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内外相分、内外六入淆讹的辨正(下)

第057集
由 正才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这一集继续针对张志成先生所写的,篇名叫作〈萧平实发明“内相分、外相分、内六入、外六入”等错误名词,违背唯识无境正义!〉的文章来辨正说明。

上一集我们说到张先生评论了 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第三章第二节“六尘与六入”的内容,他提出所谓“正确的说法”,他说:“如来藏(第八识)自体变现出根身与器界,根身与器界中的五尘色法是第八识的影像相分。第八识有持身的功能,此功能令五色根有触五尘产生五识的增上缘功能;第八识若离开色身,五色根将失去功能。第八识不须借五色根来接触五尘,……。”那么,在这一段里面他提到三次“五尘”,但是因为他主张“尘”没有内外之分,所以照说应该是同一个意涵,就是胜义根所触的五尘。可是他第一和第三个“五尘”所指的却是他所说的“外境”,也就是我们说的外相分五尘;只有第二个“五尘”才是他原来所想表达的意涵,也就是我们说的“内相分”。可是因为他不肯用内五尘、外五尘的说法的缘故,否则不就跟正觉一样了吗?所以这一段的三个“五尘”就讲不清楚。

另外,在这一段里,他也提到三次“五色根”,但因为他同样执著于不分内外,所以几乎避开扶尘根不提,只谈净色胜义根,否则当他后面谈到内外六入时,就会很难自圆其说,因为他说:六入没有分成内外的过程,也没有内外的接触之分。那他这一段所评论的,是 平实导师在书中所说:【外相分的五尘相,是由如来藏借五色根所接触的,这五尘的大变动,即是如来藏与意根所接触的外法尘,合为外六尘。】(《阿含正义》第一辑,正智出版社,页265。)因为这里是在讲外六尘,所以五色根是指扶尘根,不是胜义根;这对我们来说,很清楚。可是因为他不认同 导师的说法,他自己所谓“正确的说法”所提到的三次“五色根”,就不那么清楚了。第一次应当是指胜义根,因为他说“五色根有触五尘产生五识的增上缘功能”,能生五识之处当然是胜义根;第二次说“第八识若离开色身,五色根将失去功能”,这可能是扶尘,也可能是胜义根,他没有能力说明;第三次说“第八识不须借五色根来接触五尘”,这应该是指扶尘根,因为是随 平实导师的话而说的。所以,你看明明可以用简单的内、外就说清楚的法,经过他这么一说,就很难懂了!

更何况他说“第八识不须借五色根来接触五尘”;照他的说法,那五识又是如何变现他们所要了别的五尘相分呢?是借由什么来变?如果第八识不须借扶尘根来接触外五尘,第八识可以直接让胜义根触内五尘产生五识的话,那扶尘根又有什么用?为何有时又称为扶助的“扶”的扶尘根呢?扶尘根的好坏应该也不会影响五识的了别五尘了,那有没有近视、有没有白内障,所见不就都一样?因为他说第八识不需要借扶尘根就可以直接亲缘祂所变现的外境而让五识生起,但这样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宗镜录》卷53说:【若扶尘五色根者,即扶清净根。……不妨与清净根为所依。】是说扶尘根是作为胜义净色根的所依,要依于扶尘根,胜义根才能正常运作,所以眼识了别色尘的过程,是不能跳过扶尘根只谈胜义根的部分;而扶尘根正是第八识所借来接触外五尘的,而且这样的过程是可以分成内、外两部分的。显然 平实导师的说法才是对的。

那么在另一段评论 平实导师说明内相分六尘时,张先生又说:“第八识所变现的五尘本质,接触五色根后,出生五识,……。”好,能出生五识,显然就是胜义根。可是这五尘本质是外境,我们说的外相分五尘,是外于五识、是在身外的法,这外境如何接触头脑内的胜义根来出生五识?说不通的!另外,五尘本质既然在外,称为外五尘又有何不可呢?只是因为他坚持主张“尘”没有内外,所以不愿意、也不能称为外尘罢了!他在这一段接着又说:“五尘本质作为法尘接触意根后,意识自体变现出类似五尘本质的影像相分而加以了知,……。”他说的五尘本质仍然是指外境物质的法,这个外境上的法尘又如何能接触意根?〔而且五尘的本质并非法尘,这里先置而不论〕意根是心法,在身内;五尘本质是物质色法,在身外;两者如何接触?心又如何触物?所以仍然是不通!

另外,由他这篇文章的第二个附图来看,代表前五识及意识的圈圈是外于第八识而存在,是跟第八识不相干;也就是说,他认为前六识是可以外于第八识而生起运作的。所以会有种种光怪陆离、无法自圆其说的说法也就不足为奇了,真的是问题很多!所以还是 平实导师书中所说才是正确,导师说:【第八识如来藏将所接触的外六尘,变现于脑中之色、声、香、味、触等五尘相分,以及内相分五尘上所显现之微细法尘。】(《阿含正义》第一辑,正智出版社,页265。)又说:【六根取外六尘,自心如来藏就转变外六尘相为脑中显现的内六尘相;六识摄取内六尘而加以了知,即是借内六尘摄取外六尘……。】(《阿含正义》第一辑,正智出版社,页266。)这是因为第八识有大种性自性,才能借扶尘根来接触外相分五尘,也才能变现内六尘相分让六识了知。

关于第八识能生、能显一切法的问题,我们上一集也引过的《起信论》论文,马鸣菩萨不也是说“阿赖耶识能摄一切法、能生一切法”。这类经、论文很多,譬如《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69说:“真如虽生诸法而真如不生。”即使是张先生文章所说的因变,他说:“由八识的各自的亲因种子作为因缘,转变出八识的自体。”但在《成唯识论》卷2是说:“能变有二种:一因能变,谓第八识中等流、异熟二因习气,……。”注意!这里是说第八识“中”,也就是种子还是由第八识所含藏及流注出来,才有七转识的出生,不是外于第八识而能有前七识;所以七转识是第八识所出生的,七转识的见分、相分当然也是不能离开第八识而能有任何一法存在。

我们就再举世亲菩萨的《摄大乘论释》卷1来说:【广慧!依缘此本识,是识聚得生,谓眼识乃至意识。】是说要依于第八识本识,然后种种识才能出生;也就是不能外于本识而有一切识乃至一切法的生起、运作的。总结就是能生的生一切法,所生的连任何一法也不能生。所以真正的能变识就只有第八阿赖耶识,由祂先出生了第七识意根,之后才有种种法的出生;前六识也是由第八识所生,万法莫不由阿赖耶识,所以“万法唯识”,广义的说是八个识,但追根究柢就是唯第八阿赖耶识。外相分当然也没有离开第八识而存在,根身、器界等身外的物质世界,是由众生的第八识如来藏心所共同变现的;这道理很清楚,都是由第八识所变,一切法都是由第八识所生、所显的,又有哪里不符合唯识正义?

又譬如,佛陀在《楞严经》不就为阿难解说了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都是“本如来藏妙真如性”的道理,所以六根、六尘、六识也都是第八识如来藏所含藏而运作出来的,没有一法不是第八阿赖耶识所生、所摄。再譬如,《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10也说:“眼识依赖耶,能见种种色。”其他经典也说:“此所见色譬如阳焰,远离有无,皆阿赖耶之所变现。”又说:“阿赖耶识虽种种变现而性甚深,无智之人不能觉了。”又说:“意识决了色等众境,五识依根了现境界,所取之境莫不皆是阿赖耶识。”你看这些经文说得还不够清楚吗?如果张先生能接受都是由第八识所变,那前面我们所提出的那些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而不再是问题;可是一旦最根本的观念错了,之后的一切说法就会衍生无数的问题。

那么我们再举他所评论 平实导师说法的同一章节的后一段文章,来看 平实导师又是怎么说的。导师说:【其实一切有情的六识心、觉知心,从来都不曾接触到外六尘;因为不知这个事实,所以把外六尘执著为自己亲身接触的法,就认为外六尘实有。若能确认自己从来都不曾接触到外六尘,所接触到的一向都是自心如来藏变现的内相分六尘,就能确信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佛法妙义了。】(《阿含正义》第一辑,正智出版社,页266。)平实导师都已经说得这么清楚了,而张先生竟然还说正觉的说法是什么“外境实有”、是什么“唯物唯识”论。正觉何时有这样的主张?正觉一向的主张都是只有第八识如来藏真实、是常住法,五阴十八界等现象界法都是虚妄生灭不实的法,何曾说过色法实有、外境实有?

21世纪的现代科学知识,已足以使一般人了解物质世界的法具生灭变异的本质;而在正觉学法,器世间的成住坏空更是基本知见,也是众所周知而可以现观得知的。一般的常识,都已经不会认为色法实有,更何况 平实导师以亲证如来藏妙法后,依“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道理所教导的法,怎么可能会是外法实有?由 导师的这一段文字,即可证明 导师的说法完全符合唯识正义,也显见张先生的评论完全没有道理,是扭曲的说法。

所以读经、读论不能执言取义,否则会变成见树不见林。譬如一棵大树开了花,后来花结成了果实,我们可以说花出生了果实,更可以说是大树结了果实;但是不能主张说,只是由花出生了果实而完全与这棵大树无关。因为离开大树,还能有花、还能有果实吗?同样的道理,眼识由阿赖耶识中的种子出生,色尘相分也是,所有一切法也都在阿赖耶识里面运作,没有一法能外于祂。所以不能像张先生主张说:“意识所了别的相分是意识自己变现的,不是阿赖耶识变现给它去了别的。”这样的主张,就是将花、果实与大树切割开来而说花就能出生果实,是不能成立的,也是违背唯识正义。佛法不是拿来纯研究的,而是拿来修学实证的,光靠思惟研究得到的只是知识,对自己的道业帮助不大;那如果是以错误的、先入为主的偏差知见来研究,结果一定是错误百出、害人害己。

张先生文章的另一部分是有关内外六入的问题,他先说:六入是指“从六根触六尘后所发生的觉知现象,……并没有分成内、外的过程。”又说:“外六入”是指六尘,“内六入”是指六根,前五根是指“净色根”,不是扶尘根。因为他不认同有内外六尘的差别,所以他这里所说的六尘就是大脑净色根、胜义根所接触的六尘。这六尘照他前面的说法,应该是由六识来变现的,可是他这里却说“从六根触六尘后所发生的觉知现象”,又说“当六根接触六尘后,发生六识身”等等。注意他这两个“后”字,那不就表示觉知现象,也就是六识的了别现象是在有了六尘之后才发生的?是先有六尘,然后才有六识,这不也显示这里所说的六尘并不是六识来变现的。显然也跟他自己前面的说法矛盾啊!可是他自己并不知道,所以我们这个单元才叫“灯下黑”。

再来,既然这六尘是由胜义根所接触,是在大脑内发生的现象,那又为何要叫“外”六入呢?而他又主张尘不分内外,那这个“外”字不也是多余?此外,既然他说尘没有内外之分,都是由胜义根来接触;所生起的觉知过程也没有内外之分,也都是发生在大脑内的现象,那内六入的“内”字应该也是多余。可是经上明明就有内、外六入的差别,显然这不单单只是在说内相分六尘与胜义根而已,而是包含了外相分六尘与扶尘根的作用。

另一个问题是,如果觉知过程没有内外之分,那扶尘根的功能、所扮演的角色又是什么呢?明眼人与瞎子,或正常人与近视眼的所见差别又在哪里?如果不需要扶尘根、不需要 平实导师所说的外六入的话,那他所谓“第八识所变现的五尘本质接触五净色根而出生五识”的这个说法,又如何能成立?所以,他的说法问题很多。因此,还是要回归 平实导师所说的道理,才能合理解释他所有的这些矛盾与不合理之处,也才能符合唯识正理。

这一集就讲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成佛道!

阿弥陀佛!


点击数: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