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分别之邪见(下)

第065集
由 正翰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我们今天探讨的题目是“异想分别之邪见”

上一集中谈论到,假如我们先受了邪教导,具备了错误的邪见,这个邪见在你的心中已成为不可转变的成见,这个时候具有邪见的身口意行,就会产生重大的变化。如果有人灌输了你这样的邪见,而您也信受的话,那就会觉得祭祀的时候,拿这些活生生的动物来杀生祭祀的话,您可能就会觉得这里面一点都没有杀生的过失或是过患,反而是在帮助这一些动物们早日超脱畜生道,早日生天。如果这样的邪见继续深入的话,或许有人会告诉你说:只要你持了什么样特别的咒语,诵持这个咒语之后,然后哪怕是什么样的大鱼大肉摆在你的桌前,当你在享受这些大鱼大肉的时候,只要你持诵了这些咒语,那就是相当于在超度你的盘中的这些鱼肉众生。信受了这样的邪见之后,你就会觉得说,我在吃大鱼大肉的时候,不仅跟杀生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因为诵持了这一个特殊咒语的关系,所以我不仅不是在杀生,反而是在超度这一些众生,是在帮助这一些可怜的众生。以至于这个样子反复邪见的熏习结果,就让您在祭祀的时候,在杀这一些众生的时候,完全不会手软;在餐桌上吃着这一些众生肉的时候,也完全不会觉得心软。

可是,我们都知道这个实在是一个很深重的邪见!因为这个邪见,不仅古来早有佛菩萨在破斥,而且这个本身是违反因果道理的。没有哪一个咒语,可以彻底地改变杀生的本质,因为杀生就有情相对应来讲,就是拿走了对方最珍贵的性命;那么你拿走它最珍贵的性命的时候,在后世双方再相见之时,它就会因为这一个因果的关系,而对你无由来地特别憎恨,甚至双方还会另起一桩杀业的因缘,这个因果是没有哪一个咒语可以来改变的。

关于这个说念咒之后,就不算杀生的这个事情,是一个根本的邪见,常见于喇嘛教的信徒学人。所以提醒大家一定要非常注意一点:这个是一个大大的邪见,不可以说持诵了哪一个咒语之后,就任意地杀生而不需要负担杀生之后惨重的果报。如果你信受了这样的邪见之后,你就毫无忌惮地会去杀,因为你深信了有这一个咒语在、有它的功德力在,但实际上却没有。然后你可能就不自觉地不会去防范它,不会去防范这些恶业,甚至有可能乐此不疲;这样子的话,可想而知后世的果报,是非常非常惨重的。

那么这一些如果追究到底的话,是什么样的因素所影响的呢?答案就是邪见!我们在反复做这一些事情的时候,我们可以说那个是无知,那个算是一般大众所以为的痴,可是这个无知毕竟不会让你变本加厉;可是邪见这件事情,却会把你从无知的那一个部分帮你转变成变本加厉,让你觉得说杀生就是在积功德,这个是非常非常可怕的事情。所以对每一个恶业来讲,其实它的基础都是在于邪见。

而有一本世纪邪见大汇本,就叫作《广论》,分上册《菩提道次第广论》以及下册《密宗道次第广论》两册,是西藏喇嘛教大宗师宗喀巴,汇集抄录了红白花黄各家论述而成;建立非究竟的“缘起性空”,虚妄主张“一切法唯名分别安立”,提倡不立自宗,专破他宗的“中观应成”的这种思想。还有很多邪思、邪论,真的是族繁不及备载,但时间有限,我们只能够跟大家来谈一谈,在《广论》里面视为根本理论的一些说法;例如有、无、常、断的这些说法,在《广论》的解说里面,全部都诉诸于缘起性空这个基本的论点。

《菩提道次第广论》卷17宗喀巴有说到,他说:“一切诸法自性空者,是由依因缘生起之理,故说彼空。”他又说:“谓依如此如此因缘,生灭如此如此众果,即应依此因果建立而求性空及中道义。”这两段话的道理,很显然的是告诉《广论》的修学者说:在《广论》里面说到的空,其实讲到的就是所谓的自性空。所谓的自性空讲的就是说,世间万物里面,都不会有任何一法有恒常不变的自性,这个叫作自性空;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他们所想像的缘起道理,是说众缘和合就会生起新的状态或者新的事物。

而佛所说的缘起却不是这样的道理,佛为我们开示缘起是说:有一个恒常不变的本住法,依缘生起一切法;一定有一个恒而不坏、不断、无间的根本法体(也就是如来藏),才能有缘起;不可能无因无缘而有缘起法出生于世间,也不可能无因而只有缘,就可以产生缘起法;所以,一切法一定有个缘起的根本因,否则就变成无因而生诸法,那就成为无因论外道。所以缘起法就是如来藏借缘直接、间接辗转生起诸法——即以如来藏为因借种种的缘把种种的法出生出来;是不能离开如来藏而说缘起法,缘起法讲的是一个流转现象它的运作过程,所以函盖了头、尾两头,也就是起始与结果的部分,才是缘起的真实意涵。

如果我们用宗喀巴的《广论》来说缘起的时候,这个缘起从表面上来看,如果它要形成新的事物的话,那么参与缘起的所有的一切因素,照宗喀巴的立论,是不是都不能有恒常不变的自性呢?因为如果每一个因素,它的自性都是完全恒常不变异的话,那么把它们放在一起的时候,它们又如何能够有任何改变而去生起新的事物呢?所以从世间的表相来说,确实我们所观察到的这些缘起道理,好像就意味着缘起就等于是没有所谓的绝对不变的这个性质在;因为若有绝对不变的性质,就不可能透过缘起而生起新的事物。所以,这个就是整个《广论》在讲的性空,他们讲的性空的这个道理,是依于现象界而说的;可是依于现象界说的这个性空,其实跟佛法里面讲到的“空”真正的义理,有很大很大的差别。因为佛法里面讲到的空,有各式各样不同的空,而且这一个各式各样的空的体悟,都必须要在我们已经证悟了自心如来之后,从自心如来的观点来出发,才能够确切地掌握到底这个里面的空在讲什么事情。所以说,在所有的一切佛法讲空的内涵里面,可以说所谓的现象界的诸法自性空,根本就是里面极其浅薄的一小部分而已。

但是,《广论》的整个内容,居然都是把这个现象界的自性空,当作了至高无上的真理,然后整本的论述都在说这一些事情。所以这个部分,如果您把《广论》当作一个圣典来学习的话,那会非常的糟糕!因为您从此以后就会觉得“空讲的就是自性空”而已。所以,不管是讲相空、性空,或是第一义空,或者是其他的任何一种的空,您都会一概的以《广论》自性空这个状况来解释它;那么这样子的结果,就会使我们自己画地自限,把自己局限在宗喀巴所理解的、想像的、浅薄的空义里面,而没有办法踏出一步去看看三乘佛法里面的佛菩萨所说的空,是如何的精采绝伦而胜妙!

所以,在这边告诉各位观众的意思就是说:您看刚才我们说的十恶业里面,最重要的就是邪见,邪见的影响非常非常的深远,会让你造作了十恶业还不自知,还执著不舍。同样的,在这里面我们看到《广论》里面把自性空这个观点,把它高推为佛法里面最究竟的空义,那这个危害就使得所有根据《广论》来学习的人,万一信受的话,他就会以为自性空的空就是所有的一切了;但是实际上,这个是远不及于三乘佛法的。所以《广论》的这个说法,可以说他所造的业,是使得所有学习《广论》的人,从此就落在现象界自性空的圈套里面不可自拔;除非后世有因缘碰到善知识,并且自己没有慢心而能够从这个陷阱里面爬出来。

大家请想想看,如果真的掉到这个陷阱里面去之后,请问大家:这个人这一世跟后世还能够真正的亲近三乘佛法吗?知道佛所讲的道理吗?当然从此以后,就全部在宗喀巴这个文字的现象界的自性空里面打转而不自知,从此以后就与三乘的菩提绝缘了。所以这样子的果报,这样子对于一个学佛的障碍,您说是不是很大呢?所以,我们就必须把这样的邪见举示出来,避免让广大的佛子堕入歧途深渊。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看宗喀巴还有达赖喇嘛的意识心到底是什么?达赖喇嘛解释说:“最好的解释是用无上瑜伽密续的观点。在此我们将意识分为三层次:粗、细、与最细意识。……心智越粗糙的层次,对身体的依赖越多,越微细的依赖越少,而最细的层次则是独立于身体之外的。我们的这种最细意识叫做明光、明光心。因为具有这最细意识做为根源,经由与大脑、神经元,感觉器官的交互作用,才产生心智的较粗层次。……意识中的仓库,上面留有所有印迹的是最细意识——明光心。它保留所有储藏的记忆。”(《揭开心智的奥秘》,众生文化出版有限公司,1996年6月30日初版,页273。)这是在《揭开心智的奥秘》当中所写到的。

达赖喇嘛说:依密宗无上瑜伽将意识作了个说明,原来有个最细意识叫作明光心,这个明光心独立于身体之外,而且是粗意识所运作的根源,是储藏记忆的所在。因此达赖喇嘛才会主张:将某乙的大脑移植给某甲的身体,接受移植的身体将拥有新的大脑,出现的人格特质将仍然会是某甲。可是,如果如达赖喇嘛所主张记忆是由独立于身体之外的明光心——最细意识——所完成,那么每一个人不应该因为大脑的受伤、退化或是病变,而在记忆上有所丧失;而且每一个人都应该记得过去世姓啥、名谁,过去世的财宝埋藏在哪里;因为,这个明光心最细意识,既然独立于身体之外,自然不受身体、大脑的变化所影响,就像电脑的云端内存一般,可以长久保存记忆。

达赖喇嘛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无法记得过去世的种种事情?既然这个明光心最细意识独立于身体之外,那么应该是不会因为身体的死亡或是大脑的病变而有所影响。而且这个明光心最细意识到底在哪里?它与佛的开示的至教量“意、法为缘生意识”“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为缘生”有何不同?当我们睡着无梦、昏厥的时候,最细意识在哪里?此时祂又在作什么胜妙功德?当达赖喇嘛提出密宗无上瑜伽明光心是最细意识的时候,他似乎没有考虑到后续衍生出许许多多无法解释的问题。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节目只能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