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阁们不懂“转依”(下)

第103集
由 正旭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弘法节目,今天所要讲的主题仍然是“琅琊阁们不懂转依”。

平实导师在《真假开悟》中说:【明心之人若能于一切法中现观第八识在万法上所显示之真如性,转依第八识心体的真如性,而远离对于自己所证之第八识之执著,……。】(《真假开悟》,佛教正觉同修会,页243。)琅琊阁们就对于这个说法,提出了质疑:【对比唯识论:唯识说的是断本识中二障粗重,才能有转舍依他起上遍计所执,同时也就能转得依他起中圆成实性。而萧平实说的是:现观真如性,然后“转依”第八识心体的真如性,然后就能远离“对于自己所证之第八识之执著”。】(〈文章转载:略析萧平实居士不懂何为唯识“转依”,亦不懂“转依”之法理〉,琅琊阁。)他们的意思是说,平实导师所说不符唯识论所说的意旨。其实他们根本不懂所引用唯识论原文的义理,所以才会作这种对比。

我们先来看他们所引用的原文,《成唯识论》卷9:【断本识中二障麁重,故能转舍依他起上遍计所执,及能转得依他起中圆成实性。由转烦恼得大涅槃,转所知障证无上觉……。】这一段论是说:因为断除本识中二障粗重,故能同时转舍依他起性等五阴身心上的遍计所执性,以及同时能圆满证得第八识真如心的圆成实性,便能证得广大转依。因为转舍烦恼障的缘故而得大涅槃,转舍所知障而证得无上正等正觉。为什么我们在解释论文当中加上“同时”?因为在断尽本识中的二障粗重的当下,就已经成就了广大转依,同时成就佛果,也就是“大涅槃果”与“无上菩提果”,本识中怎么还会有“遍计所执性”需要转舍?如果还有“遍计所执性”需要“转舍”,如何能冠上“无上”两个字?但是琅琊阁们的意思显然是“断除了二障粗重以后,才能有转舍依他起性上遍计所执,同时也就能转得依他起中圆成实性”。如果他们不是这个意思,怎么会在“也就能转得依他起中圆成实性”的前面加了“同时”,而“转舍依他起上遍计所执”的前面不说“同时”,而加上“才能有”?由此可知,他们是确实不懂唯识论所说的意旨。

此外,从因地的第七住位来说,如果证得第八识的人没有现观真如法性,或是现观之后不能转依识上的真如法性,他的转依是没有成功的,就表示他没有现观依他起性的蕴处界等诸法的依他起还有不真实的法性,就是没有证得烦恼障所摄的人空,在依他起性上的遍计所执性并没有消失而仍然有执著;也就是没有证得所知障所摄的圆成实性,尚未打破所知障;而这两种障的打破都是在证得第八识上所显示的真如法性的时候,便能转依成功,这便是每一位第七住位菩萨都应该有的证量,张先生显然没有这个证量。

接下来说他们所提出的质疑。他们的质疑是这样说:【这里可以质疑萧平实,你的意识心怎么转依呢?怎么就远离了对于意识所证的第八识之执著呢?】(〈文章转载:略析萧平实居士不懂何为唯识“转依”,亦不懂“转依”之法理〉,琅琊阁。)这也证明琅琊阁们并未证得真如,才会想要外于阿赖耶识而求证真如,成为心外求法者。我们先来说:“意识怎么转依?”明心之人用意识心证得第八识以后,就可以用意识心现观第八识的自性,而《成唯识论》说“真如亦是识之实性”,表示明心之人能现观第八识的真如性,而在能现观的当下,意识心就转舍一分无明,而此时真如就是意识心的所依。再来说:“怎么就远离了对于意识所证的第八识之执著呢?”因为第八识的真如性“无我”,《心经》说“无智亦无得”,这在意识心现观第八识的真如性的时候就能证得,如果意识心对所证的第八识产生执著,就是“有我”作祟,与真如性不符,因此必须转依第八识的真如性破除“有我”的执著,而能慢慢远离对第八识的执著。

如果不是用意识心去转依第八识的真如性,那么我们就要请问琅琊阁们几个问题:如果开悟不是经由意识心参禅而悟,表示意识心与开悟无关,那么你们用意识心不断地研究佛法,到底要干什么?如果不是意识心能够现前观察阿赖耶识的圆成实性,那么还有哪个心可以找到阿赖耶识而能观察祂的圆成实性?是意识以外的眼识乃至意根吗?如果不用意识心就可以观察,那么你们在睡着无梦的时候,为什么会一无所知呢?

接下来再继续看他们的质疑:【再进一步质疑萧平实:唯识论中说的是转舍依他起上的遍计所执,请问萧居士,你这个意识转依真如性云云,能够“转舍【所有】依他起性上的遍计所执”吗?显然不行嘛!】(〈文章转载:略析萧平实居士不懂何为唯识“转依”,亦不懂“转依”之法理〉,琅琊阁。)怎么会不行!依他起上的遍计所执主要在意根,因为意识是意根的所缘,所以只要意识转依真如的无我性,意根也会一分一分的随转;因此当圆满转依真如的“无我性”时,必然转舍“‘所有’依他起性上的遍计所执”。然而琅琊阁们一定不肯相信“意识是意根的所缘”,因为他们坚持《成唯识论》所说:【此意但缘藏识见分,非余。】(《成唯识论》卷4)认为意识不可能是意根的所缘,因为他们是六识论者;但是一切有情的意根,同样都能缘于藏识在六尘外的了别性,了别性即是见分;而意根同时也缘于意识,将意识的功能作为自己的功能。

我们现在就提出《成唯识论》中的文句,来证明“意识也是意根的所缘”。《成唯识论》卷4:【未转依位唯缘藏识,既转依已,亦缘真如及余诸法。】为什么未转依位意根无法缘于第八识的真如?因为真如不仅是第八识的自性,也同时是第八识的相分,因此才能于依他起的诸法上显示出来;也因为真如是第八识的相分,意识心证悟的时候,才能缘于第八识真如。既然真如是第八识的相分,意根又只能缘于第八识的见分,因此说意根在未转依位无法缘第八识的真如。那么意根又为什么在转依位可以缘第八识的真如?因为在转依位当中意识心已经可以缘于第八识的行相,而第八识遍在依他起性的诸法中运行时就显示真如的缘故;而意识又是意根的所缘及所用,因此当意识缘于第八识真如的时候,真如也同时转为意根的所缘。因此从这里就可以证明:意识也是意根的所缘。如果不是这样,那么请问琅琊阁们:意根在未转依位无法缘真如,但为什么在转依位变成可以缘真如,你们能不能说个明白?

讲到这里,如果琅琊阁们还是不相信“意识也是意根的所缘”,我们就再来举一段《成唯识论》中的文句来证明。《成唯识论》卷4:【“此意何故无余心所?”谓欲希望未遂合事;此识任运缘遂合境,无所希望故无有欲。】这一段论中说“此第七识意根任运缘于已遂合境”,遂合境就是称心如意的境界,是意识的所缘,于遂合时便有欲心所;但意根也同时缘于这个境,是已经住于遂合境中,故不起欲。意根只缘现量境界的缘故,不像意识可以缘于未遂合境而生起希望,所以没有欲心所。如果意根是如同琅琊阁们所说的那样不缘意识,那么意根要如何缘遂合境呢?由此可以证明 玄奘菩萨所说:“此意但缘藏识见分,非余。”当知意根缘于藏识的见分,而且也将意识据为自己的见分,否则 玄奘菩萨论中所说就会前后不符。

因为意识的所缘境也是意根的所缘,所以意根能缘于此世意识所经历的一切、所了知的一切法;又缘于第八识见分,而能了知第八识见分的所缘:根身、器界、种子。由此,作恶者未来世才会下堕器界中的三恶道处,行善者才会生天至天界处,诽谤圣贤圣者下堕地狱处。又由过去世所作、所经历、所熏习的法均含藏在第八识中成为种子,因此有神通者才能看见过去世的事;也因此过去世所熏习的法,在这一世遇到因缘时,就会流注出来。由上面所说,我们就可以知道意根默容“十方三世一切世间出世间法”。琅琊阁们质疑 平实导师这个说法是错的,就是因为错解《成唯识论》所说“此意但缘藏识见分,非余”的真实义理。如果意识不是意根的所缘,不是被意根据为己有,就会产生许多过失。我十几年前曾经以“正勤”的笔名,在《正觉电子报》登过,大概是第30几集,各位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找找看。

再来看琅琊阁们的质疑:【更进一步,你萧平实这里的所谓用意识来“转依”,能够“转得”【一切】依他起性中的圆成实性吗?毕竟,你萧平实应该知道一个佛法唯识之常识:【依他起】者,并不仅仅是第六意识而已!除无为法,一切有为法皆是依他起!】(〈文章转载:略析萧平实居士不懂何为唯识“转依”,亦不懂“转依”之法理〉,琅琊阁。)在上一集已经引用圣教说明,圆成实自性依第八识而有、而显、而起作用,所以第八识能生出一切杂染法与清净法,因此意识能于依他起诸法上现观圆成实性。因为能观圆成实性的心就只有意识一心,而第八识的圆成实性必须是在依他起性的诸多所生法中现行的缘故;所以在现观第八识圆成实性的当下,就已转得圆成实性,除非像琅琊阁们不曾证得第八识而无法现观。无法现观的人,却来质疑能现观并且教导弟子们同样可以现观的 平实导师,这种道理是怎么也说不通的。并且,我们从来也不曾说过,也永远不会认为“依他起者,只是第六识而已”!这种话只是琅琊阁他们自己才会说得出来的。

琅琊阁说:“除无为法,一切有为法皆是依他起!”我们来看看这样子说有没有道理。圆成实性是无为法,但却一定要在依他起的蕴处界诸法上才能显现出来,从这个角度来说,圆成实自性也可以说是依他起诸法。但是圆成实自性唯是实有,本来就自己存在,只是要借依他起性的诸法来显示罢了!否则,出在三界外的圆成实性,佛弟子们要怎么实证呢?此外,圆成实性不是只有无为的法性而已,还是无漏有为法,才能生起一切染净诸法,才能在依他起性的染净诸法中运行而显示出来,琅琊阁张志成对此是完全无知的;学佛数十年而对此完全无知,令人觉得可怜!

从另一方面来说圆成实性,又与其他因缘和合的依他起诸法不同,然而依他起性的诸法,如果离开第八识的圆成实性的时候,就只能消失而完全无法运行,所以和合似一,因此也可以说圆成实与依他起是非一非异的关系;从祂借依他起性诸法而显示的过程来说的时候,就不能说圆成实性不是依他起法。我们来看一段经文,《解深密经》卷2:【然由有情于依他起自性及圆成实自性上,增益遍计所执自性故,我立三种无自性性;】意思是说,如果有人像张先生一样未曾实证,而以意识思惟研究而想像,以致于执著所未能实证的圆成实自性,提出现在这样的质疑的时候,就会增益遍计所执自性,才会来与实证的善知识故意唱反调。因为遍计所执只会在依他起诸法上生起,如果对于圆成实性的妄想完全不是依他起性,经中为什么说有情会对圆成实自性增益遍计执?由此段经文也可以证明 平实导师于《真假开悟》中所说:【明心之人若能于一切法中现观第八识在万法上所显示之真如性,转依第八识心体的真如性,而远离对于自己所证之第八识之执著,……。】(《真假开悟》,佛教正觉同修会,页243。)此等说法完全符合经论所说。只是琅琊阁们看不懂经论的真实义理,又因为未曾实证圆成实性而不懂 平实导师所说的正理,才会不懂而错解经论,才会提出这么多不如理作意的妄想质疑。

最后琅琊阁们作了三点结论:【所以,由此对照鉴别就可知:1、萧平实居士并不懂什么叫“转依”的含义;2、萧平实居士不懂得“转依”所涉及的法相的范围(萧平实所谓的转依仅仅是第六意识);3、萧平实居士根本不懂得唯识佛法中“转依”的法义道理;故可判定:萧平实居士所说的转依,其实仅仅是他意识心虚妄想像猜测之方法而已!】(〈文章转载:略析萧平实居士不懂何为唯识“转依”,亦不懂“转依”之法理〉,琅琊阁。)如果 平实导师不是实证圆成实性,也教导弟子们一样亲证圆成实性而得现观,诸弟子们为何肯死心塌地追随 平实导师至今三十年而不舍离?至于张先生不能现观,却又不肯求 平实导师指导,然后自以为知而信受释印顺的六识论邪见,这是他因慢心及邪见而自己障道,我们是无法帮得上忙的。

先来说第一点,他们说 平实导师不懂什么叫“转依”的含义;然而我们由这两集所说的转依,均可以证明他们不懂转依的义理。再来说第二点,他们说 平实导师所谓的转依仅仅是第六识;表示他们完全看不懂 平实导师所说的法,全然没有现观的能力才会这么说。转依的目的在于转舍“烦恼障”与“所知障”而能证得第八识的圆成实性,因此只要会与二障相应的心都必须“转依”。八个识中第八识只摄藏二障的种子,没有无明,不与二障相应;而由于七个识都会与二障相应,因此都必须转依。然而七个心当中只有意识所具的五别境心所功能最为强大,能熏习圣教,并有胜解能印定正与邪,也能记忆曾经熏习过的法,又能专注一境观行,乃至于在修行的道路上能抉择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因此,唯有意识先行“转依”,其他六个识才能跟着转依。第七识不善分别,所以跟着第六识转依的道理,前面已经作了说明。

那么前五识要如何跟着第六识“转依”?第六识是前五识的俱有依,所以没有意识的时候,前五识不会现行。前五识现行的目的,是帮助意识分别意识在五尘上所不能分别的部分,意识借由前五识所分别的部分,加上自己在法尘上所作的分别,就能判断所分别的事物。既然前五识现行是为了帮忙意识,祂们就一定要知道意识想要干什么,否则便帮不上忙,因此意识一定是前五识的所缘,而前五识也一定是意识的所缘。由此可知,意识先行转依,其他六个识才能跟着转依。因此 平实导师所说的转依绝对不是仅仅第六识而已,当然要以意识为转依之主要角色,也从而是会与无明相应的识都必转依,也都有方法可以转依。讲到这里,大家应该已经可以很清楚地确定琅琊阁们真的是不懂“转依”,而他们并未证得第八识,当然无法现观第八识的圆成实性,空言转依就成为戏论了!

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各位的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