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赖耶识是一切众生、一切法所依止的主体识(三)

第011集
由 正光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的弘法节目,这个主题名为:《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主要是针对有一批退转者,在网络上自称是琅琊阁等人,误解经典及 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的开示,以不实、扭曲的方式在网络上贴文,以此来评论正觉同修会。因为这样的缘故,正觉同修会针对琅琊阁评论的文章一一加以辨正,让各位菩萨知道:琅琊阁所说的种种法,不仅是违背佛菩萨的开示,而且也成就误导众生的大恶业。

退转者张志成在琅琊阁网站贴文表示“萧导师错解如来藏、第八识、真如”,前两集已辨正一部分的法义,并且谈到第一个重点的第一点,那就是 佛在三次转法轮当中,开示真心有种种不同的名称。接下来谈第二点,证明 佛在三次转法轮当中,其所开示的真心本来就寂静。在初转法轮的阿含时,佛在《杂阿含经》卷16曾开示:有一个为四圣谛所依止的真实理,名为“如如”,祂于六尘都不动心,四圣谛与如如的关系是如如、不离如、不异如,真实、审谛、不颠倒。其经文如下:【佛告比丘:“汝云何持我所说四圣谛?”比丘白佛言:“世尊说苦圣谛,我悉受持,如如、不离如、不异如,真实、审谛、不颠倒,是圣所谛,是名苦圣谛。世尊说苦集圣谛、苦灭圣谛、苦灭道迹圣谛,如如、不离如、不异如,真实、审谛、不颠倒,是圣所谛,是为世尊说四圣谛,我悉受持。”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汝真实持我所说四圣谛,如如、不离如、不异如,真实、审谛、不颠倒,是名比丘真实持我四圣谛。”】其大意如下:“世尊问这位比丘:‘你是如何受持我所说的四圣谛?’比丘向佛禀白:‘世尊开示的苦圣谛,弟子悉皆受持,苦圣谛是如如不动的、不能离开如、不异于如,如是真实存在的,可以详细观察到,而且是没有颠倒的;是为圣人所依止的真实理,名为苦圣谛。苦圣谛既如是,集圣谛、灭圣谛、道圣谛也是同样的道理,是如如不动的、不能离开如、不异于如,如是真实存在的,可以详细观察到,而且是没有颠倒的;是为圣人所依止的真实理。这就是世尊所开示四圣谛的真实内容,弟子我悉皆受持。’世尊听了这位比丘说法以后,便赞叹说:‘说得好啊!说得好!你真实受持我所说的四圣谛,是如如不动的、不能离开如、不异于如,如是真实存在的,可以详细观察到,而且是没有颠倒的;能够这样受持,才是真实受持四圣谛的弟子。’”

佛已经很清楚开示:在四圣谛背后有一个“如”的存在,那就是一切有情的真心的异名,祂的体性对六尘是如如不动的,而且四圣谛是以如为因,借着种种缘而从如出生的法,并为二乘人所领纳及受用;所以四圣谛是“如”的局部体性,不能离开“如”而有四圣谛。这个“如”是可以详细观察到,可以为证悟的菩萨详细观察到,而且不会产生错误的颠倒见,是为圣人所依止的真实理。不仅如此,佛在阿含时也提出三法印的开示,那就是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当中的涅槃寂静,就是二乘人断除了我见、我执、我所执而证得四果阿罗汉,愿意灭尽自己的蕴处界,所以因外无恐怖。又,声闻听闻 佛的开示,知道无余涅槃并不是断灭空,还有无余涅槃的本际、我、如存在;以及缘觉自己观察,知道有一个“齐识而还,不能过彼”的识存在,这个识就是无余涅槃的本际,知道无余涅槃并不是断灭空,所以因内无恐怖。以此缘故,二乘的阿罗汉于舍寿时,愿意灭尽自己的蕴处界而入无余涅槃,独处于极寂静的境界中,再也没有所谓的阿罗汉于三界现身意。从上面的说明可以证明:佛在阿含时所开示的本际、我、如等名,也就是涅槃,祂是寂静的。

佛在第二转法轮的般若时,在《心经》曾开示,这个空性心是没有五蕴、六根、六尘、六识,也没有十二因缘,更没有四圣谛可言,证明了空性心的实际理地是无有一法存在的境界。请问各位菩萨:这样的境界是不是寂静的?当然是寂静的!如果有人主张空性心的实际理地有任何一法存在,本身就不寂静了,而且也违背佛菩萨的开示。既然无有一法存在,当然是极寂静的境界,这与 佛在阿含时所开示真心是如如不动的相辉映。最后 佛还总结这个真心于一切法都无所得,证明了这个空性心是寂静的。不仅如此,佛在《金刚经》也开示:菩萨应该“应无所住”而行于布施,也就是真心的实际理地于一法都无所住。如果有人主张在真心里还有任何一法存在,譬如将意识住于一念不生的离念灵知境界中,那是愦闹不安静的境界,既不是真心所行的境界,也不是寂静的境界。不仅如此,佛在般若时也开示非心心、无心相心、无念心等名,祂们的境界是极寂静的。从上面的说法可以证明:佛在般若时,已明说真心、阿赖耶识的实际理地是无有一法存在,于六尘都如如不动,本身是无所得的极寂静境界。

又,佛在第三转法轮唯识种智时,于《深密解脱经》卷1曾开示这个阿赖耶识是寂静无分别、离见闻觉知。其经文如下:【昙无竭!有人长夜信分别乐、乐于分别,不能知、不能觉、不能量、不能信内身寂静无分别乐。昙无竭!有人长夜乐见闻觉知乐,信乐而行,彼人不能知、不能觉、不能量、不能信内身寂灭离见闻觉知乐。】说明如下:“昙无竭!有人在漫漫长夜中,信受分别的快乐而乐于分别,他不能知道、不能觉知、不能思量、不能信受自身内有一个寂静无分别乐的真心。昙无竭!有人在漫漫长夜中,乐于见闻觉知的快乐,因此信受、快乐而行,他不能知道、不能觉知、不能思量、不能信受自身内有一个寂静而离见闻觉知的真心。”从 佛的开示可知:这个真心的实际理地是寂静而无分别的,也是寂静而离见闻觉知,在在证明了这个真心阿赖耶识本身是寂静的。

又,佛在《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3也开示菩萨见一切法寂静如下:【復次大慧!彼中亦无相续及不相续相;见一切法寂静,妄想不生故,菩萨摩诃萨见一切法寂静。】也就是说,真心阿赖耶识的实际理地是没有所谓的相续相及不相续相,菩萨看见一切法都是从寂静的真心而生、而显,所以菩萨将一切法摄归于寂静的真心阿赖耶识,一切法也是寂静的。从 佛的开示可知:这个真心阿赖耶识本身是寂静的。所以,从 佛第三转法轮的唯识种智时可以证明:真心阿赖耶识是寂静的。

综合这三集的第一个重点作个结论:退转者张志成曾在琅琊阁网站贴文表示“萧导师错解如来藏、第八识、真如”,反而证明他才是误解经中所开示的真心如来藏、第八识、真如的内容。如是之人,说法与 佛颠倒,名为诽谤 如来。正如 佛在《增壹阿含经》卷9的开示如下:【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此二人,于如来众而兴诽谤。云何为二人?谓非法言是法,谓法是非法,是谓二人诽谤如来。复有二人不诽谤如来。云何为二?所谓非法即是非法,真法即是真法,是谓二人不诽谤如来。是故,诸比丘!非法当言非法,真法当言真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佛已经很清楚开示:凡是说法与 佛颠倒者,名为诽谤 如来,未来的果报严重啊!

接下来谈第二个重点:退转者张志成说:(萧导师)将阿赖耶识切割为两个部分:无为的本体(第八识心体)加上有为的种子,……这样切割的原因是错误理解唯识中“有体、无体”的定义,以及误读《楞伽经》《起信论》里面所说的“生灭与不生灭和合”。这三集已证明一切有情、一切法所依止的主体识,就是真心第八识,又名阿赖耶识;然而,退转者张志成却说“第八识是依他起性、刹那生灭的有为法”,诬赖第八识不是常住法。因为此错,不仅整个佛法最核心的部分错了,就会走上佛法的歧路,而且还成就诽谤 如来、诽谤菩萨僧的重罪。为什么?第一点,退转者张志成的说法与佛菩萨的开示完全颠倒的缘故。既然会诬赖第八识是生灭法,他又怎么能够知道第八识本体是恒、其体内的七转识及其种子会有变异的道理呢?佛在《入楞伽经》卷7曾开示,阿梨耶识也就是阿赖耶识的异名,本体是恒,七转识则是念念变异如下:【大慧!阿梨耶识者,名如來藏,而与无明七识共俱,如大海波常不断绝,身俱生故;离无常过,离于我过,自性清净。余七识者,心意意识等念念不住,是生灭法,七识由彼虚妄因生,……。】说明如下:“大慧菩萨!阿梨耶识又名如来藏,祂与无明的七转识共同在一起,阿梨耶识与七识就好像是大海与波浪一样,从来没有断绝过,祂们在有情身中,而与有情同在一起;阿梨耶识没有剎那生灭无常的过失,也没有众生我的过失,本性清净。其余的七识,则是念念不住,是生灭法,这七识是借虚妄的因缘而出生。”

佛的开示可知:这个阿梨耶识,又名阿赖耶识、如来藏、第八识,本体是常、是恒、不生不灭的法,本性清净;其体内的七转识则是剎那剎那在变异,本身是生灭法。然而退转者张志成岂可因为阿赖耶识、第八识体内含藏了生灭不已的七转识的种子,就否定第八识是生灭的法,直说第八识是依他起性、刹那生灭的有为法。如是作全体性的否定,岂是身为知识分子的张志成之所能为?如果真的是这样子,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如是将自己置身于非常危险的途径中,未免太没有智慧了!

第二点,既然退转者张志成诬赖第八识是依他起性、刹那生灭的有为法;请问:退转者张志成所谓的真心到底是什么?是意根呢?还是意识呢?如果是意根,佛开示意根是生灭法,虽然祂无始劫以来是恒,常与第八识在一起,但是二乘人入无余涅槃时,意根也会灭,不是不会灭,正如 佛在《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2的开示:“意识灭,七识亦灭。”也就是说,当二乘人有四果的证量时,他已经将见惑及思惑断尽,所以于舍寿时意识愿意自我消失,意根也会跟着消失,更不用说前五识,当然也会跟着消失。如果退转者张志成认定真心就是意根的话,当二乘的四果人入无余涅槃时岂不是成为断灭空吗?所以说,退转者张志成认为真心就是意根的话,那是断见外道的说法。

如果退转者张志成认为真心是意识的话:一者,意识本来就是意根与法尘相接触而有的法,祂是被生的法,本来就是生灭法,又如何面对佛菩萨在经中所开示“真心是不生不灭的常住法”呢?二者,意识于每日睡着无梦等位必定会断灭;既然意识会断灭,这不是成为断见外道吗?三者,退转者张志成在琅琊阁网站曾贴文表示“萧导师的第八识不分别六尘是错误的”,他认为真心是有见闻觉知性。然而在八个识当中,最能分别诸法的就是意识,如果认定真心就是意识的话,就会成为 佛在经中所破斥的常见外道。

从上面辨正可知:退转者张志成不承认真心就是第八识,认为第八识是依他起性、刹那生灭的有为法,他不仅是断见外道、常见外道,而且也成为 弥勒菩萨在《瑜伽师地论》卷36所开示的“损减执及增益执”的外道;为什么?所谓损减执外道,就是有一种外道,将真实有的事加以损减;也就是退转者张志成不承认真心离见闻觉知,反而认为真心有见闻觉知性,于是将第八识加以损减。所谓的增益执外道,就是有一种外道,于真实没有的事加以增加;也就是退转者张志成认为真心就是意识,将意识增益为第八识。既然退转者张志成连第八识的真实义都误会了,更不用说他所主张的无为、有为,有体、无体,生灭与不生灭和合等道理,一定会误会得很严重,乃至于说法前后颠倒而错误百出,实在不忍卒睹啊!如果要详细说明,必然会花费很多时间来解释,限于时间的关系,还是请各位菩萨去阅读 平实导师所著的《涅槃》一书,以及未来 平实导师会出版《成唯识论释》,里面很详细说明菩萨修行的次第、法与次法,以及修行的岔路等等,在此就不多说了。

综合这一重点作个结论如下:退转者张志成严重误会经中佛菩萨的开示,以及误解 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的开示,以此错误的知见,欲来指责 平实导师说法错误,真的是很颠倒!这也证明了退转者张志成的无明及文字障非常严重。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早期受到释印顺断常二见遗毒的影响,并且在正觉学法时,并没有将此遗毒抛弃掉;后来在法上有所疑问而不向 平实导师请示,在事相上一时违逆不顺遂,于是退失佛菩提,走上释印顺破 佛正法的道路上。又,退转者张志成用释印顺的断常二见,欲来评论 平实导师的正法,反而显示他于正法有无明、于非法有明。于正法有无明,是说退转者张志成不认同第八识是一切有情、一切法所依止的主体识;于非法有明,是说退转者张志成踵随释印顺断常二见的脚步,因而成就破 佛正法的大恶业。像这样的人,在经中都说是为新学菩萨,其修学佛法的时程尚短,不过是十劫、百劫而已,其所培植的福德与智慧明显不足,所以才会非议 平实导师的正法。后学真诚希望他能够效法世亲菩萨,诽谤大乘法以后,经过哥哥 无著菩萨的开示而发露忏悔,以及后来努力弘扬大乘法,得以免除诽谤正法而下堕的重罪,未来才有可能成为久学菩萨,未来才有可能再度列入为菩萨僧数中;乃至于穷尽三大无量数劫精进的修行,最后得以成就佛道,利乐有情无有穷尽。

说到这里时间已经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