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空如来藏(三)

第040集
由 正昌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电视机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的电视弘法节目,在此先问候大家:少病少恼否?色身康泰否?道业精进否?目前正在演述的单元是“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

上集我们为大家说到 龙树菩萨在《中论》中开示:应该知道有一个本来无生的真实法存在,作为一切缘起性空的诸法的根本因,才不会落入诸法自生乃至无因生等种种邪见中。依 龙树菩萨所开示的八识论正法,以及 平实导师为我们开示:二乘人所观的蕴处界诸法,是从这个如来藏心能生诸法的自性出生,所以才有二乘人的意识觉知心来理解蕴处界的缘起性空而实证声闻菩提。说明这个本来无生的第八识心如来藏,依于祂才能有蕴处界诸法的“缘起性空的空相”让二乘阿罗汉来观见,而断除对于蕴处界自我以及三界的无明贪爱,证得“有余涅槃”;并且有能力在舍寿后灭尽自己的蕴处界,只剩下阿罗汉自己的如来藏单独存在而不再于三界受生,方便说为“无余涅槃”。对于只有如来藏单独存在的无余涅槃,二乘人都只是相信 佛说无余涅槃中有个本际,所以不是断灭空;连阿罗汉自己都没有亲证这一个如来藏心,都是唯信佛语,而消除对于无余涅槃是断灭空的恐怖,才能够实证二乘解脱道。所以这个第八识心如来藏,唯 佛能具足宣说祂的无量自性功德,也只有菩萨能够亲证并转依于祂的无量自性功德,并渐次地迈向佛地。

因此,这个第八识心如来藏的无量功德自性,对于未能亲证的二乘以及凡夫异生来说,祂真是不可思议的佛法;因为连二乘阿罗汉都无法亲证,又要如何现观思议如来藏的无量自性呢?所以胜鬘菩萨说祂是不思议佛法。而一切法乃至三乘菩提的实证,都不能离开、脱离、相异于这个不思议佛法──第八识心如来藏的无量自性功德──而能够独自出生存在;都是由能够出生诸法的根本因这个本来无生的如来藏借缘所生,才能够有一切诸法的现起,而让有情在其中受种种的苦乐果报。所以有情在世间所领受的一切苦乐等法,都是由有情各自独有的如来藏心,借由今世往昔所造善恶诸业等缘所现起;二乘人能够证得解脱道,也是由于二乘人能够现观:蕴处界都是缘起性空的无常生灭法,因此愿意灭尽自己的五阴十八界,不再于三界中出生。所以二乘人能够离开三界轮回,解脱于生死轮回中的种种痛苦,也是因为二乘人的如来藏,本来无生、本来涅槃的自性功德,才能够让定性的声闻阿罗汉入了无余涅槃后不再于三界中出生。而菩萨所证的大乘佛菩提,更是菩萨亲证并现观自心如来藏具有本来自性性、本来清净、本来离诸颠倒梦想的“本来自性清净涅槃”的自性,才能够转依而成就佛地的无住处涅槃等四种涅槃,究竟显发佛地真如的四智圆明、十力、十八不共法等如来藏本具的无量功德自性,而究竟涅槃。

由于如来藏心具有无量自性,所以胜鬘菩萨说如来藏是“不空如来藏”;这个不空如来藏,胜鬘菩萨说祂是“过于恒沙不离、不脱、不异不思议佛法”。所以二乘缘觉解脱道,还是要依“不离、不脱、不异不思议佛法”的不空如来藏才能够成就。平实导师为我们开示如下:“这个十因缘法中已经告诉我们,六根、六尘、六识一切种子,以及一切的心所有法,都从这个入胎识而来;可是单有入胎识时仍不能有生死,一定要由入胎识先出生六根、六尘、六识,然后再供应种种的色、心所有法,才会有五遍行、五别境,才会有触、受等等,然后才不得不领受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才会不断地流转生死,这就是缘觉菩提。所以缘觉菩提仍要归结到大乘菩萨所证的入胎识,以入胎识为根本,这也证明二乘菩提不离如来藏。”

从 平实导师的开示中我们可以知道:缘觉能够现前观察到名色、六入、十二处、十八界等一切法,都是“此有故彼有、此灭故彼灭”的无常流转法,但是推究到最后,却一定是有个名色之所从来的根本因存在。这个根本因——如来藏心——显然不是二乘缘觉所能亲证的法,但却是缘觉从十因缘的生、老、死等法逆推至名色之所从来时可以比量而知;因此二乘缘觉对于“一切法都要依有一个根本因的存在,才能不断地流转生灭不已”是能够自己推知的。虽然二乘缘觉不知道这个根本因是什么,但是当缘觉人在观察十因缘时,就可以推知这个根本因必定存在;所以当缘觉观行十二因缘流转还灭时,心中对于“无余涅槃中还有一个实际存在,并不是一切皆无的断灭空”,缘觉是能够自己推知而信受不疑的;这并不像二乘声闻的修行人,他们只是信受佛语,所以才能实证二乘声闻的解脱道。但不论是唯信佛语的二乘声闻,还是能够推知有一个根本因常住的缘觉,都是没有亲证一切法的根本因——自心如来藏,却都是依于各自独有的如来藏,祂本来无生、本来涅槃的自性才能成就二乘的解脱。

只是依于如来藏才有二乘解脱可以亲证,六识论者却是完全不信、不懂的,所以 平实导师就举出《阿含经》中 佛说“入胎识就是如来藏”的圣教来证明。平实导师在《胜鬘经讲记》中说道:如果有人要说:如来藏是弘扬大乘法以后才说的,初转法轮的二乘法中没有。……阿含部经文中的入胎识、住胎识不正是如来藏吗?不然要叫祂作什么?叫作意识吗?意识能入胎、住胎吗?他们若说意识可以住胎,我就把来果禅师那一句话拿来问他们:“请问你们的意识在母胎中长住十个月,闷不闷?”所以第八识在四阿含中早就说过了,只是他们智慧不够而读不懂。阿含中说,缘起性空是从蕴处界而有,蕴处界是从住胎识如来藏而有,由住胎识出生了名与色以后才有意识,这才是真正的缘起性空;六识论者所说的只是蕴处界缘生性空,不是阿含中所说的缘起性空,因为不曾涉及蕴处界从什么法中借缘生起的正理。因为必须先有如来藏能生蕴处界的自性,才有蕴处界出生,然后才有意识来理解蕴处界的缘起性空,才有声闻菩提。有声闻菩提才能证得有余涅槃、无余涅槃的不可思议出三界生死的佛法,可见声闻解脱道不离佛法,也不离如来藏。

中乘缘觉道,都经由老病死而推断苦从生而有,经由生推断过去世因为有了“有”的种子存在。为什么会有三有种子?因为不断贪取三有;三界有的种子不断地取,就会有三有种子。可是为什么会取?因为贪爱三界有。为什么会有贪爱?不论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都贪爱。可是受从哪里来?接触啊!如果不是能触就不会有受,一定是能触才会有受。可是触又从哪里来?因为有六入,有六入才能触六尘,没有六入就不能触六尘,可是六入从哪里来?因为有名与色。名与色是不是由虚空生、凭空而生?或者只要无明就能生名与色?也不行啊!因为无明不是凭空而有的,无明种子一定是执藏在无分别心中,意识却从来不是无分别心,也不能由前世意识来住胎出生此世的名色。能出生名与色的就只有入胎识──如来藏,因为只有心能生名色,若不是心就不能生心,但后世的意根与六识都是名所摄。(名色)不能无中生有,一定要有一个常住的心才能出生名色,所有的法都要归结到这一个心来,不能超过这个心而有其余的法。回头来看这个十因缘,这个十因缘法修行成就时才能够成就十二因缘观。

从 平实导师上述的开示里,“依入胎识如来藏才有二乘菩提可以证得”这个八识论的正理来说,二乘菩提不能离开如来藏而证,是因为二乘菩提不能离开名色而有,而名色却是由入胎识如来藏所出生的;所以当六识论者否定了入胎识如来藏,就会让名色落入自生、他生、共生或是无因生等争论不已的邪见中。但不论六识论者坚持自生还是无因生的邪见,都只是观察到名色五阴是缘生性空的断灭见,而不是能够实证缘起性空的二乘解脱道,这是因为六识论的自性见外道所误计错执的名色是自生乃至无因生等邪见,都无法论及名色从何法中才能借缘生起的正理。六识论者一切所说,最后都会被有智慧的修行人证明:他们的说法都是将无常法误执为常住法的自性见。所以六识论者所说名色就变成是自生乃至无因生等缘生性空的断灭见,而不是《阿含经》中 佛所开示的“名色诸法都是从入胎识如来藏借缘生起”,所以二乘解脱道所证的无余涅槃并不是断灭空,而是有真实法常住的真正解脱法门。

所以六识论者根本不可能实证二乘解脱道,因为当他们依着六识论来观察名色都是无常生灭的时候,必定会担心这是不是落入断灭空中;但六识论者又都是增上慢者,不肯相信 佛说有一个他们目前所不能证的入胎识如来藏存在,于是六识论者就不可能接受名色都是无常的,就会提出“名色灭后还有个意识细心、极细心存在”等自性见邪见。但当有智慧的学佛人,要六识论者证明他们所主张的意识极细心或意识细心是不是意识,或者证明意识细心就是无分别心等如理的提问;他们却只能顾左右而言他,或是学应成派的诡辩技术,专破他人的提问,却不能举证证明自己所说的是真实。这样的六识论者从二乘缘觉法道来说,都还是落在贪爱名闻利养的“爱、取、有”等流转法中,都还是落在外我所的贪爱烦恼中,何曾有丝毫的解脱可以说呢?

相较于二乘缘觉法道的修行者,从十因缘的观行中就可以推知一定有一个无分别的心,名色诸法都是以祂为因,借种种诸缘才能够出生。所以无明、行、六识、名色等十二因缘,虽然不断地现行而流转不绝,但是随着逆观十二因缘而断除无明后,对于灭尽名色等一切法的无余涅槃境界,二乘的缘觉圣者却是能够接受;因为他知道,他自己推知无余涅槃中,并不是什么都没有的断灭空,而是有一个无分别的常住实相心存在。对于这个无分别的常住心,虽然缘觉圣者自己并未亲证,但是缘觉圣者却不会怀疑,所以缘觉圣者会接受自己所观行的无明、名色等法都是从一个无分别的常住法借缘出生──所以是缘起性空的无常法──而不会落入六识论者所错误执著的自性见邪见中,因此有了名色诸法灭尽是断灭空的恐惧。所以六识论者才会反过来再抓取意识的一分为常住法,妄说意识细心、极细心就是无分别的常住法,如是从无因论又堕回到常见外道中,所以六识论者永远离不开有、无二见,所说也都离不开常见以及断见。如是落在言语道中,却自以为离开了言语道,自以为是无分别,这都是因为六识论者不懂得如来藏离言语道的无分别自性,是本来就离言语道的,所以无分别,并不是经由修行以后才无分别的。

因此六识论者才会妄想把与语言相应这个本来就有分别的第六意识,修行成本来离语言道无分别的第八识心如来藏;但这就如同想要煮沙成饭,这是不可能成就的。假如六识论者的妄想能够成就,那么所有依六识论邪见而修行的人岂非都要变成痴呆之人,这岂是想要实证三乘菩提智慧的人之所修行呢?有智慧的学佛人自能知之啊!但不论是解脱道的阿罗汉、缘觉等二乘圣者,或是大乘佛菩提道亲证祂的菩萨,这三乘菩提的亲证者虽然都是依第八识心如来藏才能够实证,悟后也都生起了相应的三乘菩提的胜妙智慧;但是这个离言语道的第八识心如来藏,还是依着祂无分别的自性不断地流注出三乘菩提的胜妙智慧,让实证者的意识见闻觉知心能够相应,第八识心如来藏还是不与三乘菩提相应。

所以证悟三乘菩提的贤圣,都会生起胜妙的三乘菩提智慧,不仅不会因为亲证三乘菩提反而变成如六识邪见论者所说的变成痴呆之人,还会越来越有智慧。譬如《阿含经》中所记载的周利盘特伽,从一开始证得阿罗汉果时因为没有无生智,所以无法为人说法,到后来 佛教导他修不放逸行,因此也生起了无生智,所以也能够为人说法;这能够为人证法、说法的都是能够分别的意识觉知心,但所证、所说的三乘菩提妙法,却都是从这个不跟三乘菩提智慧相应的如来藏祂的心中所流注出来的。因为如来藏流注出三乘菩提智慧时,祂还是依着本来无分别的自性,不跟三乘菩提相应,所以《心经》中 佛才会开示说:如来藏是“无智亦无得”。但正由于这个看似没有智慧的如来藏,依于祂“无智亦无得”的无分别自性,所以才能让三乘菩提的实证者,他的意识见闻觉知心能够越来越有智慧,并且受用三乘菩提的明以及解脱的功德。

譬如菩萨悟后现观如来藏具有无量不可思议的真实自性,因此生起了深妙的佛菩提智慧;而菩萨的自心如来藏还是只会无所分别的集藏这些胜妙的法种,却不会跳出来说:“你这个智慧只有总相、别相的智慧,既不是道种智,也不是一切种智,不够胜妙,所以我不收藏。”反而菩萨会现观到自己的如来藏心会无所分别地收藏这些法种,并遇缘就流注出来,让菩萨的意识觉知心能够相应运用,如来藏自己却还是无分别地安住。此外,正当菩萨相应并运用这些佛菩提的智慧,行于内门六度万行的菩萨道时,所生起更深妙的佛菩提智慧,如来藏还是无分别地一体收藏,并不断地流注出来,支持着菩萨继续行于菩萨道,成就更为深广的佛菩提智慧,如来藏自己却还是依然无智亦无得而无所分别。所以如来藏心虽然如同《心经》所说看似“无智亦无得”,也无所分别,但菩萨却是依着祂的无分别自性,遇缘流注出来的大乘佛菩提智慧才能行于菩萨道的六度、十度万行,而对于自心如来藏的无量真实自性生起了“明”,并转依于受用如来藏的本来清净、本来涅槃等自性功德,次第成就佛地真如的究竟涅槃。

菩萨所现观的如来藏无量真实自性,都是“不离、不脱、不异”如来藏而有,也都是二乘凡夫异生所不能思议之法,都是唯证乃知之法;所以菩萨所证的佛菩提智慧,还是依于具有真实自性的不空如来藏才有大乘佛菩提可以实证。所以,三乘菩提都是依于具有“不离、不脱、不异不可思议”的真实自性的“不空”如来藏,才有三乘菩提可以证得啊!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就先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