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恩、三宝、胜义僧(五)

第110集
由 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

延续上一个单元最后,我们再来引用 平实导师所写作的《楞严经讲记》第十辑219页的内容,我们来补充一下、来证明一下,摧邪显正是为了救人,摧邪显正不是骂人,平实导师绝对不是一个不尊重三宝的人;反而是这些表相僧宝,他才是真实的不知三宝恩,不能报答佛恩。

我们来看一下这个《楞严经讲记》第十辑219页 平实导师怎么说?

常常有人向我说:“会外有人写信来说:你们正觉弘扬自己的法就好了,只要把正法讲出去,人家就知道了,你们何必要破斥人家?”会里也有同修好意劝我不要跟各大山头与附佛法外道全面为敌,事实上,我也不想与他们全面为敌。你们看,以前……

这里讲的“以前”,其实就是我一起顺便为菩萨们念的,就是大概2000年所演讲的这个《邪见与佛法》第11页的内容。

你们看,以前我不是一直都赞叹佛光山、赞叹慈济吗?为什么我近来要说他们的法义过失?因为他们已经严重抵制,而且私底下已经骂我们是邪魔外道了。所以我们都没有主动去与人为敌,只有谁是我主动与他们为敌呢?第一是印顺法师,第二是藏传佛教(就是喇嘛教),其他都是被动的回应。这就是说,在弘扬或护持佛教正法的事情上面,除非我们的法与他们的意识境界法(就是所谓的“六识论”)一样,否则他们不可能认同我们,也一定会抵制我们。(《楞严经讲记》第十辑,正智出版社,页219。)

好,那我们回来看看,就是2000年他在《邪见与佛法》当中,是不是如同《楞严经讲记》这里说的真实不虚?他是一直都赞叹佛光山、赞叹慈济。我们来看一下《邪见与佛法》第11页:

另外有一种人,他虽然没有自称为悟,可是他所说的及所写的书对佛法有大害,对佛法产生非常严重、而且很深远不良的影响,那我们也应该要加以评论。当我们说完这些善知识们的错误,诸位也许会说:慈济的证严法师、佛光山的星云法师,你为什么不说呢?那是因为他们从来都不曾自称已经开悟,他们说法很诚恳实在,并不会用自己所想像的去描述第一义,所以他们不会误导众生;此外,他们接引很多人学佛,有大功德,我们应该要赞叹,为什么反而去评论人家呢?(《邪见与佛法》,佛教正觉同修会,页11。)

证据清清楚楚地留在这里,2000年所演说的《邪见与佛法》,清楚都在赞叹慈济、赞叹星云法师,赞叹他们接引初机、引众生入佛门修行的功德。为什么之后在《楞严经讲记》却有这样子的说法?因为他们已经诽谤正觉,诽谤 平实导师他所传授的八识论、所传授的证悟是以阿赖耶识为证悟标的。如来所说的这些大乘佛经,是真实佛口亲说,绝对不是一般的所谓回归 佛陀本怀,诽谤这一些小乘佛法才是真实的佛法、才是究竟的佛法;而依之来断定说“这些大乘佛法,这是佛去世后,这些弟子们、这些论师们,互相辩驳、这样子争辩,然后辗转引生而出来的;也是为了怀念佛陀所说的佛法,而产生的后世的智慧结晶”

这些在之前,我们说的“大乘是佛说”,已经清楚辨破无遗!这里我们只简单地提醒他们:如果八识论、如果阿赖耶识,不是真实不虚、真实存在,是禅宗证悟不生不灭法的证悟标的——所谓的真实心;那么,请问您的意思是指说“一切法只有蕴处界法”,没错吧?因为你不承认有一个不生不灭法,你认为那是自性见。那回到我们之前,依于算数行相与尽所有性的一分而演说的道理,我们要来请问您:既然一切法就只有蕴处界法,蕴处界外没有一个出生这一些蕴处界生灭法、这些有为法的真实无为自在心,所谓的“有无之法”当中的“无为自在心、自在法”,如果没有的话,那请问轮回如何成立?请问:您造作了善、恶业,存在你只愿意承认的五蕴当中的哪一蕴?十八界中的哪一界?十二处乃至六入当中哪一入?您说得出来吗?这些刹那生、刹那灭的法,能够受熏、能够持种吗?没有一个受熏、持种的不生不灭法,众生的因缘果报如何经于百千万劫而能够所造业不亡呢?

很清楚的,蕴处界法是刹那生、刹那灭。严格来讲,小乘当中不讲意根,如果把意根撇除,从小乘范畴来讲,蕴处界法根本不从今生到下一生。六识都是今世就断了,下一世又重新生起,六根、意根如果不从大乘来讲,这个六根——扶尘根、胜义根——它用哪一根?扶尘根也好,胜义根也好,它能够受熏、能够持种吗?六尘更不用说了!十八界没有一法能够受熏、持种。请问您:因果如何成立?所以,第一个,蕴处界法之外,您不承认有不生不灭法,请问您:如何来讲说、来成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来讲说生死轮回的道理?您讲得出来吗?

第二个,再请问您:请问涅槃是不是所谓的“生灭灭已,寂灭为乐”?涅槃是不是寂灭、清净、安乐?请问这样的“寂灭”,是不是要“生灭灭已”,要“永灭无余”蕴处界,要“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这些蕴处界法都永灭无余,一一蕴、一一处、一一入、一一界都灭尽无余了,才能够证入涅槃。这是最简单基本知见,不管是坊间有任何人依于考据——不管是日本的考据,不管是西藏喇嘛的考据,不管是依于梵文、藏文——来讲说这样的经文才是真实的佛典,都不管!这些都可以摆在后面。因为没有任何这样子的学术研究,这些蠹虫他能够否认我们刚才讲的第一点,乃至现在讲的第二点。请问:二乘声闻人,不管是定性辟支佛或是定性阿罗汉,他证入的无余涅槃,是不是要灭掉蕴处界?既然您不承认蕴处界法之外,有一个能够受熏、持种的不生不灭、本自具足、本无动摇、本自清净、能生万法的第八识含藏识;请问,第二点请问:阿罗汉无余涅槃是不是要灭掉蕴处界?没有一个稍微具足基本的佛法正知见的人,敢说涅槃不是灭掉蕴处界,敢说无余涅槃不是“永灭无余”;什么东西永灭无余?蕴处界一切有为法生灭法永灭无余!

再来,既然二乘声闻无学,他灭掉蕴处界证入涅槃,是要永灭五蕴、十二处、十八界、一切入,这些生灭法都灭掉了。请问他凭什么、他依于什么、他以什么而与断灭见外道而来有所区别?您的意思是指这些阿罗汉二乘人,全部都是等同于断灭见外道吗?难道小乘才是真实究竟依归,就如同印顺乃至一干徒众所说的“小乘法才是真实佛法,阿含里面已经含摄一切成佛之道”?这些人不仅没有办法回答:为什么十大弟子当中个个各有第一,神通第一、智慧第一?为什么目犍连的智慧不如舍利弗?阿罗汉如果是佛,还会有这样子的佛的智慧不如另外一尊佛吗?阿罗汉不是佛,显而易见。乃至之前引喻的阿支罗迦叶、玷牟留,这些人也是阿罗汉,佛已经在阿含清楚的印证他们了。问题来了,这些是佛吗?难道阿罗汉与佛,小乘与大乘,差别只在于悲心不足而不是智慧吗?清清楚楚的,不只是智慧不足,更有甚多的福德不足,佛是智慧、福德两足尊,而这个不管十大声闻弟子,乃至其余的阿支罗迦叶(被牛撞死了、抵死了这样的阿支罗迦叶),乃至玷牟留这样子的外道僧,都远远地福德不如于佛。

那在这个僧宝讲完之后,我们最后要来总结之前,我们还要提到有些人诽谤了 平实导师他是居士,没有资格来传戒。那我们来看看这一个《菩萨璎珞本业经》是怎么说的?时间所限,我们只简单念到最基本的经文,《菩萨璎珞本业经》卷2:

其师者,夫妇六亲得互为师授!其受戒者,入诸佛界菩萨数中,超过三劫生死之苦,是故应受。

这样子的《菩萨璎珞本业经》,是不是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夫妇六亲可以、得以互相为戒师而来传授戒法”?当然,这里不是指殊胜的上品戒,可是无妨说这个居士可以传戒,因为夫妇尚且可以互为师授,请问一下:既然如此,把小乘的断我见三缚结清楚地讲说出来、提点出来,清楚地、毫无疑问地符合于《六祖坛经》、符合于《华严经》、符合于《楞伽经》(禅宗要来印证明心的这样《楞伽经》),乃至其余的诸大乘契经而来讲说阿赖耶识这个第八识如来藏,是诸佛如来、诸大菩萨要来成就佛法之所依;所谓的“浩浩三藏不可穷”,所谓的“能藏、所藏、执藏”,依这样子而来说这个第八识是“广大阿赖耶”,而说诸佛、诸菩萨已经被授记了,乃至已经成佛;或者还没被授记的,将要成佛的,都是依这个广大阿赖耶而成于正觉。请问这样子的 平实菩萨,难道没有资格是所谓的胜义僧摄吗?没有资格来传授菩萨戒吗?是您说的对呢?还是 佛说的《菩萨璎珞本业经》对?这样的诽谤人无妨自己扪心自问。

好,那最后时间所限,我们再来引用这个《摩诃僧祇律》,针对这个“僧宝”,居士算不算可以是胜义僧摄?当然是算!已于佛经所摄,我们这里其实是故意说。如果有些人诽谤:“你引用的是大乘佛经,我不承认大乘佛经。”那无妨我们就来引用小乘的戒律,戒经里面的《摩诃僧祇律》卷12的这样子的律文经文,我们来证成一下“何谓真实僧宝”?难道你剃发着染衣——您只要把头发剃光、胡须剃掉,您只要穿着这一个僧衣——您真实就是僧宝吗?如同印顺这般的诽谤大乘佛法的“无惭愧僧”吗?这样的指控好像很严厉,问题是菩萨不作滥好人,作滥好人的人不名报三宝恩。

在《佛藏经》清楚地讲到,你杀人一命只是欠一世——一世的怨仇。当你讲说散播错误的佛法而来说这是真实能够解脱的佛法,举例来说,诽谤大乘而说“阿含才是成佛之道”,乃至诽谤阿赖耶识而说“蕴处界都是缘起性空法,佛法的第一胜义谛就是缘起性空”;您难道没有注意到:您的缘起性空是依于蕴处界的出生而有吗?蕴处界尚且是生灭法、是有为法、是如梦幻泡影,依之而建立的“缘起性空”会是真实法?会是胜义谛吗?也就是因为这样错误的、愚痴的对于佛法的修行,才会说:“所谓的真如涅槃就是灭相不灭,这样的蕴处界都灭掉了,剩下这个灭相不灭,这就叫真如。”真是愚痴到不可估计!

好,回到《摩诃僧祇律》卷12,我们来看看,这里的主体是五通居士。记得!这是小乘律!可是在小乘律当中,就已经有五通居士以居士身为这一个小乘的出家众、比丘尼众来讲说四念处,而让他们证得四沙门果的经文证据。我们来看一下《摩诃僧祇律》卷12:

佛告诸比丘尼:“汝等可去,还案来时道,若五通居士若有所说,汝当受行。”

这里简单的补充一点,佛所说的这些对象——比丘尼,是因为她们犯了什么过失,而被 佛所摒出僧团,她们是有过失的。好,这些比丘尼听闻佛法,请菩萨们记得,刚刚有说 佛是亲口直说了:“五通居士若有所说,汝当受行。”请问在小乘《摩诃僧祇律》,佛有没有说过“居士有所说,某一些情况下,你这些出家众应当要来接受、要来受持、要来依之修行”呢?当然是有!后面的经文、律文就会清楚地说到“五通居士依于佛所托命,受佛之命,而为这些比丘尼众讲说四念处,而让她们证果”这样相关的一个内容。

我们先说下去:

尔时王舍城诸比丘尼,即还趣五通聚落。时五通居士即入定,观见此诸比丘尼已向佛忏悔,悉皆清净,成就法器。(《摩诃僧祇律》卷12)

重点在这里:他入定,依神通三昧入定之后,有这样子的神通而能够观察这些原先被 佛所摒出僧团的比丘尼(因为违犯佛所制的戒律),观察到这些比丘尼她们已经向 佛忏悔了,她们的罪业已经清净了,她们已经成就能够来听闻这一些佛法而来依之修行的,已经是成为这样子的道器了。如果离开这样的“已向佛忏悔,悉皆清净,成就法器”,五通居士当然没有办法自己作主而来接纳,甚至来善供养这些比丘尼。因为后面我们还会引用同样的《摩诃僧祇律》来看看,当这些比丘尼在稍早之前,还没有跟 佛忏悔之前,还有罪业在身,还不堪受之前,五通居士是如何地来接待她们。我们前后作一个对比,然后来看看所谓的僧宝,难道是只要剃头着染衣就算了吗?您读过、看过之后一定会清楚地了知,僧宝绝对不是以剃发着染衣而来作决定。

“时五通居士案如常法,乘白騲马车一由延迎。”他接待这些比丘尼之后,他说:“善来,阿姨!行道不疲极耶?”(《摩诃僧祇律》卷12)后面的这样子的《摩诃僧祇律》这样的经文又说到了“到家中已,与好新房”,然后很上等的床褥、被具,还给她们暖水来洗脚,让她们涂上足油保养;与非时之浆,让她们能够填饱肚子;“暮然灯火”,晚上了就点燃了灯火,然后要去安慰问讯:“‘阿姨!安隐住。’明旦供给齿木(这是古代人当作牙刷用的)澡水与种种粥。”(《摩诃僧祇律》卷12)

相对应于之前的,这些比丘尼犯了过失,被 佛摒出僧团之后,还没有忏悔之前,我们来看看五通居士是如何来迎待她们、迎接她们:

尔时世尊欲化度故,过五通居士聚落,向舍卫城。五通居士常法,闻比丘、比丘尼僧来,至一由延,迎设种种供养。尔时五通居士闻此诸比丘尼来,即入正受观之:

请记得这是在刚刚讲的这些《摩诃僧祇律》的这样的经文之前,这是这些比丘尼还没有忏悔之前。“诸比丘尼为何因缘故来?”他要来观察这些比丘尼为什么会经过他的聚落呢?“观已,五通居士见彼诸比丘尼一切有过,”她们是有过失的,“皆被驱罚”,是被 佛驱摒出僧团、被处罚的。“未得解过”,她们的过失尚未开解,尚未跟 佛忏悔嘛!她们“非是净器,无圣法分”(《摩诃僧祇律》卷12),换句话说,她们的三十七菩提分,她们以目前的根器而言,是不足以为这个连小乘听闻这样子的圣法的根器,都还不足以为论。

后面是重点了,“作是观已,”当五通居士了知这些比丘尼“犹带过失”,尚未跟 佛忏悔,未是清净道器之前,“作是观已,都不往迎设诸供养。诸比丘尼展转借问,来至其门。语言:‘王舍城诸比丘尼,今在门外,令居士知。’”(《摩诃僧祇律》卷12)来报门了,跟守门人来讲。可是五通居士听完以后,他是如何来反应、来接待她们的呢?居士即勅使人(这些奴仆)与破屋、弊床褥,给她们很破烂的、很不好的烂屋、烂住所。为什么?因为她们是烂根器、是烂道器,不足为道器。她们只堪受这样子最差的供养:不供给暖水来洗脚,也不供给这些香酥油来涂抹、来保养她们疲累的双脚;亦不与非时浆,亦不(与,也不去)问讯、(也不去)安慰。晚上也让她们住在黑暗当中,不为她们燃灯,明旦也不供给齿木净木,只给她们很粗糙的饮食;食完以后,遣令速去。而这些愚痴的、尚未忏悔的比丘尼,却怎么说?“自相谓言:‘我闻此居士常有信心,恭敬供养众僧。如今观之,无有信敬。’”(《摩诃僧祇律》卷12)这些比丘尼在当下这个时候来讲,她们只是表相的僧人,她们甚至连表相僧宝都不足以来承担,她们是刚刚经文里面所说到的,她们尚且是属于“无惭愧僧”,有错而尚未忏。

好,那回到相关的,我们要来演说的依于《摩诃僧祇律》,不只是大乘戒的话,大乘居士夫妇可以互相传授,甚至在小乘法,在这个小乘的《摩诃僧祇律》当中,小乘之中居士以居士之身,尚且可以为出家众说法,而来令他们证得四沙门果。我们来看一下,一样是《摩诃僧祇律》的卷12,再回顾、复习一下刚刚的经文:“佛告诸比丘尼:‘汝等可去,还案来时道。’”循着原旧路,“‘若五通居士若有所说,汝当受行。’尔时王舍城诸比丘尼,即还趣五通聚落。”这些比丘尼已经忏悔,就以清净道器之身(已经忏悔,跟佛忏悔过了),回到这个五通居士所在的聚落。

重点来了,我们以这几句来作为这次单元的总结:

时五通居士即入定,观见此诸比丘尼已向佛忏悔,悉皆清净,成就法器。(《摩诃僧祇律》卷12)

其他的刚刚有说过了,我们再来念一下最重点:

居士日日为比丘尼说四念处,诸比丘尼闻此法已,初夜后夜精勤不懈,修习圣道,成就得证。(《摩诃僧祇律》卷12)

清楚的这里《摩诃僧祇律》告诉我们了,不要说大乘法夫妇得以互相传授,居士可以传戒;在小乘当中,居士之身尚且可以为出家众说法,虽然这是特例,可是一样让她们证得四沙门果。

时间的关系,我们这次就演说到这里。

祝愿各位菩萨们:一切无碍!

阿弥陀佛!


点击数: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