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退转位(一)

第020集
由 正伟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萤幕〔屏幕〕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先问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恼否?游步轻利否?众生易度否?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

也就是针对以琅琊阁为网路〔网络〕名称,从一开始就在网际网路〔互联网〕上营利的公共平台,以隐去真实姓名的身分发表文章,并刻意操作隐去相关IP资料〔数据〕,采跨国式跳动IP留言,让相关主管单位疲于溯源、且难以追查,当事人以写小说编造情节的方式,编造出各种不实的资讯〔信息〕与自问自答式的线上〔在线〕留言答覆,目的在于诬蔑正觉教团的弘法利生事业。类似这种情况,在现在的网际网路〔互联网〕上,可以说是层出不穷,在各国、每一天、每个地方的各个领域发言平台,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虽然经本会去文公共平台澄清,有的平台网站愿意配合真实世界中的事实,善意地同步删去不实编造的文章,但也有平台回答“事务繁忙,不克一一配合”,继续维持它带来的流量,并获取大数据作为商业的用途。现在这个时代可以说是“流量至上”、“网红就是王道”,所以这种情形是现在网路〔网络〕上的常态,甚至是虚拟世界网路〔网络〕平台理所当然一部分的组成,倒也不必过于大惊小怪。

正觉讲堂的菩萨们一向只专心繁忙于弘法事业,加上在台湾法律的“言论自由”与“合理评论”的灰色地带保护伞下,所以无暇去对匿名者在网路〔网络〕虚拟世界的挑衅多作评论。自2021年开始,正觉教团因应世界的现势,在后疫情时代微调了网路〔网络〕上的弘法项目,经过讨论之后,决定腾出一些时间,来整理与辨正这些网路〔网络〕上用匿名方式、针对正觉教团捏造与不实的言论,目的是想要襄助福德深厚的学佛人,能够更了解琅琊阁的邪见与谬论。至于制造这些悖谬言论主谋的几位群众(以下就称为琅群),只能期盼他们在舍报前,有机会能殷重忏悔毁谤了义佛法、毁谤善知识、诋毁胜义僧团及误导众生的种种恶业,或许有机会能让他们免除地狱泥涂果报吧!

最初琅群不敢以父母所赐予的姓名公开留言,而采用隐身暗处以不实的资讯〔信息〕匿名发文,直到其中一位曾担任正觉教团助教义工的张姓师兄,被家人发现了他的行为,在家人的询问之下,他承认了写了文章要交给别人,但后来又否认了;这位师兄的同修、大姨子们、两位儿子、两位儿媳及亲家们,大都是正觉的学员,原本是许多人称羡的佛化家庭;私下做的事情被家人发现后,他才开始具名在琅琊阁上发文。

第二位具名发文者则是原本正觉福田部的义工师兄,他本来就对讲堂的一些施设不认同,并且自己由于对于法义有所偏差,他曾对讲堂的同修说:“萧老师说要有大福德的人才能明心,那为什么我明心了却仍然在卖玉兰花呢?”非因计因、非果计果,将世间的福德与出世间的功德混为一谈,难道他认为明心后就应该一夜之间变成马云吗?对于佛法因果义理的错乱,由此可见一斑。

第三位具名发文者则是自己主动将真实姓名及联络电话留在网路〔网络〕平台上,被好心的师兄发现后通知讲堂帮忙去转知他,所以戒律院轮值的长老亲教师就约谈他,请他说明这件事情的缘由,以判断是否有违戒事项,用意是要提醒他要小心,不要将私人的资讯〔信息〕在网上公开,并且要谨慎于持守菩萨戒律。之后在戒律院尚未开会讨论作出结论前,他来向 平实导师小参,询问 导师能否将讲堂与外面的说法相融合,法主答覆他:“正确与错误的法义不能融合。”此后他便开始具名地发表文章批评正觉教团,文章中显示出他不认同正觉教团的法义与制度。

以上就是正觉讲堂在台湾地区弟子于琅琊阁公开具名发文的情形。在网路〔网络〕平台的纪录上,琅群中其他匿名的留言者及工作者还有几位,他们彼此发言分享,公开地互相传授如何在网上发言而不被追查到真实身分的方法,蓄意匿名编造不负责任的批评与谩骂;这是否是世间法律中言论自由的范围呢?又是否是持守佛法戒律的菩萨所应该有的作为呢?

各位还记不记得,十几年前有一部风靡华人世界的电视剧叫《大宅门》,讲的是北京百草堂的故事,其中前后任当家的老太爷与二房奶奶,在动荡的年代中,带领着家族用尽了一切的力量要维持住祖宗留下来的产业,乃至能更加的发扬光大;看过的菩萨们一定对当家者的辛苦记忆犹新。在现实世界中的我们,在人生的道路上,不也是或多或少地经历了这些情节?那么来问问各位同修:“在我们的家庭中,是不是每一位家人都愿意为这个家互相合作而牺牲呢?”并不是!电视剧中的白家有一位三叔,不肯好好地学习祖艺,也不愿意为家庭付出,只想着自己的利益与享受,甚至勾结外人来谋夺家产,将祖宗留下来的财产送予外人以换取自己的利益,天天吵着要分家;真的分家了,把财产挥霍完了,又眼红其他家人辛苦努力的成果,所以又吵着要求再次分家;在中文里面把这些人叫作败家子。

各位有没有见过这样的败家子呢?还是自己家里有没有这样的败家子呢?好像每个大家庭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个这样的三叔,甚至有好几个是吗?这是世间常法的一部分。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僧团之中有没有这样的败家子呢?各位都知道,不但有,而且很多很多。从 佛最早期的僧团,到 佛灭度后,从来不缺乏违戒犯纪、与 佛唱反调的比丘。例如善星比丘,他是 佛陀世俗法上的近亲,还是 佛的侍者,与 世尊朝夕相处,服侍 世尊长达二十四年;但在他的眼中,世尊只是一个凡夫,是一个没有修行、不值得尊重的人罢了;所以,他最后离开了 世尊,一个人去到恒河边与那些外道混在一起,还当面对着 佛生起了伤害的作意,所以恶业成熟,生身下地狱。还有六群比丘(不是六个比丘,而是六个群体那么多的比丘),他们眼中的 佛陀,不过是个无修无证、惹人讨厌的老头子。

当然,最著名的则是提婆达多,他一直对 世尊不信受,认为自己比 世尊厉害。比方说,耆婆医师供养 世尊,开了两斤的熟酥膏药方调养 佛的色身,但提婆达多也要求比照 佛陀,当他吃下了两斤的熟酥后,整夜腹痛不已,叫唤疼痛,世尊加持了提婆达多的头部,才医治了他的腹痛,但提婆达多反而到处去说 世尊的坏话。他曾经骗得师兄十力迦叶的教导,因此曾经证得了三禅,但后来他不肯承认是十力迦叶教导他才学得禅定,而说是自己努力苦行修来的禅定,完全没有感恩之心;加上对 世尊生起了恶心,所以就失去了一切的禅定与神通。还误杀了已证阿罗汉果的莲华色比丘尼,他不求忏悔,却去信受外道富兰那的邪说,认为造恶业不会有恶果,终于导致一切善根尽断,成为一阐提人。

佛入涅前不久,他不但要杀害 世尊不得成就,还另立了僧团,另立了戒律,还带着他的僧团模仿正法的教团,在摩揭陀国王舍城游行人间。此时,佛陀听到了这件事,要阿难众弟子跟随着提婆达多的踪迹:【汝将一苾刍随行,入王舍城街街曲曲,人间若见婆罗门及长者居士,说如是语:“提婆达多及同伴,若作非法罪恶人,不须谤佛法僧。何以故?此人非行佛法行人。”若有人说提婆达多有神通威德,汝报彼:“提婆达多先有神通,今悉退失,无一神验。”】(《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卷14)佛陀也数次的授记了提婆达多将会入地狱,但他根本不相信,世尊也只能告诫弟子们:【如过往昔,若依我教者,皆得离大苦难;若依提婆达多者,皆在苦难之中。】(《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卷20)但是还是有很多的人信受提婆达多,而且他所立的僧团还一直延续下去。法显法师、玄奘法师、义净法师去印度的时候,都曾经记录了提婆达多僧团的情形,甚至劝告了提婆达多僧团中的“僧人”:“既然你们侍奉过去三佛,你们穿的袈裟、所行的法教都是释迦世尊所制定者,你们也知道提婆达多破僧的故事,为何你们不肯回归世尊的教团呢?”而对方也只是不说话,不置可否。

在琅琊阁的文章后面,多次出现匿名者编造不实的留言,还说“就是要把正觉搞臭搞烂”,而琅琊阁管理群也并没有删除此等留言。各位看看,琅群所作与所为与提婆达多当时的作为相不相似?犹过之无不及!所以 平实导师也已经多次忠告琅群,这是谤佛、谤法、谤僧的地狱大罪业,想到这个不可爱异熟果会令人脚底发寒,但恐怕对方还是不信受的。各位可以想一想:琅群中具名发文者,之所以会受到大家留意的原因,是因为这些人曾经是正觉学员、在禅三被印证明心者,甚至曾担任班级的助教义工;不论是正觉门内的学员或是门外吃瓜看热闹的群众,大部分是冲着这一点才会引起大家的注意——也就是对琅琊阁的关注度是依正觉教团而存在的。

所以接下来,我们必须来谈一谈这些事,否则错误的想法还是会继续地流传延续。首先会有的疑问便是:以真实姓名发文的琅群,曾经都是正觉所印证明心,甚至还有担任过正觉的助教老师的人是吗?是的!如同《菩萨璎珞本业经》中,佛开示说:【佛子!若退若进者,十住以前一切凡夫法中发三菩提心,有恒河沙众生学行佛法信想心中行者,是退分善根。】(《菩萨璎珞本业经》卷上)佛说:“佛子啊!所谓于菩提分退失或前进,在凡夫法中发起三菩提心,正住于十住位前的菩萨,有恒河沙数那么多的众生,虽然学习菩萨行、修习佛法信想心中行者,会成就退分善根。”也就是退转于菩提,成为退转者了。

大家还记得佛法中修行的位阶,会有时前进、有时后退,要到什么样的位阶才能成为真实的不退转位呢?若依解脱道,要成就三果阿那含才成为不退;若是大乘佛菩提道,则是要成就初地果位才能成为不退菩萨。也就是佛门中所谓的三不退:七住到十住叫作“位不退”,但前提是这位菩萨能够“证转”,也就是“实证与转依”于他所证的真如唯识性的观行,成就真见道的功德;初地是“行不退”,成就了真唯识观,完成了相见道的位阶,依止所发起的十无尽愿,因此利益众生永无终止;八地以上无功用行,成就了“念不退”——念念入真如、却又念念于灭尽。这是佛法中所说的三不退。

好!今天时间关系,我们下次再继续为各位讲说。

阿弥陀佛!


点击数: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