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就是改正自己的错误

第107集
由 正明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系列视频弘法节目。

琅琊阁引用了不少《后真相时代》这本书的内容。“后真相时代”是说:【你看到的不是真相,只是自己所相信的价值观。……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了解“真相运作机制”!新闻媒体随便报,普罗大众随便信……】便是后真相时代。【在所谓“后真相时代”,我们应该如何判读外界的资讯〔信息〕,尤其是权威人士提供的资讯〔信息〕。】(〈琅琊随笔(31):在“后真相时代”应该如何判读资讯?〉,琅琊阁)像琅琊阁自以为是佛法权威人士,却提供错误的佛法资讯〔信息〕,一天到晚诽谤 平实导师,诽谤正觉同修会,诽谤佛教正法,用不实的言论叫人家信受,以此来阻止佛教正法的复兴和弘扬,这就是“后真相时代”。

“后真相时代”所说的是对于真相的迷思,用谎言、谣言来迷惑众生对佛教正法的了解,但真理与真相并不会因为满天的谣言以及假象的淹没就会从此消失;“后真相”并非代表这个时代再无真相可信,而是指一般的人们不再重视并思考事件的真实性。后真相时代是说,当真相被操弄利用,我们该如何看?如何听?如何思考?以佛法来说,就是当佛教被误导的时候,应该如何才不会被误导?这不就是正觉一直在作的工作吗?正觉说出了佛教界不敢说的真相,说出佛教界一直弄不懂的真理,可是现在琅琊阁却想要推翻正觉;琅琊阁所做的事,正是操弄群众、扭曲真相与真理,让一部分的人怀疑真相。当然正觉必须面对挑战,唯有破除邪见才能显示正法的正确性。

琅琊阁说:【萧导师用密探监控学员的行为和网路〔网络〕言论,暗中搜捕批评者,禁止学员阅读公开批评正觉的文章以及与作者接洽,建立戒律院执法,这些措施不都是一种限制学员自由以保护正觉的法规?】(〈琅琊随笔(31):在“后真相时代”应该如何判读资讯?〉,琅琊阁。)琅琊阁这种说法就是造谣诽谤,用大陆文革时期斗争别人的手法叫作泼脏水,叫你洗不清的污辱。如果用密探监控学员和网路〔网络〕言论,暗中搜捕批评者,可以禁止学员阅读公开批评正觉的文章以及与作者接洽,这些都是属实的话,那么今天应该不会有琅琊阁等这些反对正觉的网路〔网络〕文章出现。民主国家的网络通讯是言论自由权,不是可以随便监控阻止的,更不可能暗中搜捕批评者;正觉不是黑道组织,正觉也没有这些政府才有的权力,可见琅琊阁的抹黑造谣,想要推翻正法的弘扬是真实的恶劣行为,不是假的。

对于反对正觉的文章,其态度和作法,不是禁止学员去看,因为那是没有用的;而是要有反驳邪见的文章出来破邪显正,如此才能救护众生。琅琊阁为了反正觉,不惜扭曲戒律院,他认为能暗中搜捕跟琅琊阁有联络的人来戒律院判刑。但戒律院又不是法院,又没有法官,要判什么刑?事实是戒律院是要帮助有犯戒者清净,而不是要抓人来判刑,而且所有的判定都有戒律作为依据。如果被戒律院调查的人没有犯戒的问题,应当可以心平气和、坦荡荡地公开表示自己持戒清净,无须气急败坏指责戒律院啊!所以琅琊阁的诽谤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

琅琊阁说他的【随笔讨论的不是你应该选择哪一个人,而是如何思考,如何分辨,如何质疑。】(〈琅琊随笔(31):在“后真相时代”应该如何判读资讯?〉,琅琊阁。)平实导师依戒律,目的是为了改善很多人容易犯的见取见毛病。如果你所抱持的观点是不对的,你又执著于它,这个就叫见取见。简单来说,“戒禁取见”是一种错谬的见解。受持邪戒,错认以为是正戒,受持这样的戒,以为可以获得彻底解脱;但是接受这样的邪戒,是不可能获得真正的生死解脱。譬如有人以为下午以后不可以诵《地藏经》,因为《地藏经》里有很多鬼王,会把鬼王请到家里来;内心设定鬼魔都在下午以后出现,因此不诵《地藏经》,这也是一种戒禁取见。平实导师是要把这个戒禁取见改正过来。

琅琊阁批评说:【萧导师说:“……因为我是依戒禁取见施设的戒,故我不会下地狱。”】琅琊阁解读为:【第一个问题是,戒禁取见是错误的见解,所以萧导师是用错误的见解制定戒律?】(〈琅琊随笔(31):在“后真相时代”应该如何判读资讯?〉,琅琊阁。)这就是解读错误,不会往正面的方向去解释,而是要抓老师的把柄,然后羞辱一番;难怪他常常把法义都解释错误,这都是这种戒禁取的邪见没有戒掉。琅琊阁举出:【《卡拉玛经》里面,世尊说:葛拉玛人,对于心中的怀疑、犹豫提出质疑、犹豫是合适的。】(〈琅琊随笔(31):在“后真相时代”应该如何判读资讯?〉,琅琊阁。)琅琊阁用此经来证明他对老师的质疑是合适的,但是合适的原因是他想要得到正确的解释,而不是用邪见来反对老师的说法合适。

琅琊阁都是用错误的思想来推翻 平实导师的教导,明明错误,却不肯改正,死缠乱打,就是要把正法推翻。他以为在台湾有言论自由,又可以躲在背后匿名胡说八道,也有网络可以广为传播邪法,人家也奈何不了他。现代网络的发达,这种环境对破法者可说非常有利,影响非常巨大:但是正法者不会恐惧,水来土挡,兵来将往,摧毁魔军,这也是把邪见赶出佛门最有力量的时刻。佛教的正法被淹没几百年,好不容易今天在台湾有这个机会可以把佛法讲清楚,实在太好了!琅琊阁大可以把自古以来反对佛教的邪见都举出来,正觉菩萨们也可以一举破斥所有的大邪见,如此正法才可以再弘扬万年,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如果正觉无法破斥一切邪见,那就不足以称为正觉;正觉因为有正法,所以有智慧,破除邪见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并无困难。

琅琊阁说:【不论说法还是选举,萧导师一贯采用填鸭“唯一正确答案”的手法。面对质疑,不是抬出无法检验的证量,标榜无法查证的身份,就是你不同意就是“诽谤、犯戒、不考虑正法……”。】(〈琅琊随笔(31):在“后真相时代”应该如何判读资讯?〉,琅琊阁)琅琊阁的意思应当说的是选举,唯一正确答案就是韩国瑜当选;但是这种推测不切实际,选举一定有胜负,如果谁一定当选,那有可能是买票或作弊,选举是假象。虽然 导师有分析谁当选对正法比较有利,但是并没有说你不选他就是诽谤、犯戒、不考虑正法。选举是个人的自由,谁也管不着,因此恶人也有可能当选,所以说选举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法,原因在于你不知道他的人品如何。我们很难找到一位受菩萨戒的人来选总统,既然没有受菩萨戒的人,平实导师就不会鼓励大家去选他,任何人要投票给谁都没有犯戒,琅琊阁危言耸听就是要诽谤 平实导师。选总统和学佛不能混为一谈,谁当总统是众生的福报,不是你选谁,谁就会当总统。正法是“唯一正确答案”,这不叫手法,而是正确。可见琅琊阁对什么是正法都搞不清楚,才会一天到晚满肚子的想法,就是要如何用他的邪见来推翻正觉。

琅琊阁说:【我质疑的是萧导师的选择和做法是否合理,如果质疑批评都不可以,都要被扣上有“见取”的帽子,那萧导师自己就是一个专制集权的法王,何来资格批评任何政党制定“恶法”?】(〈琅琊随笔(31):在“后真相时代”应该如何判读资讯?〉,琅琊阁。)这又是把不相干的事连结在一起,而且扭曲事实、自行下了极为偏激的结论。平实导师有因为对他人的质疑和批评而扣上“见取”的帽子吗?任何批评政党制定“恶法”,不是 萧导师不可以,而是大家都可以。质疑 萧导师的选择和作法是否合理,这也是大家都可以,不是说琅琊阁不可以。琅琊阁一直以为他反对正觉都是不可以,其实只要讲得有道理,譬如支持脸书、网路〔网络〕是言论自由权,也没有人说他不对啊!但这个主张与反对正觉并不能连结成同一件事。而他反对正觉的言论,只要不是违背事实恶意攻击,也没有被封锁,因此不可以说 萧导师自己就是一个专制集权的法王。要知道讲话差一点就差很多,所以不要乱讲。平实导师只说他在推广正法,法主没人当,所以他要当法主重担,他从来没有说他是法王,他也不认同密宗有法王。法王是 释迦牟尼佛,不是谁能当法王的。法王跟法主就差那么一点,法主不是专制极权的法王;法王也不会专制极权,可是密宗的假法王会,因此琅琊阁要去反对密宗的法王,而不是反对正觉的法主。

琅琊阁说:【第二个问题:戒律是佛陀制定的,不是萧导师自封圣人之后,就有资格随意制定。】(〈琅琊随笔(31):在“后真相时代”应该如何判读资讯?〉,琅琊阁。)平实导师有自封圣人吗?他是在解释三地菩萨还没有满心的时候有隔阴之迷,菩萨虽然有隔阴之迷,但是不妨碍继续修行;这就是说,虽然人间修行很苦,但是进步很快,所以不要排斥人间的修行。如果不是圣人而自封圣人,此人会贪名爱利,会接受供养礼拜。那么,平实导师有没有接受琅琊阁的供养礼拜?戒律是 佛陀制定的,但是 佛也说要随顺地方的规矩而施设。

【网路〔网络〕时代资讯〔信息〕爆炸,真假混肴难分、误导性资讯〔信息〕泛滥成灾充斥媒体与网路〔网络〕,许多人为了自身利益,刻意扭曲捏造事实,讨好迎合受众的情绪心理,使用断言、猜测、感觉等表达方式强化极化某种特定观点,攻讦抹黑、哗众取宠,博取点击率和支持率。判断资讯〔信息〕益发困难……。“后真相”是指立场先于事实,乃至以偏概全、刻意扭曲以迎合立场,却不代表不具备“真相成分”,……。】今天的佛教,就是被“后真相”的邪见讯息所覆盖,因此正法不彰。琅琊阁说:【如果三地菩萨理解人类心智认知机制的弱点和盲点,是否应该用他的超强的智慧,教导大家如何审慎理性分析判读资讯〔信息〕?】(〈琅琊随笔(31):在“后真相时代”应该如何判读资讯?〉,琅琊阁。)这些话讲得没错,平实导师就是用他三地菩萨的超强智慧来教导大家如何审慎理性分析判读资讯〔信息〕,分辨邪见与正法;可是琅琊阁根本就不相信世间有三地菩萨会在台湾出现,而证初禅就不会贪名贪利了,他也不相信,这种人要学佛法真的很困难。

断我见是学佛的根本,这是正觉弘扬正法首先提出来的正见,可是当这个正见被琅琊阁否认,说断我见不是讲意识是虚妄的;因此那些口说断我见的人,并没有真正断我见,这是佛法的“真相成分”被“后真相”以偏概全、刻意扭曲的结果。琅琊阁以偏概全说:【做为一个明心圈子里面的人,我看到正觉风景里面,没有几个快乐的人。……正觉的菩萨太压抑、太郁闷、太恐惧、太疲累、太不被尊重、太没有尊严、太谨小慎微、太诚惶诚恐、……太在乎职位权力、太不想失去权力、太担心犯戒、太执著福报、生活圈子太狭小、思想太狭隘、对导师太多幻想,心理太依赖、太无助……这些年,我听过多少可怜人的抱怨,……,看破多少圣人面具后面的伪善——就是没有见过一个真正解脱的人。】(〈琅琊随笔(21):我们为什么离不开正觉?〉,琅琊阁。)从琅琊阁这些言论看来,证明他的明心是冒牌货,才会没有功德受用而无法真正得解脱。

牢骚太甚者,人生的路一定很难走,会有这些牢骚怨言都是他无根诽谤说:【平实导师敛财,会内上下交争利,……“正觉非但系一营利事业团体,乃至已成集体贪污、贩卖佛法之诈骗集团”。】(〈惊蛰记~1:《成魔之道--钱、权、宗教神话》之逆行示现〉,琅琊阁。)这些栽赃谩骂侮辱弘扬正法者,当然不会快乐,但不是别人都像他一样不快乐。琅琊阁想要用“后真相”手法来诬蔑正觉,如此心地肮脏当然不会快乐。“后真相”的骗人手法,密教最擅长,佛法的真相被密教误导太久了,佛法所说的名词,密教都有,但是密教所说的名相都不是佛法,这种移花接木就是密教想要取代佛教,难道琅琊阁不知道一千多年来密教的企图吗?可是他只会反对正觉,不敢去反对密教,却说他要弘扬佛教,鬼都不信。

琅琊阁说他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六识论”,他认为“六识论”是栽赃。这就是睁眼说瞎话,毁坏佛教最大的邪见就是六识论,他竟然说没有六识论这种东西;那么释印顺在《佛法概论》中,公然否认第七识和第八识,他不是用六识论思想来解释佛法吗?结果都是错误的解读。自古以来反对佛教的人,大多数是六识论者;而像琅琊阁一样,不知道六识论根本就不是佛法,想要用六识论来解释佛法,就会跟释印顺一样不通。萧导师的出现不是佛教的一场浩劫,而是复兴佛教的导师!琅琊阁想要弘扬佛教就只有回归正法,没有第二条路,这是我们的期待。

阿弥陀佛!


点击数: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