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始無明住地與四住地煩惱(一)

第065集
由 正墩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菩薩:阿彌陀佛!

歡迎收看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電視弘法節目——《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系列。

在《勝鬘經》的經文中,對於煩惱有這樣的說明:【此四種住地,生一切起煩惱;起者,剎那心剎那相應。世尊!心不相應,無始無明住地。】(《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有位名聞海內外、著作等身的法師,顯然對這經文的理解卻是存在著嚴重的誤解,因為他把無始無明住地跟四種住地煩惱合併為一個,因此他對於這幾句經文的解釋,當然就與經中所說的真實道理不相同,他所說的是完全不正確的。他說:【煩惱剎那生起,與剎那心相應,名剎那心剎那相應。……但住地,是不與心相應的,如心起善時,並無起煩惱相應,而住地煩惱還是潛在的;它不與剎那心同緣同事。這「心不相應」的,為「無始無明住地」。】(《勝鬘經講記》,正聞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頁153~154。)

原經文的意思是:四種住地煩惱是剎那心剎那相應,而無始無明住地是心不相應;但這位法師卻都說成「住地都是與心不相應」。究竟他為什麼會這樣錯解經文呢?這並不是一個偶然的單一事件。如果我們檢視這位法師所有的著作,便可以發現這樣的誤解是普遍存在他的思想當中的。會有這樣現象的原因是,他向來都是曲解佛法當中最重要的根本內涵與精神。本來在佛法的修行體系的三乘菩提,他卻硬生生地將它扭曲,而將二乘解脫道當作是成佛之道,他一向的企圖就是要以羅漢法來取代佛法,所以也就是會主張大乘法就是小乘法的延伸。因為經過他這樣錯誤地詮釋,解脫道就是成佛之道,那麼就不需要有大、小乘二乘的這個區別,因為大乘佛法的內涵就是小乘佛法。

在他的眼中,只有二乘的解脫道才是佛法,而且是佛法中的全部內涵,因此他和他的追隨者一直都是強調所謂的「原始佛教」才是真正的佛教;相反地,長久以來被多數人所熟悉而讚歎深信,乃至於實務上自古以來許多菩薩具體修行而且有成就的大乘佛法,他卻不認為是如來的本懷、不是真正佛法的原始風貌。他這樣的說法,也就是實質地否定了三乘菩提,也等同是否定了菩薩道修行而能夠成佛的佛菩提道。他的主張一貫地將佛法簡化成一切法緣起性空,因此也將大乘佛法的般若定位成性空唯名,認為一切法的體性都是空。但像他這樣對佛法偏頗且錯誤的認知,不但完全毀謗了大乘佛法,同時對於二乘解脫道內涵說法也都是不正確的;因為,否定了大乘佛菩提的般若實相,也就是否定了真如法身如來藏,就等同於否定了實證涅槃的真實,這種思想就如同外道斷滅見一般。

我們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觀察這個現象,像這一位法師這樣的佛法知見,本質上簡直就和所有一般佛門外的人士,或者我們所說的外道,最多就是剛剛接觸佛教、對佛教只有最粗淺的認識的人,他們之間的佛法程度可說是相差無幾;因為一般對佛法認識不深的人,可以接觸的佛法法義與修行法門的深度與廣度是很有限的,所以理解也是很淺,乃至觀念有偏差,更不用說有任何的真修實證。所以他們對佛法的粗淺印象,總是隨著世俗人說的人云亦云。

比方說,我們可以常見一些人也會附庸風雅地表示他也對於佛經有所涉獵,對於這個世間人所共同認定佛法勝妙出世間智慧,展現出自己對此天上人間中最高的智慧,也是頗具心得的。而常見的現象是,這些人對於大乘《般若經》,如最廣泛讓人熟知的《心經》及《金剛經》經文,會因為只在呈現出來的表面文字,或者自行斷章取義之後,囫圇吞棗地簡擇了其中的部分經句,因此產生了一個模糊籠統印象,於是多數人會以為佛法說的就是一切都是空,什麼都空掉了。如讀到了《心經》的「五蘊皆空」、「諸法空相」;或者如許多人耳熟能詳的《金剛經》經句:「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許多人因此把「一切皆空」當作是所謂的佛法道理的根本思想,甚至有些人還會得意洋洋地把這些經句拿來當作是人生的座右銘,因為佛法而帶給自己對於世間生活處世乃至生命的體悟。像這樣地解讀佛法的人,其實大有人在,並不需要對佛法有太深入的研究,更不用說有任何修行的實證,連一神教的外道都是這樣的角度來看待佛教的教義。但是我們卻是很意外的,這位名揚海內外的佛教學者出家法師,對佛法的認知程度竟然也淺如一般最初機的人乃至於外道。如果這樣的說法真的就是所謂的佛法義理的真實意涵,豈不滑天下之大稽?豈不是說天下大眾皆是已開悟佛法之人?

像他這樣對於佛法內涵存在著錯誤理解的人,對他而言,也不管是什麼大乘法,或者是修行大乘法的菩薩,在他的眼中只有解脫道修行的內涵才是佛法,超過四阿含所說的般若、真如法身、唯識種智等等圓滿佛道的修行內涵,他不是刻意忽略、視而不見,要不就是將它視為異端,乃至極盡曲解、甚至毀謗的能事。比方說,歷代佛教人士都認定是毫無疑問的有真實證量的地上菩薩——龍樹菩薩,針對演繹大乘般若經典佛菩提般若中觀智慧所造的菩薩論《中論》,都會被這位法師解讀成是從阿含解脫道的法所發揮延伸出來的。這樣的說法對於佛教界產生的影響,可以觀察到的怪異現象,就是為何總有些人會把聲聞解脫道認定是成佛之道,堅持不接受 世尊開示的佛法內涵本來就有三乘菩提的事實。

這位法師一本名為《佛法概論》的著作,其中便有一句很有名的話,意思是說:《中論》就是阿含緣起性空的發揮。他說:【佛教在不斷的發展中,……龍樹,深入《阿含經》與古典「阿毘曇」,作《中論》等,發揮中道的緣起性空說。肯定的說法空是《阿含經》本義,即緣起法的深義。在三乘共空的立場,貫通了大乘與小乘,說有與說空。】(《佛法概論》,正聞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頁35~36。)並且,他還在他的另外一本著作叫作《中觀今論》當中,他提出類似的主張,他說:【《中論》是《阿含經》的通論,是通論《阿含經》的根本思想,……。】(《中觀今論》,正聞出版社,2004年8月新版二刷,頁18。)

首先,我們必須很嚴正地駁斥這種錯誤的說法。因為《阿含經》乃是 如來初轉法輪為聲聞弟子所宣說二乘解脫道的法,而 龍樹菩薩的《中論》則是大乘佛菩提般若中觀的法義,不是通論《阿含經》的思想。大乘佛菩提的法義函蓋二乘解脫道,而二乘解脫道的法是由大乘佛菩提的法,取其中一部分而施設的。緣起性空的法是二乘解脫道的法,不是貫通大乘與二乘的法。

龍樹菩薩所造的《中論》,廣破外道思想中因為未能了知信受法界實相之一切法根本因——如來藏中道般若,反執著於誤計的邪因邪果、無因有果、有因有果及無因無果等邪知邪見。《中論》中所說的中道,是與 如來一貫所說大乘佛菩提的勝義中道皆一致、無二無別,也和諸大菩薩—包括馬鳴菩薩、無著菩薩、世親菩薩、提婆菩薩、玄奘菩薩等—所說的法義也都是相同;這個勝義中道指的正是法界實相如來藏的中道性,龍樹菩薩以如來藏本來具足的真如佛性中道空性,離於斷、常二邊,回歸 世尊所說的佛法實為一佛乘之正理,闡述一切法空之真實義,辨析論述一切有為法之緣起無自性空,及無為法之勝義無自性空,藉此破斥當時不信大乘法、誤解真實佛法,偏執於緣起的無常五蘊法為真實不生不滅,以及惡取空與邪執空的外道及小乘部派的佛教論師。

以《中論》中最為人所熟悉的一首偈來看:【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知無生。】(《中論》卷1)其中所說的,就是以如來藏心體之第一義空性與無生的道理。唯恐當時小乘人只肯堅執阿含解脫道,不能堪忍聽聞甚深難解、難信的無上菩提大法,龍樹菩薩在《中論》中刻意地隱去大乘實相法的這個名相,避免二乘外道凡愚之輩因為鈍根小智所障礙,只要聽聞了真如、阿賴耶識、如來藏之名,便產生極大的排斥而不願意接納,因此錯失了進而研讀、思惟而得到法益。因此,《中論》所說法的宗旨與精神,雖然實際是為顯示大乘般若實相法,但內容卻不直接以如來藏、阿賴耶識、般若、實相、真如等字眼呈現來論說;相反地,龍樹菩薩為攝受諸多的邪執之人,多以《阿含經》作為引述的經文來源,論文內容則多數以五陰十八界、世間一切法之生滅無常,虛幻無實、空無自性的道理為立論的基礎,顯示蘊處界法的緣起性空並非中道。但也是因為這樣,許多沒有實證般若智慧、不具擇法眼且欠缺大乘善根的聲聞乘部派佛教論師,本身已對大乘般若實相法無法信受,當然無法了知般若中道的真義,當接觸到《中論》時,便以表相文字來認定《中論》是依《阿含經》內容所造,因此說《中論》的法義論述是以緣起法為最勝、為第一義諦。

乃至時至今日,仍有許多的人誤解,由於不能夠了知如來藏為有情生死流轉的所依、因果相續的主體,也是解脫道所證有餘涅槃、無餘涅槃的根本。雖然在四阿含四部當中所說的「識緣名色、名色緣識」的本識、入胎識,其實 如來已隱說了異熟識這個法界實相的道理,但是邪執的人依然將 如來在《阿含經》當中所說五陰十八界緣起性空、一切法有為空,誤認為大乘第一義諦般若空;所以,在註解《中論》時,所標舉的宗旨及論述的方向內容,都是解脫道所說陰界入緣起性空法,並以為這便是大乘經所說的般若,並且還攀附 龍樹菩薩《中論》第一義中道,以尊 龍樹菩薩為其中觀的傳承祖師。但這樣扭曲 龍樹菩薩《中論》的現象,歷史上在 龍樹菩薩之後出現的自續派中觀及應成派中觀,就是這類小乘聲聞部派論師所發展下來,謬解第一義般若、曲解《中論》以後所演變出來。

從這位誤解《勝鬘經》以及《中論》真實法義的法師,在他的思想脈絡之中,我們不難發現像他這樣誤解 如來以及菩薩所說,不會是少數的個案。在他的認知當中,阿羅漢所證的智慧與佛所證的智慧,並沒有差別,他是絕對不會承認阿含羅漢法的解脫道不能使人成佛。簡單地說,他的主張其實是說「阿羅漢」與「佛」的智慧證量是一樣的,也就是說,他認為阿羅漢也是具有與佛一樣的智慧。

或許您會對這樣的主張感到十分地震驚,怎麼會有人有這樣的想法呢?而且還是佛門中的出家法師,他這種把貶抑佛世尊、高推阿羅漢的說法,這似乎推翻了絕大多數人的理解,因為自古至今一切佛弟子莫不讚歎如來:【天上天下無如佛,十方世界亦無比,世間所有我盡見,一切無有如佛者。】(《佛本行集經》卷4)大多數人一致都有這樣對如來、對三寶淨信的善根。由於這樣的善根,因此能夠分別正邪,也能夠相信如來的智慧是三界中一切有情沒有能夠相比的,從過去、現在、到未來,一切有情也只有佛能夠圓滿成就佛菩提,能夠證無上正等正覺,能夠成就如來的一切智慧福德。其餘的一切在家、出家的修行者,都沒有人已經成就如來所覺悟的智慧,一切在家、出家的修行者也都必須歸依如來,也是只有歸依如來,而不會歸依其他任何人。

這道理在大乘經典中處處可見,而在這些只相信所謂的原始佛教的經典才是佛說的人,即便在阿含部《信佛功德經》中也有這樣的說明,佛陀的聲聞弟子當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就這麼說:【無有二佛並出於世。唯佛世尊是真正等正覺,是正徧知者,具足最上神通之力。世尊!我不見有沙門、婆羅門而能知此通力,況復過於佛者,乃至成佛菩提。】另外,在《雜阿含經》中舍利弗說,沒有任何出家、在家修行的人智慧是與 如來的覺悟智慧相等的,更不用說超過 如來:【我深信世尊,過去、當來、今現在,諸沙門、婆羅門所有智慧,無有與世尊菩提等者,況復過上?】(《雜阿含經》卷18)在《阿含經》當中已經可以有這樣確切的文字證明,更不用說在一切的大乘經典更是對於 如來的智慧功德有更深入詳細的說明,而對比於聲聞、緣覺的二乘解脫道行者,更是無法相比擬。

對於三乘菩提的差別,以相關的實質修證的內容來說,《阿含經》也有明確地記載。比方說,在《央掘魔羅經》中就這麼說:【我說道者,說何等道?道有二種:謂聲聞道及菩薩道。彼聲聞道者,謂八聖道;菩薩道者,謂一切眾生皆有如來藏。】(《央掘魔羅經》卷4)也就是開宗明義地直接說明,二乘解脫道的修行,是對於四聖諦、八正道的智慧修證;而成就佛菩提的菩薩道,則必須以親證法界實相的如來藏作為修行的根本。所以同為《中論》的作者 龍樹菩薩的另一本菩薩論《大智度論》中,也以大乘佛法中菩薩能證知如來藏這個一切法的法界實相來說明菩薩的本質,菩薩並不是單單有利他、度一切眾生的慈悲心來作為與二乘人的差別:【菩薩心自利利他故,度一切眾生故,知一切法實性故,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道故,為一切賢聖之所稱讚故,是名「菩提薩埵」。】(《大智度論》卷4)

但對於這位法師與被他深深影響的人而言,他們認為佛陀與阿羅漢的差別,只是福德的不同,與修證的智慧並無相關。他們認為只要修學羅漢所證的解脫道,而發願不入無餘涅槃而繼續地修福德,並且世世在人間幫助眾生、利樂眾生,這就是行菩薩道,而菩薩道的修行中,並沒有阿羅漢所證以外的智慧需要再去修證;自己已經得證解脫了,而幫助眾生也得解脫;當不斷地幫助眾生,而到了自己的福德圓滿時,那就是成佛了。

像這樣在對於佛法整體修行體系存在著嚴重偏狹、扭曲的認知的前提之下,當然他必須要創造衍生更多曲解佛法的說辭來合理化他的論述,但這樣就如同一個人說了一個謊話,必須再編織一百個謊話來圓謊,結果便是與整個三藏十二部經的內容對立,便是與所有的佛菩薩的聖教對立,便是與從過去以來一切佛門中實證佛法的事實對立。於是這樣邪見的人,便要進行徹底摧毀佛法三乘菩提的體系架構,以及否定成佛之道所要修證的必要內容、次第與過程。因此,可以看到的實際手段,便是淺化、窄化成佛之道所要斷的障礙,成佛所要修證成就的智慧,來遂行摧毀佛法的工程;而這正是我們一切佛弟子正應當要正視的事。

由於時間的關係,我們今天的說明到這裡。

阿彌陀佛!


點擊數: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