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恩、三宝、胜义僧(四)

第109集
由 正洁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

上一个单元,我们讲到了依于《瑜伽师地论》卷45而说到了:“法有二种,谓有、非有。有为、无为,名之为有;我及我所,名为非有。”弥勒菩萨依这样子的“法有二种:有法,还有非有之法”而来讲说背后所要阐述的这样子的三自性。所谓的“不生不灭法、生灭法、还有生灭相”这样的诸法。依这样的诸法(三个种类)而来建立所谓的三三摩地,所以才无过无增。

上一个单元,我们已经演说到:

于非有事,菩萨不愿亦无无愿,然于非有菩萨如实见为非有,依此见故当知建立空三摩地。(《瑜伽师地论》卷45)

这里说到了三三摩地里面的“空三摩地”,就如同这一个“无愿三摩地”是依于这一个“有为法”而建立;这个“无相三摩地”是依于这个“无为心、自在心”,乃至祂所显示的这样子“无为法性”而建立无相三摩地。同样的,三三摩地当中这个“空三摩地”,是依于这个遍计执性相应的“生灭相”——所谓的“人、我、众生、寿者相”——而来得以建立。后面我们会有一段讲说到,“为什么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我们会引用一些有趣的生活例子,譬如说希腊神话里面相关的,所谓的特修斯之船,乃至其余相关所谓的同一性;这个同一论之类的部分,我们对这个部分会有再稍微进一步简单的解说,就留到后面。

时间的所限,我们就先把这一次几个单元所要讲说的《胜鬘经》、《胜鬘经讲记》第六辑从第128页到166页将近四十页的内容,我们曾经说过把它总括为:第一个是在讲说三宝,第二个是在讲说《胜鬘经》里面相关这一个“刹那善心、刹那不善心、自性清净心”的部分。那现在我们进入第二个结论之前,我们要先把三宝当中最后的一个宝——僧宝——来作一个简单的解说。在《大乘本生心地观经》里面说到了:

世出世间有三种僧:一、菩萨僧。二、声闻僧。三、凡夫僧。文殊师利及弥勒等,是菩萨僧。如舍利弗、目犍连等,是声闻僧。若有成就别解脱戒真善凡夫,乃至具足一切正见,能广为他演说开示众圣道法利乐众生,名凡夫僧;

最后又说到了:

虽未能得无漏戒定及慧解脱,而供养者获无量福。如是三种名真福田僧。(《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2)

那个时间所限,我们这里要直接引用《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5,菩萨们如果经常、曾经观赏过正觉讲堂所提供的这一些弘法的影片,应该都耳熟能详的一部相关的经文。在《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里面卷5说到了:

有四种僧,何等为四?一者胜义僧、二者世俗僧、三者哑羊僧、四者无惭愧僧。云何名胜义僧?谓佛世尊、若诸菩萨摩诃萨众,其德尊高,于一切法得自在者;若独胜觉(就是独觉,或是说这个辟支佛缘觉也包括在内)、若阿罗汉、若不还、若一来、若预流,如是七种补特伽罗,胜义僧摄。

时间所限,我们讲的引用这个《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5的经文,我们只在于解说第一项的胜义僧,顺便依此而来补充、而来演说“平实导师到底算不算是胜义僧”?乃至外面的四大山头,乃至一些假名善知识所诽谤的“正觉讲堂萧平实,他是一个居士身,他没有资格传戒”,乃至所谓的“萧平实都是在骂人”,而不认为说“这是摧邪显正,是为了利乐众生”。我们要偏向于这一些种种的诽谤而来作一些更正,也引用一个 平实导师的著作而来证成我们这样的反驳是有依有据的。

《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这里的经文重点,请菩萨们注意再听闻一下:

若诸有情带在家相,不剃须发、不服袈裟,虽不得受一切出家别解脱戒、一切羯磨(还有)布萨(还有这些夏三月的)自恣悉皆遮遣,而有圣法,得圣果故,胜义僧摄。(《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卷5)

可是这样子的不剃须发、不着袈裟的带在家相的这样子的有情,如果他“有圣法”,有“得圣果(这里的圣果,当然最基本的,依于前面的经文所说的七种补特伽罗,他至少证得小乘四沙门果当中断我见、断三缚结这样子的须陀洹果、预流果),只要是符合这样的条件,都是“胜义僧摄”。

我们就以这样的经文,我们顺便先引用之前说过很多次的,有一些人诽谤说:“居士是一壶烧不开的水,居士于佛法不能有所证。”我们先不讲殊胜无上的大乘法,我们只引用四阿含小乘法来说,请问:“居士能不能证得阿罗汉?”如果居士可以证得阿罗汉,难道就因为他不着袈裟,他不剃须、不剃发,然后他就不是小乘法当中的无学圣人吗?这样子诽谤说“这个居士不能证法”,不管是大乘、小乘的人,这些人经常都是假名的,经常都是不遵守戒律的出家众。请别误会!这里不是要诽谤那一些精勤修习的出家众,而是针对这一些诽谤大乘佛法,乃至诋毁“居士不能证法”,针对这一些恶知识、邪知识,我们有以下的这一些解说。

我们先简单地引用在《杂阿含》卷12当中,是讲到了阿支罗迦叶,这是一个所谓的放牛人,或是所谓的一个裸形外道——因为依于阿支罗的解释,有不同的解说。无论如何,这放牛人也好,这个裸形外道也好,根据这一个《杂阿含》卷12(302经)的经文,佛清楚地已经授给他“第一记”,四阿含里面的第一记指的是什么?当然是“证知”,佛为大众证知他是阿罗汉。

在这一个阿支罗迦叶下一部经——303部经,那更妙了!玷牟留清清楚楚地说他是外道,这一些阿支罗迦叶、玷牟留外道,都在一天当中,因为听闻 世尊为他演说佛法,而在一天当中证成小乘极果。不只是阿支罗迦叶如此,玷牟留外道都是如此,阿支罗迦叶、玷牟留外道清楚地为我们证明“绝对不是要剃发、要着染衣,才能够证得大、小乘果;阿罗汉绝对可以是居士当”。就如同禅宗当中这个裴休丞相,这个所谓的张无尽居士,这所谓的张拙秀才,这一些虽然是不曾剃发、不曾出家、不曾所谓的“着染衣”,可是绝对无碍于他们是真实禅宗里面的七住位明心的身分。

那刚刚也有说到了,这个胜义僧主要重点在于他只要证得小乘的初果以上,乃至大乘他明心见道了;虽然这样子的有情,是在家相、是居士相,他不剃须发、不着染衣,他虽然不得受一切出家的别解脱戒;因为对大乘来讲,声闻、缘觉所受的这一些戒,这些戒律都不是真实能够成就佛道的所谓的三聚净戒、大乘菩萨戒,所以说它们是别解脱戒。一切羯磨、一切的法会,就是只限于比丘当中,为了一些事情又要来作一些判断,为了要作一些抉择而举行的这一些羯磨,乃至布萨,乃至所谓的夏三月的夏安居的自恣——最后的自恣。这一些有情(在家居士)即使证得正法,都不可以去参加——悉皆遮遣;可是这样子的十轮经的经文,还是告诉我们:他还是胜义僧摄。

对于 平实导师的诽谤,我在这里只简单地提出几个问题。请问在 平实导师出世,请问在正觉讲堂诸多的不违于 佛所说的经、真正的菩萨所造的论(不违经论)而演说的三乘菩提法义出现之前,请问所有自认为修学佛法数十年的人也好,或是说刚刚进入佛法五、六年的也好,请问:“您知道何谓沙门四果当中的初果人?所谓的断三缚结、三缚结当中所谓的我见是何物吗?”请问:“您知道何谓我见吗?”扪心自问,我可以打包票,当 平实导师清清楚楚地界定之前,没有人真实地了知小乘初果的断我见讲的真实内涵,乃至修行是什么?

好,小乘如此,请问大乘的见道,是不是如同《六祖坛经》这个禅宗的第六祖惠能祖师所说的“自性能够出生万法,名含藏识”?因为他依于五祖在三更为他用袈裟裹着而讲说《金刚经》,听闻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的时候,他讲了所谓的(我们方便称它为)自性偈:何期自性本不生灭、本自清净、本自具足、本无动摇,能生万法。我们说前面的四个是在讲说这个真实心的无漏无为性,最后一个是在讲说衪的无漏有为性,能够出生万法——能够出生蕴处界法。依这样的自性偈,六祖惠能他自己在最后要来辞世之前,为他的弟子众们(不管是在家或出家弟子众们),他咐嘱他们说:“我当初所悟的这个自性,叫作含藏识。”含藏识当然就是第八识,就是藏识;阿赖耶识这个藏识,清清楚楚地记载在《六祖坛经》当中。

可是,菩萨们您去看看古今以来,特别是现代所谓的这些假名善知识他所解说的《六祖坛经》,他有把这个所谓的禅宗开悟明心、六祖所谓的自性清净心、不违于《胜鬘经》所说的自性清净心、不违于《华严经》所说的“五蕴悉从生”的这个真实心而说的这一个我所悟的自性,这个真心就是含藏识。请问明明《六祖坛经》这么清楚、具实地记载在那里,为什么没有一个斗胆,身无证悟而却敢去注解《六祖坛经》的人,为什么他们从来都没有清清楚楚提到这一点?离开开悟、离开明心,还有禅宗可言吗?更妙的是,您无妨再去看一看,趁他们还没有删除、还没有改变之前,您去看看又有多少的错悟的假名善知识好为人师,喜欢著作留下自己的邪知见,好于把自己的狐尾撩向天际,而竟然错误地说,认为六祖在写说这个“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的时候,他就已经开悟,清清楚楚的这时候还著于空见,还著于蕴处界一边。

反过来讲,平实导师未出世之前,先前不论有任何人还要继续诽谤“阿赖耶识不是明心标的”,可是这里我们说过了“阿赖耶识就是含藏识,就是藏识”,没有人能否认。当你否认阿赖耶识不生不灭法,你其实不是在诽谤 平实导师,你是在诽谤六祖为首的所有禅宗真实证悟祖师。因为他清楚地告诉你:这个自性就是含藏识,这个自性不生不灭本自具足,不是因为修行才有本不生灭,衪不是衪所出生的蕴处界当中任何蕴、任何处、任何法。因为这蕴处界法都是因缘和合所生,这些蕴处界法都是定性声闻人在入无余涅槃(要入于无余涅槃)之前,必须要永灭无余的生灭法。

问题就出在于 平实导师所说合于六祖、乃至合于一切禅宗证悟祖师,乃至合于六经十一论,不违《华严经》,不违于《楞伽经》《解深密经》。经论在别人为我们讲说之后,好像很容易理解;可是在 平实导师这一世出世演说真实佛法之前,小乘的断我见是何物?内容是什么?如何修证姑且不论,请问大乘禅宗是不是毕竟以证悟阿赖耶识含藏识为证悟?如果是的话,你去检查一下,不要说从北宋开始,单单检查近两三百年明末清初乃至到民国,所谓的种种的真善知识,譬如说太虚法师,譬如虚云法师,乃至假名善知识,就像印顺、就像四大山头的这些假名法师,这里直斥无误,并不是在骂人,后面我们还会显说到“破邪显正绝不是骂人”;而任由这些假名善知识误导众生,却放着不管、自扫门前雪的这些人,根本不知何谓四恩!因为他宁可这一些曾为父母、兄弟姊妹的父母、众生受这样的邪知见,自堕乃至引人随堕,永远不能够、至少最基本的人天善法都不能相应。

因为他诽谤三宝,依 平实导师的如实出世,依于佛缘(佛所授的因缘)出世,不管你信或不信,“不信”自有你的说法;“”的检验很简单,在他之前有人把小乘断我见讲清楚吗?在他之前这两三百年来,不管真或者假善知识,有哪一个人把这个禅宗证悟明心,清清楚楚的标定、界定在就是悟这个如来藏、这个阿赖耶识吗?没有!既然这两个大小乘最基本的见道入门,都没有善知识讲到,请问这两个事实,足不足以证明说“平实导师是真实的善知识”,即使他是居士,他一样有证果,他一样是这一个《十轮经》里面的胜义僧所摄呢?当然可以!

依之我们再来解说一下子,平实导师让人家以为说“这个人好像是飞扬跋扈,这个人好像喜欢骂人”,然而事实是如此吗?我们不在这里兴造新文——新的这些语言文字,我们就纯粹以他已经将近快二十年前左右所写的文章,我们来检验一下。在他所写说的这一个《起信论讲记》,在第二辑的部分,我们来看一看,一个真实菩萨该有的对于佛的尊敬,乃至自知自己所证还远远不如于佛——应该是怎么样的状况。我们来念一下,《起信论讲记》第二辑在第254页到255页中间:

菩萨们在刚才破参的时候,是心最雄猛的时候:“啊!我终于悟了!我还是很了得的!”可是悟后起修,越修下去才越发觉自己的证量真的好浅,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智慧有限。所以你们看我的每一本书,都不敢在书上把我的面目示人——我的书都没有在封面里面的书衣上面印上相片,对不对?和世间法上的书籍都在封面书衣印上作者的相片大不相同,因为不敢把面目拿出来公开给人家看啊!因为证量真的不高,仰望佛地,惭愧得不得了,所以不好意思示人以相啊!所以每一次礼佛的时候,我都觉得很惭愧,都抱着一种瞻仰的心来观看佛像;虽然那只是石头刻的、木头雕的,也是很恭敬的瞻仰;为什么呢?毕竟 佛就是有那个功德,虽然是石头刻的、木头雕的,却还是代表 佛,我们也就不由自己的恭敬起来,因为觉得自己离佛地还是太遥远了。所以,修证越高,越觉得远;不信的话,未来无数劫,等你们修到等觉地的时候,你们一定会发觉自己离 佛还是那么的遥远,就会起了一个念:“我算什么等觉菩萨?连佛地的功德都还有很多不知道的,诸佛的功德真是不可思议。”所以等觉菩萨见了诸佛,都那么恭敬,这不是没有道理的。(《起信论讲记》第二辑,正智出版社,页254~255。)

这里可千万不要就如同一些假名的“善知识、邪心恶谤”的人,又以为说:“哎呀!这里萧平实又在自比等觉了!”稍微识得文字的人,都不会起这种恶心思来作诽谤。重点来了,对比 平实导师在悟后无师自证,因为法鼓山释圣严教导他的是邪知见,这里并不是 平实导师不尊重他这一世的表相僧宝,而是法鼓山所传导下来的,连断我见是何物都不知,连无相念佛最基本的定力修行都还不能如实的传导下来。相应的一些传闻我们不讲,我们直接只从刚刚《起信论讲记》这里面所说的,我们只问自己,这样真实的把小乘的断我见、真实的把大乘里面明心七住位真见道讲说清楚,更不论后面依之而建立的殊胜法义。

这些姑且不论,请问 平实导师相对应于台湾四大山头当中,某一山头在浴佛节……;何谓浴佛节?佛的生日,请问你的生日要庆祝的是谁?当然是你。请问佛的生日,要来恭祝圣诞的对象是谁?当然是佛!而这一个四大山头,我们就明知而故不言,给他留点面子。为什么你浴佛却是浴你自己的圣像?为什么你把环保菩提,把这些所谓的心灵菩提,把它譬喻成说是这样子的浴佛节之所依?您难道不知道在《阿含经》,不用说大乘来破斥,《阿含经》里面清楚地就记载着:“女人不能成佛,女人不能成就五事。”这绝对不是佛法的重男轻女,不要产生这样的误会!因为“一切男人皆我父,一切女人皆我母”,因为没有一个众生不曾当过女人,这里佛法的殊胜义我们先不提。

回来这里,请问:“平实菩萨(我们的平实导师)难道是爱乐骂人吗?”依这样子简单的证据,显然他不是爱骂人。后面下一集我们会再引用其他的著作,来证实摧邪显正绝不是骂人,摧邪显正是为了要救人,是为了要来报答三宝恩,为来报答父母恩、众生恩。

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先演说到这里。

祝愿各位菩萨:戒定慧修学具足、早成佛道!

阿弥陀佛!


点击数: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