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識是證悟目標嗎?(下)

第092集
由 正倖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現在播放的節目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

第八識是一切法的「所依」,而真實的解脫、真正的實相自體是無所依的,無所依才是究竟涅槃,有所依都是依止三界中法,都是輪轉生死的生滅法。修行之目的是要證解脫,不受三界一切法的繫縛,於世間種種法不再有所執著,但不是像你張志成教別人的,一天到晚打坐把一切法全部捨棄不管。因為實相般若是智慧所依的境界,無妨五蘊依舊有妙真如心作為所依,無妨五蘊依舊有般若實相的智慧在運作,而所依的是妙真如心「無名相法」的境界,這裡面無一法可得。五蘊就依於這樣的境界而住,因此事來則應、不豫不立,不會先去規劃要有什麼或者不要有什麼,事情來了就去運作或應變,為眾生、為正法久住所應該籌劃的就努力去籌劃,但不是像你張志成一樣為自己在人間的所得而措心,這才是我們一個實證的人所應該安住的境界。

在唯識增上慧學中,第八識是三界一切法的「所依」,是三界一切現象經由緣起法則的過程,由第八識來顯現出來的,所以第八阿賴耶識是三界一切萬法的樞紐。十八界及一切法都是被法身如來藏所生,所以第八識如來藏就是諸法所依之身。所有世間、出世間一切法也都以阿賴耶識為身,如果沒有這個第八阿賴耶識,所有一切諸法六道輪迴、眾生的色身、七轉識、這個器世間、生命的生生死死和種種的業報,就沒有一法能夠生起,也沒辦法繼續存在,怎能說第八識不是真如呢?

2020年10月琅琊閣在網路上這樣寫著:【唯識學裏面的第八識(阿賴耶識)不是「第一因」:……。】(〈正覺法義辨正:為什麼「真如」和「第八識」都不是「第一因」?〉,琅琊閣。)然而《成唯識論演祕》卷3說:【如八證中至任運生解者,初執受證而有五因,今此所言當彼五中第一因也。故對法云,謂阿賴耶識先行因滅,眼等轉識現緣因發。如說根、境作意力故諸轉識生,是名初因。】阿賴耶識既是諸法現起時的先行因,即是萬法的初因,當然是「第一因」,不容置疑。既然七轉識及色身都是由第八識中生起的,三乘諸經都如是說,怎能說第八識阿賴耶識不是「第一因」?那七轉識又如何能夠生起?難道張先生要說七轉識是無因生嗎?

在一切法界中,沒有一法可以毀壞第八識如來藏,所以稱祂為金剛心,又叫作阿賴耶識,又名異熟識,到達佛地時,心體及所含的種子全部清淨了,改名為無垢識。這個阿賴耶識金剛心名「一切法所依」,又名心、種子依、阿陀那識、菴摩羅識;在阿含諸經中稱祂是諸法本母、本際、實際、如、真如、如來藏,有時說「識」——識陰六識及意根以外的另一個識;第二轉法輪的《般若經》中說祂叫作無住心、不念心、無心相心、非心心。在禪宗叫作本地風光,又說是父母未生我以前的本來面目,有時候稱為真如、稱為心;真悟的禪師又稱祂為天上無根樹、海底泥牛行、海底煮茶、莫邪劍、佛、法……。實際上,祂有無量無邊的名稱,舉之不盡。世尊在《楞伽經》中說:外道所說的勝性、梵天、造物主,婆羅門說的祖父……等無量無邊名稱,其實都是在講第八識金剛心如來藏。

金剛心如來藏又名「種子依」,所以能出生名色及器世間等一切法,當然沒有任何一法可以反過來把祂毀壞;因為法界中的一切法都是由祂所生,是一切的「所依」,是一切現象界萬法顯現之樞紐,所以祂有無數的名稱。張志成說第八識和如來藏不是證悟目標,證悟目標是空性、真如、無分別智、般若智、諸法實相、法性、本來面目。這許許多多的名稱都是第八識如來藏的別名,都代表第八識如來藏,實質內涵並無不同,張志成如此說,豈不是前後矛盾、自己掌嘴?

佛法的實證極其困難,修行人精勤修行一、二十年,始終看不到見道的曙光,只好轉往學術界尋找出路,企圖從學術的研究中解悟佛法,卻把學術研究與佛法的修證混淆了。因為沒有修證的緣故,釋印順及其徒眾便以情解思惟,臆想唯證乃知的佛法,曲解及分割了三乘經典的法義,成為支離破碎的狀態,追隨他學法的人便永遠沒有實證佛法的因緣了;釋印順是將 世尊正法脈,以如來藏之修證為中心的中國傳統佛教,轉變為一切法皆空的斷滅見外道法。然而,佛法第一義諦屬於實證的智慧,並不是知識、常識、學識、玄學,只能透過修證去取得,所以是義學。因此,佛學的學術界應該知道自己的界限所在,不應該去公開討論唯證乃知的部分,否則就是不淨說法;不淨說法會誤導他人,果報極為可怖!不論琅琊閣等退分學人信不信未來世會有果報,謗法及謗賢聖的果報種子都存在他們自己的阿賴耶識中,捨壽時自然就會流注出來,成就來世的極不可愛異熟果。既然誹謗三寶、破壞佛法、謗賢聖,那就已經不是佛弟子,我們跟他們講這些,等於是在對牛彈琴;但是身為佛弟子的我們,自己應該知所警惕:要有智慧加以判斷,千萬不要支持他們來破壞佛法。

如果想要獲得佛法親證上的明心、見性,而入七住位明心不退,乃至進入第十住位中眼見佛性,最好是修集更大的福德,作為見道的資糧。不可以不明就裡跟著張先生瞎起鬨,讓自己因一時的無知而在未來世跌落三惡道,想回到人身,得耗上幾十大劫方能回到世間,剛回到世間的前五百世也是盲聾瘖啞。琅琊閣、張志成諸退分菩薩們,你們這麼作值得嗎?有必要殘害自己的法身慧命及領受未來世的下墮苦果嗎?真如就是第八識,祂是一切萬法的「所依」,是出生萬法的心,是一切現象界經由緣起法則顯現的樞紐,祂即能出生一切法。祂能出生名色、能出生器世間、能出生萬法,怎能說不是萬法的第一因?

一切有情每天受用領納的一切法,都是從八識心王輾轉而出生的。人類死後會再往生,是由於意根始終自我執著而不肯滅失,導致真如心阿賴耶識出生了中陰身,於是中陰身位的意根帶著阿賴耶識去入胎受生;入胎後,阿賴耶識變現出五勝義根(自己的內五陰世間——色身),再變現五扶塵根的色根,加上意根,六根具足時,阿賴耶識變現了內五塵,六根觸內六塵時,阿賴耶識變現出前六識,就成為具足的人了。這是說,五勝義根及五扶塵根具足出生以後,在母胎裡八識心王漸漸的具足,然後便出生了;八個識以及五勝義根、五扶塵根和合運作,就有許多的法出現,前六識就在人間出生與運行。有了前六識出現以後,接著五遍行的心所有法,以及欲、勝解、念、定、慧的五別境心所有法,善十一和二十個煩惱法、四個不定法,這五十一個心所法統統就會跟著陸續出現。

五十一個心所有法,是由這八個識和合運作才能變現出來的,依附於阿賴耶識心體的現行識,以及阿賴耶識所執藏的意根種子,意根就能在阿賴耶識的配合下變現許多法相出來。比如,由於阿賴耶識對意根的配合而可生起前五識,意識與煩惱相應而生起所想的種種法來,色聲香味觸及世間、出世間的一切法就跟著出現了。阿賴耶識變現你自心裡面的色聲香味觸,由這內五塵上再顯現了法塵,讓意根接觸到,意根想要詳細的了知法塵與五塵,就現起意識覺知心,意識就在阿賴耶識所變現的內相分六塵裡面分別:你看到的色塵相,是由外相分色塵轉換成你五勝義根裡面的內相分色塵。而這內相分裡面的聲、香、味、觸、法五塵,如同色塵一樣,都是由你的阿賴耶——自心真如阿賴耶識——所變現出來的。如果沒有第二位的五十一個心所有法,如果前六識不是有那種能夠見色、聞香、嚐味乃至知法的功能差別性,你就無法作任何的覺知與了別。而前六識是阿賴耶識所出生,依附於阿賴耶識而生起、而存在、而運行,若沒有阿賴耶識就沒有意根及前六識;若沒有意根及前六識,你如何能有這些功能差別?有這種界的體性,你才能夠與一切的世間法相應。可是你所相應的一切世間法,你所接觸到的世間法六塵,其實都只是你自己的第八識藉七識心王所變現出來的,都不是外面有的六塵諸法;你所接觸到、領受到的,都是你自己真如心阿賴耶識所變現的。所以第八識諸法的根本,就是一切有情及器世間生住異滅的由來,當然是萬法的「第一因」,不論從聖教量或現量及比量來觀察時都是如此。

所以,從八識心王自身來看呢,七轉識卻又歸結到阿賴耶識,祂真實能出生萬法而又如如不動。八識心王所擁有的五十一個心所有法,必定是與八識心王相應的。五十一心所法中的五遍行「觸、作意、受、想、思」這五個心所有法,在十八界中與八識心王相應,它遍行於八識心王中的一切識,它遍三界九地,遍一切時、又遍一切處——遍十二處都在。真如阿賴耶識這個心跟五遍行相應的時候,祂遍一切時都不間斷,又遍一切界裡面相應,隨時都能與六根界、六塵界、六識界相應。

阿賴耶識出生五別境心所法,但是祂跟五別境心所法是不相應的。從來都不會生起「欲」心所想要去聽法,從來不領納五塵的境界而生喜厭等心,祂不會起這個欲念,並非張志成講的能了知五塵。經中也說祂是不分別心,因為不分別六塵故。所以你去不去聽法,祂統統無所謂,絕對的隨緣。聽法以後,你瞭解了說法的內涵,起了勝解,也就是說阿賴耶識流注「勝解」心所有法給你,讓你對聞法的內容起了勝解;可是勝解的是你,阿賴耶識祂離六塵境界的見聞覺知,連法義都沒有聽到。你來正覺講堂聽講,聽了好歡喜,聽懂這個法、記住這個法了,這是因為你有了勝解,有勝解就會記住,記住就是「念」心所,「念」就是憶持不忘、念持不忘。這是阿賴耶識流注種子給你,但是阿賴耶識祂離六塵中的見聞覺知,祂根本不聽受,只是把內塵聲音變現給你,祂卻是不去聽聞的,所以祂根本沒聽到,所以祂沒有「勝解」,也就沒有這個「念」心所。

那你問祂說:「我在那邊聽了兩個鐘頭,為什麼你統統沒有聽見?你是入定了嗎?」祂沒有入定,因為祂不與「定」心所相應,卻永遠一念不生。你說:「你沒有入定,那你是睡著了嗎?」如果祂睡著了,你一定馬上就悶絕或死了,所以祂也沒有睡著。那你又說:「我們上課聽了那麼多,你聽懂不懂呢?」祂就是相應不理,因為祂不與「慧」心所相應。讓人能夠了別六塵境界相的五個心所有法,並不是遍一切識都相應,所以不叫「遍行」。可是它們與意識完全相應,這五別境心所法的每一法,都有少分或多分功能和前五識相應;而慧心所少分與末那識相應,前四個「欲、勝解、念、定」則與意根完全不相應。意識則是與每一個別境心所法都相應的,所以覺知心的祂,不但有五遍行,也與五別境心所法相應,所以祂能夠作很廣大的了別,也能作很細膩、很微細、連貫的、廣泛的思惟與整理。你如果想要祂只注意一點點,祂也可以,這就是祂的特性。所以,意識雖然是虛妄的法,是凡夫我見中的我,是常見外道所說的「常不壞我」,但修學佛法時卻不可以離開意識,要用我們的覺知心來修學佛法,來體驗自己的虛妄,來證得無我性,來證得實相法界、生起實相智慧。

意識有這個功能差別,有這個體性,所以說「五遍行、五別境心所法與意識相應」;五遍行既能與此意識心相應,也是與阿賴耶識相應。但是貪、瞋、癡、慢、疑,加上一個惡見(惡見中總共有五種邪見),就是六種根本煩惱,這六種根本煩惱都能與意識相應,但永遠不與阿賴耶識相應。末那也有一部分相應,我見、我慢、我貪、我癡,祂也相應。其餘的二十個隨煩惱,都與意識心相應。所以說,這些心所有法,包括後面的二十個隨煩惱,加上不定心所的睡眠、尋伺……等四個法,這些心所有法都是第八識所出生給你運用的。假使沒有第八識與七轉識和合運作,如何能變生這一切心所有法。

由於時間關係,今天我們就說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