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王与法身(上)

第111集
由 正祺老师开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收看“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单元。今天我们来讨论〈法王与法身〉的问题。

在《胜鬘经》中,胜鬘夫人跟 世尊报告说:

如是,一切烦恼、上烦恼断,过恒沙等如来所得一切诸法通达无碍,一切智见离一切过恶,得一切功德,法王、法主而得自在,登一切法自在之地,……。(《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

对这一段经文,有位倡导人间佛教的法师,在他注解的《胜鬘经讲记》当中他说:“‘离一切过恶’即一切解脱;‘得一切功德’,即一切功德(般若);‘法王、法主而得自在,证一切法自在之地’,即一切清净——法身德。”(《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181。)这位倡导人间佛教的法师因为奉行大乘非佛亲口所说,以及六识论的主张,在解说大乘经典的时候,会有许多的地方是与大乘佛法互相违背的。

例如说,“离一切过恶”并不是他说的一切解脱,而是说一切法都没有过失,究竟世间跟出世间法;并且习气种子究竟断除干净,永远没有烦恼障习气种子的现行,身口意的行都已经究竟纯善,永远没有恶思、邪行,因此称为离一切过恶。如果离一切过恶真的是一切解脱,那么阿罗汉也算是离一切过恶了,可是就像是《维摩诘经》记载,为什么阿罗汉说法的时候会处处被菩萨们指责呢?这问题出在哪里呢?显然阿罗汉们仍然未离一切过恶,不能够说“一切解脱”就叫作离一切过恶,因为阿罗汉还是有过恶的。

经典中曾经记载金师之子与屠夫之子修学五停心观的一个过程,金师之子从解脱道的五停心观来讲,阿罗汉应该教他修数息法,不应该教他修不净观;如果是屠夫之子来出家,阿罗汉师父不可以教他修数息法,应该教他修不净观。可是阿罗汉们没有这种智慧,所以有过恶。屠夫之子看到他的老爸每天屠宰众生,污血狼藉,最适合修不净观,阿罗汉竟然没有教他修不净观,反而教他去修数息观;金师之子看见他的父亲,每天为了烧炼黄金而炼去杂质,一而再地、不断地踩风鼓,所以阿罗汉应该教他修数息法才对,结果却教他修不净观。这个徒弟出家以前,每天看到的是他老爸在那边踩风鼓,烧炼的黄金是黄澄澄的好漂亮!阿罗汉却教他修不净观,这怎么能够修得成?阿罗汉就是有这种过恶,所以这两位阿罗汉的两个徒弟,怎么修都不能够成功;后来 佛陀发现了,教他们对调,不久两个徒弟都成为了阿罗汉。所以阿罗汉们说法的时候还是有过恶的,他们在一切智见上仍然是有过恶的。

接下来胜鬘夫人说“得一切功德”,并不是所谓的般若,而是在一切相、一切土都得到了自在,拥有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成所作智变现随意、住世随意等等无漏有为法的功德,这样子才能够称为得一切功德。得一切功德,譬如说于一切相、一切土都得到自在,这也是功德,不一定就是般若;而且这只是一部分的功德,还有十八不共法、十力、四无所畏,以及成所作智的变现随意,以及住世、舍世的随意,还有种种的三昧,譬如于观禅、练禅、熏禅、修禅等三昧,都能够得到自在,这样子才能说是得一切功德,可是这却不等于般若。可是这位人间佛教的法师讲的“得一切功德”,只说是证悟时实证的般若而已,且不说阿罗汉没有实证般若,就算是真的证得般若智慧,即使三贤位的根本无分别智,以及后得无分别智都已经具足圆满了,已经到达了十回向位满心了,也还是没有得一切功德,那还只是少分的功德而已,但是却都已经有般若了。所以,有般若的人不一定已得一切功德,而般若本身也不等于一切功德。因此说“得一切功德,就是般若”这个说法是有很大的过失的。

经文接着说“法王、法主而得自在,证一切法自在之地”,其实不是所谓一切清净就称为法身德,而是亲证万法的所依身,也就是禅宗的开悟明心,这样子才能够称为法身德;然而亲证法身如来藏的时候,仍然无法在一切法自在,仍然不是法主,仍然必须进修般若慧的别相智、一切种智一直到成佛。成不成佛的最主要的分野在于一切种智是否亲证?是否具足?如果不具足,只能是诸地菩萨的阶位;如果没有亲证,尚且不能入住初贤位的第七住中,何况是成佛!所以“法王、法主而得自在,证一切法自在之地”其实不只是法身德,而是一切种智具足圆满,究竟一切法而于诸法得到自在,这样子才能够称为法王。这个时候的娑婆世界的佛法,都是由 释迦世尊宣说出来的,因此 世尊才能够称为法主,一切声闻、菩萨都随学于佛,以 释迦世尊为主,因此称为法主。

接着我们来探讨什么是法身?法身最简单的定义(不谈五分法身,只说最简单的定义)就是:一切法从哪里出生的?能够出生一切法的就是法身——诸法以祂为身。诸法从哪里来?从名色来。名色从哪里来?从如来藏出生来的。所以,如来藏才是法身,如来藏是诸法的所依身。如果有人说:“如来藏在原始佛法中是不被承认的,原始佛法中也没有讲诸法从如来藏生。”那么请问:原始佛法当中常常讲到“名色由识生”,又常常讲到“若识不入母胎,能出生名色否?”又常常讲到“识入母胎,若不会精,能出生名色否?”又常常讲到“识入胎以后就离开了,名色能增长否?”这不就是讲本识吗?难道这个入母胎的识,还会是意识吗?意识是名色中的名所含摄的,是另一个识入母胎以后才会被出生的,当然那个入胎识一定是本识。名色(名中共有七识:识阴等六识以及意根)都是由另外一个识所出生的,那另一个识出生了名色以后,再藉着名色的配合又出生了万法,当然万法是以这个入胎识、本识(又称为如来藏)作为法身。可是如果说一切清净就是法身德,那么纵使阿罗汉回小向大成为通教阿罗汉以后,永远不入涅槃,继续在三界当中利乐众生,经历了三大阿僧祇劫,断尽了烦恼习气种子,如果没有实证如来藏,却仍然没有法身德,法身德还是尚未证得,因为这样的阿罗汉还没有证得诸法之身——也就是如来藏,这阿罗汉在修行三大阿僧祇劫之后,仍然还是没有证得如来藏法身,既然还是没有证得法身如来藏,怎么能够说他有法身德呢?

明心以后的菩萨,已经现前可以观察名色确实由如来藏出生,然后如来藏配合所生的名色,就能够辗转出生了万法;七住位菩萨已经可以现前观察法身就是如来藏,当然知道法身德是指什么,因为万法的根源才能够叫作法身。而这个万法的根源就是入胎识,《阿含经》讲的本识;这个本识、入胎识的道理,其实这位佛学研究者都曾经读过,也知道原始佛法当中初转法轮四阿含诸经都有这么说,在他许多的著作当中也提到了这一点,可是他却完全视而不见、置之不理。不承认有本识也就算了,偏偏还要在书中批判,这一批判下去,无法再回来承认有本识,所以一直地主张缘起性空才是究竟的佛法,这样子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请问:“缘起性空会是法身吗?”所以,许多批判第八识的法师以及佛学研究者,永远不可能再承认八识论的正确性;不能承认八识论就无法去修证第八识,证悟般若的机会就永远不存在了。

我们再来看法身德的部分,法身德是依亲证万法的所依身来立名的。换句话说,万法所依之身就是诸法之身,就是本识如来藏;没有一法不依止于本识而出生、而存在、而运作,任何一法都是如此。证得万法的所依身,才有实相功德出现,否则没有实相智慧的功德,所以法身德是依万法之身的亲证来说的。可是话说回来,亲证到法身如来藏的时候,仍然还是不能于一切法得自在,所以悟了以后仍然不是法主。佛入灭以后,凡是真正证悟法身如来藏的人,都不会说自己已经成佛了,而还没有证得如来藏的人常常主张说“一悟就成佛”!这种现象在这个时候的人间常常可以看到。因此,假使有阿罗汉回小向大行菩萨道,三大阿僧祇劫以后(也就是大乘通教菩萨,以解脱道利乐众生三大阿僧祇劫以后)仍然无法成佛;一定要进修般若智慧的别相智,以及般若的最高层次一切种智,才能成佛。所以成佛与不成佛的最重要分野,就在于一切种智是否亲证,以及是否具足;一切种智如果亲证而不具足,是属于分证,“分证即佛位”只是诸地菩萨位。如果阿罗汉回小向大之后,还没有亲证如来藏,尚且无法进入初贤位的第七住,更何况想要成佛!

所以,经文中说“法王、法主而得自在,登一切法自在之地”,其实并不是在讲法身德,而是在说一切种智的具足圆满——究竟证知一切法而能够于诸法中得自在,这样子才能够称为法主、法王。经典中说法王原本是对佛的尊称,也有称大菩萨为法王,后来法王这一个尊称就被滥用了,所以西藏、日本的某些佛教领袖,动辄也称为法王。“王”这个字有“最胜”以及“自在”的意思,如来在于一切法上面得到了自在,通透一切的法门,能够随心所愿教化一切的人天,所以《无量寿经》中说:

佛为法王,尊超众圣,普为一切天人之师,随心所愿皆令得道。(《佛说无量寿经》卷2)

在《法华经》〈譬喻品〉中,如来也说:

我为法王,于法自在,安隐众生,故现于世。(《妙法莲华经》卷2)

此外法王也用来称呼菩萨,如《大宝积经》卷9中记载:

菩萨有四事名曰法王。何谓为四?一曰不舍道心;二曰亦复劝化他人发意;三曰以诸德本劝助道心,所可闻者意广无极;四曰一切释梵及四天王,其诸声闻并缘觉地,至于无极无坏,弘广无穷之业。

从以上经文可以知道,菩萨要称为法王是必须具足这四个条件的。首先是自己不舍离菩提道心;其次是要能够劝众生发菩提心;第三是能够以各种善根德本来劝请、资助众生发心修行四正勤、八正道等三十七道品,菩萨因为内心清净,没有各种的谄曲以及爱欲,同时又深入法要,通达诸法的本末,因此菩萨摄受众生的心意非常的深广无穷也无有疲厌;第四是可以广度一切的忉利天主、大梵天王、四大天王,以及声闻、缘觉众至于无边无尽的究竟成佛的境界,就这样子无穷无尽地弘传佛菩提道。

从经上的记载,一位菩萨要能够被称为法王,必须是心量与智慧无限广大,能够摄受梵天、帝释天,以及声闻、缘觉的一切修行人,这种菩萨的证量已经是邻近佛地了。然而现在佛教界动不动就有人自称大法王,譬如有称为“万行具足十方最胜圆觉妙智慧善普应佑国演教如来”的某某法王西天自在佛,名号着实吓人,可是却没有实质的内涵;还有一些名声响亮的小法王,这些号称为法王的人,他们有没有证得诸法的实相呢?答案是全部都没有。他们有没有于诸法得到自在呢?答案也是全部都没有。可是你如果问他们,他们会说有证。但他们是一“表”千里,全部都是用代表的,所以他们所证的诸法实相如来藏也是用代表的,不是用实证的。他们的如来藏是指什么呢?譬如他们观想从头到海底轮贯穿起来成为一条中脉,中脉是一条观想出来的小管子,在中脉里面观想有一个明点,女众就观想成为红色的明点,男众就观想成为白色明点,当明点观想出来了,就叫作证得如来藏;他们用观想的明点来代表如来藏,所以说他们一表千里。为什么说是一表千里呢?因为一些佛门外道对于佛法,全部都是用代表的。

譬如设一个法坛,供上六个食子,不管是饭团捏成的或是什么可以吃的食物,摆上了六个就代表六波罗蜜;然后围绕着法坛走动时持咒,就是行六波罗蜜了;外围再放上十二样的东西代表十二因缘,继续绕着走而持咒,就叫作观行十二因缘。这其实与佛法的修行完全无关,所以说这些佛门外道的修行是一表千里。他们这样子绕着法坛走动的时候持咒,就叫作转法轮;所以他们的寺院外面都有一排咒轮,人们绕着寺庙绕行的时候,就用手拨动那些咒轮,说这样叫作转法轮。可是那些咒轮被他们转到轴承都坏掉了以后,有谁真的知道佛法了?都没有。称为法王必须有实质的证量,我们想问问各个大小法王:你们是否已经于诸法得到自在了?是否真的实证诸法实相如来藏了?否则只能说是办家家酒,骗人骗己的游戏而已。

今天因为时间的关系,就为各位说明法王与法身的问题到这边。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点击数: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