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应具备八种异熟果(二)

第127集
由 正旭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今天所要讲的主题仍然是“菩萨应具备八种异熟果”。

在上一集中,已经介绍了三种可爱的异熟果:寿命长远、具上妙色,还有身具大力。接下来介绍第四种异熟果:具好种姓。种姓,是属于社会阶级的差别制度,在台湾我们是完全没有感觉有这个社会阶级这样的问题存在,但是目前在许多国家仍存在有这种社会阶级的差异。当年 佛陀降生在古印度的时候,就存在种姓的阶级差异。古印度社会将人们分成四种种姓: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还有贱民,不列在种姓当中。婆罗门是掌握神权,还有占卜祸福,主持王室仪典,因此婆罗门就享有很多的特权。他们的祭司被人们仰望如神,所以婆罗门又称为祭司贵族。那么婆罗门因为拥有这么多特权,所以在社会地位最崇高。那第二种是刹帝利,是属于统治阶级,包括国王以下的各种官吏,掌握国家神权以外的一切权利。而一般平民,包括农民、工人、商人等等,都是属于中下阶层者,他们都是属于吠舍种姓。而四种种姓当中最下层者是首陀罗,包括仆人、奴隶等等。贱民就不在种姓当中,他们是从事最污秽的工作的人,譬如清除排泄物、处理尸体、抬尸体等等这些工作,都是这些贱民来作。

那在中国的好种姓,就与古印度不太一样,在中国儒家认为说耕读传家是最好的,也是好种姓。如果想要成佛,最后身菩萨降生的时候,如果生在像古印度一样的社会,就得要生为太子,要有这样的好种姓才可以。意思是说,不可以在出生的时候就被人家看轻了;如果父母是个乞丐或是个妓女,或是生为屠夫之子,出来弘法,人家见了他往往不会生起钦敬的心,这样就很难利益他了。假使生在中国,出生的时候如果不是耕读世家,至少也要是个普通而没有过失的人家,这才能叫作好种姓;也就是让人家有较好的观感,才容易度众,这样子才能够自利利他。

那要怎么样才能够生生世世具备好种姓,乃至于说最后身菩萨住世的时候能够“种姓圆满”?那么 佛就开示说:【无量世中常坏憍慢,以是因缘生上种姓。】(《优婆塞戒经》卷2)佛既然开示说要无量世中常坏憍慢,那首先我们就要知道说憍慢到底它的内涵是什么,这样子才能在未来历缘对境的时候,能够加以返观而对治。那么,我们来说说憍慢。憍跟慢稍微有一点差异,“憍”是说对于自己所拥有的殊胜之处感到自满或自豪,这是属于对内的自我感觉。那“慢”是跟别人相比,不论比了以后胜负高下,把自己的心都举得很高,就是不肯谦下,也就是不肯低声下气;所以说,这样的人(有慢的人)诤胜心就比较强,赢了他人就盛气凌人,输了不肯认输,表面认输、心里却酸溜溜一肚子气,这都是属于慢心所显现出来的行为。慢很难调伏,必须证得四果才能断除。如果看到有人自称是阿罗汉,却经常与人诤胜,那他就一定不是阿罗汉。一般人如果有理就想要争到赢,但是菩萨不一样,有理也不一定要争到对方接受为止;因为菩萨知道用争的争到赢,其实是输。为什么?因为争赢,就失去了别人对你的好感,如果他知道你是菩萨,反而看轻你,你就度不了他了;而且与人相争,表示自己的心量还是狭窄。因此菩萨即使有理,也不一定要去争到赢,他会先观察对方的心性再作决定。

接下来,我们再来说憍跟慢,憍、慢各有七种。首先来说七种慢,就是:慢、过慢、慢过慢、我慢、增上慢、卑慢,还有邪慢。“慢”是说:自己在某方面胜过了对方,或者跟别人一样而轻视对方。譬如在一百公尺赛跑中跑赢了别人,就认为自己了不起而看轻别人,这就是慢。虽然跑赢对方是事实,但起了轻视的念,就是慢。或者说,自己考试跟别人同样考一百分,心里认为说:“你看!你还是赢不了我,只能跟我一样。”这样仍然有诤胜之心,这也是慢。

再来说“过慢”:过慢就是说起这个慢是有过失的。明明别人胜过他,他却说对方只跟他自己一样;或者别人跟他一样,他却说自己胜过对方,这叫作过慢。隔壁家的老张的儿子考试满分,而自己的儿子只考了九十分,心里就不是滋味,就找了各种理由来说自己的儿子为什么只考九十分,这就是过慢;因为他说了这些的目的,其实就是要表达自己的儿子的实力,是不会输给老张的儿子的。输了就是输了,找各种理由来搪塞,就是不肯认输,所以是过慢。

那“慢过慢”:这种慢比过慢还严重,别人明明胜过自己,却说自己胜过了对方,这种就是属于慢心深重的人。跟别人下棋输了,却说自己是故意让他的,表示自己其实是比他强的,这就是慢过慢。

再来说“我慢”:因为我的五阴的行为而起了慢。譬如作了一件事,自认为很了不起而到处去炫耀,这就是我慢。或者到处炫耀自己的儿子多会读书、多了不起等等这些行为,也是我慢。至于喜欢自己的五阴存在三界当中,这是比较深层的我慢,也是最难断的我慢;这个慢一断,就证得阿罗汉果。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前面有提到说喜欢自己的五阴存在三界当中是我慢,这是因为对于五阴是我的执著还在的缘故。那一个人必须完全断除五阴是我的执著,才有可能不再让自己的五阴在未来世出生于三界当中,也就是三界爱全断。因此断三界爱的人,必定是断我执的人;而这样的人,也必然是断了我见的人,因为我执全断的前提是必须断我见。佛法中,没有断我执的人,还有我见未断;而当一个人我见、我执全断的时候,就是证得阿罗汉果。

接下来说“增上慢”:对于殊胜的法,没有证得而说自己已经证得,这叫作增上慢。这在佛教界中经常出现,譬如有人在电视上暗示他自己已经证得声闻三果了,但是他却没有证得初禅。在佛法中不会有不证初禅的三果人,因为证初禅是证三果的必要条件;这样子就叫作增上慢。同样的,在佛教界也有一些自称成佛的,但是看他所说的法,却是连断我见都没有,这就是十分严重的增上慢。那这些有增上慢的人,大都是放不下名闻利养的人,因为他们如果不这样子对外宣称自己的证量,名闻利养可能就会不见了。

第六种是“卑慢”:对于年长有德的人,他的德行明明是胜过自己多分,那自己却不肯服侍于他,或是不恭敬于他。他心里会这样想说:“他不过大我几岁,而自己的德行也只是小输于他,那我为什么要服侍他、恭敬他?”这叫作卑慢。

最后一种叫作“邪慢”:因为邪见所引生的慢。自己没有戒定慧三德,但因为邪见的缘故,自认为有三德,认为自己高高在上,这叫作邪慢。这在现今的佛教界也是有的,明明在修双身法,因为邪见的缘故,自认为修证很高,因此认为自己高高在上,享受别人的崇拜、还有恭敬都是应该的,这就是邪慢。

“慢”在百法中是属于根本烦恼的一种,而“憍”是属于随烦恼的一种。根本烦恼有六种(贪、瞋、痴、慢、疑、恶见),而随烦恼是依于根本烦恼中的一种或多种,在世间法中历缘对境时所显现出来的差别相而去取名。譬如,随烦恼中的“忿、恨、恼”,是在历缘对境的时候,依于“瞋”而产生不同程度的差别而取名;“憍”也是一样,当中就有“贪”的一分存在,憍是以贪为体,在历缘对境的时候引生了憍,沉醉在其中就称为傲。

  

接下来,就来说明七种憍:无病憍、少年憍、长寿憍、族姓憍、色力憍、富贵憍,还有多闻憍。无病憍:自己身体无病,感到自满。遇到经常生病的朋友,自认为身体健康就说:“你看我身体这么好,哪像你这样一天到晚病奄奄的!”这就是憍。而这种无病憍其实也是病——他的想法有病。天底下没有从来都不生病的人,只是现在刚好还没有生病而已;自己没办法避免不生病,却因为别人生病而感到自满,嘲笑对方,这种行为其实是五十步笑百步,台湾话就叫作“龟笑鳖无尾”。意思是说,只看到别人的缺点,而不检讨自己也有同样的缺点,这就不是菩萨应该有的行为。菩萨无病的时候看见别人经常生病,应该怜悯对方,而不是起无病憍心才对啊!

再来是少年憍:年纪轻轻就获得了别人意想不到的成果,而起了优越感。譬如,年纪很轻就做了高官,或者说年纪轻轻就赚了很多钱,生活富裕,因此就洋洋自得,这都是属于少年憍。自己年轻而有所成就,应该是可喜之事,但拥有这些仍然无法免于衰老,那这样有什么可以起憍的地方呢?如果因为拥有了这些而造作了恶行,可能就得不偿失了。菩萨如果年纪轻轻就有所成就,他会这样子思惟说:“我如今年纪轻轻就有这些成就,其实是我往世的五阴所造作的福德,如今加诸在我身上,这样的成就,并不是我自己独力就能够去拥有。”因此而不起少年憍。

那再来说长寿憍:因为长寿而感到自满。我早上经常会去登山运动,这样的因缘就认识了一些山友,他们大部分年纪都比我大。去年有一次碰到一个看起来年纪跟我差不多的山友,就问他说:“你年纪看起来跟我差不多,你几年次的?”他就反问我说:“你几岁?”我当时答:“虚岁六十六。”他一听就说:“小我四岁,怎么会差不多?六十以后,每活一年就差很多,何况差了四年!”意思是说,我能不能活到七十还是个未知数。而且他说话的时候,脸上起了一种得意的表情,这就是“长寿憍”所显示出来的。还有一位老翁活到一百零三岁,有人去拜访他,就称赞他说:“阿伯!您好长寿活到一百岁。”听了别人的赞叹,本来应该很欢喜,没想到这老翁却说:“我哪有那么衰只活一百岁!我已经一百零三岁了。”这样子也是长寿憍的一种。菩萨如果知道长寿因,就知道这是往世慈心不杀众生的因果,不全是自己这一世的功劳,因此就不会起憍心。

再来说族姓憍:因为生于名门望族而感到自豪。在古印度,最少要生于刹帝利种姓的家族,才可以称为名门望族。如果生在古代的中国,生于官家,譬如说宰相、尚书等等大官的家族,这样子是可以称为名门望族。那如果在台湾,生于比较有名的书香门第,也可以算是名门望族。但是生于名门望族,也没有什么好起憍心的,因为名门的起落是经常会发生的,尤其是生在官家,更不应起憍心。古人说:“伴君如伴虎。”今日还是宰相、尚书,几年过后竟然被抄家,那这样子生在名门望族又有什么用?憍来自贪,因为贪心的缘故,而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最后被发现而抄家,这在古代是经常发生的;所以,生于名门望族,不应起憍。

再来说色力憍:对于自己长得英俊、漂亮而生起自满的心、自豪的心。男生长得英俊,女生长得漂亮,这个都只是能维持一段时间而已,一旦老了,这些就都不见了;这在现实生活中,是可以观察得到的。我在年轻的时候,长得不太好看,因此就找不到有女生愿意当我的女朋友,那时候还有一点担心娶不到老婆,所以就很羡慕长得好看的男生,尤其电视上面那些英俊小生;但是到了现在,我在电视上再看到这些当年英俊的小生,感觉也不怎么样啊!有些看起来还真的已经变得一塌糊涂,当年的风光已经是过往云烟。因此,这种色力殊胜只能够短暂维持而已,不应起憍心。

再来是富贵憍:因为多饶财宝而起憍心。钱多到用不完,其实也没什么好起憍心的;钱用不到,如果不拿来布施,变成圣财,在本质上也只是纸而已,或者说只是个数字而已。

最后一个是多闻憍:因为博学多闻自满而起憍心。菩萨博学多闻,是为了要利益众生,不是拿来炫耀的;因此,不应因为博学多闻而起憍心。

那七种憍就简略地介绍到这里。憍所依恃的七种殊胜之处,本来也是菩萨所应该具备的,只是不能因此而起憍心;因为起了憍心以后,就会依于这些殊胜之处而行了不善法,引生了未来世的不可爱果。慢也是同样的道理,因此菩萨应该断除憍慢。而菩萨即使生于富贵之家、名门望族,也是心常谦下,不起憍慢之心;因此,常生于好的种姓之家,就这样子经历了无量世心常谦下,直到最后身菩萨住世的时候,就能够“族姓圆满”而利益众生。

各位菩萨!今天时间已经到了,这一集就讲到这里。谢谢各位的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