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阁所建立错误的“真如”定义(三)

第078集
由 正钧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问候大家身体健康、精神愉快!“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今天要和大家谈谈“琅琊阁所建立错误的‘真如’定义”第三集。

这一位琅琊阁的论主建立了真如的广义意涵,接着又进一步把其真如的广义意涵拆解成两个层面;上一次辨正的内容之中,先辨正了他所说“真如是‘一切真实的事与理’,也是‘事实、真相、真理’”的部分,接下来再依其条目在这里分述。

其二,接着这一位论主又说:【凡夫被二障(烦恼障与所知障)遮蔽,所以不能证知一切法的真相。当开始断除部分的二障,就能证知一部分的真相(真如);二障全部断除,即能证知所有真相(真如),即佛地真如。】(〈唯识学中“真如”的正确定义〉,琅琊阁。)假如,如同这位论主这样子的说法,其前提是“断除部分的二障”,那么二障之中的所知障就先不要谈,只要请问他:“某甲开始断除部分的烦恼障,某甲有没有证真如?”若他回答的是“有”的话,因为他这里所说的真如,名为“一切法的真相”,所以既然是“某甲开始断除部分的烦恼障”,某甲就应该证知一部分的真如啊!那是不是应该再问他:“你所证的真如,到底是哪一部分啊?”然而禅宗开悟见道,就已经说的是“一见全体现”,就已经辨正了所谓的“如瞎子摸象,先摸到象尾巴,再摸到象腿,乃至辗转才知道象是长什么样子。”那是错误的“误”啊!而不是开悟的“悟”啊!

再者,定性的二乘人,即便是烦恼障的现行全部都已经断尽而能够出离三界生死,却是不证知真如的;这是有着基本佛法知见的学人,都知道的浅显道理啊!假如这一位论主回答说“没有”,那么分明就与自己所建立的宗旨相违背呀!因为这一位论主自己的主张是:“开始断除部分的二障,就能证知一部分的真如。”当然这个时候,这一个论主一定不会再出来主张:“啊!我当初在说这一段的时候,应该把烦恼障跟所知障分开来说明。”因为,其实早就被明眼人看破了手脚啦!知道说这一位的论主,根本没有办法了解烦恼障与所知障的意涵以及其区别,所以才把二障的断除与否与证真如混为一谈。因此,从这里也可以证明,其所说的“真如名为一切法的真相”等种种的说法,都是自己的臆想之法而已。

那么回想在第一集之中,一开始的时候我就说到:当这一位琅琊阁的论主,主张“‘真如’此词在阿含佛法中的意思,与大乘经论中的‘真如’有别”的情况,早就可以断定说,其整篇所建立的“唯识学中的‘真如’的正确定义”,一定会是错误的,一定会是误会的,甚至是否定 世尊所说的法,根本就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读下去了。如今,由他自己的妄想而建立了“真如”的定义,更可以确定我一开始的看法。

在这里顺便提一下,前面所说琅琊阁这一位论主所说、所写的种种法,纯粹是自己的臆想之法。然而却有一些互相呼应、互为眷属的其他成员,一同主张、认同这一些错误的法义;其中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如同他们在“2021年无生法忍群组学法规划”总结重点之中的第一点就举示出来:“正见与实修平衡:正见给实修设定正确目标,缺乏功夫纯粹是纸上谈兵。”这样子的主张,当然也是我所认同的一个看法;然而,从前面两集所举示的内容可以知道:他们是连无生忍都没有,却夸口说要修证无生法忍,那根本就叫作痴人说梦。无可奈何的是,他们只是鹦鹉学语,在正觉同修会学了这个知见,其实却是作不到的。为什么这么说?进入正觉同修会修学的第一关,一定是要学人能够体会“无相念佛”的这一个念头,并继续地以此为基础而忆佛拜佛;这个无相念佛、忆佛拜佛的念头,正是《楞严经》卷第5之中,大势至法王子向 佛所禀白的:“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与其中所说的忆佛念佛念是完全相同的,这是所有可以无相念佛、忆佛拜佛的学人,看了《楞严经》卷第5之中的叙述,就知道而不会有任何怀疑的。

结果琅琊阁的这一些人,竟然写了一篇“专题讨论”,其名曰:〈正觉同修会的“无相念佛”有什么问题?〉然后列举的第一个重点是:【无相念佛是一个“四不像”法门:萧平实导师教导的无相念佛,主要是为了学员寻找他所建立的明心密意。】又说:【萧平实导师教导的无相念佛既不是修定也不是修观。】(〈专题讨论:正觉同修会的“无相念佛”有什么问题?〉,琅琊阁。)平实导师教导的无相念佛,当然是为了日后参究的方便;且要问问写这一篇专题讨论的人,正觉同修会所施设的无相念佛,与 大势至菩萨所说的忆佛念佛,其异同到底说得说不得?若说不得其异同,怎么敢就说“无相念佛是一个‘四不像’法门”?看了这一小段文字,不免为他们冒了一身冷汗啊!明明正觉同修会所施设的无相念佛与 大势至菩萨所说的忆佛念佛是相同的法,结果这一位论主诽谤了正觉同修会所施设的无相念佛,正同时诽谤了 大势至法王子,也正同时诽谤了 释迦牟尼佛,因为这是 世尊在说《楞严经》之中所认可的一个法。这一小段文字在网路〔网络〕上的刊登,同时具足诽谤了三宝的大罪,腊月来时当如何承受呢?

回过头来说,他们一定说不得正觉同修会所施设的无相念佛,与 大势至菩萨所说的忆佛念佛其异同之如何?因为他们为修定的施设是“专题讨论:持名念佛功夫如何成片?”然而能够持名念佛的人,不一定能够忆佛;而能够忆佛成片的人,就一定可以持名念佛成片。所以,他们所举示出来的“正见与实修平衡:正见与实修设定正确的目标,缺乏功夫纯粹是纸上谈兵”,其中的“纸上谈兵”正是他们自己的写照,更何况能够知道 平实导师所教导的无相念佛,其中的定与观的内涵了。

接下来,这一位论主又举:【《佛地经论》说:经曰:“一切法真如,二障清净相。”论曰:有义此显清净法界,谓一切法空无我性所显真如,永离二障本性清净,今复离染,能为一切善法所依,是故说名清净法界。一切法者,谓世出世、有漏、无漏蕴界处等。真如即是诸法实性、无颠倒性,与一切法不一不异,体唯一味,随相分多。】(〈唯识学中“真如”的正确定义〉,琅琊阁。)《佛说佛地经》之中,世尊说了一段偈颂,其中的两句是“一切法真如,二障清净相”,亲光菩萨等造了《佛地经论》,而对这两句偈颂作了说明。这一位论主想必无法直接演述这两句偈颂,所以得举《佛地经论》来说明,此时又特别强调说:【上文中的“(真)实性”指的是真相、真实情况、或真实道理的意思。】(〈唯识学中“真如”的正确定义〉,琅琊阁。)而“真如即是诸法实性”中的实性,就是“(真)实性”,由这一位论主阐述后,这一些“真相、真实情况、或者真实道理”的定义,就有将了义法世俗化、浅化、外道化的过失,如同前面所说的,就不再举示了。

这一位论主接着又说明:【“与一切法不一不异”:真如不能离开一切现象(有为法)来谈论。】(〈唯识学中“真如”的正确定义〉,琅琊阁。)那这也是本末倒置啊!为什么这么说?一切现象本来不应该离开真如而讨论,而非“真如不能离开一切现象来谈论”,因为“真如”是母法的缘故,容许会有“没有一切现象,而有真如单独存在”,如同无余依涅槃的情况;却不可能有“没有真如,而有一切现象存在”的情况。所以,从此也可以知道:这一位论主所说的“真如”,纯粹就是他自己妄想与猜测而已。

接下来看看,在否定了万法所依的自心真如,这一位论主对“真如与一切法不一不异”是如何臆想的?他说:【凡夫于一切现象无法看穿它的虚诳性,对境界的认知是颠倒的。现象的真相(真如)不是凡夫所以为的生灭变化的表相,所以说“真如与一切法不一”。】(〈唯识学中“真如”的正确定义〉,琅琊阁。)这一位论主先前所说的“真如名为一切现象的真相”,这个部分的过失,已经在前两集之中举示过了。这一位论主又说:“凡夫所以为的现象,有着生灭变化的表相”,与其所主张的“真如名为一切现象的真相”,两者相〔呼〕应的结果,就变成了一切现象生灭变化的表相与一切现象的真相是不一的。然而,此中到底哪个部分而可以说个“不一”,却又没有进一步说出来,莫非要说:“一个是‘真相’,然后另一个是‘表相’,所以‘不一’啊!”唉呀!我也只好说:真相与表相本来就不是同一个名词啊!但这只是世间法而已啊!与佛法的实证有什么相干呢?而这一个过失,依然是由于否定万法所依的本际——也就是第八识;而第八识有着种种的异名,譬如说真如、如来藏、异熟识、本际……。再者,若所以会有生灭变化的表相,就是因为“一切现象的真相”而有、而建立,这却反而说明了“不异”的道理;同时,既然一切现象有着生灭变化的表相,那倒要请问:“生灭变化的法”是从何而生?为何而生?那灭了以后又去向何处?还会不会再出生?若是弄懂了以后,且可喜可贺!因为不妨说是有了“一切现象真相”之知见。

然后这一位论主又说:【圣者的无漏智慧能证见一切现象的真相(真如),此真如并非是离开现象独存的实体,它是在现象上显现的真实性,唯无漏的无分别智慧证知,故说“真如与一切法不异”。】(〈唯识学中“真如”的正确定义〉,琅琊阁。)这一位论主所说的“此真如并非离开现象独存的实体”之过失,先前已举示其“真如不能离开一切现象(有为法)来谈论”,就已经约略地辨正,就不在这里重复了。然而这一位论主所说的“圣者”,在生灭变化上所证知的真实性,它不是离开生灭变化的现象界;如此空泛而说个“真如与一切法不异”,那就只是这一位论主个人的妄想。若权宜而说,这一位论主所说的“一切现象的真相”就是“真如心”,而本文一开始所举示的《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第463之中,就已经开示:正是因为一切法、一切有情皆是从真如所出生的缘故,故而说“真如为定量”;此真如心的种种异名,也就是在本文一开始就举示过的。所以,菩萨摩诃萨最后能于此真如所有的内涵修学圆满,而证得了一切智智,名为如来。

但是,如同这一位论主在其文章一开始对“真如”的定义,就显示出所说的真如名为一切现象的真相,以及现象上显示的真实性,并不是经论之中佛菩萨所开示的“真如心”、“真如性”,而只是他自己的妄想概念。宁可取著自己的妄想概念,而不愿意接受经论中佛菩萨之所开示的真如心、真如性,所以导致出现种种的过失;这样子做,真的是有智慧的人吗?结果,当他否定了这一切现象背后是万法所依的第八识、如来藏,而竟然说在生灭变化的现象上有着其真实性,而这样一看,其真实性必然会变成生灭变化上、现象上的一部分,那岂不是自语相违吗?因为其所说的真实性必定是还会有虚妄性,然而却又说那是所谓“圣者……,唯无漏的无分别智慧所证知”的,而说这样子才是“真如与一切法不异”;但这又与佛法的实证有何相干呢?

今天暂时说到这里。

祝愿大家:幸福、健康、道业猛进!

阿弥陀佛!


点击数: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