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嚴與應成中觀(三)

第039集
由 正偉老師開示
文字內容

各位電視機前的菩薩們:阿彌陀佛!

先問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惱否?遊步輕利否?眾生易度否?各位現在所收看的節目,是由佛教正覺同修會為各位準備的《三乘菩提之勝鬘經講記》,也就是本會 平實導師的著作《勝鬘經講記》的導讀課程。

在上一集的節目中,為各位介紹到堅持應成中觀思想的福嚴法師,認為佛法中並沒有真實常住的真如妙心,所謂的真如就只是滅相不滅,也就是:「修學解脫道的人斷了我執,捨報以後蘊處界滅盡,滅盡以後成為空無,這個空無的滅相是永遠不會再滅的,這個滅相就叫作真如。」這種講法就好像說,拍一部電影,就如同在沙灘上雕出一座沙堡;你邀了一群朋友,建造了沙堡,然後坐下來看著浪潮沖來,慢慢地讓海浪將它完全消毀,這座沙堡消毀了,但永存在你的心中。那各位觀眾如果理解了以上所說的話,就是已經親證了福嚴所說的滅相不滅的真如了,就樣子就叫作證真如了。

然而這樣子的滅相真如,只是在意識心中的一個概念,並沒有 世尊在經上所說的真如心的無量不思議功德;世尊在三轉法輪所說的真如是具備無量無邊功德的無盡之藏—就是眾生有這一個無盡藏的真如妙心—所以才能出生般若波羅蜜多,也就是智慧到彼岸。必須是依著這個無盡真如妙心,菩薩才能夠行於般若波羅蜜多,例如 佛在《般若經》裡說到:【云何是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多?云何是無盡法生般若波羅蜜多?云何是無盡法觀諸緣生?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即能成就如是善巧方便,亦能了知菩薩摩訶薩如是行是行般若波羅蜜多,以如是無盡法生般若波羅蜜多。】(《佛說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多經》卷23)

以上《般若經》的經文,世尊明白地說菩薩所行的般若波羅蜜多,是因為無盡藏之法,才能出生這個般若波羅蜜多;也必須以無盡藏為前提,菩薩才能夠正觀諸因緣所生法。然而福嚴法師所說的滅相真如,卻完全沒有經中所說無盡藏的諸般種種功德;所以當知這種滅相不滅的真如,只是一個戲論罷了!人死了,意識心不在了,這個滅相真如的戲論也就沒有了。

所以 佛又說:「須菩提啊!若菩薩摩訶薩以無盡藏來觀行諸種因緣所生之法,是行於般若波羅蜜多;這樣的修行之法,是不住於二乘聲聞、緣覺小乘之法,而是必得證於無上正等正覺,能安住於一切智智。菩薩坐道場時,應當這樣子觀行諸法,這樣子的修行才能不墮於兩邊,也不住於中道;因為無盡藏本身已經是中道了,並沒有另外一個中道可以再去安住了,這就是菩薩不共於二乘及凡夫之法,能這樣子修行的人,就能夠證得一切智智。」

所以 佛又說:「阿難啊!諸佛如來依無盡藏修學般若波羅蜜多成就了,能夠以腳趾按地而震動三千大千世界,乃至舉起腳來、放下腳去,在一舉一動之中,就出現了無量諸神通之相,為什麼呢?因為無盡藏本身就是諸佛本來具足的無量無數殊勝功德。」就好像我們說「老王昨天過世了」,依著老王過世這一件事,所以我們會出生「老王是無常的」這樣的想法;但是,如果根本沒有老王這個人,「老王過世了」這一件事情,就變成了虛假不存在的法,那麼我們原先所說「老王是無常之法」的結論,也就變成虛假不存在的事了,因為根本沒有老王這個人啊!「老王過世了」這一件事是假消息,依於假消息所出生的法,那當然更是假消息!

同樣地,福嚴法師所說的滅相真如,得先有五蘊十八界有生有滅的現象,我們才能說「五蘊必有生滅」;反過來說,依於這個「五蘊必有生滅」的現象,我們才能夠說這裡面有滅相不滅;然而會生滅的五蘊,本身已經是無常不實的假法,是沒有實體的虛相法,那麼依止於虛相法而出生的「滅相不滅」的想法,也就變成了虛相的假消息了。因此,這個滅相不滅的想法,並沒有實際的存在,所以就不可能具足「無量無數勝功德」;那麼這個滅相不滅,就不會是 佛所說的「無盡法」,依止這個滅相不滅也不會出生「般若波羅蜜多」。

也許有人不同意這個說法,說:「就算老王是不存在的,所以由老王過世了這個假消息上,看不出老王是無常之法;但是我可以看到老張、老李都過世了,所以還是可以推出『人類是無常法』。」是的,您說的正確,正是因為老張、老李是真實法,所以才能證明人類是無常法。如果根本沒有老王,也沒有老張、老李,還能夠證明人類是無常法嗎?這就是說明了「虛假法必定得依於真實法」,也就是「假必依實」的道理。

很多人會說「不必啊!我看到世間種種法的生滅,都是無常的啊,所以我就知道一切法是無常的啊!」那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就是依於看見了世間法的生滅是無常,也就是依於內心的認定能看到這些事的那個我是真實的,才能夠下無常的結論;但是意識心我,也只是五蘊中的識蘊,也是生滅無常的一部分。有人會說「那也沒關係啊!法是生滅的,意識我也是生滅的,這兩者都是假法,都要滅盡,把一切都滅盡了就入涅槃了」;那如果是這樣的話,您所說的涅槃與 世尊出世之前,那些印度外道主張一切法都斷滅就是解脫,兩者的法義就變成相同了;所以,佛出世所主張的涅槃,就會變成與斷滅外道的解脫相同了,這就是福嚴法師與他的信徒們永遠無法回答的問題。

所以,我們看到教材第277頁,平實導師這樣說:「福嚴說一切人的蘊處界全部都緣起性空,這當然是世間法中正確的道理。可是這個蘊處界的緣起性空能不能說是實相呢?不行!因為蘊處界這個緣起性空,是依無常生滅的蘊處界而有。既然他這個緣起性空是依生滅法的蘊處界而有,當然在蘊處界無常的狀況下,這個緣起性空也就跟著蘊處界成為無常法了,當然是虛相法而不是實相法。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但福嚴從來沒有想到這個問題,所以當我們《楞伽經詳解》第三輯中把這個道理寫出來以後,他都一直不敢出來講話;因為他知道自己出問題了,可是又無法解決,無法解決,那就只好把它擺著不理會。生來很強勢的人,一生都在批判別人;當我們對他提出再三再四的評論之後,他卻這樣子默不作聲,然後昏昏沉沉的死亡而離開人間。」

福嚴法師自從在法尊法師那兒聽到了月稱、宗喀巴所傳無因的應成中觀之後,一生堅持這種想法,不願意接受師長、同學的勸阻,包括太虛大師、慈航法師,甚至是法尊法師的意見,他也不聽受。來臺之後,因為當時的教界少有證悟或有正知見的善知識,所以成就了後來大部分臺灣佛學院,都用他的著作當作是教材,一盲引眾盲,眾盲再引出更多的盲眾;例如,另一位在臺灣佛教界大名鼎鼎的禪師,創造了臺灣四大山頭之一的北投法師,自許是一代禪門宗師,所以不斷地舉辦禪七,也印證了弟子們證悟明心。

但他所悟的般若波羅蜜多是怎麼回事呢?北投法師年輕的時候在高雄美濃閉關,當時已經名滿天下的福嚴法師,特地的來關房看他,北投法師就把多年以來,心中一個最大的疑惑向長老請教,因為北投法師一直都沒有辦法證悟本心,而他所能夠看到的一切都是空相,是虛假不實的,他找不到禪宗祖師所說的那個在空相中顯現的妙有真如心;所以,他懷疑是否真的有一個真如心可以證得?還是說感覺到一切法都是不實的、虛妄的空相,這樣就叫證得空性?當時北投問福嚴說:「佛經中說空中妙有啊!」這個時候,福嚴就立刻打斷了北投法師的話,回答說:「空就空了,哪還有什麼妙有?」從此處我們就可以看出:福嚴法師不但沒有證悟真如如來藏心,他的心中根本就不相信眾生實有真如心可以證得。也就是說,認為自己是禪宗法脈的北投法師,本來只是苦於無法證得真如妙心,懷疑空中是否真的會有那個妙有心,沒想到被這個福嚴法師給誤導了;從此以後,北投法師就更加的懷疑是否有那個空中真如妙心可以證得?最後的結果就是自己沒有證悟,卻膽敢為傳承的弟子們印證;也就是福嚴與北投最後雙雙的都落入了錯誤的外道斷滅論之中,又害怕被別人說自己是斷滅見解,所以只好又轉為識蘊意識心常住的常見外道了。

因此 平實導師說:「所以,知見的錯誤以及教導錯誤的知見,都是弘法者極嚴重的事;因為三界有情之所以會成就種種惡業,都是因為知見的錯誤所導致。所以經中才會說:錯誤的知見是最大的罪惡。特別是教導眾生修學佛法的人,把錯誤知見教導給別人,佛說:這樣作的人,比用毒藥去毒死眾生的罪更重。假使福嚴用毒藥去毒死一百個人,那一百個人只不過是這一世被害而已;可是邪見的毒進入眾生的心中以後(不說一百個人啦,你看臺灣佛教界有多少人中了福嚴的法毒?我看不止一萬人。豈是非常非常保守的估計而已。),這一萬個人將來生生世世再學佛之後,這個邪見種子都會不斷地現前,他們可能會在未來世謗佛、謗法,沉墮於三惡道之中,難回人間;這一萬個人被害是無量世的,是很恐怖的。」

在福嚴此生尚未出家、尚未學習到應成中觀的道理,他的內心那個滅相不滅的真如尚未形成;福嚴死後意識心消失,所以心中滅相不滅的觀念也沒有了。顯然福嚴心中滅相不滅真如,不會是出生萬法的根源,也不會是北投法師心中嚮往的空中妙有心;因為滅相真如,只是意識心中的一個想法,既不奇妙,也不會生萬有,更不會是 世尊所說能生一切法、能生般若波羅蜜多的無盡之藏。這一切的謬誤,都是因為福嚴法師與北投法師無法證得真實如來藏心,也就是 世尊所說「藏即阿賴耶,如金與指環」的第八識阿賴耶心。北投法師只是終身懷疑,而福嚴法師乾脆否認了大乘教法的真如如來藏,而去認同了無因的緣起性空,否認了在六識之外尚有如來藏真實心可以證得;所以只好說大乘與二乘教法所證的空是一樣的,然後暗示大乘非佛說,也不承認現在有諸方諸佛的存在,又說 阿彌陀佛是外道光明思想的轉變。

然而,他所知道的六個心,不離識蘊的範圍,都沒有能力出生五蘊萬法,也沒有能力執著業種與業力,他的徒眾們也知道這個問題,只好把一切都推給自己無法證得的「業果報系統」;那就會變成眾生就像木偶傀儡一樣,被那個「業果報系統」給操控著,自己卻不知道什麼叫業果報系統,完全等同於外道把一切不可知的現象本因,都推給「大梵」一樣的情形;他的徒眾們堅持著福嚴法師所傳授的見解,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真如如來藏,不相信有人真的可以現證那個「業果報系統」,卻反而倒過來毀謗 世尊最了義的教法是不了義說,譏謗真正證悟的善知識是落入大梵的常見外道。福嚴師徒相將入火坑,這一些大罪業的不可愛異熟果,福嚴法師得要一分擔待,這可以作為我們的借鏡啊!

所以在教材第281頁,平實導師說到:「二乘法所說的蘊處界緣起性空,只是從大乘法中分析出來的一小部分法義。如果沒有常住法如來藏,就不可能出生蘊處界,又怎麼能有蘊處界的緣起性空呢?所以蘊處界的緣起性空是依常住的實體法才能有,包括蘊處界以及蘊處界所顯示出來的緣起法,都是從這個常住法來出生的;由於祂而出生了一切的世間法,才可以叫作不可思議功德。一個滅掉後的空無,一絲一毫的功德都沒有,怎麼能夠叫作不可思議的功德呢?所以福嚴所說的滅相真如的概念,怎麼能說為如來法身呢?如果依於福嚴所說的邏輯,那麼滅相真如就應該是出生蘊處界的根源了,否則怎能是具有不可思議功德的常住法呢?如果滅相真如不是如此,而只是斷滅後的空無之相,那麼如來法身就應該是斷滅空了;這樣一來,阿羅漢入無餘涅槃以後也該是斷滅空了。因為福嚴否定了第八識,只承認有六識,而無餘涅槃中是滅盡六識及意根的,當然無餘涅槃也應該是斷滅空才對。」

今天時間關係,我們就先為各位介紹到這一邊。謝謝大家!

阿彌陀佛!


點擊數:671