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內外相分、內外六入淆訛的辨正(下)

第057集
由 正才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各位菩薩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燈下黑之琅琊閣」。這一集繼續針對張志成先生所寫的,篇名叫作〈蕭平實發明「內相分、外相分、內六入、外六入」等錯誤名詞,違背唯識無境正義!〉的文章來辨正說明。

上一集我們說到張先生評論了 平實導師在《阿含正義》第三章第二節「六塵與六入」的內容,他提出所謂「正確的說法」,他說:「如來藏(第八識)自體變現出根身與器界,根身與器界中的五塵色法是第八識的影像相分。第八識有持身的功能,此功能令五色根有觸五塵產生五識的增上緣功能;第八識若離開色身,五色根將失去功能。第八識不須藉五色根來接觸五塵,……。」那麼,在這一段裡面他提到三次「五塵」,但是因為他主張「塵」沒有內外之分,所以照說應該是同一個意涵,就是勝義根所觸的五塵。可是他第一和第三個「五塵」所指的卻是他所說的「外境」,也就是我們說的外相分五塵;只有第二個「五塵」才是他原來所想表達的意涵,也就是我們說的「內相分」。可是因為他不肯用內五塵、外五塵的說法的緣故,否則不就跟正覺一樣了嗎?所以這一段的三個「五塵」就講不清楚。

另外,在這一段裡,他也提到三次「五色根」,但因為他同樣執著於不分內外,所以幾乎避開扶塵根不提,只談淨色勝義根,否則當他後面談到內外六入時,就會很難自圓其說,因為他說:六入沒有分成內外的過程,也沒有內外的接觸之分。那他這一段所評論的,是 平實導師在書中所說:【外相分的五塵相,是由如來藏藉五色根所接觸的,這五塵的大變動,即是如來藏與意根所接觸的外法塵,合為外六塵。】(《阿含正義》第一輯,正智出版社,頁265。)因為這裡是在講外六塵,所以五色根是指扶塵根,不是勝義根;這對我們來說,很清楚。可是因為他不認同 導師的說法,他自己所謂「正確的說法」所提到的三次「五色根」,就不那麼清楚了。第一次應當是指勝義根,因為他說「五色根有觸五塵產生五識的增上緣功能」,能生五識之處當然是勝義根;第二次說「第八識若離開色身,五色根將失去功能」,這可能是扶塵,也可能是勝義根,他沒有能力說明;第三次說「第八識不須藉五色根來接觸五塵」,這應該是指扶塵根,因為是隨 平實導師的話而說的。所以,你看明明可以用簡單的內、外就說清楚的法,經過他這麼一說,就很難懂了!

更何況他說「第八識不須藉五色根來接觸五塵」;照他的說法,那五識又是如何變現他們所要了別的五塵相分呢?是藉由什麼來變?如果第八識不須藉扶塵根來接觸外五塵,第八識可以直接讓勝義根觸內五塵產生五識的話,那扶塵根又有什麼用?為何有時又稱為扶助的「扶」的扶塵根呢?扶塵根的好壞應該也不會影響五識的了別五塵了,那有沒有近視、有沒有白內障,所見不就都一樣?因為他說第八識不需要藉扶塵根就可以直接親緣祂所變現的外境而讓五識生起,但這樣的說法是站不住腳的!

《宗鏡錄》卷53說:【若扶塵五色根者,即扶清淨根。……不妨與清淨根為所依。】是說扶塵根是作為勝義淨色根的所依,要依於扶塵根,勝義根才能正常運作,所以眼識了別色塵的過程,是不能跳過扶塵根只談勝義根的部分;而扶塵根正是第八識所藉來接觸外五塵的,而且這樣的過程是可以分成內、外兩部分的。顯然 平實導師的說法才是對的。

那麼在另一段評論 平實導師說明內相分六塵時,張先生又說:「第八識所變現的五塵本質,接觸五色根後,出生五識,……。」好,能出生五識,顯然就是勝義根。可是這五塵本質是外境,我們說的外相分五塵,是外於五識、是在身外的法,這外境如何接觸頭腦內的勝義根來出生五識?說不通的!另外,五塵本質既然在外,稱為外五塵又有何不可呢?只是因為他堅持主張「塵」沒有內外,所以不願意、也不能稱為外塵罷了!他在這一段接著又說:「五塵本質作為法塵接觸意根後,意識自體變現出類似五塵本質的影像相分而加以了知,……。」他說的五塵本質仍然是指外境物質的法,這個外境上的法塵又如何能接觸意根?[而且五塵的本質並非法塵,這裡先置而不論]意根是心法,在身內;五塵本質是物質色法,在身外;兩者如何接觸?心又如何觸物?所以仍然是不通!

另外,由他這篇文章的第二個附圖來看,代表前五識及意識的圈圈是外於第八識而存在,是跟第八識不相干;也就是說,他認為前六識是可以外於第八識而生起運作的。所以會有種種光怪陸離、無法自圓其說的說法也就不足為奇了,真的是問題很多!所以還是 平實導師書中所說才是正確,導師說:【第八識如來藏將所接觸的外六塵,變現於腦中之色、聲、香、味、觸等五塵相分,以及內相分五塵上所顯現之微細法塵。】(《阿含正義》第一輯,正智出版社,頁265。)又說:【六根取外六塵,自心如來藏就轉變外六塵相為腦中顯現的內六塵相;六識攝取內六塵而加以了知,即是藉內六塵攝取外六塵……。】(《阿含正義》第一輯,正智出版社,頁266。)這是因為第八識有大種性自性,才能藉扶塵根來接觸外相分五塵,也才能變現內六塵相分讓六識了知。

關於第八識能生、能顯一切法的問題,我們上一集也引過的《起信論》論文,馬鳴菩薩不也是說「阿賴耶識能攝一切法、能生一切法」。這類經、論文很多,譬如《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569 說:「真如雖生諸法而真如不生。」即使是張先生文章所說的因變,他說:「由八識的各自的親因種子作為因緣,轉變出八識的自體。」但在《成唯識論》卷2是說:「能變有二種:一因能變,謂第八識中等流、異熟二因習氣,……。」注意!這裡是說第八識「中」,也就是種子還是由第八識所含藏及流注出來,才有七轉識的出生,不是外於第八識而能有前七識;所以七轉識是第八識所出生的,七轉識的見分、相分當然也是不能離開第八識而能有任何一法存在。

我們就再舉世親菩薩的《攝大乘論釋》卷1來說:【廣慧!依緣此本識,是識聚得生,謂眼識乃至意識。】是說要依於第八識本識,然後種種識才能出生;也就是不能外於本識而有一切識乃至一切法的生起、運作的。總結就是能生的生一切法,所生的連任何一法也不能生。所以真正的能變識就只有第八阿賴耶識,由祂先出生了第七識意根,之後才有種種法的出生;前六識也是由第八識所生,萬法莫不由阿賴耶識,所以「萬法唯識」,廣義的說是八個識,但追根究柢就是唯第八阿賴耶識。外相分當然也沒有離開第八識而存在,根身、器界等身外的物質世界,是由眾生的第八識如來藏心所共同變現的;這道理很清楚,都是由第八識所變,一切法都是由第八識所生、所顯的,又有哪裡不符合唯識正義?

又譬如,佛陀在《楞嚴經》不就為阿難解說了五陰、六入、十二處、十八界都是「本如來藏妙真如性」的道理,所以六根、六塵、六識也都是第八識如來藏所含藏而運作出來的,沒有一法不是第八阿賴耶識所生、所攝。再譬如,《大乘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卷10也說:「眼識依賴耶,能見種種色。」其他經典也說:「此所見色譬如陽焰,遠離有無,皆阿賴耶之所變現。」又說:「阿賴耶識雖種種變現而性甚深,無智之人不能覺了。」又說:「意識決了色等眾境,五識依根了現境界,所取之境莫不皆是阿賴耶識。」你看這些經文說得還不夠清楚嗎?如果張先生能接受都是由第八識所變,那前面我們所提出的那些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而不再是問題;可是一旦最根本的觀念錯了,之後的一切說法就會衍生無數的問題。

那麼我們再舉他所評論 平實導師說法的同一章節的後一段文章,來看 平實導師又是怎麼說的。導師說:【其實一切有情的六識心、覺知心,從來都不曾接觸到外六塵;因為不知這個事實,所以把外六塵執著為自己親身接觸的法,就認為外六塵實有。若能確認自己從來都不曾接觸到外六塵,所接觸到的一向都是自心如來藏變現的內相分六塵,就能確信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佛法妙義了。】(《阿含正義》第一輯,正智出版社,頁266。)平實導師都已經說得這麼清楚了,而張先生竟然還說正覺的說法是什麼「外境實有」、是什麼「唯物唯識」論。正覺何時有這樣的主張?正覺一向的主張都是只有第八識如來藏真實、是常住法,五陰十八界等現象界法都是虛妄生滅不實的法,何曾說過色法實有、外境實有?

21世紀的現代科學知識,已足以使一般人瞭解物質世界的法具生滅變異的本質;而在正覺學法,器世間的成住壞空更是基本知見,也是眾所周知而可以現觀得知的。一般的常識,都已經不會認為色法實有,更何況 平實導師以親證如來藏妙法後,依「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道理所教導的法,怎麼可能會是外法實有?由 導師的這一段文字,即可證明 導師的說法完全符合唯識正義,也顯見張先生的評論完全沒有道理,是扭曲的說法。

所以讀經、讀論不能執言取義,否則會變成見樹不見林。譬如一棵大樹開了花,後來花結成了果實,我們可以說花出生了果實,更可以說是大樹結了果實;但是不能主張說,只是由花出生了果實而完全與這棵大樹無關。因為離開大樹,還能有花、還能有果實嗎?同樣的道理,眼識由阿賴耶識中的種子出生,色塵相分也是,所有一切法也都在阿賴耶識裡面運作,沒有一法能外於祂。所以不能像張先生主張說:「意識所了別的相分是意識自己變現的,不是阿賴耶識變現給它去了別的。」這樣的主張,就是將花、果實與大樹切割開來而說花就能出生果實,是不能成立的,也是違背唯識正義。佛法不是拿來純研究的,而是拿來修學實證的,光靠思惟研究得到的只是知識,對自己的道業幫助不大;那如果是以錯誤的、先入為主的偏差知見來研究,結果一定是錯誤百出、害人害己。

張先生文章的另一部分是有關內外六入的問題,他先說:六入是指「從六根觸六塵後所發生的覺知現象,……並沒有分成內、外的過程。」又說:「外六入」是指六塵,「內六入」是指六根,前五根是指「淨色根」,不是扶塵根。因為他不認同有內外六塵的差別,所以他這裡所說的六塵就是大腦淨色根、勝義根所接觸的六塵。這六塵照他前面的說法,應該是由六識來變現的,可是他這裡卻說「從六根觸六塵後所發生的覺知現象」,又說「當六根接觸六塵後,發生六識身」等等。注意他這兩個「後」字,那不就表示覺知現象,也就是六識的了別現象是在有了六塵之後才發生的?是先有六塵,然後才有六識,這不也顯示這裡所說的六塵並不是六識來變現的。顯然也跟他自己前面的說法矛盾啊!可是他自己並不知道,所以我們這個單元才叫「燈下黑」。

再來,既然這六塵是由勝義根所接觸,是在大腦內發生的現象,那又為何要叫「外」六入呢?而他又主張塵不分內外,那這個「外」字不也是多餘?此外,既然他說塵沒有內外之分,都是由勝義根來接觸;所生起的覺知過程也沒有內外之分,也都是發生在大腦內的現象,那內六入的「內」字應該也是多餘。可是經上明明就有內、外六入的差別,顯然這不單單只是在說內相分六塵與勝義根而已,而是包含了外相分六塵與扶塵根的作用。

另一個問題是,如果覺知過程沒有內外之分,那扶塵根的功能、所扮演的角色又是什麼呢?明眼人與瞎子,或正常人與近視眼的所見差別又在哪裡?如果不需要扶塵根、不需要 平實導師所說的外六入的話,那他所謂「第八識所變現的五塵本質接觸五淨色根而出生五識」的這個說法,又如何能成立?所以,他的說法問題很多。因此,還是要回歸 平實導師所說的道理,才能合理解釋他所有的這些矛盾與不合理之處,也才能符合唯識正理。

這一集就講到這裡。謝謝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學法無礙、早成佛道!

阿彌陀佛!


點擊數: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