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教化佛子的二乘方便门

第127集
由 正德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法华经讲义”,今天这个单元我们要来探讨“佛陀教化佛子的二乘方便门”。

从几个层面的探讨,可以略为体悟到大迦叶在 佛陀座下修学四十几年,历经 佛陀在阿含、般若、方广唯识诸经中的教导,信受佛语、遵照 佛陀的教敕,出离三界证得涅槃解脱,也以无漏的五根、五力、七觉支、八正道、四禅八定等而自娱乐;但是他们阿罗汉感到自足而安住的境界,却仅是佛法宝藏的一日之价。佛陀告诉声闻、缘觉众,这个一日之价的涅槃,是为了教化菩萨入于佛慧的一个方便。所以,二乘圣者虽然一心只有入无余涅槃之想,却不知道自己所得的那一分,原来是 佛陀以智慧方便,为了诱导想要自己快速出离三界火宅的众生,以 佛的教门救拔而得以出三界之苦,实质上也是走向进入佛法宝藏的路径;原来自己也是菩萨、也是佛子,只不过自己对 佛陀整个佛菩提的教门没有信解,对自己是菩萨,将来必须修菩萨道、也能作佛没有信心罢了。

以舍利弗为例,舍利弗在 佛陀座下以智慧第一而被称叹,也能广为诸多声闻与菩萨说法,以智慧力而能信、能入于 佛所说《法华经》“一佛乘”的究竟道理,却仍然自责不解 佛陀方便随宜之说,这也是有原因的。在《菩萨璎珞本业经》中 佛陀有开示,菩萨经由十住、十行、十回向三十心,修学与实证决定了义实相法门而入于一佛乘的信解,但是得要在六住位修学般若波罗蜜,求证决定了义实相的般若正观现在前,同时能够接受现前诸佛菩萨、善知识的摄受与护念而出到七住位,不退转于所证的般若实相为前提,这样才能次第转进十行、十回向而入于圣种性十地的修道位。否则,七住位以前,如果不能值遇善知识,经过一劫、二劫乃至十劫,将会退失无上菩提心的。

佛陀举了净目天子、法才王子、舍利弗等人,在往世曾经于六住位证般若而欲入第七住,其中因为值遇恶因缘,所以退入凡夫不善恶中,历经一劫、十劫乃至千劫,作大邪见及五逆无恶不造;佛说这就是退失的相貌了。关于这个情况,舍利弗也曾说到,他自己一开始从信位入住位修学菩萨法时,不能到达七住的不退转位。经文中的记载是这样的:【时舍利弗承佛威神,宣告来会诸菩萨等:“听我曩昔在坏器时,或从一住进至五住,还复退堕而在初住,复从初住至五、六住,如是经历六十劫中,竟复不能到不退转,所兴即悔亦不究竟;设当持心如净戒者,所愿必得而不犯俗,以智慧法靡不照明。”】(《最胜问菩萨十住除垢断结经》卷2)当时舍利弗承 佛的威神力,宣告前来法会的诸位菩萨等大众:“诸位大德请听我说,我往昔还在菩萨坏器时期,或者从初住位进修到五住位,可是又退堕回到初住位,接着又从初住位修学到五住位乃至六住位,就这样进进退退的经历六十劫中,竟然不能到达七住不退转位,对于当时现起的烦恼所造成的退堕虽然有即时忏悔,但也不能究竟免除不再退堕;因为戒行没有受持好而有所毁破的缘故,如果当时能够持心不犯犹如净戒者一样的话,所求不退转的愿必定能够获得,而不会因为世俗烦恼造成有违犯的过失,因为所获得的般若智慧法完全能够观照、明了世俗法虚妄不实的缘故。”

舍利弗说,在那六十劫中,他都无法到达七住不退转位,是因为没有把戒持好,所以不能如所愿得七住不退转的智慧,所说的倒是实情。因为依据《梵网经》的规范,你受了菩萨戒了,要好好的跟随传戒的善知识学习经律中所规范的大乘威仪,应学习大乘法的经律建立正知正见;如果不能勤学修习大乘法宝,你反而舍掉大乘法宝去学习六识论邪见、二乘法以及各项杂论,或者外道俗典,造作这些障碍菩萨道的因缘,都是违犯菩萨戒的。如果喜好外道典籍或者喜好学术研究的文献学这些书写的纪录,就会不喜欢亲近善知识,甚至于对善知识依据佛菩萨在经论中所讲解的戒、定、慧等大乘威仪的教诫,不愿意信受,也就不愿意遵从;在不知不觉中远离菩萨戒的规范,使得自己被世俗法的烦恼所恼乱,渐渐地就远离好的大乘老师与同学以及善知识,发不起菩萨的贤良心性,乃至就退而趣向二乘小法了。尤其是菩萨要进入七住不退转位时,佛陀说必须值遇善知识的护念,你才能从六住位出到七住位而常住不退。

舍利弗所说的情况,在 平实导师出世弘法的三十多年期间,已经发生了四次退转事件。学人因为喜好六识论在学术研究方面的文献,不乐意也不信受善知识在悟后起修增上戒、增上心、增上慧等三学所作的护念,退堕了七住对于实相般若总相的现观,诽谤三宝,同时造下未证言证的大妄语业,退于习种性而无恶不造;如同 佛陀以及舍利弗所说,他过往六十劫曾经经历的退堕情况。退转的人大多数回到以禅定的修练为主要,并且改以南传的小乘法为依归;我们姑且不论其所造的恶业,从发心求无上佛菩提的修学而言,这样的转变本质上也已经退于大乘菩提心了。

舍利弗在过往退堕的事件,龙树菩萨在《大智度论》中也提到:舍利弗六十劫中行菩萨道,修布施度时遇到了遮障。当时有乞人向舍利弗乞求布施眼睛,舍利弗问那个乞人:“你为什么要索取眼睛?”如果需要他身体的劳力或者财物,都可以给啊!但是那个乞人其他都不要,却只要眼睛,并且说:“你既然是实行布施的人,你就给眼睛吧!”舍利弗就挖了一只眼给那个乞人,没想到那个乞人得到了眼睛,在舍利弗面前嫌弃眼睛有臭味,吐了口水,把眼睛丢在地上,并且用脚去踩踏。舍利弗看到这个情况,就思惟着说:【如此弊人等,难可度也!眼实无用而强索之,既得而弃,又以脚蹋,何弊之甚!如此人辈,不可度也。不如自调,早脱生死。】(《大智度论》卷12)像这样恶心使坏的人,是难以用布施去调度的!眼睛实际上没有用却强硬的要索取,既然得到了反嫌弃它,又以脚去踩踏,真的是恶坏到极点!这一类人没办法救度了,不如自己调心、调烦恼,早日解脱生死苦。因为这个事故,舍利弗等于是从菩萨道上退了,回向小乘自求涅槃。

菩萨道这一条路,在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过程,最难的莫过于两件事:第一件事情就是自己能不能远离恶友、恶因缘,以清净信被善知识摄受护念;随着善知识的教授教诫如说而行,修学六度波罗蜜,发起长养、并且调柔自己的菩萨心性。第二件事情,以布施、爱语、利行、同事四摄法来摄取众生,或者说修学布施、持戒、忍辱波罗蜜摄取众生;是以利益众生为方便而安置众生于善法中,乃至于不希求众生报恩,然后也不会埋怨众生不知恩报,以这样无所求的心、破坏不能忍的心摄取众生安置于善法中。这两件事情,是菩萨在三贤位的阶段,尤其是七住不退转位以前,最难修集的福德与功德。

平实导师出世弘法三十多年期间所经历的为例,平实导师一心为了让一佛乘正法能久住人间,不计自身得失,入泥入水地帮助有缘菩萨快速证悟般若,并且进入七住不退转位修行般若波罗蜜;自己修行六度波罗蜜而从来不希求学人有所回报,只求学人菩萨能够护持正法,在三贤位修集佐助将来能够入地的福德资粮。到目前为止,前后共有四批退转于七住位者,不但没有感念 平实导师的恩泽,反而以怨报德,造作诸多人身攻击诽谤正法、破坏僧团和合的恶业;然而,平实导师并没有因为这样而生起退心,也没有生起退堕小乘自求涅槃的心境。因为 平实导师在 佛陀的教化下,已经证得一日之价的涅槃解脱,并且通达真如证得无生法忍,早已度过了舍利弗那六十劫所经历三贤位进进退退的过程了。而在 平实导师座下修学的三贤位菩萨,就像那四批退转者,还得要在一大阿僧祇劫中进进退退的,有可能会像舍利弗一样回大向小;之后值遇诸多菩萨的方便教化后再回小向大,直到对一佛乘完全信解,并且突破两件菩萨道最难的事情,你才能超越三贤位而入于圣种性中。

因此,在《法华经》中大迦叶说:世尊知道他们声闻、缘觉众的心,都黏著在乐于解脱生死苦这样下劣粗浅的欲念上,所以在阿含、般若教以及方广唯识教的初期,不为他们分别说:“你们这些声闻、缘觉众,都有如来知见宝藏的一分。”这就是说,当时 佛陀没有为他们说,一佛乘中为了教化声闻、缘觉他们当菩萨,施设了佛法宝藏一日之价的涅槃当作方便;同时那段期间也只为诸菩萨授记当来作佛,他们声闻、缘觉从来都没有参与到被授记的事情,难免心中感到忧伤,也没有说要求无上正等正觉的心志了。大迦叶等这些声闻众,经常听闻 佛陀以 如来的智慧为诸菩萨开示演说,但是他们对于获得 如来智慧却没有志愿,因为他们认为他们不是佛子,不会继承 佛陀而作佛,所以他们就不把 佛陀所说的菩萨法当作是他们的境界。

大迦叶曾经听闻 佛陀对菩萨有四种授记法,其中一种是尚未发心就给予授记的,虽然有众生还往来着地狱、畜生、饿鬼、天、人等五道;但是该众生诸根猛利,好乐菩萨大法,过多少劫该众生将会发起无上菩提心,再过多少劫会行菩萨道,供养多少尊佛、教化多少众生,使得安住于佛菩提之中;又过多少劫成就佛道,佛号以及成就什么样的国土,多少声闻众、寿量多少,入灭后正法住世的年岁多少;这些 佛陀完全能够了知,因此得以在众生未发心时就给予授记。

大迦叶听了以后,向 佛禀白说:【从今以后,我等当于一切众生,生世尊想。所以者何?我等无有如是智慧,何等众生有菩萨根?何等众生无菩萨根?世尊!我等不知如是事故,或于众生生轻慢心,则为自伤。】(《佛说首楞严三眛经》卷2)从今以后,我们声闻众应当于一切众生,以世尊想来看待。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没有这样的智慧可以观察了知,什么样的众生具有菩萨的善根?什么样的众生没有菩萨的善根?世尊!我们不知道菩萨善根所能引发后续发展这些事情相貌的缘故,或者会对众生产生轻慢心,这样就会自己伤到自己的。

大迦叶等大阿罗汉都非常信顺 如来所说的法,有如是未发心就能够被 佛授记成佛的众生,一方面让他们觉得自己的智慧实在是有限,另一方面因为对佛非常信受与尊敬的缘故,所以对于将来能作佛的众生,不敢生起轻慢之心随便妄加称量了。他们虽然被 佛陀帮助悟入实相般若,但是对于进一步的无生法忍道种智的真修实证,仍然仰望着,认为那是他们所尊敬的菩萨的境界,而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顺着 佛陀的教化,从方便门入菩萨道了。想着:他们既不是未发心而有让 佛授记的,也不是刚发心就被 佛授记的,也没有得到密授记,也不是已经得无生法忍而现前被 佛陀授记;总是听到 佛陀称叹菩萨所行、所发的精进、所具有的威神势力不可思议,或者称叹菩萨所得诸多甚深智慧,声闻、辟支佛所不能及;或者说他们信顺 如来语的缘故,信受佛菩萨所住的首楞严三昧,而他们自己却不能证得,因为他们不能通达这个三昧的内涵。

虽然 佛陀之前都在菩萨面前斥责声闻是乐小法者,他们不知道自己是被 佛陀当菩萨在教化的,却把那一日之价的涅槃当作是得到全部佛法,老是对大乘法没有发大心;如今看到经常被 佛陀说诸多智慧功德不如菩萨的声闻阿罗汉,也被 佛陀授记作佛了,那种所谓的“本无心”有所悕求,宝藏自然而至的心境,大迦叶以穷子除粪譬喻说,显示出非常明确的意义。穷子在大富长者大宅舍中担任除粪的工作,从未想过自己会是这个大宅舍中的主人,就算长者已经把穷子当儿子了,还总是以客作的心态进进出出,甚至于以客作卑下的心态来经手管理大宅舍中的各种宝藏,未曾对宝藏起非分之想。

这应当是 佛陀讲《法华经》之前,所有声闻、缘觉大阿罗汉们所安住的心境了。所以大迦叶说:【佛知我等心乐小法,以方便力随我等说,而我等不知真是佛子。】(《妙法莲华经》卷2)佛陀知道我们这些声闻阿罗汉心乐小法,以方便力随着我们的心志,以一佛乘分说三乘;而我们却都不知道自己真的是佛子。所谓佛子,就是得到 佛陀所知、所证法的精髓,他们都不知道 佛陀以方便力为他们所说的涅槃解脱法,原来是由诸佛知见的精髓析分出去的,是归属于佛慧之一分,而这一分却是要让声闻、辟支佛们,对诸佛知见生起信解,以入于佛道修学所施设的方便门。

诸佛的常法,就是以方便力分别说三乘,以度化不同心性的众生入于佛道。例如距离娑婆世界的东方,有世界叫作说不退转音声,佛号 华光开敷遍身如来,那一尊佛说:【娑婆世界众生,心乐小法不堪大乘,诸佛如来以方便力说三乘法;释迦文佛出五浊世,彼诸众生不能堪受大乘之法,以方便故分别说三。】(《佛说广博严净不退转轮经》卷1)华光开敷遍身佛说:“娑婆世界的众生,心乐小法不能堪受大乘法,诸佛如来就以方便力说声闻乘、缘觉乘与佛乘三乘法。释迦文佛出现在五浊恶世,这时的众生烦恼厚重,多行贪欲、瞋恚、愚痴等无量无边诸不善法,所以不能堪受大乘法,释迦佛要以方便救度众生的缘故,所以分别说三乘法。”

诸佛如来都是历经最少三大阿僧祇劫的佛道修学,从具足贪、瞋、痴烦恼,不识三宝的凡夫地,值遇诸佛菩萨的摄受教导与护念,也可能同样的历经三乘方便门而入于一佛乘;经历了断除分段生死、解脱生死轮回之苦,乃至奉行六度波罗蜜或者十度波罗蜜自利利他;破除所知障、断尽无始无明尘沙惑,地地增上、分证无生法忍道种智,乃至断除变易生死;次第破除五阴的遮障,圆满一切种智,成就十力、四无所畏、四无碍辩、十八不共法等佛地功德。因此诸佛如来究竟了知三界世间以及在三界中生死轮回的有情众生,在世间没有一法不是 佛陀的所知所证;当 佛陀告诉我们,出三界火宅的门只有一个,就是佛法之门,这是如实语,我们一定要信受;而运用三乘为方便力,诱引娑婆众生入于佛法中,即是 佛陀圆满的智慧所展现的自在力,也是我们应当要信受的。

而以为 佛陀的证量与阿罗汉一样,认同大乘非佛说,乃至不信受大乘经典的印顺六识论追随者,他们把 佛陀所施设的方便门当作究竟,不仅严重地诽谤 佛陀的所知所证,同时将佛法的甚深微妙处世俗化了,而成为有上之法,也诽谤了十方三世一切胜义菩萨僧。听闻了《法华经》中大迦叶与舍利弗所发的肺腑之言,印顺六识论的追随者若能生起一分惭愧心,应当早日忏悔已犯的诽谤三宝恶业,改往修来生起清净信以后,有朝一日必定能够信解 佛之知见的。

那我们今天就到这里了。

阿弥陀佛!


点击数: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