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根能生識」之謬(下)

第034集
由 正才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各位菩薩繼續收看《三乘菩提之識蘊真義》。這一集我們繼續討論,古時候安慧及陳那等人所主張「根能生識」的錯誤。

上一集說到《成唯識論》卷4裡面,有人為了挽救自己原來錯誤的說法,而主張「異熟識中能感五識增上業種,名五色根,非作因緣生五識種」等等,然而像這樣的主張更會產生十種的過失。我們已經講了前五個。

接下來,第六個過失是說,如果能感應五識業種就是五根的話,那麼同樣的道理,能感應意識所造善惡業的主體就應該是意根了,因為他們說能感應因果業種的增上業種就是根,說意識還沒有現行時的種子就是意根!可是 佛說意根與意識是兩個不同的心識,祂們是同時存在運作的,並不是意識現起時意根就沒有了,而且意識與意根所感應的業種是各不相同的,意根是不能感應意識相應的業種的。所以這樣的說法是不能成立的,因此《成唯識論》才說,如果這樣的話:【感意識業應末那故。】(《成唯識論》卷4)

第七、眼等五根都是能通五識的,也是能通五識相應業種的,五根也都是通現行的,所以一般眾生都是常有眼等五根的現行,並不是眠藏不現行而稱為根。可是若是依他們所說「能招感五識現行的增上業種就是根」,那就成為「根不通現行,只通業種」了,那就違背 佛說「根通現行、也通業種」的聖教了,所以這樣的說法顯然不對。所以《成論》說,若是這樣的話:【眼等不應通現種故。】

第八、《成唯識論》接著又說:【又應眼等非色根故。】意思是說,眼等五根,佛說是有質礙的色法;而身、語、意三業,卻是意識相應的思心所法所主導的,才能在有色的、有質礙的五色根上實現。如果依他們所說「身語意的業種就是五根」,那眼等五根就不應該是有質礙的色法五根身了。所以這種說法當然是錯的。

第九、《成唯識論》說:【又若五識皆業所感,則應一向無記性攝。】我們前一集說過,五識心都是通善、惡及無記性的,而五根就只是無記性。但是如果是像他們那樣為了挽救前面錯誤的說法而認為業種就是五根,五識都是由五根所感而轉變成的,那就應該五識只屬於無記性,而不是通三性了。可是這樣是違背現象界事實的。

第十、如果安慧等人把五識分為善、惡、無記等三種來說,而主張無記性的五識才是業種的五根所感而出生;說通善惡性的五識不是無記性的五根所感而出生。那這樣一來,通善惡性的五識又是由什麼來感生呢?而且五識一旦出生了以後,也就不可能會再有業感了,因為五根已經因為五識的出現而消失了啊!還能再感得什麼業種呢?那也應該五識沒有五根作為俱有依啊!那就違背佛的聖教了。因此《成唯識論》這裡才會說:【善等五識既非業感,應無眼等為俱有依。】

所以綜合前面所說可以知道,主張「異熟識中所感的五識增上業種就是五色根」的說法,是有種種過失的,也是不能成立的。因此《成唯識論》最後結論說:【故彼所言,非為善救。】也就是說,本來是為了要挽救前面錯誤而有的說法,但如今反而更產生了十種過失,所以不是善救。

玄奘菩薩作了以上的破斥以後,隨即於論中舉示護法菩薩的說法來破安慧、陳那等人,他說:【又諸聖教處處皆說:「阿賴耶識變似色根及根依處、器世間等。」如何汝等撥無色根,許眼等識變似色等,不許眼等藏識所變?如斯迷謬,深違教理。】(《成唯識論》卷4)

這意思是說,在許多的經論上,處處都說:第八識阿賴耶,變現了似乎永遠都不會壞的五色根,也變現了五色根所依止的五扶塵根及器世間等。而你們這些人為什麼眼見身體的五色根明明存在,卻故意說沒有五色根呢?為什麼明知確實有五勝義根可以證驗,卻說沒有五勝義根呢?你們反而認同眼等五識變現五塵等五境,卻不允許眼等五根是由藏識所變現的呢?像你們這樣迷昧荒謬的見解,真是嚴重地違背了聖教與正理啊!我們這樣語譯一下,大家就可以知道安慧等人的說法是如何錯誤的了。

此外,六識的現識,如果像安慧、陳那等人所說,是以六識的種子為根,而不是以意根及五色根為根,不是從阿賴耶識所執藏的種子中流注出來的,那也將會產生「六識自己能變現六塵」的過失,也就是論文中所說安慧他們「許眼等識變似色等」,那就違背經中 佛說「阿賴耶識變現六塵(內相分) 」的聖教,也將違背一切法界中的現象界的事實正理。為什麼這麼說呢?譬如在清醒的時候,眼識只能隨順阿賴耶識依外色塵所對現的內相分色塵影像,而不能自己變現色塵影像,也不能自行轉變五塵影像。眼識如此,耳、鼻、舌、身識也是如此,都是只能隨順五塵影像而作分別,根本就沒有能力變現五塵影像。

意識在清醒位中,也是只能隨順阿賴耶識依五色根所觸外五塵而變現出的內五塵相和內五塵相上的法塵而作分別,不管意識喜不喜歡阿賴耶識所變現的六塵相,意識都不能排拒,都只能隨順而作分別;正在厭惡的六塵境界中時,祂只能選擇逃避一途,無法轉變自己在現實境界中所接觸到的可厭六塵相,也沒有能力變現自己所喜歡的法塵相。

同樣的,在作夢的時候,意識也只能隨順夢中的五塵相與法塵相,不能自己變現六塵相。如果真的像安慧等人所說的「識以根為主,識的種子就是根,是由根出生了識」,那麼六塵影像也應當如安慧等人所說「是由六識心來變現」才對,而不是由阿賴耶識藉五色根所對外五塵境來變現,在夢中也應該不是由阿賴耶識隨業種熏習而變現。但是在夢中,事實上卻是由阿賴耶識隨業而變現,所以常作惡夢的人,雖然希望不要再作惡夢,但是他的意識自己卻沒有辦法由自己來變現好夢的六塵境界,只能繼續在惡夢的六塵境界中受苦。

而且,前面已經有老師辨正過:意根是確實存在的,是與意識同時存在運作的;不但在聖教上如此說,在理證上也確實是如此。所以安慧、陳那等人所說「根是識之主、根能生識或根現行時就是識」等等的說法,有很多的過失,不但違背了法界中所顯示的真理,而且也嚴重違逆 佛的聖教。我們應該要依 佛的聖教:以意根及法塵為緣,而由如來藏所執持的意識種子出生了意識;而不應該信受安慧在《大乘廣五蘊論》中所主張「根能生識、意根能生意識」等等違教悖理的說法。

那麼前面所舉《成唯識論》內容是依第二能變的第七識的所依門來說。此外,玄奘菩薩及窺基大師二人,也由所緣門的正理,來破斥安慧的《大乘廣五蘊論》,所以在《成唯識論》中說:【如是已說此識所依;所緣云何?謂即緣彼。彼謂即前此所依識,聖說此識緣藏識故。有義……。有義……。】(《成唯識論》卷4)這是說,如前面論文已經論述末那識意根的所依了,那麼意根的所緣又如何呢?這就是說意根緣於彼識,彼識的意思就是前面論文中所說的這個意根所依的第八阿賴耶識;聖教經典中說這個意根末那識,緣於第八如來藏識的緣故。接著有一種說法是如何如何,有另一種說法是如何如何。

這裡講到「有義」,我們順便說一下。《成論》的內容屬於唯識種智範疇,所說的義理深奧,文詞又非常精簡,得要有種智的智慧才能真懂其意並為人解說,裡面所舉出的「有義」及其內容,學佛者也常會錯會其意。我們當然一定要依 平實導師的開示來說,才會正確。

那麼在講完剛剛的那一段之後,《成唯識論》又繼續以所緣門來辨正說:【有義:此說亦不應理,五色根境非識蘊故,應同五識亦緣外故,應如意識緣共境故。】(《成唯識論》卷4)這個「有義」是這部分的第三個有義,就是安慧等人的說法。第一個有義主張意根緣於阿賴耶識的心所法,被第二個有義否定;第二個有義則認為意根是緣於阿賴耶識的相分。那麼安慧說:「這樣的說法也是不能與正理相應的,因為五色根與五塵境,並不是識蘊的緣故,如何能說也是意根的所緣呢?如果五色根與五塵境也是意根的所緣,那麼意根就應該和前五識一樣的能緣外五塵境了;也應該會如同意識一樣,和五識同緣外五塵共境了。」

窺基大師在《唯識述記》中針對此段安慧的辨正,是這樣註解的:【述曰:此安惠說,非次前師。所以者何?論言緣彼阿賴耶識,即識蘊攝;許緣彼境者,即通色蘊;然此色蘊非識蘊攝,如何言緣識而亦得攝色?色若是識蘊,緣識之言許緣色;色既非識蘊,緣識之言不攝色。】(《成唯識論述記》卷5)

意思是說,這第三個有義,是安慧法師所說的辨正,不是第二家的前師所說。那麼為什麼安慧這樣說呢?因為安慧的意思是說:「瑜伽根本論中所說的『意根緣於彼阿賴耶識』這句話,就已經說明了一項事實:阿賴耶識是識蘊所攝;如果允許意根能緣阿賴耶識所變現的境界相的話,那麼意根的所緣就應該通色蘊了;但是這個色蘊並非識蘊所含攝的法,如何可以說緣於識蘊的心卻又能緣色蘊呢?色蘊若是識蘊,緣識蘊的這個說法才可以同時函蓋緣於色蘊的說法;色蘊既然不是識蘊,則緣識蘊的這一句話就不應該函蓋色蘊而說意根也緣色蘊了。」

安慧這樣辨正,其實是不正確的說法;所以 玄奘菩薩隨後又列舉了護法菩薩的辨正說:【有義:前說皆不應理,色等種子非識蘊故;論說種子是實有故,假應如無,非因緣故。又此識俱薩迦耶見,任運一類恆相續生,何容別執有我、我所?無一心中有斷常等二境別執俱轉義故。】(《成唯識論》卷4)

意思是說,(安慧等)前面三種的說法都不與正理相應,因為無論是色法或者識心的種子,都只是種子,而不是能緣的識蘊,也不是所緣的識蘊。而且在瑜伽根本論中有這樣說:種子是真實有的法。如果種子是假有施設的無實之法,豈不是等於無法?那麼種子又怎麼可能成為種種現行法的因緣呢?而且,意根末那識生來就同時存在的我見,是任運而出生的,是前後都屬於同一類永遠不變而相續不斷地俱生性的我見,如何可能容許另外執著分別所生的我與我所呢?不可能在這一個意根心體中,卻另外有意識相應的分別所生的會斷滅的我見、我所見,與意根自己的不會斷滅而恆常存在的俱生我見,同時存在不斷地運作的道理啊!

也就是說,意根的我見是俱生的,是不必經由意根作意以後才出生的,而且是必須經久時修道才能斷的;然而意識的我見,卻是分別所生的,是夜夜眠熟時便會暫時斷滅而不存在的,是見道之時就可以斷的;由這兩種我見體性上的完全不同,也可以證明意根與意識是兩個不同心體,是兩個可以同時存在的心體,絕不可能是同一個心體而可以有兩個不同的我見。既然有所不同,當然可以確定一個事實:當意識心的我見現行的時候,必然也有意根的俱生我見同時現行的。既然如此,就表示:意根為緣而使得意識現行的時候,意根也是同時存在的。這麼一來,安慧認為「意識以意根為主,意識的種子就是意根,所以意根能出生意識」的這樣的說法,就無立足之地了。因此安慧在《大乘廣五蘊論》中主張「根是主,根能生識」,根本就是錯誤的虛妄說法。

我們前面已經舉示了許多安慧與陳那兩位的說法,並加以辨正。而他們兩位,一位是小乘法的本質而外現大乘法相的論師,另一位則是大乘法中未通種智的論師,因此安慧與陳那的論著中有很多邪謬之處,不應取來作為教材而誤導眾生;而應該以當來下生 彌勒尊佛的《瑜伽師地論》,以 無著、玄奘等菩薩所造的《顯揚聖教論》、《成唯識論》等正論,作為所依止的論著,作為弘揚正法的教材才是。

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這個單元就為各位說明到這裡。謝謝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學法無礙、早證菩提!

阿彌陀佛!


點擊數: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