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赖耶识——藏识海常住

第110集
由 正超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本节目宣演的因缘,是少数几位学人因福德不足,于悟后无法安住于第八识的无生忍而退转,转依于六识的常见与断见,却在琅琊阁部落格中广作毁破八识正法的愚痴论义,成就一阐提的地狱重罪;故借此因缘,正觉同修会的亲教师团为救护这些福德不足的佛子,能在舍寿之前得于佛前殷重忏悔,以免下堕三涂承受极重恶业苦报,欲求出轮回而无有出期。由此因缘,得以宣演本次节目,也欢迎各位菩萨能借此节目得以更加增长正法知见。

上周提到有一群琅琊阁部落格的写手,因为深受国内一位佛教界六识论导师的著作所影响,而提出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是生灭法的错误思惟,于2020年10月26日的琅琊阁部落格中提出《阿赖耶识不是“不生不灭的常住法”,是依四缘生起的“依他起性、生灭的有为法”》作为标题,公开评论第八识阿赖耶识是“念念生灭”、“相续常”的待缘生的依他起性有为法,不是“不生不灭、不变异常”的常住法;甚至他们还断句取义,引用《瑜伽师地论》卷51中:【复次!阿赖耶识于所缘境念念生灭,当知刹那相续流转,非一非常。……又阿赖耶识体是无常,有取受性;转依是常,无取受性。缘真如境圣道方能转依故。】这样的经论片段来佐证他们所称阿赖耶识是生灭法的证据。

这周内容我们将继续说明琅琊阁写手是如何断句取义,来误解 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中说明第八识阿赖耶识真实有的道理。上周我们已经介绍《瑜伽师地论》卷51中 弥勒菩萨教授学人如何以八种相貌来观察、确定阿赖耶识是常住、真实的有,而不是六识论外道所称的生灭法,或是梵我、神我的思想。所以在论中 弥勒菩萨教授学人观察,如果离开第八识阿赖耶识而说有这八种相貌的存在,是不可能存在这样的道理;依于这八种相貌说明阿赖耶识是真实有,并于论文中详细的说明这八种相貌的种种差别。

然而这些琅琊阁写手,为了将阿赖耶识是常住法的事实扭曲成为生灭法,所以提出《瑜伽师地论》卷51中其中一段论文:【复次!阿赖耶识于所缘境念念生灭,当知刹那相续流转,非一非常。】用这样的片段来强以扭曲说为:【所有八识都是生灭变异的有为法,阿赖耶识虽然是宇宙与生命之根本,但并不是“不生不灭的常住法”,而是一类相续,常无间断的“恒行识”——除了无余涅槃位。】(〈正觉法义辨正:张志成——阿赖耶识不是“不生不灭的常住法”,是依四缘生起的“依他起性、生灭的有为法”〉,琅琊阁。)他们又说【阿赖耶识不同于前六识的地方,在于阿赖耶识是念念生灭、一类相续、常无间断的“恒行识”,而前六识可能有多刹那乃至长时间间断的情形,譬如无心睡眠位、无心闷绝位、无想定位、无想生位、灭尽定位时,所以称为“不恒行识”】等等的将阿赖耶识归纳为念念生灭相续的“恒行识”。

那琅琊阁写手因退失所证悟的阿赖耶识,无法现前观察实相恒常存在的般若智慧,误将阿赖耶识本体常住、而本体所含藏识种流注的生灭现象,纯以意识的思惟推演而说阿赖耶识是无实体常住,而唯有种子刹那生灭流注的一类相续,常无间断的“恒行识”,但在无余涅槃却是常住。依他们这样的说法,无本体常住,却在无余涅槃位时却变成常住,而如何变成常住的过程,他们却无法交代;然而这样只是个人虚妄的推想,因为无本体而种子流注变异的现象,在净除之后,依他们所说的道理即成断灭,就成为断灭见外道,并非是真正的成佛之道的唯识正说。因为在灭尽变易生死之后,唯余清净本体如来藏及不变异清净诸法种子,称为无垢识,是究竟成佛之后的第八识心。

而他们错误的这个说法,正是违背 佛陀在《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1里面所说:【藏识海常住,境界风所动,种种诸识浪,腾跃而转生。】也就是 佛清楚的告诉我们:这一个阿赖耶识“藏识海”,祂是一个常住的法,祂具有一个犹如大海一般不生不灭的心体,这一个常住的藏识海,因为六尘的境界风所吹动,而生起了七识妄心,犹如大海上的波浪一般,不停地翻腾跃动——前浪卷起即灭,后浪又起,如此生灭不已,依于海水而现起的波浪,不能离开海水而有浪。然而,琅琊阁写手却违反 佛陀所说,而主张阿赖耶识是无实体常住,而唯有种子刹那生灭流注的“一类相续,常无间断的恒行识”。这就好像说是没有镜子本体,却说有镜子的影像存在这样的虚妄境界一样;那也就像说,没有大海,却有海浪存在;这样的无知的想法,也就如同没有幡的本体,却有幡动的现象;那也就好像在说没有刀的本体,却只有刀的锋利存在一样的无知。这种现象对一般没有佛法知见的凡夫众生都能够了知这种状况,然而琅琊阁写手虽然自称学佛,却对佛法无知到这种状态,实在是让人怜愍!

我们再来看看他们所举示《瑜伽师地论》断句取义这段文中,弥勒菩萨全文的真实意涵是什么?《瑜伽师地论》卷51:【复次!阿赖耶识缘境微细,世聪慧者亦难了故。复次!阿赖耶识缘境,无废时无变易,从初执受刹那乃至命终,一味了别而转故。复次!阿赖耶识于所缘境念念生灭,当知刹那相续流转,非一非常。】文中 弥勒菩萨就说明,这个阿赖耶识所缘境非常微细,就算像是琅琊阁写手们这些世智辩聪的人也难以了知的。当阿赖耶识缘于所缘境时,祂本体无有一时是生灭废懈的,也是清净没有变易的,这从有情众生投胎执受受精卵开始,乃至出生直到生命终了始终如此,一味地了别七转识的心行及身根所需而等流随转的缘故,使得阿赖耶识随着亲所缘缘的心所法及疏所缘缘的内六尘相分中,于意根作意使得阿赖耶识流注六识种子,随于七转识的心行及身根念念生灭而等流流注运作。因此应当要知道,这些刹那生灭相续流转的种子,并非是同于阿赖耶识清净本体;然而这些念念生灭的种子,却是依于阿赖耶识本体而有,不能离于阿赖耶识本体,故说是非异。

以上这个说法,才是 弥勒菩萨的真实意涵;却不是琅琊阁写手断句取义,拿来否定阿赖耶识真实常住有的证据,反而是 弥勒菩萨用来说明种子流注的过程中,阿赖耶识是真实常住有而不变易的证据。这些琅琊阁写手退转所证的阿赖耶识,所以无法生起大乘般若现观实相的智慧,不知如何修学大乘解脱道的智慧,才又会断句取义《瑜伽师地论》卷51中另一段文,【又阿赖耶识体是无常,有取受性。转依是常,无取受性,缘真如境,圣道方能转依故】的片段经论,来错误指称说:【第八识不论是有漏、无漏,皆是无常生灭的有为法,不是“不生不灭的常住法”。成佛时,第八识由有漏的、无覆无记性的体性,转变成无漏的、善性的体性,既然体性会转变,所以第八识不是“不生不灭的常住法”。】(〈正觉法义辨正:张志成——阿赖耶识不是“不生不灭的常住法”,是依四缘生起的“依他起性、生灭的有为法”〉,琅琊阁。)他们这样的片段错误说法,来佐证他们所称“阿赖耶识是生灭法”的证据。

然而 弥勒菩萨于《瑜伽师地论》卷51的完整经文是怎么说呢?我们来看:【复次!修观行者,以阿赖耶识是一切戏论所摄诸行界故,略彼诸行,于阿赖耶识中总为一团一积一聚,为一聚已,由缘真如境智,修习多修习故而得转依,转依无间当言已断阿赖耶识。由此断故,当言已断一切杂染;当知转依由相违故,能永对治阿赖耶识。又阿赖耶识体是无常,有取受性,转依是常,无取受性,缘真如境,圣道方能转依故。】在论中 弥勒菩萨说明,实证阿赖耶识的菩萨,在修行一切万法与实相之间的观行时,由于可现观五阴十八界、一切万法戏论都是由阿赖耶识所摄持的缘故;这些蕴、处、界的运作过程,都在阿赖耶识所含摄的六根触六尘而生六识的,这样的一团、一积、一聚的生灭无常运作中,此时阿赖耶识的本体却是“真实与如如”的清净无有变易;这样的转依真如实相的智慧,一再地修习转依而无有间断,就可以说是已断阿赖耶识的我爱执藏体性——也就是阿赖耶性。由此已断阿赖耶性的缘故,而说是已断除一切无明杂染;所以,应当要知道这样的转依是与阿赖耶性相违背的缘故,就能凭借转依真如实相的智慧来永远对治阿赖耶性。又因为阿赖耶识的我爱执藏体性是无常,是有执取分段生死的执受性;而转依于无执受性的清净本体,这样缘于真如实相境界,只有真正实证阿赖耶识的圣位菩萨才能转依的。

以上论中所谓“阿赖耶识体是无常”,是说阿赖耶识的阿赖耶体性无常,不是说此阿赖耶识心体无常;而此“阿赖耶”的意思是能藏、所藏、我爱执藏。也就是说,阿赖耶识集藏分段生死种子的体性,是可以加以弃舍消灭,故为无常;而阿赖耶识心体却是永无舍除之时,这是因为阿赖耶识于“阿赖耶”阶段,有集藏分段生死种子的体性,故称为“阿赖耶性”能含藏分段生死诸染污法种,而出生五阴、十八界等三界万法,这些万法皆是从阴、界、入处而生。而阴又名蕴,即是取其积聚、遮障之意,故说其为一团、一积、一聚;由是一团、一积、一聚之阴界入的遮障,故称无明。那这些无明遮蔽了阿赖耶识原本之真如性,令众生不能证得实相,故而周而复始流转于三界六道,常不断绝;但是舍弃阿赖耶识集藏分段生死种子体性的阿赖耶性以后,心体并未坏灭,只是改名为异熟识,方便名为断阿赖耶识、灭阿赖耶识,心体并未消失、坏失。

所以在《入楞伽经》中 佛说:【阿梨耶识者名如来藏,而与无明七识共俱,如大海波常不断绝,身俱生故;离无常过,离于我过,自性清净。】(《入楞伽经》卷7)所以阿赖耶识心体是集藏分段生死种子之本体;然而众生有生死之过失,并非是阿赖耶识心体所造成,而是由于凡夫的无明七识于观察一团一积一聚的一切色、心、诸心所等,虚妄执著名言所假立色、心、诸法为我、为真实法,而不明白这些色、心、诸法是犹如水中月、犹如空中花、犹如幻师伎儿所幻化之相。愚痴凡夫不明白这个道理,而受此一团一积一聚之空花相所诳惑,错误执著为真实不坏的法,故形成我见与我执。然而就如来藏阿梨耶识自性清净心来说,本来就离遍计所执,故具有人我、法我二空。所以 佛接着说:“离无常过,离于我过,自性清净。”

由此可知,阿赖耶识如来藏心体双具空、有二性,双具不变与随缘二性,双具染、净二性;犹如手心与手背乃是一体两面,本属不可分割的一体。所以阿赖耶识如来藏心体,在凡夫位中之阿赖耶性是流转生死之染污性,故说无常,故说有取受性;然而此无常与有取受性,并非是阿赖耶识心体之过失,而是七转识之过失,皆是七转识所造成者。因为阿赖耶识从无始以来,一向都是无覆无记性,所以此过失是指阿赖耶识集藏分段生死种子的体性,也就是阿赖耶性;此体性实因七转识无始以来所熏习的染污法种的流注而显现出来,所以应当断除阿赖耶性;断除阿赖耶性已,名为已断、已灭阿赖耶识,即改阿赖耶识名称为异熟识,只改其名非灭其体,故不可说阿赖耶识心体是生灭法、是无常法。

然而阿赖耶识心体借种子流注而显示出三界万法之生灭性的同时,亦借种子流注而显示其真如性。真如乃是阿赖耶识心体所显示出来的真实性与如如性,由是阿赖耶识心体离于能取、所取之真实性所显,故有时将此心体直接称为真如。众生由于不能现观阿赖耶识心体的真如性,是故向外寻法而堕于十八界我与我所之中,执著而不能舍离我见、我执导致轮转生死。由于不能了知阿赖耶识心体的真如性,是故将阿赖耶识心体在三界中现行运作之功能差别而执为己有;因此缘故,众生流转生死永无穷尽,不能了知阿赖耶识的真如性所导致。

所以论中所说,是指第八识阿赖耶心体所含藏之阿赖耶性虚妄无常,是可灭之法,是众生流转生死之根源故;应当要灭除此第八识心体之阿赖耶性,故说应转依“常而无间,离于能取、所取”之阿赖耶识心体之真如性,方能永远对治阿赖耶识之阿赖耶性。对治已,名为已断阿赖耶识,已灭阿赖耶识,那并非是灭除阿赖耶识心体喔!如此名为灭除阿赖耶识的生死种子的取受性,永不再取受生死的种子,即是 弥勒菩萨所说应灭除的取受性;但是并不因为这个取受性被灭除了,就使得阿赖耶识心体成为生灭法。切勿像这些琅琊阁写手们,只重视运用意识心对佛学经文文字的偏颇思惟推演,而不重视实证佛法的三乘菩提应实修的实证体验,才会违犯诽谤阿赖耶识是生灭法的严重过失,如此即是诽谤菩萨藏的一阐提地狱重罪。菩萨们在修学佛法的过程中需谨言慎行,切勿轻忽此不经意就造下无法挽救的地狱重罪。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只能说到这里。

最后祝愿所有的菩萨们:色身康泰、学法无碍、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点击数: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