現觀依他起性的諸法「體非實有、是虛妄有、似彼真有,故說依他,非有似有」。這時菩薩也因為九種現觀的次第成就,才能看見現前所見的一切法都無本性,也無其相,都是猶如空花等性相都無的虛妄法;而不會如同琅琊閣等六識論者一樣,以六識論邪見所生的戲論妄想,錯誤地認為只要意識覺知心能夠「認知」,眾緣和合所生的依他起性的一切法都無本性,也無其相,都是猶如空花等性相都無的虛妄法,就可以斷除遍計執性。所以說,琅琊閣等六識論者,其實都是墮入遍計執性的妄想中而不自知的人啊!

復次,從窺基菩薩在《述記》當中所說的九種現觀生起的次第過程內容,我們就可以瞭解:當菩薩親證並轉依於第八識真如,生起了根本無分別智,還要依著根本無分別智,不斷地去進修後得無分別智、道種智、一切種智;隨著所去除的無明煩惱越多,才會逐漸次第生起應有的九種現觀。這也是因為第八識真如被無明垢所纏,所以每當菩薩去除了一分無明垢,第八識真如就會顯現出一分祂本來的光明相!這第一個光明相,就是菩薩明心以後要去除的第一個汙垢,就是成就猶如幻事的「如幻觀」;這個如幻觀的成就,就是現觀一切有情——包括自己及器世間的山河大地——都猶如幻化。而「如幻觀」的成就,是因為實證第八識真如後轉依於第八識真如,然後繼續跟著真善知識修學,才能逐漸斷除第八識真如中的無明煩惱,最後才能從第八識真如顯現出來第一分光明相。所以「如幻觀」的成就,是因為斷除了一部分「橫執」的遍計所執無明煩惱所得的結果,不是如同琅琊閣等六識論的戲論妄想所說的比喻。

菩薩隨著如幻觀的成就,接下來再繼續跟著善知識修學,才能進一步斷除更多「橫執」的深細無明煩惱,也才能次第成就陽焰觀、如夢觀,乃至於三地滿心成就的谷響觀。所以谷響觀的成就,實際上是要斷盡種種的言說戲論相上的無明煩惱!「橫執」種種的言說戲論相而心運轉個不停,這類無明煩惱中最粗重的部分,就是如同琅琊閣這類持六識論者,總是心中常常想起種種佛法上的戲論妄想,卻不知道所思、所想都是言不及第一義諦的戲論,都是落在無法實證的妄想中,都是墮入與第一義諦不相應的言說戲論相中;覺知心始終在言說戲論相上輾轉相生綿延不絕地生起種種妄想,卻自以為得到佛法上的真正義趣,但卻不自知自己已經墮入種種的言說戲論相轉的無明煩惱中。

如同琅琊閣所寫的〈蕭平實偽造佛法系列-1:臆想偽造所謂谷響現觀〉文中,舉出經論來否定沒有「谷響觀」可以實證,只有琅琊閣自己所主張的「谷響譬喻」存在,結果所舉出的經論背後真實的義理,卻正好證明琅琊閣所否定的「谷響現觀」是可以實證的。這不僅證明了佛法是可以實證的科學,而不是如同琅琊閣等六識論者所認為的,佛法是可以各說各話,卻無法實證的玄學;更證明了三地滿心菩薩才能斷盡的言說戲論相,若是沒有實證轉依於第八識真如而次第進修,是不可能斷盡種種言說戲論相的無明煩惱,反而會如同琅琊閣這類六識論者,被言說戲論相的無明煩惱所繫縛,心中始終在言說戲論相的煩惱中運轉不停卻不自知啊!

今天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先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