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性空与性空唯名(一)

第030集
由 正德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我们今天这个单元要来探讨一下“缘起性空与性空唯名”。缘起性空被很多佛教界人士奉为圭臬,尊为究竟的法义。所谓的缘起,到底是凭着缘就能够出生诸法呢?或者必须要由一个具有功能的心,藉缘现起诸法?所说的性空,是指被现起的法空无自性就是究竟了呢?还是指能藉缘现起诸法的心具有真如空性而没有三界有性?

针对这四个问题项目,佛教界的大德不知道是否曾经依据经论思考过,或者仅是依据现代的名师所写的理论,就算逻辑不通也糊里糊涂地接受了呢?以下我们来用这个四个缘起性空有关的问题项目,一一从实相的道理来作个探讨。

首先,所谓的缘起,是不是凭着缘就能够出生诸法这个问题,我们以人间胎生有情作为例子来探讨。有情入胎,他必须有生在人间为人的业缘,还要有父母的缘,入胎以后必须有四大养分的缘,这三者是有情入胎受生不可或缺的缘。但是这三种缘就能够出生有情吗?如果是的话,那就要看到底入胎以后,是以什么为命根?得要有命根,才能够论及是一个有情,否则仅是父精母血,不能称之为有情;假如父精母血就能出生有情,那应当是一切时,只要男女交合就会出生有情,不能有例外,才可以立定这样的理论。

事实上,从远古到现代,以及后后世都不可能的。所以说,父精母血的这个缘,不能出生有情;既然这样,那么四大养分的缘,更不可能出生有情。否则所有的生化实验室,都可以摄取父精母血以后,在特制的器皿中就可以养出胎儿了。但是这个情况,不只是现代不可能出现,就算百千万劫以后也不可能成功。为什么呢?因为那些缘都不能成就命根。

到底什么是命根呢?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中说到:“如契经说:寿暖识三,应知命根,说名为寿。”(《成唯识论》巻1)如同经中所说的,有根身持续的住世、具有生气的暖度、以及出生有根身的识,这三种和合同在,应当知道就是有情的命根,命根在的话,依命根称为有寿命。前面所说的父精母血,以及四大养分各别的缘,以及和合都不能出生有情,因为没有有根身以及持续住世的现象可得,所以没有寿可说。那如果有业缘呢?是否再与业缘和合,就能够出生有情的有根身呢?那就要来探讨:业缘到底是储存在哪里啊?业缘如何能够入于胎中呢?

刚刚说到寿暖识三者和合就有命根,要有一个识出生有根身,这个识就是关键了。那就要进入第二个问题项目了:是否必须要由一个具有功能的心,藉缘现起诸法?从刚刚的分析很清楚地知道,必定要有个识入胎已经很明确了,这个识必定要含藏着业种,并且具有能生有根身的功能,这样才能成就寿暖识和合而有的命根。现在就要来探究,这个入胎的识到底是哪个识?可以从这一世入胎去到下一世,必定是从上一世入胎来到这一世的,这样看起来,这个入胎识是能够贯穿三世的。再一次强调,入胎识必须具备的要件——能够贯穿三世、具备含藏业种的能力、具备能出生有根身的功能。

那么这个入胎识是不是意识心呢?宗喀巴就曾说意识心是入胎结生相续的心,他说:“此复父母贪爱俱极,最后决定各出一滴浓厚精血,二滴和合住母胎中,犹如熟乳凝结之时,与此同时,中有俱灭,与灭同时,即由阿赖耶识力故,有余微细诸根大种和合而生,及余有根同分精血和合抟生。尔时识住,即名结生。诸有不许阿赖耶者,许为意识结生相续。”(《菩提道次第广论》巻6)这一段文字,除了最后两句:“诸有不许阿赖耶者,许为意识结生相续。”其余的都是从《瑜伽师地论》中抄录下来的。

弥勒菩萨所论述开示的是生的道理:“以欲界有情为例,什么情况入母胎?说入母胎时中有(也就是中阴身就灭了)但是由于阿赖耶识的功德力,所以能入胎摄取受精卵,这个时候阿赖耶识在胎中,就称为结生相续,也就是没有间断地接续出生下一世的生有。”弥勒菩萨所说,入胎结生相续的是阿赖耶识,但是宗喀巴在抄录引用了以后,由于他们应成派中观不认同阿赖耶识真实有,于是就在最后加上两句话,说出他们的立论了,认为结生相续的是意识心,这是非常粗暴恶劣的手段。

藉着引用 弥勒菩萨大论的名义,本质上却推翻 弥勒菩萨的重要论点,让人以为宗喀巴的证量超越了 弥勒菩萨,而误认意识心能够入胎结生相续,却直接证明,宗喀巴仅是一位不懂佛法的文抄公而已。我们就来探讨一下意识心的本质,到底祂是否具备了入胎识的功能?就可以判断意识心能不能成就有情的命根了。

在经论中,处处都可以看到佛菩萨说到:“眼色为缘生眼识,乃至意法为缘生意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六个识,都需要藉六根触六尘的缘才能够生起。经论中所说的,在现前也都可以验证,如果有人眼根毁损了,眼识就不能现起,就看不见了;耳根毁损了,耳识不能现起,就听不到了;每天晚上睡着了,意根对六尘不起作意,意识就不现起而不觉不知了。这些现象都是验证着,包括意识在内的六个识都属于因缘所生的法,并且在色身毁坏、死亡、舍报以后,就不能再现起了,最后在入胎时,中阴身灭了以后彻底断灭,所以意识心不能够贯穿三世的。

由于意识心需要藉着六根不坏触六尘的缘才能现起,这是属于后来结果的法,不可能反过来含摄帮助祂生起的六根,所以意识心绝对不是出生六根的心。在因缘不具足的时候就不能现起,因此没有随时刹那都在的时节可得,因此我们说,意识心不可能含藏身口意所造作的业种。

很明显的,前一世的意识心在入胎(中阴身坏灭的时候)就彻底断灭了,所以没有入胎,不能贯穿三世,因此意识心不可能含藏业种的;在母胎中结生相续的识,已经不是前一世的意识心了,所以胎儿的有根身,不是由前一世的意识心出生的。全新有根身的意识心,又必须在六根触六尘的缘具足时才能够现起,所以入胎结生相续的识,绝对不是宗喀巴所说的意识心。依据 弥勒菩萨的开示可以知道:“入胎结生相续的识就是阿赖耶识”,也就是第二个问题项目了;必须要由一个具有能生五蕴法功能的心,藉缘现起诸法,这个心必定是入胎识。

而经过前面的论证,意识心不是入胎识,能入胎结生相续的是阿赖耶识。探讨了这两个项目,已经发现到各别的缘以及缘和合在一起,是没有办法出生有情的有根身、成就命根的,必须有入胎识。那么这个入胎识,是不是也仅是属于缘而已呢?在《阿含经》中,佛陀曾经问阿难说:

“阿难!缘识有名色,此为何义?若识不入母胎者,有名色不?”答曰:“无也。”“若识入胎不出者,有名色不?”答曰:“无也。”“若识出胎,婴孩坏败,名色得增长不?”答曰:“无也。”“阿难!若无识者,有名色不?”答曰:“无也。”(《长阿含经》巻10)

这一段对话开示,佛陀在教导我们:“得要有入胎识入母胎,才会有名色五蕴;如果没有识入胎,那么父精母血、四大养分的缘,都不可能出生有情的五蕴身。”又说到:“识入胎以后,如果都不出胎的话,那就不可能有名色五蕴在世间出生、长大以及老病。”这就在说,一切有情的入胎、住胎、出胎,都不能离开这个入胎识。

佛陀又说到:“如果识出胎了以后,结果婴孩五根身坏败了,名色五蕴就不能够增长了。”虽然五根是入胎识所出生的,但是五根坏了,受、想、行、识(也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六个识),以及所有的领受、了知、作主等,这些色法、心法全都一起坏了,不能再增长了;因为入胎识虽然能够藉缘生起五蕴诸法,但是缘散坏了,当然名色就不能再增长了。佛陀又说:“如果没有入胎识,就不能够有名色的法出现。”

这几句的问答,非常明确地告诉我们:入胎识是出生五蕴的因,不是缘;没有入胎识,就不可能有名色五蕴,也就没有有情的有根身、命根。入胎识不入胎,就没有名色五蕴能被出生;入胎识离开了有情的五蕴身,有情的命根就坏灭死亡,这是属于因缘中的因,而不是缘。如果是缘,容有缘缺或者缘不具足的情况,而法仍然是可以现前的。

例如在胎中,可能母亲的饮食四大不平衡,或者业缘中福薄寿短,导致一出生婴孩就败坏夭折,这个过程仍然有入胎、住胎、出胎,有成就五蕴身。而在有情住世期间,眼根如果毁损就不能见色,耳根毁损也不能听声音,虽然眼识与耳识现起的缘不具足,但是五蕴及命根都能够增长,因为五蕴以及命根增长,是依止于阿赖耶识这个因的缘故。

现在我们来看,六根触六尘是六识现起的缘,而六尘是六识的所缘缘,五根是六识现起的增上缘,意根祂是六识现起的等无间缘。阿赖耶识这个入胎识,因为含藏一切的法种,在大论中,弥勒菩萨称祂为一切种子识,能够异时、异地、异类变异成熟所含藏的业种,所以阿赖耶识又称为异熟识。因此六个识的现起,所需要的增上缘五根,是由阿赖耶识摄取父精母血所出生;意根是由阿赖耶识所含藏的识种,而所缘缘六尘是经由六根摄取以后,再由阿赖耶识变现的内相分。眼耳鼻舌身意六个识的识种,都含藏在阿赖耶识心体中。

换句话说,所有的缘都含藏在阿赖耶识心体中,而这些缘却不能各别去出生有情,六个识也不能自己独立出生运作,十八法界都不能独立自己出生运作,在这种决定性的法界中,缘起的道理已经非常清楚,就是必定要有一个具有能生五蕴法功能的心,藉着祂所含藏的缘,现起诸法。这个心,佛陀告诉我们,祂叫作入胎识,又称为阿赖耶识、一切种子识、异熟识。

在《入楞伽经》中 佛说:

大慧!阿梨耶识者,名如来藏,而与无明七识共俱,如大海波常不断绝,身俱生故;离无常过,离于我过,自性清净。(《入楞伽经》巻7)

佛陀说:阿梨耶识也就是阿赖耶识,祂就是如来藏,祂与陷在无明壳中的七转识共同在一起,虽然不断地出生五蕴身,不断地出生七转识,从没断绝过。但是阿赖耶识却远离生灭无常的过失;远离我见、我执的过失,一向自性清净。

这也就是说,入胎识阿赖耶识如来藏,藉缘出生有情的五蕴,成就命根,都一直与五蕴同时同处运行着,才能在法界中呈现出五蕴生住异灭的现象。但是,半世纪以来,却有一位已经往生的法师,自动继承宗喀巴,他就以意识心为入胎结生相续的应成派错误中观,来否认经论中佛菩萨所说,别于七识心有如来藏真实可证,而把如来藏当作外道神我。

他在书中这样写着:“《宝性论》说使众生远离五种过,所以说佛性;第五种是‘计身有神我’。这点,是如来藏教学的信行者应深刻注意,‘勿’自以为究竟了义,而其实是‘滥’于‘外道见’才好!”(《成佛之道》(增注本),正闻出版社,2005年2月新版三刷,页392)他引用《宝性论》说的,想要导引大众相信他所说的:如来藏是外道所计执的神我,如果在佛法中教导学人信受学习,并且实证如来藏,把如来藏当作是究竟了义的法,那就是超越了佛法的范围,与外道的神我见解相同了。《宝性论》的内容,我们等一下再正确地引用与解释。

现在我们先来看他这一段文字,在《入楞伽经》中 佛陀都明说了:“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而阿赖耶识就是入胎识,是一切种子识、就是异熟识。”如果如来藏不是佛教中的核心教理,不是能够出生五蕴十八界一切法的实相心,那么他所说佛法的范围,就仅能限制在眼耳鼻舌身意六个识,这六个识都不能自在,意识心不能入胎,在中阴身断灭的时候,业种、业缘到底存托于何处?是虚空吗?法界中不存在虚空可以有功能、有作用的逻辑。诸佛菩萨都说虚空仅是色边色,是依附于色法假名施设的,哪有什么是可以入胎结生相续成就有情的命根的。这样否定诸佛菩萨所说的如来藏正法,却相信宗喀巴虚构的由意识心入胎结生相续,所以才这么大胆的不信经论,并且曲解经论。

现在我们来看《宝性论》到底怎么说的:

以有怯弱心,轻慢诸众生,执著虚妄法,谤真如实性;计身有神我,为令如是等,远离五种过,故说有佛性。(《究竟一乘宝性论》巻1)

《宝性论》主要是在说,一切众生都有自性清净心如来藏,并且运用了萎花中诸佛、众蜂中美蜜、粪秽中真金等种种譬喻,述说着众生身中的如来藏,虽然被种种烦恼所缠绕,仍然真实如如自性清净。

有人问说,为何经中都在说一切法空,而你这里要说众生有真如佛性?因此才有了这一段论文的回答,说到:因为有的众生心性怯弱,不敢发大愿;有的修行人容易轻慢其他众生;也有修行人执著虚妄不真实的法;也有修行人被误导了,诽谤没有真如实性;也有修行人误计五蕴身有不可知不可证的神我;为了要让这些修行人远离这五种在佛道上修学容易犯的过失,所以要说一切众生都有如来藏真实可证,自性清净的如来藏具有使人成佛的体性。

这一段论文所说,有这五种过失的众生,一旦发现到原来一切众生都有本来自性清净的如来藏,本来无生、永不坏灭,真如佛性人无我、法无我真实可证,就能够发起大愿心行菩萨道,不敢去轻慢众生,能够破除对虚妄法的颠倒错误执著,不会被误导跟着诽谤没有真如实性;在信受以及亲证自己身中的真实如来藏以后呢,必定会断除五蕴我的我见,以及外道所计著的能量、冥性、自在天神我的邪见,这是《宝性论》前后一贯的主旨。

结果这位法师却断句取义,不理会论文所论述的道理,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说,奉行如来藏的教导以及信受修行的人,已经超出了佛教的范围,说这样就是落入外道神我的见解。很明显的,这位法师他不认同有如来藏,也就是他不接受有入胎识——阿赖耶识、异熟识。

那么缘起的道理就会变成什么呢?只有缘就可以出生、现起有情的五蕴身(命根),但是这样的推论不可能成立,所以他就主动接收宗喀巴所说的“意识心入胎结生相续”的谬论,在这种主张的前提下,都成为断灭法了。因为意识心是生灭法,没有真如佛性,只有一期生死,祂不能持业种、祂不能接触色法,再怎么横说竖说缘起,或者作多少研究,全部都是不能成立的戏论而已。

《阿含经》中一段文字很有名,经常被这些否定如来藏而认定意识心祂是可以入胎的人,他们说到缘起是多么殊胜究竟的时候就会引用到,就是以下这一段:“若见缘起,便见法;若见法,便见缘起。”(《中阿含经》巻7)这一段经文说“见缘起就是见到法”,这里所说的法指的到底是什么?认定意识心可以入胎结生相续的人,一定会说,这个法就是性空,性空就是法。所以不论是他们研究写论文也好,或者写书、授课,甚至于打坐修定,都说只要能够透彻一切法缘起性空无所有,放下自我,你不要执著,那就是悟到空法,那就是见到甚深的缘起了。

意识心再怎么被误认、误解,本质其实都是生灭法,经论中佛菩萨的开示,以及现量的验证,甚至于未来无量劫,意识心是生灭法这个定义,都是不会改变的事实。意识心祂不能成就缘起,更别说具有能生诸法的空性,假如若见法便见缘起,这个法指的是意识心,无论是离念灵知或者一念不生,或者攀缘的散乱心,应当都要平等才对呀。也就是都必定要具备真如佛性,同时要具备本来自在的本事才对呀。但是为什么意识心不真又不如?在睡着无梦、或者正死位、或者闷绝、或者无想定、灭尽定这五位,都可以把意识灭了;可以被灭的法,不可能是经中所说的“若见缘起,便见法”这个“法”的。

这个法,佛以及菩萨说的、指涉的、开导指示的,一定是不生不灭、本来自在、具备真如佛性、能生五蕴诸法的入胎识如来藏。这个道理,下一集我们再来继续说明了。今天先到这里。

阿弥陀佛!


点击数: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