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内外相分、内外六入淆讹的辨正(上)

第056集
由 正才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接下来两集是要针对琅琊阁网站上一篇署名张志成先生所写的,篇名叫作〈萧平实发明“内相分、外相分、内六入、外六入”等错误名词,违背唯识无境正义!〉的文章来辨正说明。

首先从标题来看,他说内外相分与内外六入这四个名词,都是 平实导师“发明”的,也就是经论上都没有,以前也都没有人用过,是 平实导师第一次“发明”出来的。他在序文的第一句也说:【“外相分、外六尘、内相分、内六尘”这几个名词,是正觉同修会萧平实导师自编自创的,……。】意思是这四个名词在 平实导师之前从未出现过,才能叫作自编自创;也就是说,内外相分、内外六尘、内外六入,都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名词。可是之后张先生却又说:【“外相分、外六尘、内相分、内六尘”这几个名相与实修关系密切。】标题不是已经说这些都是错误名词了吗?张先生却又把它们拉来说与实修关系密切,那到底这些名相是错误还是正确?而且张先生在说完是 平实导师自编自创之后,紧接着又说 平实导师:【也曲解佛经中“内六入、外六入”的原有定义。】这意思不就表示佛经里早就讲过内外六入了吗?怎么会是新发明的错误名词呢?张先生的逻辑真的很怪!以这样的思维逻辑来讨论要让人实修实证的佛法,当然就会有很多问题。

这一篇,张先生的重点是:对于刚刚那些名相,平实导师“充满了依文解义的想像,也严重违反《成唯识论》的唯识正义”。我们先举几段经论文来证明佛菩萨确实早就讲过这些名词,这些名词并不是 平实导师所发明或自编自创的。譬如,《增壹阿含经》卷31说:【以知爱已,则知五欲,亦知外六尘、内六入,即知此盛阴之本末。】《楞严经》卷8说:【阿难!如是清净持禁戒人心无贪婬,于外六尘不多流逸,……。】此外,《出曜经》《大般涅槃经》《大智度论》也有多处提到外六尘,当然也就包含外法尘。《菩萨璎珞经》卷1、卷6甚至还直接说到内外六尘,譬如卷1说:【亦复不著住立处所,内外六尘亦复如是。】《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过外五尘,《瑜伽师地论》也说过外色尘,《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宗镜录》也提到外五尘、内法尘。所以,内六尘、外六尘等名词,会是 平实导师所自编自创的吗?显然不是!不但如此,平实导师所说名相的意涵跟经论上讲的一样,可是张先生在文章中却一再强调“尘没有内外之分”。

再来,内六入、外六入经论中也是很多,四阿含经及其他经论比比皆是。譬如,《长阿含经》卷8:【如来说六正法,谓内六入:……。复有六法,谓外六入:……。】所以内外六入也不是 平实导师发明的。最后《成唯识论述记》《成唯识论俗诠》都说过内相分,《略述法相义依释》则讲过外相分。显然内相分、外相分也早就有人用过了,所以也不是 平实导师所发明的名词。

以上所举,只是在电子佛典里可以搜寻到的经文、论文的其中几则而已,没有罗列出来的还很多。拜今日科技发达所赐,对于学佛人来说,电子佛典及网路〔网络〕可以说是非常方便的搜寻查证工具。只是没想到,常指称 平实导师不注重文献考证的张先生,竟然会无视于轻易可以搜寻得到的经论,而作出离谱的标题及序文。到底是疏忽或别有居心呢?其实各位菩萨也可以自行搜寻看看,就可以知道以上这些名词并不是 平实导师所发明、所自编自创的,而是过去早已经有人使用过,很多还是佛菩萨所讲过的名相呢!而这些名相的实质内涵,平实导师也在讲经或书中多次详加说明,让学人明了这些名相所要表达的意思;而这些名词、意涵、自性及差别都是可以让人理解及验证的,并非想像之法,而且还是断我见的重要观行内容。菩萨们可以自行请阅《阿含正义》或其他相关书籍,这里就不浪费时间重说了。

既然标题及开头就已经不如实,那这篇文章还有什么可信、可读之处呢?虽然如此,我们还是得勉强将这篇文章的其他错误之处拿来辨正说明一下,免得不明就里的人被误导了。那么在序文之后,张先生没有引任何论文而讲了一堆他对《成唯识论》中所说“识变”的看法,其中的一些问题,我们也得说明辨正一下。首先,张先生说:正觉常错误地称第八识为如来藏。然而《成唯识论》不就说过第八识依不同角度来说而有种种不同名称,或叫“心”、或称“阿赖耶识”等等,而阿赖耶识有时翻译成“阿梨耶识”。在《入楞伽经》卷7中说:【阿梨耶识者,名如来藏,而与无明七识共俱,……。】其他经中也说过:【佛说如来藏,以为阿赖耶,恶慧不能知,藏即赖耶识。】所以称第八识为如来藏又有什么不对呢!

再来,张先生说:所有八识,都是因缘所生的有为生灭法,需要四缘才能出生。第八识也不例外,是属于有为法,是“依他起性”。这个问题很大!如果第八识是所生法,那就会牵涉到第九识或自生等问题。对这些问题,平实导师早就破斥过,而且还写了一篇〈略说第九识与第八识并存等之过失〉,有兴趣的菩萨可以去阅读。其实张先生那句话背后想表达的意思是:并没有不生不灭的法存在,所以也就没有这样的心可证。可是这却是极其严重的、根本性的错误。我们就简单以《大乘起信论》卷1来说:【依于一心有二种门:所谓心真如门、心生灭门。此二种门各摄一切法,以此展转不相离故。心真如者,即是一法界大总相法门体。以心本性不生不灭相,一切诸法皆由妄念而有差别;】后面又说:【……心生灭门者,谓依如来藏有生灭心转,不生灭与生灭和合,非一非异,名阿赖耶识。此识有二种义,谓能摄一切法、能生一切法。】马鸣菩萨说得很清楚,第八识心是函盖了生灭与不生灭的部分,当然也含摄有为、无为、依他起和圆成实等的部分,不能将不生灭、无为的部分从第八识切割出去,说祂只是生灭及有为的法,否则就是将佛法割裂得支离破碎了。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就这样简单带过,这部分还会有其他老师在别的单元作说明的。

接下来,张先生在说明他对“识变”的看法中,他说:八个识是“由八识的各自的‘亲因种子’作为因缘,转变出八识的自体”,然后“由八识的自体变现出两个部分——‘见分’与‘相分’”,又说“没有离开识而单独存在的‘相分’。……每一个识的‘相分’,其实都是这个识自体所变现出的‘影像’,……它是在识内不在识外”,而且“不是只有第八识是能变识”。在这一大段,张先生在讲第八识的内容时说:第八识的见分与相分是先经“因变”过程,由第八识的亲因种子转变而成之后,再经“果变”而变现出来的。也就是说,第八识的见分与相分是由第八识的自体所变现出来的。但是当他谈到第七识时,他又说:【第七识的自体由其亲因种子转变而成,自体再变现出见分与相分,第七识的相分是“第八识见分”,……。 】这里说这个第八识见分作为第七识的相分,是由第七识所变现出来的;可是前面讲第八识时却说第八识的见分是由第八识自体所变现的,这不是很明显地互相抵触吗?那到底这第八识见分是哪个识变现出来的?依他的说法,如果不是由第七识所变,而是由第八识所变现的,那不就不能被第七识所直接了别了吗?可是他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在这篇文章中,他也没有说明。

张先生在说完“识变”部分之后,举了 平实导师在《阿含正义》第三章第二节“六尘与六入”所讲述的一些段落,并且加以评论,而他也一再强调说“尘没有内、外之分”,并说“所有的了别都是发生在识之内的现象,不是意识去了别阿赖耶识变现给它去了别的内相分六尘”。他又说“每一个识的相分,其实都是这个识自体所变现出的影像……,它是在识内不在识外”。譬如说,眼识了别色尘,他说是先有眼识的自体,之后眼识自体变现出相分来让眼识了别;也就是说,先有眼识,然后才有色尘相分。

可是这样的说法,并不符合 佛在《阿含经》及其他经论所说的“根尘触生识”,也就是先有根与尘,之后才能生起识的。譬如,先要有色尘及不坏的眼根等条件,眼识才能生起,四阿含里有不少这样的经文,像《杂阿含经》卷3,佛说:“缘眼及色,眼识生。”显然这个色尘是在眼识还没有生起前就已经先存在的。既然张先生主张“尘”没有内外之分,眼根又是指净色根或胜义根,因为他也知道扶尘根没有发识的功能,所以经文中的色尘,显然是指在大脑内被眼识所了别的色尘,也就是我们说的内相分色尘,而不是外相分或张先生所说的“本质相分”。因为本质相分,是在他文章中第二个附图所标示的五识之外的“外境”,不能由眼识直接了别;重点是这色尘并不是眼识生起之后才由眼识变现出来的,而是在眼识生起之前就已经存在了,那不就是独立于眼识之外而存在吗?

再譬如,正常的人睡着无梦时,耳朵扶尘根的功能仍然在正常运作,所以依然会有声音讯号传到大脑的耳胜义根之处;只是因为睡着时,耳识、意识暂时断灭而不能了知,但不代表这时没有声尘内相分存在,这时的声尘仍然是独立于耳识之外,并非耳识所变现出来的。再来,若不是先有相分存在,当有大的声响发生时,睡着无梦已经暂时断灭的耳识、意识又如何知道该现起呢?这时的相分显然也不是由耳识、意识变现的,所以显然张先生是误解了《成唯识论》。而且张先生在自己另一篇〈愚者难分根与识〉的文章里也说:“根接触了尘境,生起了识,识才能了别尘境。”又进一步解释说:“根”所“触”的境界称为“尘”、“境”、“尘境”,所以:眼根触色尘,然后眼识缘、了别色尘。也就是说,他自己这里的说法,也显示色尘或六尘是在眼识或六识生起前就已经先有了;这不也证明这些“尘”都不是眼识或六识所变现的吗?

此外,张先生自己也说:第八识所变现的色法“本质相分”是在眼识之外。既然是在五阴身之外,那称它为外相分有何不可呢?而眼识所了别的影像相分,既然在五阴身内,称它为内相分不也很恰当吗?内外相分这样的名词施设,有实际的内涵,众生也能够理解所指涉的意义,对法的理解、对实修的观行都有实际的帮助,有何不妥呢?而不论外相分或内相分,都是由第八识所变现,都不外于第八识,又有哪里不符合唯识正义?那么,张先生在评论 平实导师书中的说法时,除了认为 平实导师所说是错误说法之外,他仍然坚持认为:佛教经论从来没有内外六尘、内外相分这些名相,这些“全是萧导师的专利发明,正觉独家出品”。这个部分,我们前面已经举证过了,张先生确实是妄说。

此外,他在他自认的所谓“正确的说法”中,他说“如来藏(第八识)自体变现出”等等。你看,他前面还说正觉常错误地称第八识为如来藏,结果他自己所谓的“正确的说法”却是“如来藏(第八识)”,还不是将二者等同看待,张先生的逻辑还真的是怪!所以,是不是该回归 平实导师于书上所说的道理,才能合理解释所有的这些矛盾与不合理之处?

最后,我们要说的是,《成唯识论》的论文非常精简,讲的内容又属于唯识增上慧学,要不是已经实证并有无生法忍证量的人,其实很难读懂;若不能融会贯通而强加解释,常会出问题的。

时间的关系,这一篇文章的辨正先说到这里,下一集再继续。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成佛道!

阿弥陀佛!


点击数: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